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接受(1 / 1)

“快!武器装备!全体备战!”

“列阵!战车顶上!”

“弓箭手,匈奴要冲过来了!”

“骑兵!骑兵!给老子冲!”

急乱的脚步声,人的怒吼声,箭羽破空的声音,以及敲鼓声,混合在一起,嘈杂,括噪。

安阳站在战车上面,手中拿着把弓箭,一箭一箭射向袭来的匈奴。

数万匈奴趁着夜色倾巢而出,幸好他们马匹不多,攻击速度慢了许多,前期靠着远程攻击与战车阻隔的手段还是能勉强防御住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匈奴大军越来越多,越来越近是就显得极为乏力了。

匈奴一个个爬上战车与士卒厮杀起来,他们没有盔甲,只是血肉之躯,一个人,自然不是配备整齐赵军的对手,但架不住人数多啊。

一个匈奴咬死了一名士卒,得到了血的充饥,他仿佛打了肾上腺素一般,大声嘶吼道:

“杀!杀!杀!杀光这些两脚羊!”

仰天怒吼过后他又盯上一人,那是一个在军队中显得有些弱小的人,他速度极快的跳了过去。

安阳没有回头,湛卢剑突兀的出现在手中,剑身一反转,一剑刺入还在空中的匈奴肚子里,随后又轻轻的转了两圈:

“盯上谁不好,偏偏在小爷心情不好的时候来打扰小爷。”

没去看死去的匈奴,安阳直接收回剑,用力的抖了抖,似乎想要抖掉那不存在的血液,回头看着匈奴大军越来越近,轻叹一句:

“看来要走了。”

又看了看还在奋力杀敌的士卒,心中默念:“赵王可能不会记住你们,但我和师父会,永远的记住你们。”

而就在这时,一名老兵跑了过来,小黑也其身后慢悠悠的小跑着:

“少将军,快走,匈奴大军要冲过来了!”

安阳翻身骑到小黑背上,看着又冲向前方的老兵:“王队长……”

只见王队长跑到队伍前方,挥着剑,大声怒吼道:“兄弟们!随我杀,保护将军和少将军安全撤离!”

“老李,你带一千骑兵拦着匈奴的骑兵。”

“老马你带三百弓箭手后移,有机会撤退直接撤,你们都还有老婆孩子!”

“退?老子退个屁,兄弟们随我杀敌!”

顿时间,战场上死伤无数,惨叫连连,血腥味覆盖了整个平原,仅存的三千多赵兵被几万匈奴团团包围,他们没有丝毫畏惧,依然奋勇杀敌着。

而安阳与李牧早已带着几百精兵逃离了战场,向阴山回防。

李牧骑着马,观察着四周,还不忘劝导安阳:“阳儿,战争是无情的,总是要有牺牲的,他们的牺牲不会白费的。”

“我知道,师父。”安阳轻声回应道。

经过了良久的思想斗争,他已经看开了,古代战争就是这样,对方太怂就是要露出破绽才能有机会剿灭对方,这又不是前世,远程攻击的手段太少了。

安阳回头看去,匈奴大军已经杀光了留下殿后的赵军,匈奴已经向他们袭来,三千骑兵跑在前面乱叫着,几万匈奴在后面用腿跑着。

单于看着远处李牧带走的几百精兵,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大声吼道:

“杀!阴山城只有三万兵马,只要攻破阴山,我们将会称霸中原,不再缺吃穿,不再受饿挨冻。”

听到鼓舞人心的话,后面奔跑的匈奴也大声回应着:

“杀!杀!杀,杀光他们!”

“我要吃光那些两脚羊!”

“为兄弟们报仇的时间到了!”

李牧与安阳逃回阴山城,来到城墙上,单于也跟了过来,但没着急攻入,很是谨慎的在城外百米处停下了脚步,挥了挥手。

一个骑着马儿的男子向前跑去,来到城下,大声叫嚣:“李牧,你怕了吗?有种下来和老子决一死战!”

李牧没有理会叫嚣的匈奴,看向单于问道:“单于,你真以为这点虾兵蟹将,可以攻破我赵国的城池吗?”

被人看不起,单于自然不愿意,他大声说道:

“老子狼族有十多万勇士,还拿不下你一座小小的城池?”

