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忙碌(1 / 1)

安阳写好信后将他交给了玄翦,还顺便送给他一辆马车,玄翦带着魏芊芊与他的大胖小子离开了信陵。

这事除了安阳也只有信陵君知道,对此信陵君并未多说什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

“玄翦也算是免费给魏国当了两次工具人,这就当给他的一点回报吧,毕竟本君也是一个善良的人。”

惊鲵与魏慕儿也没有发现魏芊芊被带走,想要瞒着她们将魏芊芊带走还是很简单的。

看着渐行渐远分马车,安阳心中暗道:

“希望赵姬不会乱来吧,要不然我鲵儿的小命恐怕就不保了,到时候我就要年幼丧妻了。”

虽然自己在信上劝说了赵姬不要来找他,在秦国等着就行,但那个女人……

不能乱说,毕竟现在赵姬事业心还是有的,要不然也不会管罗网这些破事。

安阳看向信陵君,打了个哈欠说道:“我先去陪鲵儿了~”

“炫耀个什么劲啊你。”信陵君低声嘀咕着,“不就是有个夫人吗?”

……

惊鲵躺在安阳怀里,看着安阳双目含情,嘴唇微动柔声细语的说:“先生,鲵儿好想你。”

安阳将惊鲵往怀里拢了拢,抱紧了对方后才说道:“抱歉,最近忙,没照顾到你。”

“先生记得鲵儿就行。”

惊鲵柔声说道,这次并没有问对方去哪了,问多了就会产生怀疑,她可是个谨慎的刺客,怎么可能会让他人怀疑。

安阳一手扶着惊鲵的头,两人对视着,安阳深情的说道:“这几天我陪你,让我好好弥补一下我们破碎的感情。”

惊鲵俏脸微红的点点头,至于弥补……无非就是舒服的那种。

……

秦国,咸阳,秦王宫,十五六岁的秦王嬴政正襟危坐在王位上,神情漠然的扫过下面的文臣武将,将,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左侧的老者身上。

吕不韦也抬头看向嬴政,注意到对方的目光,心中感叹,越来越像个王了。

他向前一步,躬身作揖道:“王上,据罗网汇报魏庸死了。”

“哦?”

嬴政惊疑一声,大部分还是高兴居多,魏国文臣里只有魏庸与信陵君是魏国大敌,现在魏庸死了,信陵君被罢免了。

可谓是天佑秦国啊!

其他文臣武将也是一惊,很快便反应过来,无一例外,他们同时拱手道:“我等恭贺我王,我王万卡,秦国万年!”

“我王万年!秦国万年!”

“秦国万年!”

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中久久不能散去,嬴政脸上也浮现一些笑意,秦国敌人越少越好,一统乱世也更加简单。

坐在幕布后垂帘听政的赵姬也看着嬴政,脸上却没什么笑意,小手紧握着拳头,时不时还叹口气。

她一只手撑着脑袋,看向一旁的低着头的赵高问:“还没消息吗?”

赵高微微躬身,细声细语的回答:“回太后的话,并未找到。”

赵姬眼神一变,厉声问道:“掩日呢?他跑哪去了?找了这么久连点消息都没有?”

“掩日……还未找到。”赵高头更低了,像条摇着尾巴的狗一样。

但他没说的是,他最近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掩日很有可能死了,但他不敢相信,自己精心挑选的人居然就这么没了?

“废物!”赵姬厉声低喝,幸好大殿内声音还在继续,否则恐怕会有不少人听见赵姬的怒斥。

赵高连忙跪倒于地,“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赵姬也没有揪着赵高不放,看向带头高声恭贺的吕不韦,不屑一笑:

“吕不韦呢?他那边有消息没?”

“没有,相国大人也没找到,赵国内并没有太后要找的人。”

赵姬皱眉,这小家伙不在赵国呆着跑哪去了,真不让人省心:“其他几国呢?”

“其他几国正在寻找,其他几国还好说,只不过魏国人数才有四十多人,信陵与大梁之地潜伏进去的人数少之又少。”

“都是些废物!”

赵姬凤眼一瞪,瞥向赵高,当初秦庄襄王将罗网交给她的时候可是将罗网吹的天昏地暗,哪怕找一个动物那都是手到擒来的那种,但到她手里怎么就成这样了?

但找不到人能有办法,总不能自己亲自提刀上马吧?她眉头紧锁着,问道:“惊鲵那边怎么样了?”

“惊鲵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应该已经接触到了信陵君,只是还不知道进行到了哪一步。”

赵高恭敬的回答着,似乎想到些什么,死鱼眼家微抬犹豫了会才说道:“但玄翦汇报说有重要的事需要面见太后。”

后宫之地除了王上,或者持有王令者才能进入,其他带棍人是不允许进入的,玄翦显然是这一行列,赵高必须得到赵姬的命令才行。

黑白玄翦,赵姬还是有点印象的,毕竟天字一等也就五个人,她一一都见过,赵姬有些疑惑:

“黑白玄翦?他找本宫干嘛?重要的事?找到先生了?”

