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到家(1 / 1)

安阳摇头,一副没人信我,我很伤心的样子。

“抱歉,先生,我还没那个打算。”弄玉还是觉得对方是在吹牛,但紫女姐说过,这人是被卫庄看上的,不能乱来。

这时在外面偷听已久的紫女推门进来,风情万种的瞥了一眼对安阳,嗔怪道:

“先生,两年不到你就想拐走紫兰轩的人?这样可不太好。”

“说的本来就是实话,难道你想让弄玉一直待在紫兰轩?”安阳一摊手,反问道。

“这……”

紫女犹豫了,看向幕布后娇小的身影,的确她也不想让这个自己从小养到大的女孩一辈子留在青楼,但她依然不相信安阳说的话。

紫女笑着问道:“那先生是如何结识旷修那样的大人物的?”

“要我实话实说吗?”

“这是自然,我需要确定先生有保护弄玉的能力。”紫女一脸正色的说道。

“好吧,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是秦王嬴政他大哥,怎么样,这个背景够不够保护弄玉姑娘。”

“先生,请你现在离开,我全当没听见。”

“唉唉唉,不是你要听实话的吗?说实话居然没人信。”

“请你出去!”

“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

赵国与秦国的边界处,秦国的军营中,虽已到深夜,却还灯火通明,有不少士兵在周围巡逻着。

一个宽敞的帐篷内,秦国亲王成蛟坐在首位,下面副官模样的中年人端着酒杯道:“大人请。”

军营中最忌讳的就是喝酒,但,对于嬴政的弟弟来说这却不是什么难题。

成蛟端起酒杯正要说话时,帐篷内的灯却突然灭了,瞬间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同时刺骨的寒冷传入体内。

同时外面响起了无数惨叫,还有无数刀剑破空的声音,而那副官也早已死亡,成蛟大惊失色跑出营帐,却发现外面的士兵早已横死。

成蛟暗道不好,想要逃离此处时,背后一道黑影显现,正是手持双剑的玄翦,玄翦一道剑气解决了慌忙逃窜的成蛟。

玄翦来到成蛟面前,摇摇头,一国亲王居然想要叛逃,而且叛逃的还是与秦国是死敌的赵国,这不纯纯找死吗?自己家人都不顾了吗?你母亲怎么办?

你真勇~

在玄翦感叹之际,身后出现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那女子是那种看上去就极为狠毒的女子,眼神凌厉,手指漆黑,像个自己男人被别人宰了的女人,正是黑寡妇。

“查的怎么样了。”

玄翦砍下尸体的头颅,拿下对方手上的戒指,不知从何处掏出一个火把,丢在尸体上,一把火烧干净。

黑寡妇单膝跪地恭敬的回答道:“玄翦大人,安阳先生应该就是儒家白玉,现在在韩国当客卿。”

“儒家?先生的才华果然不是我能比拟的。”

玄翦笑着摇摇头,想起了赵姬近日下达的命令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可真是难为我了。”

“准备好,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去趟韩国了。”

……

秦王宫。

空荡荡的大殿内,嬴政坐在高位,脸色阴沉的可怕,被背叛的感觉很不好,何况那人可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有着手足之情。

盖聂依然和个木头一样站在嬴政身后,安静的守护这未来的人族至尊。

嬴政看着桌子上的头颅和戒指,那是成蛟的,许久之后,嬴政发出沙哑的声音:“盖先生,有没有兴趣陪我去趟韩国。”

“听王上。”

盖聂没有犹豫,言简意赅的回应道,嬴政亲征的一年来,他的实力进步极大,他对自己有信心,哪怕是玄翦那样的人物再次出手,就算打不过,他也能带着嬴政逃离。

嬴政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想到要不了多久就能见到韩非,心情也好了几分,虽然很想现在就去见见,但秦赵两个现在还打仗呢,要是王上突然消失,恐怕会大乱吧。

想到这儿,嬴政轻声说道:

“等前线大战结束,就可以去见见韩非,运气好的话还能见到大哥,我相信盖先生见到大哥也会佩服的。”

“我也很期待。”

……

韩国,王都,新郑城。

一身儒袍的韩非拉着他的大白马缓缓走进这个离开了几年的家乡。

“新郑,我回来了,总算到家了。”

韩非停下脚步驻足,轻声自言自语,随后想起了自己的妹妹,“也不知道红莲那小妮子还记得我吗?”