“你尽可以试试!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赵国的城池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

说罢,李牧手一挥,城门开启,一辆辆战车跑出,在城门口一字排开,紧接着便是弓箭手,骑兵,重甲精兵,虽然比起匈奴少了不少,但装备却比对方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若是我狼族勇士配备上这些,东胡与月氏又岂能一次次的欺我?”单于很是不甘心的低声怒吼道。

匈奴的骑兵只有几千,马匹最健硕的全部仅供给了东胡与月氏,只剩下了些老弱病残。

弓箭手更是少的可怜,至于剑和长矛也只有高层才有,不到二十把,大多数人用的只是大刀,

但好在……匈奴对着四周的人大声说道:

“勇士们,今日是有关我狼族生死存亡的大战,赢!则吃香的喝辣的,玩美的用好的,至于输……

告诉他们,我们有没有输这个词?”

匈奴大军回应道:“没有!我们要踏破中原!”

另一边,李牧与安阳也下了城墙,来到大军前方,安阳手中拿着代表李牧军队的战旗,前者也大声说道:

“此战是关乎到国家存亡的大战,我们要是想保护好身后的土地与家人,必须全力以赴,否则,匈奴将会霸占你们的妻子,杀了你们儿子,全国将民不聊生。”

这种说法很快便点燃了士卒内心的怒火,他们参军一是为了活命,二就是为了守护家园。

士卒满眼肃杀之气,大声回应道:“杀光匈奴!保护家人!”

“杀光匈奴!保卫国家!”

单于看向李牧,眼中凶光闪烁,心中暗道:“李牧,这一战你必死无疑,狼魂的力量可不是你这种普通人能抵抗的。”

匈奴对他们的至高神是无脑信任的,哪怕是长天生从未出现过……单于挥了挥手中的大砍刀:

“杀!冲破那座城墙!胜利就在眼前。”

匈奴士兵立刻响应,好似一条疯狗一样冲向三万大军:

“杀!”

李牧举起手中的剑,大声说道:“全军!”

“在!”

“列阵!杀敌!”

“是!”

弓箭手一箭又一箭的射出,每一轮的射击,匈奴那边都会倒下不少士卒,但刚刚倒下就有人补上了空缺,这样杀杀补补的持续了一刻钟,匈奴那边已经倒下了接近千人,而赵军这边只是死了十多个人。

正当单于还指挥着匈奴向前时,心中多了一股不妙的感觉,紧接着局势的变化就告诉了他,危险感从何而来。

地面突然震动起来,正动幅度极大,大匹人马正在靠近,至少五万人!

单于心中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同时心中暗道不好。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正好印证了单于的猜测。

左侧山头突然杀出一匹人马,旗帜写着一个大大的“李”字,领头者正是司马尚,单单骑兵就有五千,整支队伍少说也有三万。

祸不单行,右后方同样也杀出一支队伍,旗帜同样是“李”字,领头者是名老者,单于也认识,李牧的副将,兵力也不少,有两万之多。

不好!上当了!

单于就算再傻也明白了过来,他看着气定神闲的李牧,但已经没了退路,他准备孤注一掷。

单于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大声说道:“勇士们,不要慌乱,一举冲破防御,拿下李牧,还有机会活下去。”

虽然匈奴士兵为了获得更好的生存环境可以做出牺牲,但匈奴也是人,他们也会害怕,看着周围兄弟一个个的死去。

加上三面包围的情况,不少人都乱了神,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起来,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投降还是继续战斗,投降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呃!”

一名匈奴肚子突然被划开,发出一声咽呜后,慢慢的跪下,单于在其身后拔出大坎刀,大声对着四周匈奴下达命令:

“退后者死,奋勇杀敌可以获得长生天大人的保护,你们可明白?明白就给老子上!”

搬出了至高神,匈奴大军又打起几分士气,无畏无惧般的冲向三方大军,反正都是死,万一传说中的至高神下来救世呢?

赵军看着这群宛如疯狗的匈奴,丝毫不慌,奋勇反抗着,一时间,接近二十万人厮杀在一起。

仔细看,便会发现赵军战有明显优势,不是别的,正是因为装备的精良。

李牧培养的精兵很好的体现了出来,一万多的骑兵在匈奴之间仿佛杀神降世一般所过之处无一生还。

寻常人哪怕是远观估计会直接吓破胆,这种厮杀给人的冲击力不是他们能承受住的。

李牧身披战袍,平静的看着战场上的局势,无尽的人头,刀光剑影以及被血液染红的大地。

目光平静如水,指挥着一旁拿着战旗的士兵。

安阳同样淡漠的看着这一切,他正在努力的接受着战争的残酷。

最新小说: 咬上你指尖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炼狱亡灵法师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天庭武王 诡秘复苏 江瑟瑟夜无烟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叶晨吴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