115.大典(1 / 1)

嬴政头戴冕旒,一身深黑色长袍,面色严肃,正视前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眼睛中充满冷漠,眼睛佛过众人,帝王之气外露。

赵姬红裙加身,一头的金银珠宝,浓妆艳抹,庄重又不失妖娆,目光柔和的看着长大成人的儿子,内心颇有些感触,自己也人老珠黄了。

盖聂依然冷着脸,仔细观察着周围,做好一个保镖该做的事。

惊鲵依然穿着那套金属作战服,脸上带着面具看不出具体样貌。

在赵姬的主持下,大典顺利进行着,看着高台上威严的嬴政,下面的各人心中想法不了。

燕丹看着小时候同为质子的嬴政如今已经当上了王,自己却还为如何才能除掉雁春君想破头脑,他苦笑一声继续喝闷酒。

而坐在下面右侧角落的一人握紧拳头,他与上面的嬴政长相有些相似,只不过缺少了气质,那股来自久居上位者的气质。

他便是嬴政同父异母的弟弟成蛟,看得出来,眼底深处有些愤怒,如果嬴政死在赵国,那么王的位置就应该属于他,但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一旁的韩太妃看见儿子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道:“儿子,是娘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原本她是可以乘着赵姬两人在赵国的时候,乘机拿下王后的位子,这样她的儿子也可以顺利当上太子。

但她有心思却没那个实力,赢异人一直对抛弃赵姬的事情心有愧疚,所以将王后的位置一直留给赵姬,以至于她努力了几年还是个妃子。

“不,母妃,这不怪你。”成蛟摇摇头,他从未怪过母亲,若是他儿时能展现才华,能讨好父王……

自己生出的儿子,韩太妃自己知道是个什么习性,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她很害怕这样以后会出事,便说道:

“儿子,明日我就请王上给你块封地,我们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王上不会为难我们的。”

成蛟收回目光,微微一笑,轻声道:“听你的,母妃。”

见儿子答应下来,韩太妃满意的点点头,现在他们能活着就已经很好了,她就怕这个儿子一时冲动,犯下不可饶恕的罪。

但韩太妃没注意到的是,成蛟眼睛深处一抹寒光一闪而过,他决定听那人的建议,试试看,成功称王,至于失败……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失败二字。

韩非看着嬴政,暗道一声:又是一个大敌,给我的时间又少了许多。

“韩非,不要害怕,你放手做,你师叔会帮助你的,我已经安排好了。”荀子的声音悠悠传来,鼓励着韩非。

韩非点点头,作揖道:“不知老师对秦王何如看待?”

“你的时间不多了,不仅仅是内部,外敌才是最为麻烦的,你,可明白?”荀子没有正面回答,提醒道。

外敌,是指秦国吗?亦或者是其他几国。

“多谢老师提醒。”韩非又是一礼。

……

嬴政亲征让不少国家有了危机感,但这一切和远在韩国的安阳没什么关系,他依然重复着之前的工作。

上朝,治疗,修炼,紫兰轩,颇有种前世上学的样子。

夜幕降临,安阳再一次来到紫兰轩,在上楼的途中,听着客人们谈论的消息,他嘴角勾起,看来快回来了啊。

刚一上楼,安阳就迎面碰上从屋内出来的紫女,似乎是来找卫庄谈事的。

门还未关紧,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白发装逼男,正对着窗户,感受着微风,看上去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紫女一身紫衣,中间镂空,完完全全露出小蛮腰,展现了自己的身材,快步扭着腰,来到安阳面前,吐了一口香气,问道:

“先生,又来找弄玉啊?”

呜呜呜,赵姬姐,鲵儿这女的又撩我。

安阳赶紧后退拉开位置,这紫女怎么和动漫里的不一样啊,这都多少次了,总撩我,我可是正经读书人。

“紫女姑娘还是注意一下身份比较好。”

紫女笑着没有接话,一伸手说道:“先生请吧,弄玉已经在等先生了。”

“好,在下先告辞了。”

随着安阳的离开,紫女笑容逐渐收敛,回到了卫庄所在的房间,优雅的走到矮桌前坐跪下,倒起茶水,说道:

“不行,看来真的没用啊。”

卫庄并不意外,似乎是不想吹风了,便离开窗户,也来到矮桌前,说道:

“说了很多次了,他那个实力的人,绝对不可能被美色勾引的。”

“那可不尽然,要不然他可不会次次找弄玉。”紫女将泡好的茶推到卫庄身前,眼睛内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

“呵,就算他是真的好色之徒,你舍得把弄玉抛出去?”

