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不信(1 / 1)

大将军府邸,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凶将聚会,姬无夜坐在高位,怀里里依然搂着一个美人,嘴角勾起,显然是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翡翠虎坐在下面还是玩着他的钱财,重复着堆起来推到的游戏。

白亦非姗姗来迟出现在窗帘后边,手中拿着一杯酒,神情越发的妖魅。

“侯爷身上的血腥味越来越重了。”

姬无夜看着白亦非,他知道,血腥味越重白亦非的实力越强,心中愈发忌惮这个世袭侯爷了。

“侯爷回来了。”翡翠虎连忙起来,拱了拱手,面对四凶将的任何一个他都是这副样子,让人挑不出毛病。

“嗯,前些天边回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三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

白亦非淡淡的说道,他的实力进步很大,他也体验到了超一流境的实力,很自傲,觉得天底下没几个是他的对手,除了那个鬼谷子。

“哦?”姬无夜皱眉,能被白亦非称为坏消息的恐怕事情不会小,何况还有三个……

“自然先挑好的听了。”翡翠虎笑着说道。

“好消息,半年前秦国那边蝗虫爆发,已经开始征粮了,百姓纳粟千石拜爵一级。”白亦非表情没有变化,淡然的说着。

翡翠虎大笑两声,“哈哈,让他们这么嚣张,遭天谴了吧?”

说着翡翠虎搓了搓手,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看着姬无夜,阴森森的说道:“将军不如我们趁机捞上一笔?

“这倒是个好主意,高价卖出去试试。”姬无夜没作思考,答应了翡翠虎的提议。

白亦非摇摇头,还真是两个蠢货啊,自秦国商鞅变法以来全国人民都是一条心,区区一个蝗虫又岂会让他国占到便宜。

(这也就是法家的愚民,让人民完完全全听上位者的。)

“不可。”白亦非不慌不忙的开口道,“这也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三个坏消息。”

姬无夜心中一紧,都忘了还有三个坏消息这件事,他虎目看向白亦非,沉声道:“侯爷,就不要卖个关子了。”

白亦非点点头,语气有些后怕,“第一个,秦国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闻言,姬无夜拳头紧握,又少了一个打捞一笔的机会,但好在这个还可以接受,不算大的坏消息。

白亦非继续说着:

“第二个,前几日,魏安釐王死后秦王嬴政派蒙骜攻取魏国拿下二十城,设立东郡。”

姬无夜与翡翠虎呼吸一窒,秦国这是要干什么?两年前拿下韩国十三城,现在又进攻魏国。

本以为这将是年度最大的坏消息时,但白亦非的话还没有结束:

“最后一件事,秦王嬴政已经成年,也就是说他快要亲征了。”

成年?成年亲征?

姬无夜忽然笑了,妈的这对老子来说明明是好消息才对,“怎么?吕不韦那个老家伙肯放权?”

嬴政让姬无夜想起了韩王安,无非都是傀儡,成年又怎样?何来亲征一说?

但出乎姬无夜意料的是,白亦非点了点头,当时他得到这个消息也是不可置信,“的确,不止吕不韦,连赵姬也放出了一部分兵权。”

这不可能!

姬无夜第一时间想到,权利这东西谁碰谁知道,谁用谁上头,赵姬还可以理解,毕竟两人是母子,放权也是正常。

但吕不韦怎么回事?脑子出问题了?吕不韦在秦国可是独揽大权的存在,权利比他姬无夜的还大,居然选择放权?

“这怎么可能?”翡翠虎脸上的肥肉也是一颤,问道。

他是商人最了解权利的好处,也懂得如何去最大化,吕不韦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为了在嬴政那得个好名声?别逗了,名声哪有权利重要?

“呵,没什么不可能的,这可是蓑衣客的情报。”白亦非轻笑一声,淡淡的说道,随后又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吕不韦会放权无非说明两种情况,第一这个嬴政非常会治国,吕不韦主动禅让,这一点几乎不可能。”

“第二,嬴政比吕不韦是手段还狠,让吕不韦害怕了,无论是哪种,吕不韦选择放权,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好消息,我们要小心嬴政这个人。”

姬无夜也凝重的点点头,能让同样是权倾朝野的吕不韦让权,这嬴政手段的确很强,问道:“夫人那边怎么说?”

“据表妹的消息,王上要亲自去秦国祝贺秦王亲政。”白亦非回答道。

姬无夜点点头,对此他不觉得意外,其他几国应该派个公子亲王就差不多了,而韩国直接让韩王去祝贺……

当然韩王入秦祝贺也不是第一次来,没办法,太弱了。

再加上前段时间五国伐秦,秦国那边对几国观感本就不好了,现在秦国又出现一代明君,还不跪舔秦国等什么?