“哥哥?”正当韩非要走时,远方传来一道清脆又充满少女感的声音,语气中有些惊讶与惊喜。

韩非听见这个声音微微一愣,哪怕声音比起几年前有些变化,但在新郑城喊他哥哥的只有一个,红莲。

韩非闻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女正朝他小步走来,一身粉色长裙尽显少女的青春活泼。

粉色飘逸的裙衫,乌黑秀丽的盘发,红唇如樱,给人一种含苞待放的花朵般的感受。

“哥哥,真的是你。”走来的红莲看见韩非的脸后,不再犹豫,直接扑向对方怀中。

韩非愣了一会后,感受到怀里多了个人,双手停在半空中没有拍下去。

而跟在红莲身后的禁卫军们看见红莲公主这架势也愣了,但听见她口中的哥哥时,明白了过来。

几年前,有位九公子去桑海求学,而那公子是红莲公主唯一一个愿意叫“哥哥”的人。

想来就是这位了。

红莲抱了一会后,便松开了韩非,有些不满的说道:“哥哥,你怎么走了这么久啊?想死我了。”

“哇,这么想我啊,那要不要亲我一下。”韩非亲昵的摸着妹妹的脑袋,开玩笑道。

“当然要。”

红莲话刚说完,就凑了上去,猛地亲了好几下,见到韩非并未忘记自己,高兴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状,也丝毫没有多年未见的隔阂。

(动漫这样写的啊我,不是ntr,红莲现在也才十四五岁,合情合理。)

“傻瓜,我开玩笑的!你还来真的你!”韩非声音大了几分,带点训斥的语气。

儒家讲究礼义廉耻,红莲这个样子明显有违儒家思想。

“当然是真的啦。”红莲被韩王安宠惯了,丝毫没有少女的矜持。

“你看看,大街上这么多人呢。”韩非还是决定尝试教育一下红莲,她可是公主,若是名声坏了是嫁不出去的。

红莲眼眸一转,看见周围有十多人惊讶的看着她,有些生气上前几步,指着一个平民说道:

“看什么看,你,知道我是谁吗?再看就戳瞎你的眼珠。”

平民“扑通”一声,跪倒再地,磕了几个头,闭着眼睛说道:“红莲公主小的知错。”

就在红莲还要继续训斥时,韩非连忙上前几步,强行拉走红莲。

“哥哥,你干什么?”红莲不满的问道。

“喂,在胡闹,小心我揍你啊。”韩非凶狠狠的看着红莲说道。

“哼。”

闻言,红莲轻哼一声,有些骄傲的说道:“才不怕你呢,我现在有厉害的师傅叫我武功,就怕你打不过我。”

她可是很厉害的!一个人能“打趴”好几个禁卫军呢。

“切,我是舍不得打你,怎么可能打不过你,真是。”

红莲忽然停下脚步,两手叉腰,不满的说道:“你去桑海念什么破书,都没人陪我玩。”

“而且,父王派了几支部队去迎接你,都没找到你的人。”

韩非摸着下巴,叹息道:“哎,我喜欢清静。”

清静?你这意思是我烦喽?

这句话无疑点着了红莲的怒火,她上前一步,指着韩非道:

“你喜欢清静?又躲到哪里喝酒去了吧?身上一股酒气,多久没洗澡了?”

韩非讪讪笑着,也有些不好意思:“我上个月在湖里刚洗过的。”

红莲瞪大眼睛,捏着鼻子推后几步,丝毫没有给韩非面子,大声说道:“上个月?呕,哥哥你好恶心。”

“没办法,因为这样感染了风寒,没办法洗澡了。”说着韩非还打了个喷嚏,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哇,风寒?赶紧和我回宫里。”

红莲一听韩非生病,也不管干不干净了,拉起他的袖子向前走去。

最新小说: 咬上你指尖 诡秘复苏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炼狱亡灵法师 天庭武王 叶晨吴通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