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云激荡90年代 > 第64章 开张大吉

第64章 开张大吉(1 / 1)

本来还有些伤感的老夏听了儿子的话后立刻放声大笑起来,还主动接了下茬:“我记忆深刻,忙了一天工作回到家,我很累,拿起酒瓶子倒了一杯,咂摸一口后就觉得今儿这酒味道不对啊,又咂摸了一口,品出味道来了,这哪儿是酒,这是尿骚味儿,我把你那顿打啊。”

夏晨嘿嘿笑道:“没错儿,打得我屁股都开花了,要不是我后妈拦着,您能把皮带给抽断喽。”

“那也是因为你小子都淘出圈儿了。”

“我淘,我骄傲了吗?我往您酒瓶子里撒尿,我自豪了吗?帮助您戒酒,我也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不是?我问心无愧啊。”

道理还能这么说?

夏明宇拿起筷子敲了下儿子的头,又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儿子日趋成熟的帅气面庞,当爹的可是既骄傲又自豪。

真随我啊。

老夏一直以中年老帅哥自居。

这时,梁映红回来了,推门进来后脸上就阳光明媚的。

“哟呵,喝上了啊。二狗子,给老娘也来个杯子。”她手里拎了个写有“上海”字样的黑皮包,坐下后咣地砸在茶几上,看看这个,瞧瞧那个,意思是,问啊,你们快问啊。

大家都不好奇今儿晚上挣了多少钱么?

夏阳给老妈拿了个杯子,倒满酒,嬉皮笑脸地唱起了歌谣:“我滴好妈妈,下班回到家,劳动了一天多么辛苦呀,妈妈妈妈快坐下,给我十块花花吧……”

啪!

哎呀……

哈哈哈哈……

前面是梁映红的大巴掌扇到二狗子后脑勺上发出的脆响和狗子的嚎叫声。

后面,老夏爷儿俩笑疯了。

梁映红也笑出了声,白了二狗子一眼,端起酒杯深深抿了一口后自个儿先憋不住了,眉开眼笑道:“你们猜,今晚挣了多少钱?”

笑么呵看她一眼,见她呼吸都急促了,夏晨也把酒杯端了起来,扭头对亲爹说道:“老夏,那事儿别拖啊,明天抓紧去办了,早交钱早装修早搬家。”

夏明宇很配合儿子的表演,遂点头道:“只要你的钱到位了,我明儿上午就去交钱办手续。”

爷儿俩碰杯,喝了一口。

梁映红气坏了,老娘在这个家里就这么不受重视的吗?

一拍桌子,她瞪着眼睛大声说道:“怎么个意思啊?狗东西挣大钱了,你们就看不上老娘这仨瓜俩枣的了是吧?”

装不下去了。

夏晨叹口气,说道:“我是怕您太膨胀。”

老夏和二狗子对视一眼,欢乐开怀。

梁映红嘁了一声,翻个白眼儿说道:“你也太小瞧老娘了,想当年,老娘也是吃过见过的人,这点小钱,老娘还真没放在眼里过,老娘只是没想到开游戏厅这么能挣而已。”

夏晨心说,当然能挣了。

况且现在还不是游戏厅的最鼎盛时期呢,再过几年你看吧,游戏产业那才叫红火。

再说了,以京城的人口和规模,在现如今娱乐匮乏的年代中,开游戏厅简直就是暴利行业。

夏晨要做的是,趁游戏厅这个产业还没发展起来,一举占领最高地,起码也要做到成为四九城里首屈一指的游戏厅大王。

“那今儿到底挣了多少钱啊?”问这话的是二狗子,他没忍住好奇心。

老梁倒拿捏上了,把鸡头掰下来啃着,一挑眉,说道:“你猜。”

夏阳也有心思,知道这会儿老妈得意的不行,先让她嘚瑟一会儿,遂配合道:“二百?”

“再猜。”

“三百?”

“鼠目寸光!”

“还能有五百不成?”

梁映红哈哈笑道:“五百四十一块八毛。”

这下连老夏都惊呆了,“这么多!”

这才是一晚上的收入,要是一天……

简直不可想象。

夏晨却知道,一家游戏厅,一个月挣个四合院出来太轻松了。

梁映红把包打开,里面是被她按照面额大小整理好的钱,面额最大的是两张50的,剩下的全都很零散,10块的都不多见,5块、2块的居多,还有不少毛票,一沓一沓,都用皮筋儿绑着。

“来前儿我都数过三遍了,一毛都不带差的,你们不知道啊,今天晚上光两毛钱一根的冰棍就卖出去30多根,把隔壁小王给眼红的啊,光在外面往里看了。”梁映红脸上都放光了。

“让她眼热去吧,不用搭理她。”夹了几粒花生米放进嘴里,夏晨说道。

梁映红没再纠缠这个话题,反而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儿,“狗东西,咱们店里生意这么好,晚上人也不断,让王家那俩在店里盯着,不会出问题吧?”

夏晨明白她的意思,后妈不是怕人出问题,是担心钱出问题,说白了,她怕王家兄弟往营业款里伸手。

笑了笑,夏晨说道:“您这担心就多余,有多少游戏币是有数儿的,卖出去多少币收了多少钱,两下里一对数儿就一目了然了。再者说,游戏机的钥匙不是在您手里攥着呢么,你不开,没人能从里面把游戏币拿出来,这就从根本上杜绝了他俩往营业款里伸手的可能性。”

还有句话夏晨瞒着没说,你以为我就没防备么,我在他俩身边安插了人。

谁啊?

