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图腾(1 / 1)

秦王宫后,院子里,亭子内,恢复祖姓的嬴政跪在铺垫上,手里拿着一卷竹简,认真的看着。

“蹬蹬蹬。”

院子里想起一阵脚步声,嬴政寻声看去,秦庄襄王正在内侍的跟随下向他走来。

“父王。”

看见嬴异人,嬴政连忙放下手中竹简,起身向着嬴异人拜去。

“嗯,坐吧。”

秦庄襄王微微点头,来到嬴政对面跪坐下,开始给自己倒茶喝,同时眼睛看向竹简上的内容。

“父王,今日朝会结束的这么快?”嬴政也规规矩矩的坐下,询问道。

“没什么大事。”秦庄襄王轻声说道,看着嬴政的竹简问道:“政儿这么喜欢法家的书?”

“嗯……”

嬴政轻应了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一笑道:“大哥曾经说过,一个国家是否能成功就是看法的制度完不完善。”

这大哥,究竟是何人。

秦庄襄王蹙眉,嬴政口中“大哥”这个词已经听了好几次,但每次问他,嬴政总是以以后会见面的搪塞过去。

他也露出微笑,旁敲侧击的说道:

“看来你这大哥还是个大才之人啊。”

同时心中开始了猜测,首先想到的便是秦国地界的道家,道家十分神秘,在外收徒的高人也有很多。

但他很快就排除了这个可能,道家天宗已经封山,年轻人很少,人宗近日也没有什么天才人物出世。

“当然,大哥不仅才华横溢,而且政儿一身武艺都是大哥传授的。”

谈起安阳,嬴政就一阵自傲,似乎被夸奖的人是他一般。

武艺也是他教的?

秦庄襄王一惊,嬴政的武艺已达三流境,虽然不高,但在军队中也是千夫长级别的,就连蒙骜那种心高气傲的将军对嬴政也是另眼相看。

一国公子能有文能武少见。

“我很好奇,你那位大哥究竟是何人。”秦庄襄王看着嬴政,再一次询问道。

但嬴政的回答依然不出他所料:“父王会见到的。”

“罢了,不说就算了。”秦庄襄王也不是刨根问底的性子,随后脸色正色起来,进入了正题:“我今日来是有件事有问问你的意见。”

对于嬴异人的问题,嬴政并不意外,自从回到秦国展露一些才华后,秦庄襄王就对他欣赏有加,不少事都会来询问他。

嬴政规规矩矩的作揖道:“父王请说。”

秦庄襄王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开口道:

“边境传来消息,东胡举全族之力进攻赵国边境,燕国已经派兵支援,你说我们要不要派兵帮一手?”

说完便看着嬴政,他这个儿子一回国就惊动了他的父亲安国君,也就是上一任秦王。

秦孝文王还给嬴政赐下了秦王剑,可以说是大大的涨了他的颜面。

有此子何愁秦国后继无人!

嬴政听完后没有往日的气定神闲,有些激动,拍案而起,“赵国!”

“是赵国。”

秦庄襄王对嬴政的反应并不意外,他也很讨厌赵国,当年若非吕不韦用钱打通了关系,他在赵国就死了。

同时他挥了挥手,示意嬴政坐下,现在你可是一国太子,这么激动干嘛?这还有下人呢。

嬴政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坐下后也来不及解释,连忙问道:“这个东胡很强吗?”

秦庄襄王思索一会,回答道:

“还算可以吧,和秦国边境的月氏差不多,号称有二十万兵力,如果出兵少说得有十五万。”

月氏,东胡和狼族都被称为匈奴三大霸主,月氏与东胡经常打压狼族,狼族每年要向这两族供献不少美女与马匹。

闻言,嬴政对着秦庄襄王作揖道:“儿臣觉得该帮。”

“为何?你不恨赵国吗?”

秦庄襄王有些意外,嬴政与赵姬在赵国那可是人人喊打的日子,现在嬴政却该帮?

嬴政自然不会将安阳供出去他思索一会后,坚决将安阳教给他的大局观放出来,他回答道:

“恨是自然恨的,但燕国都能放下仇恨帮助赵国,我秦国若是还计较这些,天下人恐怕要抨击我们了,我们可是第一强国格局不能小。”

抨击!格局!

的确,这几年秦国被一些儒家学子骂的狗血淋头,尤其是长平之战后,儒家学子更是骂声连连,出书都出了不知道多少了。

秦庄襄王心中叹了口气,他大赦天下,一是为了秉承他父亲安国君的意志,二就是因为骂秦国的太多了,要挽回一点好感度。

“政儿说的没错,大国要有大国是气量,不能学习前段时间被灭的鹰酱国,居然投靠月氏。”

。。。。。。

十二月上旬,距离赵国长城的几十里处。

白雪覆盖了整个平原,也给山头染上了一层白白的雪衣,山头上黑影不停的闪过,最后停在一处较为隐秘的山头。

安阳趴在李牧身边,看着山下的场景,这是一个长达千米的山谷,左右两边都有山,中间只有一条看上去不怎么宽敞的路,这是到达阴山的必经之路。

他们来这的目的很简单,伏击东胡。

虽然李牧说的很肯定,但安阳有些有些不放心:

“师父,你确定东胡会走这条路?”

李牧显得很是自信,看向安阳说道:

“匈奴都性格高傲之人,东胡这任首领才二十出头,正是热血方刚年纪,此次进攻我国就是他放出的消息,这次他们定会大摇大摆的走正路。”

“二十出头就当上了首领?”

安阳一惊,匈奴首领可不是中原国君,首领也是个高危职业,只要谁杀了首领加上自己手里有人,可以打服族内反对的声音,谁就能当首领。

如果不是傀儡,那这个二十出头的首领手段很高啊。

李牧点头应道,给安阳介绍起东胡的首领:

“对,他叫拓跋,自称拓跋天王,实力与手段都很强,加上有玄鸟的加持,实力及其恐怖。”

安阳心中了然,又是类似于狼魂的东西吗?他有些好奇是狼魂厉害些还是玄鸟厉害些?

他看向李牧透露出一股八卦味:“那拓跋有师父强吗?”

李牧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怎么可能,自商朝灭亡玄鸟就一蹶不振,实力大不如前,怎么可能与为师相提并论。”

玄鸟现在这么弱了?

安阳一挑眉,“玄鸟?我记得秦国图腾也是玄鸟吧?”

李牧解释道:

“秦国的图腾和东胡的不是同一物,你可以将秦国的玄鸟看成分裂出来的,因为秦人的力量,秦国的气运也得到了很大的加持。”

安阳点点头,又问道:“那这气运是何物?如何才能增加气运?”

最新小说: 叶晨吴通 我靠种田成顶流 江瑟瑟夜无烟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炼狱亡灵法师 咬上你指尖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