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埋伏(1 / 1)

李牧眼睛逐渐变得深邃,似乎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才回答道:“气运这东西玄之又玄,为师也不是很清楚,至于如何增加气运……

那就只有宗师境的强者才知道了,你以后若是有机会见到那等实力的强者,倒是可以问问。”

安阳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着,“宗师境……”

他来这个世界已经快三年了,遇到最强者就是李牧,到现在连宗师境有几人都不知道,何时才能到达那等境界啊……

“阳儿不要灰心,以你的天资冲击宗师境也不是不行,前提是你要肯努力。”

李牧适时的出言教导,安慰起安阳。

“我会的,总有一天我会达到那样的高度。”安阳认真的的点点头,毫不犹豫的立下了flag。

。。。。。。。。

时间飞逝,转眼便过去了几个时辰,天色逐渐暗淡,已经有不少士卒在雪地了打寒颤,不停的发抖。

但他们都坚持着,没有一句怨言,埋伏不能暴露。

这时,山谷下方也传来的动静,几个人骑着马,拿着火把向着向着阴山处跑去。

“探路吗?这拓跋还算有点脑子,但还好师父早有准备。”看着跑到山谷出口的几人,安阳心中暗道。

拓跋放出的探路者顺利的通过了山谷,来到了平原之地,远远的看向赵国长城。

城墙上几支火把点燃,依稀可见几个士卒站着岗,城墙下放着阻挡骑兵入侵的护栏,同样也有人站岗,下面站岗的人不少,有十几个之多。

见此情景,一名骑兵冷笑一声,准备骑着马原路返回:

“很好,赵国果然有所防范,按照天王所说,加强防范定是城内无兵,走,兄弟们回去汇报情况。”

就在赵军埋伏之际,距离他们二十里处的一个山谷平原之中,驻扎着一支数量庞大的队伍。

军营周围守卫极多,防守严密,各种防御公事修建的很完好,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远远超过了狼族。

而军营中央则是东胡的核心所在。

宽敞的帐篷内,东胡高层将领齐聚一堂,左右两侧各坐着两名身着甲胄的壮汉。

身形健硕,体格高大,只是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凶悍的感觉,单从体型来看,就远超狼族几个高层。

但在这些在外面凶暴的家伙没有吵吵闹闹,没有一人敢大声喧哗,都有些畏惧的看着坐在首位之人。

坐在首位的不同与其他四人的壮实,反而看上去有些弱小,裹着一个白色的毛皮大衣。

其面容清秀,皮肤白皙,行为举止优雅而温和,没有丝毫游牧民族的凶悍,处处透露着儒雅的气质,怎么看都不像东胡的领导者,倒是像个儒家学子。

首位之人正优雅的倒着茶水,嘴上一直露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给自己倒好水后,他看向帐内四人,微微开口问道:

“怎么样诸位,这次你们没有白跑吧?”

四人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人开口道:

“拓跋天王果然好计策,居然将单于与李牧都玩弄于鼓掌之中。”

拓跋还是一脸笑容,接下了夸奖之语,心中暗道:“还好我在中原买到一本奇书,要不然怎么可能算计到李牧那个老家伙。”

想到只花了区区一百金就买到了号称中原第一兵法,拓跋心中就一阵庆幸,他看向桌上的竹简,竹简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五个字:《闪电五连兵》。

“放心好了,此次进攻赵国,我们城池平分,定不会亏待诸位。”

拓跋看向四人,给出了自己的承诺。

“多谢拓跋天王,我等定为天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拿下赵国,踏平中原。”

四人也是连忙抱拳,表明了忠心。

对于拓跋的承诺他们没有怀疑,拓跋可是个说的做到之人,承诺的事就没有办不到的。

一想到用不了多久就能玩到中原美人了,他们心中就一阵激动,毕竟中原女人可比自家美人漂亮的多,他们对那些人早已垂涎已久。

看着眼露赤色的手下,拓跋不屑的撇撇嘴,一群米清虫上脑的家伙,但他也没去管,毕竟这也算的上是热血上头。

等会打起来会更勇猛。

“吩咐下去,再过半个时辰,趁夜色全军出击,直取阴山。”

“是!”