赵高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奴才不知,但玄翦似乎还带了一个女人和小孩。”

女人和小孩?

“让他来见本宫吧,带上那个女人和孩子。”

赵姬思考一会,挥了挥手,吩咐道。

她打心里是不想和这些血腥味满身的刺客见面的,加上玄翦的任务在魏国,安阳在哪的可能性少之又少,她就更不想见了……

但有希望总比没有好。

同时孩子二字提醒了赵姬,她看向一身黑袍的嬴政,语气也轻柔了一些:“政儿的孩子一岁了吧?”

“扶苏公子是后日的生辰。”赵高回答道。

赵姬点点头,扶苏她见过长的很乖巧,也很想像儿时的嬴政,但扶苏是昌平君的妹妹所生,有着一半楚国的血脉。

但华阳夫人也是楚国一脉的,她与赵姬两人互不对眼,所以赵姬对这个孩子还是厌多爱少,相比之下她还是喜欢另一个孩子:

“公主呢?”

“大公主生辰在下月。”

此时朝堂上也谈论完了,大部分人认为该施行东出之志了,但吕不韦与蒙骜认为只要信陵君还活着,秦国的铁骑终究无法踏入魏国,所以劝嬴政多等些时日。

他们不说,嬴政不会下令出兵,他很清楚信陵君的实力和统领军队的能力。

秦庄襄王曾经告诉过他,信陵不死难以东出。

“信陵君的事寡人自会处理,都退下吧。”嬴政一挥袖袍,起身来到幕布前方,对着里面的赵姬行了道:“母后。”

待众臣将领退去,赵姬才缓缓起身,惬意的伸了懒腰,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无遗,赵高连忙低下头不敢多看,让这一副画卷无人欣赏。

赵姬朝外走去的同时对赵高吩咐道:“每日让小丫头来陪本宫。”

“奴才明白。”赵高也转身跟了上去。

在外面行礼的嬴政见赵姬出来,上前两步扶着赵姬的胳膊,“母后。”

看着现在比自己高出不少的儿子,赵姬想到了当年在赵国的日子,不禁伸出手揉了揉嬴政的头发,感叹道:

“政儿都长大了,比母后还高了,母后也老了。”

“怎么会,母后会永远年轻,政儿会一直陪着母后。”嬴政扶着赵姬朝后宫走去,还不忘表达自己的孝心。

自从得知赵姬从吕不韦手里要了些政务给他,嬴政心中对赵姬更加尊重了,两人关系也不是正史或者动漫中的冷淡了。

当然也不是特别好,众所周知嬴政是个工作狂,哪怕是一点他奏折都乐在其中,审批完后又是看法家学书,陪赵姬的时间少之又少。

这也让赵姬有些怨言,她的掌控欲很高,一直秉持着你不陪我就是不爱我了的想法。

没有安阳,嬴政无疑就是最好的替代品,所以嬴政不陪她,她有些生气。

听了嬴政的话赵姬心中一阵欢喜,女人都喜欢这种夸奖的话,但她还是摆出一副不满的样子,轻声念叨着:

“是吗?那政儿最近可是很少来给母后请安啊,让母后这日子越过越平淡了。”

嬴政嘴角抽搐几下,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但他也属实没办法。

秦国有了之前两个短命的君王的前车之鉴,嬴政一即位就被大臣们强烈要求结婚生子,也是为了秦国好,嬴政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答应下来。

在众大臣挑挑选选了小半个月,认下了三个人。

一个就是昌平君的妹妹,楚国的公主,但算算辈分,其实她也算是嬴政的表姑母了,年纪比嬴政大了五六岁。

另一个是齐国的公主,年纪与嬴政相仿。

还有一个是朝中大臣的女儿。

本来昌平君的妹妹应该被立为王后的,但赵姬却不答应了,她喜欢的齐国公主,楚系一脉她都讨厌。

但华阳夫人却想让楚系一脉更加根深蒂固,要求昌平君的妹妹必须是王后,两人还为此大吵过一架,却依然没有个结果出来

所以王后之位一直空悬着,嬴政也没想着立王后,所以也是欣然接受了这三个女子,充实了自己的后宫,他也体会起来了水鱼之乐。

纳入后宫后嬴政又要开始他的散播种子了,没办法,朝中大臣催的紧,只能一晚两三次的上。

好在年轻人身强体壮,还有内力的存在嬴政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在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楚齐两国的公主也终于怀上了孩子。

分别生下了长公子扶苏与大公主嬴阴嫚,嬴政这才有休息的时间,他也没闲着开始投身于批改奏章之中。

(求月票,推荐票~)

最新小说: 叶晨吴通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江瑟瑟夜无烟 咬上你指尖 炼狱亡灵法师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我靠种田成顶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