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认怂(1 / 1)

吕不韦走后,嬴政又回到自己椅子上,看着盖聂问道:“盖先生,你可知韩国有什么人才吗?”

“有,方才谈及的韩非就是韩国九公子,听闻荀夫子非常喜爱这一弟子。”

盖聂没有思考回答着,对于诸子百家的天才他都是知道的,随后他继续补充:

“其实在下的师弟也在韩国。”

嬴政叹了口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有着韩国九公子这个头衔在,入秦为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同时嬴政对卫庄也起了些兴趣,又一个选择韩国的?还是鬼谷弟子?他问道:“哦?纵横的另一位选择了韩国?”

盖聂点点头,如实回答:“是的,至于原因在下也不知道。”

嬴政点点头,他决定有机会去一趟韩国,看看那里究竟有什么迷人眼的东西。

而原本会让嬴政“爱慕”的韩非在干嘛?

他已经“流浪”到了燕赵边境,骑着自己的大白马,穿着儒家长袍,在寒冷的雪地里冻的瑟瑟发抖,还不停的打着喷嚏。

早知道买件厚衣服了。

韩非心中这样想着,拉着衣角的手不由的又紧了紧,韩非打了个寒颤,擦了擦鼻子自言自语道:

“啊,这鬼天气,也不知道半年内能不能赶到秦国,也不知道父王会派谁去祝贺。”

……

大半年时间转瞬即逝,天气也变得炎热起来,而今日秦国都城咸阳,前所未有的热闹,五国君臣陆续驶来,原因无他:

七国之中最强的秦国,它的王,今日就要亲征了。

各国都抢着来讨好秦国,免得被它随便找个理由削了一顿。

这,就是强国的好处。

哪怕你揍了别人不知道多少次,别人也会舔着脸来讨好你,当然这里的别人除了赵国。

毕竟秦赵两国有着血海深仇,还来给你祝贺?想屁吃,不给你来个暗杀计划就算好的了。

何况现在的赵国可不怕秦国。

咸阳宫前,以吕不韦与蒙骜为首的文臣武将都规矩的站在大殿前的两旁,等待着秦王嬴政与太后赵姬的到来。

至于五国君臣与诸子百家前来道贺之人则是跪坐在文臣的后方的矮桌前,有认识的相互聊着天。

诸子百家来的都是各家掌门级别的人物,除了早已封山的天宗与神出鬼没的鬼谷子没来外,其他几家都一一到齐。

而五国派来的无一不是太子或者丞相之类的,官级或者权利都不会低。

燕国派来的是太子燕丹与雁春君二人,他们二人虽然是叔侄,但谁也看不对眼,谁也不搭理谁,都在安静的等待。

齐国派来的是奇葩丞相后胜,就是给钱就卖国那位,他正在给各国官员打着招呼,给谁都一副笑脸,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楚国则是派来太子熊悍(楚考烈王的儿子,但八成是春申君的儿子,绿色~)。

他是昌平君的兄长,一副我就是大哥的样子,不停的喝着酒,谁过来搭话也不理,他看不起这些人。

魏国派来的是新晋大司空,不认识的一个老头子,似乎是第一次参加这个级别的聚会,端着酒的手都有些发抖。

而韩王安一个人尴尬的坐在自己座位上,心中暗道:

早知道让张开地那个老东西来算了,韩非这逆子在秦国居然不告诉寡人,等他回去……回去就让他难堪?

不行不行,白玉先生可是说我这儿子很牛逼的,得重用!

五国来使就他一个王,多尴尬。他韩王也是要脸面的好吗?我好歹是战国七雄!

而诸子百家中,平时难得一见的大人物都一一出现,阴阳家月神护法,道家人宗掌门逍遥子,农家陈胜堂主,墨家巨子六指黑侠,名家公孙龙,医家念端与端木蓉。

而小说家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记录着这一切。

他们都是受邀而来。

而儒家这次来的居然是十多年未出小圣贤庄的荀子,也是这里辈分最高的之一,只有公孙龙和逍遥子能与他平起平坐。

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当然是为了他左侧的韩非了,后者赶半年的路终于是到了秦国,来了秦国,又在床上躺了一半月,一身伤病才好的差不多。

荀子正闭目养神着,忽然睁开眼睛,瞥头看向韩王安,说道:“韩王倒是好福气。”

声音包含着内力,虽然不大,却让大多数人都听到了,他们都看向韩王安,闲来无事,准备吃瓜。

而韩王安则是一脸懵,我有什么福气?丢了个大丑还有福气?但他知道面对诸子百家之人,不能失了礼数,礼貌作揖问道:

“不知荀夫子何意?寡人能有什么福气?”

荀子微微一笑,看向韩非,道:“先不说有这么个儿子是不是福气,就我那师弟都跑到韩国当了个客卿。”

其他几人听后兴趣减半,白玉虽然名扬七国,但没做出什么实事,还用不着多在意。

倒是楚国的太子熊悍眼露思索,白玉,那不是父王亲自接见的人吗?跑到韩国当了个客卿?

熊悍口直心快,反刺道:

“韩王,我看你面色虚浮,想来是和你的妃子玩傻了吧?白玉先生在你韩国你居然只给他当个客卿?”

原本没兴趣的几人目光又回到了韩王安身上,看热闹不嫌事大,韩王安在众人的注视下自然不能怂:

“熊悍,你要明白,就算你父王在寡人面前都不能这么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

“呵,韩国算什么东西。”

熊悍丝毫不惧韩国,楚国现在的实力可是位居第二,打一个排在末尾的七雄有手就行,何况韩王安他干嘛?刚丢了数城还敢招惹楚国这样的大敌?

但出乎意料的是韩王安并未软弱,沉声问道:“熊悍,你这是要挑起两国战争吗?”

熊悍皱了皱眉,这韩王哪来的胆子,但他心中明白,楚国并非楚考烈王一人职权,恐怕还不会为了他与韩国打一架。

十多年前的事情依然历历在目,韩国姬无夜如同开了挂一般天地人和都占据了,不到一万哀兵,大破十万楚军。

“呵。”熊悍冷哼一声,不再说法,表示自己认怂。

看戏的人都很想笑,但全都忍住了,楚国他们可惹不起。

“时辰已到,典礼开始!!!”

随着一个内侍的大喊,嬴政,赵姬,与带着剑的盖聂和一声刺客装的惊鲵出现在另一端,四人正向殿前走来。

最新小说: 诡秘复苏 咬上你指尖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天庭武王 炼狱亡灵法师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