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云激荡90年代 > 第63章 哈哈哈哈

第63章 哈哈哈哈(1 / 1)

年轻人简直太容易满足了。

夏晨笑笑,让他们好好玩儿,就去了里屋。

里面被改成了一个套间,外面略小一点,十平米左右,一张三抽桌靠墙放,后面是一把椅子,贴北墙边放着一张行军床,就是弹簧那种样式的,上面的铺盖倒是很新。

里屋是提早规划出来的小小录像厅,电视机柜和长条凳子已经摆放好了,电视机、录像机、功放机之类还没来得及去买。

夏晨进来的时候,梁映红正坐在椅子上织毛衣。

她速度很快,针法很娴熟,夏晨笑着问她:“这件儿是织给谁的啊?”

老梁每年都得织几件,不是毛衣就是毛裤。

这年头儿,大多数人家的日子过得都不富裕,本着省一分是一分的原则,妇女们都是自个儿买毛线织毛衣,很少有人买成品衣穿。

横他一眼,老梁没好气儿地说道:“我就不能给我自个儿织一件儿啊。”

夏晨很乖巧,走到梁映红身后,帮她揉着肩膀,说道:“要是累了,就别干了,咱家又不缺那俩钱儿,今后您就买着穿吧。”

见儿子这么体贴自个儿,梁映红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不过嘴上仍旧不饶人:“你懂个屁,老话说得好,吃不穷,喝不穷,算计不到才受穷。商场里一件毛衣大几十块,老娘买几十块钱的毛线,咱一家四口一人一件儿都够用的了。”

夏晨苦笑道:“我这不是怕把您给累坏了么。”

梁映红说道:“织件儿毛衣还能把我给累死不成,你个狗东西就多余操这个闲心。”

行吧,您愿意织就织吧,反正受累的又不是我。

“晨子,那事儿解决了?”别看梁映红粗线条,但也分什么事儿,她也有细心的一面。

“解决了,我让建军哥出的面,对方不敢再来找麻烦了。”夏晨瞒下了一半没说,是因为他不想让后妈担心。

“解决了就好,省得我这一天到晚老是提心吊胆的了。”梁映红心里踏实下来。

“老板,给我五块钱的游戏币。”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梁映红一抬眼,见是个男生,立马眉开眼笑道:“好,把钱给我吧,我给你数币。”

男生把钱递过来。

梁映红接过后放进抽屉里,又输出25个游戏币递给男生。

男生如获至宝般拿着游戏币打游戏去了。

看着抽屉里的钱,梁映红喜上眉梢:“嘿,你别说,这玩意儿还真能挣钱,这么一会儿工夫50块就到手了。”

夏晨心说,这年头儿的游戏币也便宜啊,两毛钱一个,买五块钱的就能玩好长时间呢。

店里屋顶上安装了几个60瓦的大灯泡,店门换成了玻璃的,从外面看得很清晰,再加上游戏机的音效,很快就有人关注到了。

半个小时内,游戏厅爆满。

梁映红收钱收的手都发酸了,脸上却笑成了一朵花,把钱收进抽屉里,数币,有买汽水、冰棍的学生她还得去外面支应着。

夏晨一看这不行啊,兵荒马乱的不得把后妈累趴下啊。

连忙把六郎喊了过来,对他说道:“你就守在冰柜前面,有买东西的,你让他先找你大妈交钱,交完钱后你再给他拿货。”

杨六郎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晨哥。”

外面呼天喊地、热火朝天,气氛已经被炒起来了。

夏晨探头看了下,二十台机子根本满足不了热情的顾客们,少数人在打游戏机,大多数的都在旁边观看。

就连那四台麻将机前都围了不少人。

这玩意儿叫电子基盘,使用的是日式麻将的规则,没有番不能和牌,当然,宝牌不算在内。

投币后选择abcd四大美女中的一个进行对战,摁1开始,想和牌倍儿难,和个两番四点都是高倍数了,有的玩家甚至连打半个月都没和过三倍满,更别说役满了。

但这电子基盘就是让人很上头啊,别管大小,只要和了,那你就等着饱眼福吧,跟你对战的小姐姐含羞带嗔的宽衣解带,足以让这帮十七八、二十浪荡岁的热血青年们鼻血狂喷。

电子基盘是目前除了街霸外最吃币的机子了。

夏晨走过来一看,唉,进少了啊,回头得跟老秦打个招呼,拜托他多进些麻将机过来。

王镇海摸到夏晨身边,嘿嘿笑道:“c号那女的最丑了,不如a有味道。”

夏晨乐了,问他道:“大哥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啊,瞧你那一脸骚情的样子,昨晚都做啥梦了啊这是?”

王镇海还有点儿扭捏,不好意思道:“你大哥今年也27了啊,梦到个女的不是很正常的事儿么。”

夏晨一挑眉,规劝道:“我可得劝您一句,姑娘是别人家的,身子可是自个儿的,没娶进门之前,哥您可得悠着点儿,想想得了,别真动手。”

一句话说的七尺汉子王镇海脸都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地说道:“啥啊这都是?你说的啥啊这都是?我没听懂,一句都没听懂。”

说完,他转身溜了。

夏晨哈哈大笑起来,心说你不比谁懂啊,你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夏晨回到里间屋,问后妈道:“回家吃饭不?”

