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失望(1 / 1)

单于来到一个帐篷内,里面昏暗沉沉,屋内空荡荡的没有一人,有些瘆人,单于低声问道:“大法师?”

“单于大人。”

一道苍老又嘶哑的声音在单于耳边响起,声音就想刀片摸过玻璃一般难听至极。

单于左右看了看,不知何时,帐篷内多了一个老妪。

那名老妪佝偻着身子,手中拿着一把拐杖,拐杖顶部挂着一个狼头和一些其他配饰。

“大法师!”单于应了一声,快步快去扶着大法师。

“单于找老身何事啊?”大法师被搀扶着向前走了两步,来到矮桌前跪坐下,问道。

“我想让大法师预测一下这次胜算有几成。”单于没有坐下,安静的站在一旁,听见老妪的问话,这才恭敬的开口。

匈奴之中狼王也并非最高领导者,匈奴信仰长生天,也就是苍天的意思。

他们将长生天视为至高神,所以在看他们看来所有生命都是被长生天庇护长大的,包括每一位领导者。

至于单于,只不过是代表长生天管理部落的罢了,而在在草原中有一位大人比单于的地位还高,那便是大法师。

大法师是被誉为天生通灵者,可以与至高神长天生对话,她的每句话都代表着至高神的命令,不服从者杀之。

虽然大法师不管理匈奴内部事物,但每次大事的发生都是由她带领的,这次杀老狼王也不例外。

所以单于对于这个看上去行将就木,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妪很是尊重,或者说忌惮吧。

听了单于的话,大法师眼中有些凝重,随后闭上眼睛,拐杖立在一旁,手里手诀变化起来,几分钟后,她睁开眼睛,回答道:

“接近五成。”

单于皱了皱眉,虽然比往日都要高出很多,但他仍不满意,问道:

“怎么可能,赵国早已元气重伤,为什么胜算不到五成。”

老妪很是淡定的拿起拐杖,回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李牧的实力,若是他的镇岳剑不压制我族勇士,胜算会大于六成。”

“又是那把破剑。”

单于心中有气,但却无可奈何,那柄剑可是重伤了老狼王,十多年都未恢复,若非如此他一个一流境怎么可能打过老狼王。

“破剑?”大法师鄙夷的看了一眼单于,在单于不解的眼神下,解释道:

“镇岳剑在中原足以列入剑谱前百,甚至更高,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剑,若是你有一把,我族也不用在这里受气。”

“一把剑居然这么这么贵?”

单于显然大受震撼,咽了咽口水,又问道:“那排名前百的剑能换几座城池?”

大法师回答道:“前两百就能换得一万两金,至于前百……呵!”

回答的很是高深莫测,但其实……老身自己也不知道,只能算到前两百的怎么办?

“一万两?”

单于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匈奴没有买过盔甲,所以只用管吃处就可以了,一万两黄金加上捕猎,足以够十多万勇士生活几年的。

他心中暗自发誓:总有一天,老子要搞到一百排名前百的名剑,带领狼族走出草原,吃光那些两脚羊。

想到此处,他继续问道:

“不知阴山关有多少士兵防守。”

大法师有些意外,反问道:“你还要去冒险?”

“大法师你也知道,今年的天气比往常都要冷很多,冻死的人肯定会更多,我必须冒这个险!”

单于抱拳应答,语气中颇有些无奈。

“你还算是个好首领。”

大法师有些欣赏的看了一眼单于,这小子比老狼王好多了,那老东西居然想着投靠月氏,换圣药救命。

“还请大法师告诉我。”单于继续抱拳说道。

“罢了,告诉你吧,长天生告诉老身,阴山有不到三万士卒镇守,其中有一万精兵,云中城内也有不到四万,至于其他地方长生天并未告诉老身。”

单于点点头,恶狠狠的想道:

“区区不到六万大军,这次老子一定要拿下云君城与雁门关。”

云君城与雁门关是阴山后面的两座重地,只要拿下那两座城池,赵军想要攻进来很不容易。

这时,大法师晃晃悠悠站起来,走到帐篷中央,语重心长的说道:

“单于你要小心,此战过于凶险,一不小心我族将会受到灭顶之灾。”

单于恭敬的回答道:“多谢大法师提醒。”

大法师高举双手,大声说道:“这次我会召唤狼魂助你作战。”

“狼魂?”单于一惊,他自然知道召唤那东西的后果,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问道:“大法师你身体能坚持住吗?若是此战输了……”

但他还没说完,大法师直接打断道:“此战只能赢不能输,这是我们唯一入侵中原的机会,你要好好把握,否则……”

后面威胁的话她没说,她知道就算说了也没什么用,所以直接消失在了营帐之中。

单于眼中寒光闪烁,杀了他们,吃光他们,霸占他们。

阴山前百里处,一座座营帐拔地而起,战车挡在前面,几十名的士卒在营帐之间穿梭,仔细看去,他们似乎都没什么精神,死气沉沉的。

营帐内,安阳看着面前的数十士卒,看向一旁的李牧轻声问道:“师父,这样真的好吗?”

还没等李牧开口说话,那群士卒就七嘴八舌的说道:

“少将军,我们就一平民,幸好跟了将军,否则现在早就死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报效将军的机会,您就不要阻拦了。”

“就是,俺爹和俺哥都死在战场上,俺自然不能落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满门忠烈嘛,下了黄泉好给爹和大哥一个交代嘛。”

“少将军,保家卫国这等事,我们做了可是大英雄,你可不能拦着我们当英雄啊!”

“楚国屈原说过: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物有所不足。

我们这些老兵已经到了年纪了,还不如物尽其用,报答将军那救命之恩。”

“为将者,又会是贪生怕死之辈?”

李牧听着这些敢于冲锋陷阵的勇士发言,叹了口气,也开口道:“阳儿,这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若不这样,匈奴定不会上当。”

安阳看了看数十士卒,想起了前世的杀一人可救百人的故事,也就是电车难题,现在的情况也差不了太多,诱饵引诱匈奴进入埋伏圈。

这时,一个将领踏前一步,大声说道:

“少将军,我们早就没了家人只求你们帮我们报仇便好,再说,我们为国牺牲,可是要被后人铭记百年的。”

终究还是没别的办法了吗?

安阳叹了口气,点点头,很认真的回答道:“你们是勇士,至少我会永远记住你们。”

李牧见安阳接受了这个方案,旋即挥手道:“你们先退下吧,这也只是下下之策,不到必要时刻不会用的。”

“是,将军!”

将士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帐篷内又只剩下了李牧与安阳两人。

李牧有些惋惜,来到安身前,说道:“阳儿,慈不掌兵,看来你真的不适合将帅之道,换条路子吧。”

“抱歉师父,让你失望了。”

“你还知道……罢了,谁叫你是我李牧的徒儿呢?”

(我才发现,我好像搞错了,东胡在公元前300年左右就被燕国秦开打成大残了,我后面……算了,复活吧,主角提升实力的一个小事而已,就当和李牧来个梦幻联动。)

最新小说: 凤九儿战倾城 与君AA 战神狼王于枫 望门庶女(全本) 刘玥甄六兮寅肃_ 宋倾城郁庭川 慕安安宗政御 永恒武道 至尊仙道 名门嫡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