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云激荡90年代 > 第62章 心急的顾客

第62章 心急的顾客(1 / 1)

价格公道么?

显然是不公道的。

唐三秃子知道,夏晨玩儿的这一手,就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当初自个儿放出豪言壮语,要花三千块钱收购他的游戏厅,现在人家给自个儿来个反收购,价格还是三千块,没毛病。

输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这道理三爷懂。

见他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了,脸上却跟刀子拉肉一般扭曲着,夏晨就忍不住想笑。

他拼命忍住,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继续说道:“伤我兄弟的贵手下,三爷也该给个说法吧。”

你还没完了是吧?

要说法,你要是没说法?

唐三秃子嘴角直抽抽,大脚趾使劲抠着鞋底子,忍着怒气说道:“有话,夏老板就直说吧。”

看看也有些懵圈的王家兄弟,夏晨心说,我可都是为你们着想啊,不用感谢我,请叫我红领巾。

“我这边的兄弟呢,有几个人底子不怎么干净,偷个自行车,打个架斗个殴之类的,但都没犯过什么了不得的案子。他们现在跟着我做买卖了,再留个案底什么的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抽口烟,夏晨说道:“我的意思呢,三爷帮忙把这事儿解决了吧,参与动手的那几位主动进去认个罪,顺便帮忙扛几个‘真相’,这事儿就算翻篇儿了。”

唐三秃子明白夏晨的意思了,心里说这小子倒是讲义气,知道保护自个儿的兄弟,是个挺不错的带头大哥。

自个儿还想利用这个做点文章呢,瞧瞧人家这做派,格局小了啊。

又一想,这有什么的,自个儿手下就不缺这种人,挑几个出来丢进分局去,就说之前偷自行车、打架斗殴那事儿是自己干的,认下来后把夏晨手下的案底消了就成。

认真说起来,这都不算是条件。

夏晨真要较真儿,把自个儿抢游戏厅这事儿往大了闹,自个儿不死也得脱层皮。

唐三秃子觉得不能再犹豫了,干脆利落地说道:“我这就安排几个人去分局自首,游戏厅你派人过去接手,营业执照两天内变更完毕我差人送到门上去,咱这事儿就算翻篇儿了。”

夏晨笑道:“那就这样儿吧,二哥,你带着兄弟们去接手游戏厅,我送送三爷。”

王镇江兴奋地点头,起身下楼。

唐三秃子说道:“不用不用,您留步吧。”

说完也走了。

夏晨屁股都没抬一下。

王镇海望向夏晨的目光变得一片炙热,他这会儿要是还不明白夏晨的心思,那一大把年纪就算活到狗身上去了。

明明可以得到更多,比如说趁机插手唐三秃子的砂石料生意,晨子却连提都没提,只是让唐三秃的手下帮几位兄弟消一下案底。

这说明什么?

说明晨子是一心一意要把兄弟们往正路上带啊。

如果说之前跟夏晨合伙做买卖只是为了多挣些钱,将来也能过点人上人的生活,那么,从这一刻开始,王镇海才算真正认可了夏晨,并彻底服气了。

他目光炯炯注视着夏晨,认真说道:“晨子,打今儿起,哥就把这条命交给你了。”

杨六郎也说道:“还有我还有我。”

他是莽,不是傻,能察觉出来谁对他是真好,谁是虚情假意。

夏晨真没有当带头大哥的潜质,他突然就有点儿慌了,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大哥言重了,都是兄弟,我怎么好意思要你的命啊。”

“我不是真要把命给你,我是说,是说……”王镇海很着急,这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

“我明白,明白,表示个效忠的态度嘛。”夏晨开玩笑似的说道。

“也不是效忠,是……”王镇海急得满头都是汗,也没找出一个合适的词来。

“马首是瞻、唯命是从、忠心不二。”杨六郎一口气吐出来三个成语,然后冲外面喊道:“服务员,给我拿俩馒头来。”

王镇海猛点头:“六郎说得对。”

夏晨震惊了!

六郎可以啊,都会说成语了。

他不知道的是,从杨六郎嘴里蹦出来的这几个成语,是兄弟们跟王镇海表忠心时常说的,说得多了,他也就记住了。

“不说这了个,好吧。”拍拍王镇海的胳膊,夏晨还是很不习惯角色的转换,他感觉重生之后的路越走越偏了,莫名其妙的就收了一大帮小迷弟,还个个忠心耿耿的。

王镇海点点头,江湖中人讲究一个仗义、局气,只要晨子感受到自己的心意就成了,至于如何卖命,今后看表现吧。

服务员端上来俩馒头,眼睁睁看着杨六郎把六盘菜合到一个盘子里去,再把馒头掰开放进去,调匀,然后呼啦呼啦往嘴里扒拉起来。

她都傻了。

夏晨和王镇海却被杨六郎的憨厚逗得放声大笑。

六郎吃了俩馒头,把盘子里的菜全部吃完,又喝了一大碗西红柿鸡蛋汤,打个饱嗝,说:“晨哥,我吃饱了。”

我还没吃饱啊。

算了,不跟这个莽货计较了。

夏晨对王镇海说道:“大哥,三秃子那四家游戏厅拿下来后,就得辛苦你多上上心了,因为我也不知道哪些兄弟能用,哪些兄弟不适合干这一行。”

王镇海苦笑道:“跟你我就实话实说吧,我们这帮人里面,就没有一个做生意的料,要不然也不会混到这份儿上。”

闻言,夏晨的脑袋也大一圈儿,情况很明显了,混混,只知道好勇斗狠,没一个会做生意的,又穷,都指望着抱上自个儿的大腿后能吃顿饱饭呢,让这么一帮人去管理几家游戏厅显然不现实。

弄不好挺挣钱的买卖都得让他们干赔喽。

人才啊,不管是21世纪还是20世纪90年代,人才都是企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上哪儿去找合格的管理人才呢?