梁映红也顾不上打毛衣了,旁边还有很多顾客在买游戏币,她头都不抬地说道:“你看我这儿忙得能回得去吗?你回吧,捎点吃的回去,实在懒得买你们爷儿仨就出来对付一口。”

夏晨无奈点头,说:“要是晚了,您就给我打传呼,我过来接您。”

“快滚吧,我又不是小姑娘,用得着你接?”老梁又不耐烦了。

“成吧,那我先滚了啊。”夏晨说完,出门回家。

到家后一看,二狗子那货果然回来了,正陪着老夏喝小酒儿,茶几上摆着俩凉菜和一个大葱烧鸡蛋,老夏喝白的,二狗子喝啤的。

“哟呵,你俩过得挺滋润啊。”夏晨把从胡同口带回来的一只烧鸡和一块猪头肉放在茶几上。

“哥,你这是从游戏厅回来的?”夏阳很狗腿地给亲哥拿了个干净酒杯,又帮他倒了杯白酒,谄媚地问道。

“是啊,怎么,惦记着玩儿游戏机了?”夏晨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后问他道。

“嘿嘿,知我者,亲哥也。明儿就开业了吧?我已经跟几个同学约好了,明天给咱家游戏厅捧场去。”

“我还用得着你捧场,估计明儿你去了后都不一定能排得上号。”

“吹吧你就。”

撕了个鸡腿递给老夏,夏晨说道:“不信啊?不信你瞧瞧去吧,今天晚上人就满了。”

夏阳惊讶道:“已经开业了啊。”

夏明宇也望过来,“不是说好明天才正式对外营业的吗?怎么提前了?”

夏晨笑道:“顾客们太热情,不能伤了顾客们的心啊。”

“呵呵。”老夏笑得很敷衍。

二狗子坐不住了,开始用屁股磨凳子。

瞪他一眼,夏晨问道:“你考得怎么样啊?”

夏阳闻言牛逼哄哄道:“全班前五,没跑儿。”

“先别吹,等成绩出来,要是考砸了,别说玩儿游戏机,我把你送回乡下老家去喂鸡。”夏晨威胁他道。

“这个可以有。”老夏抿了一口酒,放下酒杯后又补了一枪。

“您是不是我亲爹?你是不是我亲哥?咋都这么狠呢?”夏阳厉声喝问父子二人。

夏晨掰了个鸡翅膀啃着,边吃边幽幽说道:“老夏是不是你亲爹,这你得去问你亲妈,我是不是你亲哥,取决于老夏是不是你亲爹,还得去问你亲妈。”

二狗子快被亲哥绕糊涂了,想立刻出门奔游戏厅过瘾的劲头儿消失了大半,捧着酒杯琢磨起来。

看老二一眼,夏明宇对老大说道:“我今儿去看房子了,相中了一套,离咱家很近,在驴市胡同里面,是个标准的正方形院子,独门独户,大概300平米的样子,很规矩,就是要价有些高。”

驴市胡同,那是老年间的叫法,也是只有老北京人才知道的一段历史。

现在叫礼士胡同,取了个谐音。

地段不错,二环以里,王府井那边。

听老爸说去看过房子了,夏晨就挺来劲,忙不迭问道:“公家房还是私人的祖产啊?要价多少?”

吃了口鸡腿,老夏说道:“私人的房源,我也没问房主为什么要卖房,不过看他那样儿,估计遭了难了,急着卖呢,开价六万块,这价格可是不低。”

不低?

便宜得让人伤心好吗?

才200块钱一平米,这好事儿上哪儿找去啊。

要知道,四合院将来可是个稀罕物,属于金字塔尖儿上的住宅,你要是在京城有套四合院,不夸张地说,转手一卖,一家三代不愁吃喝了。

夏晨笑嘻嘻问老夏道:“您相中了?”

老夏嘿嘿笑道:“相中了。”

夏晨果断说道:“钱不够是吧,明儿我再给您取个三万块,那套院子咱买了。”

老夏犹豫了一下,问道:“真买啊?”

夏晨翻个白眼儿说:“要不就算了?”

夏明宇一拍大腿,咬着牙说:“买!反正你小子现在也不缺钱,孝敬你爹一套院子也是应当应分的!”

夏晨哈哈笑道:“那行,明儿辛苦您去跟房主办手续吧,手续办完后该装修就装修,该添置家具就添置家具,早弄完你们也好早住过去。”

老夏听明白夏晨的意思了,说道:“你这是打算闹独立啊。”

夏晨哈哈一笑,说道:“儿子也不小了,总不能在你们的保护下生活一辈子吧,早晚有独立的那天。”

老夏叹声气,点了根烟,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儿,但我这当爹的总觉得,其实你还没有长大,我有时候做梦,还经常能梦见你小时候骑在我脖子上笑闹的样子。”

拍拍老夏的胳膊,夏晨说道:“爸,您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一件事儿来。”

“啥事儿啊?”

“小时候调皮,往您酒瓶子里尿尿那事儿。”

“这个……哈哈哈哈……”

最新小说: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秦枫沈若冰 大道玄浑 乡村美人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我在梦里为所欲为 小妖精[快穿]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不及你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