卫庄轻笑一声,紫女和弄玉关系很好,他可不相信为了一些信息紫女愿意让弄玉出卖色相。

“呵呵,他还不配。”紫女没好气的回答。

她对弄玉可是对自己孩子一样,要不是弄玉态度强硬,强要求自己可以接客,她也不会让弄玉这个年纪就出来见人。

“好了,说正事吧。”卫庄喝了口茶水,说道。

紫女也一脸正色,说出了得到的消息:

“这次军饷是由龙泉君与安平君两位亲王押送,走到一个名叫断魂谷的山谷处,出现了传说中的鬼兵劫道。”

近日,新郑人民人心惶惶,来源便是这鬼兵劫响一案,十万两的黄金突然消失,加上有不少士兵亲眼见到了漂浮在空中的鬼兵。

传闻那鬼兵箭也射不到,砍也是从鬼兵身体上直接穿过,这无疑将这件事推上高潮。

甚至还有流言说,这是郑国士兵的鬼魂,这次出现就是要血洗新郑,报当年那欺骗坑杀之仇。

韩王安听到这个流言也大惊失色,连忙派了几位朝臣去严查此事,但由于押送者是韩王安的两位弟弟,所以案件一直没有大的进展,其中还有一位主审官离奇死亡,韩国上下惶恐不以。

“或许这是一个机会。”卫庄神色微微一动,说道。

他决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他等待的时间太久了。

但还没等卫庄制定一下计划,紫女便一口否绝了他的想法:“这太危险,万一真的有鬼兵,怎么办。”

“呵,你什么时候相信鬼神一说了?”卫庄不咸不淡的嘲讽一句,随后继续说道:“再说……就算真有,那也应该先来找我。”

紫女沉思一会,知道卫庄的性子——死犟,还是答应了下来:“好吧,但你要小心,最好让七绝堂的人去做,你还不能暴露。”

“呵,我又不蠢。”

……

隔壁房间内,安阳倚靠在墙上,舒服的眯起眼睛,待琴声缓缓停下,才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看向帘布后那娇小的身影,说道:

“弄玉姑娘这两年来琴艺进步的很快啊。”

虽然他是个音盲,但弄玉的琴声让他有种可以放松下戒备的感觉,听上去异常的舒服,听完还想听,但可惜弄玉每天只奏一曲。

不过,安阳有些疑惑,为什么每个青楼都有这规矩?

帘布后弄玉的声音响起,语气极为温柔:“和大人的才华比起,小女子这些只是小把戏。”

安阳这两年给紫兰轩姑娘们讲的故事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开局退婚他萧炎,亡妻斗罗我唐三,战地记者的武庚,吊打天庭孙悟空……

故事讲的极好,说的和真的一样……

“我可没乱夸,你这琴艺在七国之中也算是名列前茅了。”安阳起身端着酒杯,来到窗边,做了个举杯邀明月的动作说道。

“大人说笑了,弄玉只会些粗浅的琴艺罢了。”弄玉并没有因为年纪小被夸就紧张,依然不急不缓的回答。

闻言,安阳摇摇头,叹息一声说道:

“哎,果然啊,有句老话说的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和紫女待久了,心智都这么成熟。”

“弄玉姑娘你这样连孩子的乐趣都体会不到。”

弄玉没有接话,在她看来,她能活着已经非常不错了,她可不会乱奢望什么,毕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帮助到紫女,如果可以找到家人那也最好不过了。

见状,安阳没有继续打趣,一脸正色的问道:“罢了,罢了,不知道姑娘有没有兴趣去秦国?”

讲真的,不是见色起意,真的不是……安阳只是不忍心这样一个天才琴手在青楼呆一辈子,后面还给卫庄那货卖命送死。

弄玉虽然说不会离开紫女,但安阳毕竟是大雇主,她还是顺着后者的话继续问下去:“秦国?去秦国干什么?”

“我在秦国认识一个大师,名叫旷修,你应该听过吧?我可以让你拜他为师。”安阳喝了口酒,半真半假的问道。

旷修安阳自然不认识,但前者现在在秦国当琴师,想认识认识也很简单,若是遇到弄玉这样的良才恐怕会迫不及待的收徒。

弄玉心中一惊,但也并未相信安阳的话,旷修那样的人物,又怎会结交丝毫不懂音乐之人呢?

旷修,那可是《高山流水》曲谱在这世上的唯一传人,在音乐的领悟上天下间恐怕已无人能望其项背。

在琴道领悟上无人可以超越,也就是说他超越了这个时代的所有人,天山流水,知音难觅。

虽然对安阳的大话有些不满,但弄玉还是保持着素养,轻声道:

“先生说笑了,旷修大师可是秦国御用琴师,他怎么可能看的上小女子。”

“就知道你会不信,你这样的琴艺也就高渐离能超越,若是让旷修那种爱才之人知道……哎……可惜可惜,没人信我。”

最新小说: 我靠种田成顶流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江瑟瑟夜无烟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诡秘复苏 咬上你指尖 炼狱亡灵法师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