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阴影(1 / 1)

魏庸是死是活,安阳不知道,在梅三娘选择完后他就离开了,玄翦留下看了一会,不过多久也脸色苍白的找到了他。

山头处,看着吐了两次的玄翦,安阳也有些好奇了,究竟有多恶心居然让一个杀人无数的刺客这样。

“怎么样?”安阳一只手搭在玄翦肩头,给他传输内力的同时询问着。

玄翦脸色逐渐恢复,终究是杀手适应能力还是有的,但想起刚才的场景他就止不住打了寒颤,同时破口大骂:

“也不知道这梅三娘从哪搞来的这种惩罚,妈的……居然将人身上的肉一点点的割下,那魏庸居然挺过了一千刀,最后典庆借我……”

话突然止住了,玄翦摇了摇,没有再往下说。

安阳并未注意到玄翦,他摸着下巴,想起了前世的一本恐怕小说,七宗醉里面的玉米小孩,应该和那个差不多吧,都是……

安阳没有去多想,那玩意真的挺吓人,童年阴影级别的,他收手问道:“魏庸死了?”

“死了。”

玄翦点点头,心中对魏芊芊有点愧疚,终究是在他面前死的,魏庸也抚养了魏芊芊二十年,他感叹道:

“应该算他罪有应得吧。”

罪吗?被权利迷住了眼睛,杀了一个和典庆一样性子的上将军,或许是罪有应得吧。

安阳心中自语,暗自下定了决心,若是有机会这种惩罚还是越少越好,太有伤天和了……

“你等我一会,我去找一下典庆。”安阳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

典庆一个人坐在上将军的墓碑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见脚步声他抬起了头,看见安阳来了并未起身,就看着他。

“魏庸死了魏安釐王那边你要怎么交代。”

典庆沉默一会才回答道:“交代什么?自从魏庸离开大梁那天就死了。”

安阳想起了玄翦没说完的话,明白了一些,看了典庆一眼,没想大块头居然还有这个脑子?

“被秦国杀死的?”

典庆点点头,平静的说道:

“魏庸死前我用黑白玄翦的剑补了一刀,等会将尸体运到他魏家庄就行。”

这也太忠心了吧。

安阳心中嘀咕着,魏庸的死典庆无非就是想嫁祸给秦国罗网,让魏国对秦国更加憎恨。

但魏安釐王那样的君主值得吗?显然不值得。

典庆似乎看出了安阳的心思,他沉声回答道:

“只是师父我遗愿,披甲门是师父的心血,我要带领它走上更高的地步,我要保护好这个国家,保护好这个门派。”

安阳点点头,典庆的确有些愚忠,但遵守师父的命令他也不好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人不能在上帝视角去批判一个好人。

他笑了笑,说了句典庆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行吧,若是魏国抛弃了你们,我会收留你的。”

典庆愣了愣,虽然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但点了点头,“多谢先生了。”

他看了看安阳,忽然眼睛一亮,站起来身,朝着演武场的方向走去:“你的横练功夫快突破了,跟我来。”

安阳一咧嘴,横练功法突破可是很疼的,但想起来和嫪毐对决时的保命技能,他还是快不跟了上去。

翌日清晨,安阳骑着小黑揉着肩膀慢慢悠悠的朝着信陵走去,经过了昨夜的摧残他的外功也达到了学徒级。

“入门加内力护体就能勉强挡住嫪毐的三成功力,现在应该能挡住五成了吧。”

安阳心中计算着,外功这个东西也算他的一大利器了,加上自身的内力防御极强,要是披甲门的人,内力再高点,恐怕真的要与秦国铁骑相抗衡了。

“但可惜这世上外功内力兼修的人少之又少,只有我这样的天才才能做到。”

安阳还不忘狠狠的自恋了一波,让人想狠狠的揍一顿。

……

信陵君府邸,安阳将玄翦带到了魏芊芊的屋子后找到信陵君。

“回来了?”

信陵君放下手中的笔,打量了一会安阳,啧啧感叹:“你这出一趟门怎么感觉壮了一些,该不会……吃胖了吧你。”

安阳习惯了信陵君的不着调,也没在意,随意的坐下,说道:“魏庸死了。”

“是吗?”

信陵君点点头,语气中并不意外,被天字一等盯上还能活着就算一大奇迹了,魏庸显然不是那个奇迹。

“被披甲门折磨了一会,被玄翦的剑杀了。”安阳继续汇报着,同时观察起对方的神情。

信陵君先是一愣,随后摇摇头叹息一声:“倒是苦了披甲门,掌门人被自己的君主害死,还要给王兄效力。”

信陵君现在对魏安釐王只有恨了,一手炸弹被拆开了数次,就算不用我,你重用魏庸和上将军不就行了?让他们两个平衡朝中势力不好吗?

有这两人在至少秦国攻不进来。

你他娘的偏信魏庸,赐死上将军,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在心中把魏安釐王骂了个狗血淋头,但却又没办法,现在造反无异于给秦国给机会,还会被按个杀兄得位的称呼,被其他几国联合讨伐也是有可能的。

他也只能幽幽感叹:“时遇不济啊,时遇不济啊。”

感叹完后信陵君继续说道:

“就等盖聂与卫庄的到来了,这一次我不会辜负了披甲门与上将军,我要与秦国抗争到底。”

听着誓言,安阳点点头,按照时间线信陵君要不了多久就会死,信陵君一死再也没有人能挡住秦国东出的脚步。

“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吧。”安阳轻声说道。

他也想救信陵君,有能力但不行,现在有了赵姬,只是知会一声罗网就不会对信陵君下手。

但……秦国可不止赵姬一个人,还有个掌权已久的吕不韦,还有一个华阳太后。

再说救了又能如何,信陵君的身体已经被酒色废了,也没多少时间了。

信陵君愿意苟活于世吗?显然不愿意,尤其是这还是在被秦国施舍中活下去,他心中一万个不愿意。

听了安阳的话,信陵君明显愣住了,不是因为奇怪,过了一会后,他才眼神复杂的看着安阳点点头,笑着说道:

“我一直很珍惜,不是吗?今晚就去云烟阁!”

“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求月票,推荐票~)

(信陵君快死了,主角要去齐国了,准备和一个君王“商量”一下,把西方那边打下来~)

最新小说: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叶晨吴通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咬上你指尖 江瑟瑟夜无烟 炼狱亡灵法师 天庭武王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