夏晨知道,现在的人才,要么刚刚浮出水面,比如已经把电教公司更名为“万科”的王石,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惠州,已经当上厂长的李东升,海尔的张瑞敏等日后的商场大鳄。

要么还声名未显,等待贵人扶持的诸如格力董小姐,阿里马先生,腾讯小马哥等人。

但这两类人有个共同的特点,意志坚定、挖不动!

夏晨也不敢打他们的主意,但又缺乏管理人才,怎么办?

只能内部挖潜。

公司里那几头货谁比较合适管理一家文娱公司呢?

没错儿,游戏厅属于文化娱乐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夏晨想了想,嗯,心里有人选了。

他又对王镇海说道:“成吧,从三秃子手里收上来的四家游戏厅先不要动,暂时停业,等明天咱们自家的游戏厅开业后我挨家去看看,该整改整改,该装修装修,然后会派一个管理人员过来。”

王镇海笑道:“那最好不过了。”

把这事儿确定下来后,夏晨结了账,三人离开。

奶奶的,这顿饭,吃了个寂寞。

没吃饱的夏晨在路边买了套煎饼果子,吃完后才感觉舒服了。

傍晚的时候,王镇江回到了店里,跟夏晨说已经把四个店接了过来,每家店里都留了两名兄弟看守,今天的营业额让唐三秃子带走了,打明儿起,这四家店面就跟他没关系了。

夏晨问他道:“没遭遇抵抗吗?”

王镇江咧着嘴说:“一帮抽虾米烂鸟蛋的,见我过去后腿肚子都哆嗦了,一个屁都没敢放就乖乖全铺盖走人了。”

夏晨笑了,又问道:“那四家店都在什么位置啊?”

说起这个王镇江就激动了,“你别说,位置都还不错,两家在清华正对面,剩下两家一家在雍和宫对过,一家在酒仙桥大山那边,房子面积虽说不大,但地理位置好啊。另外我看了,房租都还有三年多才到期。”

夏晨笑道:“那不错啊,又给咱省了一大笔银子。”

大家都笑了起来。

王镇江问道:“暂时就这么停着会不会太浪费了?每家店客人都不少,停一天就少挣一天钱。”

夏晨说道:“二哥,我还是那句话,别看眼前利益,做生意,眼光要往长远了看,我不用过去都能猜出来,唐三秃子那四家游戏厅一定乌烟瘴气的,严重影响用户体验,咱们想要挣大钱……”

杨六郎抢话说:“我知道我知道,客户至上!”

夏晨冲他一笑,扭头对王镇江说道:“二哥,你没觉得六郎是个不错的苗子吗?”

王镇江挠着头嘿嘿笑,“我倒不如六郎了。”

这时候,有几名学生走进来,问道:“老板,今儿营不营业,能打游戏了吗?”

夏晨笑着问他们:“你们考完试了?”

打头的那位一看就是个不着调的,摸出一盒·8发了一圈,吊儿郎当说道:“考完了,要不是班主任监考,小爷我早就交卷撒丫子了。”

旁边一个笑着说:“一道题都没写吧?”

“我倒是想写,可我也得会啊。”那位还挺骄傲。

“我也一样,题认识我,我不认识题。”另一个跟了一句。

夏晨几个都笑坏了。

“老板,到底让不让玩儿?我们哥儿几个盼你这游戏厅开业可都盼了好长时间了。”打头的那位又问道。

夏晨心说,反正都已经考完了,那就提前营业吧。

“玩儿吧,去里面交钱买币去。”他说道。

“好嘞。”小哥儿几个高兴了,跑到屋里买游戏币。

梁映红乐了,可算是见到回头钱儿了,这个买十块钱的,那个买五块钱的,不大会儿,抽屉里就有了四十多块钱的收入。

王镇江也忙活起来,把电闸一合,机器启动,屋里也亮堂起来。

几个小哥们儿奔街霸,两人一台搞对打,五六分钟的工夫就满头大汗了。

从冰柜里取出几瓶北冰洋,夏晨走过去递给他们一人一瓶,笑着说道:“你们是本店的第一批顾客,这几瓶汽水免费送给你们,帮本店好好做做宣传啊。”

打头那位立马说道:“老板放心,交给我们了,就冲您这瓶汽水,打今儿起我们就是你们游戏厅的宣传大使了。”

最新小说: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 权色征途 小妖精[快穿] 荒野玫瑰 不及你甜 乡村美人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贪酒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