。。。。。。。。

黑幕降临,天气愈发的冷了,士卒一个劲的往冻的通红的双手哈气,这时,地面终于发出了微微的振动,还有马蹄声。

李牧沉声说道:“来了,全军准备。”

士卒也打起精神,拿起了手里武器,看着下方,全部严阵以待。

平原的另一头先跑过来的是一群像动物一样奔跑的人,后面跟着骑马的匈奴,他们并未深入,等奴隶先探路。

见此情景,安阳说道:“这拓跋可比单于聪明了许多,这么谨慎。”

李牧一双虎目看向停在远处的拓跋,沉声分析道:

“一路货色而已,要不然也不会放出消息才来进攻,但的确比单于谨慎许多,他周围十多个全是二流境的侍从,看来需要我亲自出手了。”

“还有,他内息收敛,为师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实力,但想来不会超过一流境。”

安阳点头,不再说话观察起下面的奴隶。

奴隶比起狼族的少了很多,只有几百人,但他们奔跑速度极快,很快便跑到了平原中间位置,停在了那,回头看向大军的位置。

拓跋等了一会见没有动静,才一挥手,几个骑着马将士向前跑去,一批千人左右的士卒也紧随其后。

拓跋左侧骑着马的高层将领皱了皱眉,直接杀过不去不好吗?他说道:

“天王还真是谨慎,要我说,就直接冲过去,打李牧个出其不意。”

被质疑,拓跋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轻声说道:

“小心无大错,何况我熟读兵法,中原有句老话说的好‘以静制动’,若是这周围有埋伏,我们岂不是会全军覆灭?”

话一出,就有人站了出来捧场,右则一将领也是开口道:

“天王说的对,小心无大错,单于那个废物就是太过鲁莽才大败的。”

左侧那人也打量起这里的地势,的确,若是有埋伏他们恐怕要损失大半才能逃出。

但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以静制动是放在这用的?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哦。

拓跋不说,他也不敢问啊,只好抱拳道:

“那天王为何不直接放兵去山上探查?”

靠,就怕你们问这个,兵法上没说啊,没事乱问什么玩意。

拓跋嘴角抽搐,《闪电五连兵》上只讲了五大兵法,并未讲到如何查找埋伏……

但他也不可能这么回答,他笑容收敛,冷冷的看了一眼发问者,不满的问道:“老子干什么还要给你汇报?”

“属下不敢。”

。。。。。。。。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探路后,拓跋也是放下了戒心,率领着数万匈奴大军浩浩荡荡的走入了山谷之中。

其他几万在外候命,待拓跋走到一半时才跟上他们的脚步。

就在快到出口时,拓跋也暗自佩服《闪电五连兵》的奇妙之处,这下总可以直接拿下赵国了吧?

美人,马匹本天王来了。

几声巨响打破了他的幻想:

“轰隆。”

几块巨石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他的面前,瞬间一股气浪扑面而来,马不受控制的被掀飞十几米远。

被击飞到半空中的拓跋脑袋都是懵的,还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他便摔在了地上,“咔嚓”一声,右手骨头碎裂。

地上的拓跋又听见石头滚落的声音,他寻声看去,一个人被天上落下的石头砸的血肉模糊,连惨叫声都未发出。

而且石头还不停的往下掉,又砸死了一轮的人,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用内力护住身体。

幸好有内力护体,接受了几块石头的攻击,他也只是受了些轻伤,等攻击完全停止后。

拓跋才抱着报废的右手,晃晃悠悠的站起,地上全是被掀翻在地和被石头砸死的部下,有些幸存下来的在地上不停打滚,发出哭爹喊娘的惨叫声,看上去痛苦万分。

看着这副景象,他瞪大了眼睛,慢慢的意识到自己被埋伏了,疯癫一般的自言自语着,

“老子中了埋伏,老子居然中了埋伏,老子拿着最强兵法居然中了埋伏,老子……

老子特么真是个蠢货,连兵法都看不懂!”

直到现在他依然不肯相信兵法有问题,因为那可是他从一位强大到离谱的神秘人手中买来的。

那等实力的人又怎么可能会错?

拓跋看向身后,同样是一副场景,有内力的将领还算活着,也正一脸气愤的看着自己,似乎想要生吃了他一般。

看的拓跋有些发毛,这次行动好像的确怪自己,但他依然拿出了老大那份气质:

“看什么看,不想死的都给老子站起来,一切都在老子的掌控中,还有你!你瞪着老子干什么?

我脸上有花吗?不好好听指挥看老子有什么用。”

就在拓跋大发雷霆之时,两边山上发出亮光,接着便是一些难闻的气味传来,还有哗哗作响的水声。

拓跋鼻子微皱,吸了几口空气,说道:“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最新小说: 凤九儿战倾城 与君AA 战神狼王于枫 望门庶女(全本) 刘玥甄六兮寅肃_ 宋倾城郁庭川 慕安安宗政御 永恒武道 至尊仙道 名门嫡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