当然哪怕是跪舔,以后出兵第一个打的还是韩国,韩国就像个玩具,谁都能揉捏一下。

白亦非忽然开口问道:“东西准备好了吗?”

谈到这个事姬无夜苦恼不见了,嘴角勾起说道:

“嗯,准备好了,但恐怕因为嬴政小子亲征这件事又的拖上一阵子了。”

“嗯,还是得小心,那东西出了差错可不是件小事。”白亦非点点头,好心提醒了一句。

“这就不劳侯爷费心了。”

姬无夜并未将这些放在心中,在韩国谁敢与他作对?哪怕是一国的君王来了,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得盘着。

……

秦国,都城,咸阳。

早朝结束,嬴政在咸阳宫放松身心,自从吕不韦放了些权给他后,他可谓是全身心投入工作,一天可以坐着几个时辰不动都是常事,也就每天早上有些闲时间可以练剑。

嬴政躺在太师椅上,看向一旁像木头一样的盖聂,脸上难得有些笑容,问道:“盖先生,你说这秦国有望一统七国吗?”

(太师椅好像是在宋朝才有,但这是秦时哎~)

盖聂点点头,轻“嗯”一声,他本来就对秦国极为看好,要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甘愿来做个保镖。

现在的他当上了秦国的首席剑术师已经愈发坚定自己的选择了。

“盖先生话还是那么少啊。”

嬴政打趣了一下盖聂,随后看向天空,眼露几分回忆,说道:

“想来大哥也是这么觉得,我大秦迟早一统六国,让百姓少受战乱之苦。”

盖聂有些疑惑,大哥?他怎么不知道嬴政还有大哥,他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人才当的上嬴政的大哥,但还没等他开口,嬴政就说道:

“迟早有一天盖先生会见到大哥的,相信你也会佩服他的。”

盖聂点点头,既然嬴政这么说了他自然不会多问,旋即不再说话继续当个木头守护嬴政。

这时,一个内侍跑了进来,对着嬴政作揖道:“王上,相国大人求见。”

嬴政一挑眉,起身跪坐在桌前,道:“快请仲父进来。”

内侍令命退下,不一会,一身黑袍,头带上着高冠,显得极为老练的中年人稳步走了进来。

“仲父,请坐。”嬴政起身作揖,道。

吕不韦点点头,跪坐过去,眼里带着上位者的威严,语气平缓的说道:“大王要查《五蠹》的消息,罗网已经查到些线索。”

果然如此。

嬴政暗道一声,追问道:“不知是何人所写。”

“不知,只知道出自儒家儒生之手。”吕不韦摇摇头,说道。

罗网又一次没查到具体是何人,吕不韦都有还些怀疑罗网那些家伙了,是不是吃干饭的。

“儒家?”嬴政摇摇头,有些不大相信,《五蠹》明显是法家的思想,怎么可能出自儒家之手。

“嗯……”吕不韦犹豫了一会才缓缓开口:

“听闻儒家荀子收的三个徒弟皆不是以儒为重,依臣看来恐怕就是出自他们三人之手。”

“皆不是以儒为重?”嬴政眼神一变,若真是儒家写出法家的文,那这人一定要归于我手,“仲父,有他们三人的消息吗?”

“有,韩非一年前离开了儒家,开始周游列国,李斯前不久拜入了我门下,张苍还从未离开过小圣贤庄。”

吕不韦将知道的消息如实说了出来。

韩非,一年前。

嬴政锁定了韩非,一年前也就是《五蠹》开始流传的时候,姓韩,希望不是吧,有机会可以见一下。

计划好之后,嬴政起身作揖:“李斯拜入了仲父门下,那便恭喜仲父了。”

“这是大秦的人才,不是我的。”

吕不韦摇摇头说道,他虽然独揽大权但从未有松懈的时候,将秦国治理的井井有条,远交近攻的政策被他用的明明白白的。

光是这两年吕不韦依然重用蒙骜,拿下了魏韩两国数座城池。

“对了,仲父,那白玉现在在何处?”嬴政问道。

“韩国,白玉在韩国当了客卿。”

韩国吗,能吸引孟子弟子的究竟是什么?

嬴政心中思考着,白玉最近的名声各国都已经得知,按常理来说,有着这个名头在秦国谋职都不难,怎么偏偏选择了韩国?

吕不韦还有不少政务要处理,正准备起身离开时,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口头提醒:

“王上的亲征大典,太后在场就最好不过了。”

“母后那边我会去说的,让仲父操心了。”

嬴政回神笑着说道,母亲给儿子主持这个那不是理所应当吗,何况他们母子的关系很不错,并没有因为忙于政务而破裂什么的。

闻言,吕不韦也不再多说,起身告辞:“这样就好,老臣先行告退。”

“仲父慢走。”

最新小说: 叶晨吴通 我靠种田成顶流 江瑟瑟夜无烟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炼狱亡灵法师 咬上你指尖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