杨六郎呗。

六郎现在谁都不服,就服夏晨。

在他心目中,晨哥比海哥都要牛逼,海哥的牛在于他能打,晨哥真能挣钱啊。

老夏也说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呀,就别疑神疑鬼的了。”

梁映红一翻眼皮,说道:“这话说的,我不也是为了咱家好么,这年头儿,挣俩钱儿多不容易啊。”

不容易你一个晚上挣了500多?

爷儿俩相视一笑,都不说话了。

夏晨从兜里摸出一百块钱递给二狗子,“明天去玩儿,也要自个儿花钱买游戏币,不许请同学们客,懂吗?”

夏阳乐呵呵接过来,说道:“咱家开的是买卖,又不是善堂,我又不傻,这还用你嘱咐。”

嗯,明白事儿。

夏晨乐了,“请你那帮小哥们儿喝瓶汽水还是可以的。”

夏阳:“嘁!”

吃饱喝足,回屋睡觉。

次日上午,艳阳高照。

夏晨没打算搞什么隆重的开业仪式,放两挂鞭炮意思意思得了。

游戏厅也不需要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这玩意儿靠的是口碑宣传。

但还是有几个人送来了花篮。

首先是小钰姐,她来了,迈着优雅的步伐款款走来了,精致的容颜,高挑的身材,穿一套粉红色的一步裙,脚踩高跟鞋,笑容如春花般璀璨,身后跟着俩抬着花篮的大汉。

咦,居然挺押韵。

游戏厅里已经人满为患,门口也站着一帮人,有高媛、赵雪凝等一帮公司骨干,有二十几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玩意儿的混混,大家都在等待着吉时的到来。

梁映红也在人群中,见萧钰走过来,她忙应了上去,笑容满面道:“萧科长怎么亲自过来了?”

萧钰拉着梁映红的手,低眉顺眼的跟个刚过门的小媳妇似的,笑道:“梁姨,都说过了,您喊我小钰就成,喊萧科长就太见外了。”

端详着她,梁映红哈哈大笑,觉得贼有排面,说道:“那老……那我就不肯你客套了哈,今后就喊你小钰了。”

“这么喊就对了,您别把我当外人。”萧钰眨着眼睛说道。

梁映红感觉有点古怪了,心说我不把你当外人,还能把你当成我儿媳妇不成?

咦,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看一眼狗东西,那货嘴叉子都快咧到耳根子上面去了。

再说你俩没点儿啥,你猜老娘信不信?

梁映红有点头疼了,小钰条件是不错,但是两人的年龄差距也太大了些。

不行,得找个时间跟狗东西好好聊聊了。

夏晨哪知道这么会儿工夫后妈脑袋里就转了这么多道弯啊,他走到两人身边,笑嘻嘻说道:“姐你过来了啊。”

白他一眼,萧钰说道:“废话么这不是?好歹我也是股东啊,开业这么大的事儿我怎么能不来?”

夏晨挠挠头,你吃枪药了?还是大姨妈上门了?这无名火发的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啊。

“那个谁,怎么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呢?赶紧过来把花篮抬过去。”为了化解尴尬,夏晨一扭头儿,冲人群里喊了一嗓子。

听到晨哥的喊声,大家原本转不动的眼珠子立马亮了起来,呼啦一下,都朝这边跑了过来。

夏晨感慨道:“美女的魅力果然无人能够抵挡。”

萧钰咯咯笑了,锤他一下后说道:“净胡说八道。”

梁映红越发觉得味道不对了,光天化日之下就公然打情骂俏的,你俩够了啊。

另一道目光也在关注着萧钰的举动。

高媛心砰砰跳,她紧咬着嘴唇,仿佛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夏晨也怪不好意思的,关键是车也没法开啊,他对后妈说道:“老梁,要不你带小钰姐去屋里休息一下吧。”

看到儿子发出的求救目光,梁映红狠狠剜他一眼,挽着萧钰的胳膊亲热地笑道:“天太热了,走吧小钰,跟阿姨进屋,阿姨给你拿汽水喝。”

萧钰也觉得在外面站着挺别扭的,那些臭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了,穿透力还挺强,恨不得钻进衣服里去,她点头道:“好的,咱娘儿俩进屋聊天去。”

两人向里面走去。

夏晨松了口气。

小钰姐可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

刘建军派人送来一对花篮,张警官给夏晨带话说,刘队有公差,不能亲临了,望夏老板见谅。

夏晨知道,他哪是有公差啊,他是刻意避嫌呢。

也不纠结,邀请张警官去屋里参观了一番后把人送走了,拜托他给刘队带话,有时间再请刘队喝开业酒。

唐三秃子居然也派青七送来一对花篮,倒让夏晨哭笑不得,不过人家既然释放出来善意,夏晨就得接着,他安排两名兄弟把花篮接了,摆放在门前。

这时候,杨六郎过来提醒夏晨说,吉时已到。

夏晨一挥手,说道:“放鞭炮,正式开业了!”

早有小弟准备好了,用烟点燃了引信,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彻云霄。

嘉悦游戏厅开张大吉。

最新小说: 荒野玫瑰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贪酒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 不及你甜 乡村美人 小妖精[快穿] 权色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