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西游(1 / 1)

安阳看着地图思索一会后,在几个大佬的注视下开口道:

“东胡实力比起匈奴强大了太多,地理位置也好了很多,老巢有鲜卑与乌桓两座山挡着,所以强攻是没什么用的。”

随后安阳也觉得进攻东胡没多少胜算,摇摇头,继续说道:

“再加上骑射是赵武灵王向东胡学习的技巧,东胡比匈奴更了解我们的短处,所以不可主动出击,只有坚守不出了。”

李牧看着两个老兄弟惊讶神情,老脸也是扯出一抹笑容,看着安阳一脸分欣慰。

满意,对这个徒弟很满意。

他又岂能不知这些?

李牧心中的小九九,无非就是让安阳在老友面前表现表现,给自己长脸。

他摸着胡子,大白牙一漏,看着一脸严肃的老友,强忍着没笑出声,“怎么样,老马,老王,我徒儿分析的不错吧?”

名为老马的老者瞥了一眼正洋洋得意的李牧,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没想到少将军不仅实力强大,对于兵法也有研究,不过也是,老李的徒弟不会兵法那才说不过去。”

老王也是感慨道:

“老了老了,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强厉害了,再过两年恐怕我们就得回家养老咯。”

李牧慢慢的收回笑容,装作一副淡然的样子,双手付在背后,高深莫测的说道:“算你小子有点长进,但还不够,目光有些短浅!”

两老者对视一眼,什么意思?这还不够?目光短浅?那我算什么东西?

又开始装了。

安阳撇撇嘴,心中嘀咕着,手上规矩的作揖道:“还请师父明言。”

李牧也不装了,指着地图比划起来,讲解道:

“东胡地处东北,冬天来到比这里快了很多,他们又没有御寒的装备,所以来到边疆定是筋疲力尽,我们若是趁机出军。”

四人也看向地图,几分钟后,老马说道:“还是老李你厉害,连这都能想到。”

司马尚也是崇拜的开口道:

“将军对于匈奴(东胡也可以叫匈奴)果然了解透彻,尚,自愧不如。”

李牧轻抚胡须,对老友和手下的吹捧很是满意,他也有些飘飘然了。

这时,安阳开口道:

“师父,我觉得我们先出击襜褴,以防他们汇集起来,一万人也是有点用的。”

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一万人就算没有战斗能力,放前面当探路的也要浪费不少不少弓弩,还会减少东胡的伤亡。

李牧欣慰的看了一眼安阳,他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一个才十一岁的孩子也能想到,他更加满意了。

满意到不能再满意了。

司马尚来到安阳面前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说道:

“少将军放心,将军已经派两万大军去攻打襜褴了,这一次东胡定会有来无回。”

闻言安阳也不担心了,拉住司马尚的手,装出一副呲牙咧嘴的模样说道:

“嘶~司马大哥,轻点很痛的,骨头都快给我干碎了。”

“胡说明明不肩膀震的我手生疼。”

“司马老哥你不地道啊。”

“放屁,我可是全赵国最地道的人,牛道知道吧?那我徒弟!”

“哈哈哈哈。”

待三人走后,营帐里又只剩下了安阳与李牧两人,前者开口问道:“师父,这次损失了多少人?”

原本是笑脸的李牧,脸色一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声音低沉:

“战死了九千多人,重伤三千多人,还有二万多人只是受了些伤,歼敌九万,俘虏了一万。”

安阳点点头,这数字还承受范围内。

“可惜,还是没追到单于,还是让他跑了”

。。。。。。

咸阳城内,秦王宫,正殿上,秦庄襄王坐在王位上,面色严肃,气场极大,帝王之气尽显无遗,他眼色冷漠的看着下面的文武百官。

左侧全是黑衣的文官,以一正在闭目养神的中年人为首,右侧则是身着甲胄的武将,以一须发皆白的老者为首。

左侧文官中,中年人身后一人向右一步手里拿着块牌子,对着王位上的秦庄襄王恭敬的说道:

“大王,边疆境来报东胡将对赵国下手,我们是否要趁乱参上一脚。”

秦庄襄王眼神落在汇报者身上,有些不满的问道:“寡人又岂是那种占便宜之人?”

闭目养神的中年人骤然睁开眼睛,瞥了一眼身后之人,也是向右一步,说道:

“我秦国与赵国虽有不死不休的仇恨,但赵国对抗异族,我们趁乱而入岂不是天下人耻笑的对象?

何况王上刚继位不久,正在大赦天下,现在攻打赵国,你让王上情何以堪?”

不是你让我这么说的吗?

