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以乱(1 / 1)

“师父,我也上了。”安阳褪一用力,小黑就向着战场跑去,同时手中湛卢剑显现。

释放出一道道剑气袭向四周的匈奴,每一次挥剑都有数个匈奴倒下。

单于感受到剑意,看向安阳,心中一惊,这小屁孩实力居然这么强,竟与他不相上下,若是让他这样杀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他对四周的贵族说道:

“谁若杀了那个小孩,谁就是左贤王,将会迎娶我的大女儿!”

这些匈奴贵族心中先是一惊,随后狂喜,左贤王在中原就是太子的意思,也就是下一任狼王的意思,现在只要杀了一个孩子就能当上左贤王?

单于左手的匈奴率先反应过来,上脚一用力,身下健马就跑了出去,同时对其他几人警告道:

“杀!老子先来,谁敢更老子抢功?”

但没人理会那人的警告,其他五位匈奴也是蹬着马,提着大砍刀,冲向安阳的方向:

“妈的,你都是右贤王了,还要抢左贤王?做梦!”

“就是就是,这小孩是老子的!你们都老子退后!”

安阳那边,周围十米无一人,匈奴士卒早已被吓破了胆,无人敢去招惹这个恶魔。

安阳也没有理会这些小喽喽,看向四周把他包围住的匈奴,轻笑一声,说道:“六个二流境?单于还真的看的起我。”

六人似乎并不着急动手,右贤王挥舞着大刀,大笑一声:

“哈哈,小子你的人头可不是一般值钱啊。”

“想要我的人头,还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实力。”

安阳冷哼一声,脚一用力,小黑会意直奔,消失在了原地,同时剑身汇聚内力。

“这马好快的速度,这等实力竟不弱于我。”

几人心中一惊,此子实力恐怖如斯心,日后定成大患,绝不可留。

其中一人感受最强,一股死亡来临的感觉,使其背后冷汗直冒,靠着直觉,狠狠的往下劈了一刀。

“叮”的一声脆响,刀剑相碰之处火花迸发而出,

见拦住了安阳,那匈奴松了口气,正准备放下狠话时,手中砍刀却有些坚持不住,出现了破碎的迹象。

这一变故,他的心脏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他连忙调转马头,不再与安阳硬碰硬。

向后跑去的同时对着周围的几人大吼道:“快来帮我!看不见老子顶不住吗?”

周围几人看戏也看的差不多了,也知道了安阳真的的实力,听见同伴的求救,都提着刀冲了过去。

“小子你完了。”

右贤王距离最近,支援的最快,只是片刻便骑马来到了安阳右侧,大声喝道的同时,一刀劈下。

但没有出现鲜血四溅的迹象,刀也落空了,右贤王左右看了看,安阳已经去追击刚才那名匈奴了。

右贤王大声怒吼道:“老八小心!”

老八回头一看,安阳早以追到他身后,越来越近,他心中暗道:“跑不掉了,这小碧崽子还真以为老子怕你不成?”

匈奴可是有血性的。

旋即他也拉住缰绳,调转马头,冲向安阳,大声怒吼着提升自己的气势,“小贼给爷死!”

安阳面对来势汹汹的老八,丝毫不惧,飞跃下马,一剑刺出,轻易的进入了老八的胸膛,直接贯穿了身体。

“噗!”

老八一口鲜血喷出,眼神不甘的看着安阳,嘴唇微动却发不出声音,随后便永远的闭上眼睛,栽倒下马。

安阳抹了抹脸,手也被染成了红色,他跳回马背,没有犹豫又冲向一人。

“老八!小子,老子要你血债血偿!六子拖住他!”

愣了许久的右贤王几人,反应过来,怒吼道,向着安阳杀去。

他们六人平时虽然在一些事情上互不对付,但关系极好,心里总以大局为重,现在突然死了一人,他们不能接受。

安阳追击的六子并未逃跑,听了兄弟的话,直接迎面而上,“小子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只是片刻两人就过了十几招,而右贤王四人已经支援到位,右贤王大刀一挥,向着前者腰砍去。

安阳虽与六子交手但注意力大部分还是在其他几人身上,早以察觉自己右手来了人,他身体往后一偏,躲过了致命一击。

。。。。。。

单于看着自己的手下被人杀死,心头也是怒火中烧,正要去支援时,在其左侧大法师突兀的出现。

大法师略带歉意的说道:“单于,老身来迟了。”

看见大法师已到,单于重重的松了口气,看了看战场,不到一刻钟,匈奴已经死伤过了两万,而赵军死伤才不到两千,十比一……

单于心中虽然愤怒,但也知道不是发作的时候,强忍怒火,问道:“大法师准备好了吗?”

大法师拐杖地上一点,地上便出现阵法:“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召唤,但狼魂持续时间最多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够用了,直接释放吧。”

大法师手中拐杖挥舞起来,嘴中也念起不知名咒语,只是瞬间,他们脚下的地面就发生了剧烈的抖动,一只狼头慢慢出现,随后是狼身,狼尾。

一条绿色的狼虚影就突兀的出现在了战场。

狼极大,足足有十多米长,通体淡绿色,只有眼睛是血红色,这一庞然大物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这其中自然包括了李牧。

李牧眼睛微眯,脸色有些凝重,沉声道:

“狼魂,多少年没见过这东西了,没想到啊,看来单于是势必想要拿下阴山啊,居然将狼魂都唤了出来。”

李牧身旁的偏将,也是脸色阴沉,“我儿子就是死于这畜牲嘴里,老李,这次……”

他想亲手宰了这畜牲,但李牧却出声打拒接了:

“不可,这畜牲实力又强了不少,实力已达超一流中期,甚至与我持平。”

“什么?”偏将心中一惊,超一流境,哪怕整个赵国也只有李牧一人,十几年前一流境的畜牲居然如此强大了?

“那老李,你可有把握?”

“你见我何时输过?罢了,老子也没有把握,恐怕要动用那把剑了。”

李牧没有打包票,看了看天空,有些感慨的说道:“说起来也好久没用它了。”

虽然没有得到准确的回答,但偏将却松了口气,显然他也知道名剑的威力,“那老李你小心,这里交给我便好。”

狼魂出现了几分钟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才仰天长啸,嘴里发出人声:“本座!又回来了。”

单于感受着狼魂释放出远高于他的实力,心中一惊,问道:

“狼主,你的实力恢复了?”

“说起来还要谢谢你们二人,若非狼王的肉身,本座还要十多年才能恢复。”

发泄了一番后的狼魂,撇了一眼右侧的两人,嘴中说着感谢的话,但语气中却充满了嘲讽。

狼族吃同类的情况都是极少,人类为了一些利益却杀害了带领他们的首领。

单于两人自然听出了语气中的讽刺,他冷哼一声:

“哼,别忘了,我现在也是狼王,你我二人地位相等,不,我的地位还要比你高。”

狼魂扬了扬头,对于单于的话不置可否,一双血色眼睛落在了远处的李牧身上。

它发出一阵低吼,似乎想起了十多年被李牧收拾的场面,爪子刨着地,想要冲过去与李牧一决雌雄。

单于这时也开口说道:“这次放你出来就是想让你拖住李牧!让我狼族胜算大一些。”

“拖住?老子要吃了他!”

狼魂不屑的一笑,吃了狼王后,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了很大把握,至少中原之内少有敌手。

“那更好不过。”

最新小说: 海岛求生:开局召唤哥布林 逆天萌兽:绝世妖女倾天下 炼狱亡灵法师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 江瑟瑟夜无烟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叶晨吴通 诡秘复苏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天庭武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