那人心中嘀咕着,也意识到自己成了探路者,但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跪下说道:

“臣脑子一时不灵光,说错了话,还请王上责罚。”

“罢了,看你还算是为了秦国才出此下册,就不惩罚你了。”

秦庄襄王心中也是恨及了赵国,但正如中年人所说,异族入侵趁乱而入,会成为天下人鄙夷的对象,说不定……

秦庄襄王看向中年人,想看看这次他又会出什么计策,便说道:

“那吕不韦,你来说说,该怎么做?”

吕不韦对此早已有了答案,没有丝毫犹豫,语出惊人的说道:

“如今燕国已经放下了仇恨,派兵三万支援赵国,臣认为王上可以派兵驰援赵国。”

一石激起千层浪,吕不韦话音刚落,文武百官都惊住了,连秦庄襄王也有些意外,支援赵国……

吕不韦当上丞相,朝堂上很多人都是不满的,若非秦庄襄王执一意孤行,他们也不会让一个商贾当上一国丞相。

现在吕不韦说出这种有可能让他下台的话,自然有不少人跳了出来:

“丞相这是何意,你不知道赵国与秦国是死敌吗?”

“丞相若不是赵国派来的细作?驰援赵国?就不怕他们卸磨杀驴吗?”(不要深究……)

“丞相此是何意?我秦国边境郎儿镇压月氏已是不易,现在还要帮助赵国?你有没有将我大秦郎儿放在眼里!”

“说不定丞相就是心系天下呢?毕竟赵国也是人,丞相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给自己讨个好名声的机会。”

只是片刻,文官这边就有五人出声抵制吕不韦,三人红脸两人白脸,好不快活。

右侧武将可不会去争论这些,也看向吕不韦,但他们没有说话,他们只管打哪,怎么打,怎么样才能打赢胜仗。

武将为首的老者一双虎目也是落在吕不韦身上,旁观者清,他自然明白吕不韦为什么这样说,无非就是再给秦国加一个深明大义的名头。

吕不韦面对质疑一笑,坦然承受了几人的攻击,待他们说完后,才缓缓开口道:

“派多少人,怎么帮,帮多久,都是王上决定的,此次若是帮助了赵国,天下投靠秦国的文人武将只会更多。”

说完后,吕不韦扫过众人,“各位,我说的可有错?”

吕不韦这样做自然不全是为了秦国,他现在刚当上丞相,朝堂上对他不满的人太多了。

所以他要成立自己的派系,这样才能在在秦国站稳脚步,否则待到后面一不小心做错件事被弹劾,连个帮忙说话的都没有。

招揽人才要的是什么?地位和才华。

地位,吕不韦算的上是有了,丞相整个七国只有七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才华……他正在努力了。

“这……”

出来说话的几人被问住了,好像是这么个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秦庄襄王有些犹豫,让他帮赵他显然是不愿意的,但这帮一手的成果可要大很多啊。

他看向武将一列,问道:“蒙骜将军,不知现在边境是谁在统领?”

老者一挑眉,出列抱拳道:“边境守将是王龁,还有老夫的儿子,蒙武,他近日也被调去边境。”

“王龁……”

秦庄襄王沉默了,王龁是白起的副将,还曾一起攻打过赵国,长平之战就有他的参与,名声虽不如白起,但也算的上震慑六国了,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秦庄襄王算的上是仁君了,否则也不会大赦天下,他看向蒙骜说道:

“过两年将王龁将军调回来的,他可是我国功臣,老将不应该在边境受苦。”

“是!”蒙骜点头应道,心中有些感慨,他也老了,都抱孙子了,遇到这样的君主乃一大幸事,真好!

将军不会溜须拍马,但文官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其中几人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

“王上仁德!”

“王上仁德!”

“王上仁德!”

吕不韦不屑的笑了笑,他最看不起这种只会拍马屁,但没有用的人,日后他定会一洗朝堂,只有有用,有才者才有资格站在这。

文官末尾一个青年人低着头,拍马屁是同时,目光一转,看向吕不韦,心中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这个丞相城府很深,不弱于我,是个大敌,要小心了。

朝堂如同西游记取经的师徒几人,需要有人有有足够的实力,有人能干事,有人能拍马屁,有人任劳任怨。

哪怕是一国君王,也很愿意听下属拍马屁,待声音停止后,秦庄襄王说道:“此事我自会有决定,待寡人考虑几天,都下去吧!””

“退朝!”

最新小说: 咬上你指尖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 江瑟瑟夜无烟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天庭武王 炼狱亡灵法师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诡秘复苏 叶晨吴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