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俗女(1 / 1)

饭吃完已经到了凌晨,随着一句“生日快乐”,饭局也落下了帷幕。

魏慕先告辞回去睡觉了,屋内就剩下了信陵君与安阳两人,女儿一走,信陵君马上八卦起来,揍了过去,问道:

“怎么样,拿下了没?”

安阳白了信陵君一眼,回答道:“没有,哪有那么容易,鲵儿又岂是那些凡夫俗女能比的?”

“凡夫俗女?好嘛,你这造词的能力足以位列前三了。”

信陵君一听兴趣减了一半,坐了回去,还不忘打趣安阳一番。

“是啊,我又没有信陵君那等的才华横溢,人见人爱,天资聪颖……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安阳叹了口气,戏精上身,捂着脸,似乎马上就要痛哭流涕。

“咳咳。”就算是信陵君听到了安阳这般夸奖,也忍不住干咳几声,老脸微红。

等信陵君是何许人也,没多久就调整过来,说道:

“说说吧,到了哪个阶段,让为兄给你出谋划策。”

他对安阳的“终身大事”也是操心的不行,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安阳对她有好感的,不拿下怎么行?

“到了?”

安阳摸着下巴,就算一块石头也应该被自己捂着差不多了吧?惊鲵虽然是个没感情的刺客,但也是人,说不定……

“不再是金钱交易,一个上升到了普通朋友阶段,但应该还要往上点,差不多是恋人未满吧。”

“还不错嘛?和我当年追魏慕儿她娘有一拼。”信陵君笑了笑,随后严肃起来,“我建议你……”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是吗是吗?真这么神奇?让我好好试试。”

……

隔夜,已经快到了凌晨,惊鲵站在窗户旁,看着黑漆漆的夜路,眉头紧锁,难道昨天我太急了?真的不来了吗?

“咚咚咚。”一阵平缓的敲门声响起,打破了惊鲵的思绪,她回到床上,冷声道:

“进来。”

老板娘踩着高跟鞋推门而入,单膝下跪,“惊鲵大人,今日魏无忌与安阳都没有过来。”

“可知道是为什么?”

惊鲵询问道,语气中有些着急,若是被看出端倪就不好了,她不想这段时间的努力前功尽弃。

“不知,据隐藏在魏无忌门客中的探子来报,昨夜魏无忌与安阳彻夜长谈。”老板娘姿态放的很低,汇报着。

“彻夜长谈?”惊鲵点点头,难不成只是简单的睡过头?

但这睡的也太过了些吧?六个时辰?猪都没这么能睡。

但不知怎么的,惊鲵松了口气,希望如此吧。

“下去吧。”

……

时间飞逝~

安阳在坐垫上打坐,似乎到了某个节点,细微的汗水渗透皮肤,身体也微微颤抖着。

他紧咬着牙,忽然从其体内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力量,身体周围气势也猛然提升了一个档次,而他的实力也来到了超一流境中期。

“呼!”

安阳睁开眼睛,重重的呼吸着,同时调节着自己的身体,一刻钟后,他缓缓起身,空握了几下手,自言自语道:

“看来还是有些后遗症啊,果然提升实力还是需要一步步向前,师父这个老家伙又骗我,说好的没任何问题呢?”

“好在后遗症不大,只是突破身体会有些疼,好好补补就差不多好了。”

安阳伸了个懒腰,向门外,走去,这几天都没去云烟阁,也不知道惊鲵想我没,希望信陵君的方法可行吧。

刚出来,院内就有个熟悉的身影,坐在石凳上,喝着酒,看见安阳出来,笑着打了声招呼:

“突破了?不错不错,中期的实力,已经完全追上我了。”

“你怎么来了?没去找你的小情人?你都有半个月没去了,不怕芊儿姐被别人拐去?”

安阳来到桌子旁坐下,不客气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反问道。

“你还真不客气,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好酒,很贵的。”信陵君一把夺过酒壶,拉入自己怀里,这才放心的回答道:

“怕什么?在信陵地界谁敢动我的人,再说了人总是要休息的嘛,待我恢复,定杀她个片甲不留。”

“你都快四十了吧?还片甲不留呢,我看一滴不剩的是你才对吧。”

安阳撇撇嘴,尝了口信陵君珍藏已久的酒,毫不留情的吐槽着他。

“切,我不和你这个雏儿计较,等你体验过鱼水之欢就知道了,但可惜啊,你连个青楼女子都拿不下。”

信陵君白了安阳一眼,嘲讽道。

搞得好像你能拿下一样,还不是被背刺了。

安阳也回以白眼回之,但没多说什么,但仔细说起来,这算是变相拯救了信陵君的声誉吧,毕竟死在女人肚皮上……

可不是个好死法。

“我觉得你得谢谢我。”安阳勾了勾手,示意信陵君把酒壶交出来。

“谢谢你?”信陵君将酒壶递了过去,疑惑的反问道。

“你以后就知道了。”

安阳神秘莫测的说道,给自己倒了杯酒,不得不说,的确比在云烟阁喝到的好很多,得多喝点。

白嫖~

“行吧。”信陵君也不刨根问底。

“对了,你找我干嘛?”又问道,他可不相信信陵君只是来送酒的。

“查到些事情,和罗网有关。”信陵君笑意收敛,严肃起来,开始说正事了。

“罗网?”

安阳一挑眉,有些惊讶,不过想想也是,惊鲵背刺的时候信陵君似乎并未反抗,应该是早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没想到,信陵君还是个痴情人。

“距门客所说,几个月前,罗网最近将七国的情报组织全部调回来咸阳。”

信陵君眼睛微眯,提到罗网眼中止不住的忌惮,显然,他也被罗网这一举动吓到了。

“调回咸阳!?”安阳心中一惊,原著中似乎没有这一段吧,难怪惊鲵查了这么久还没有查到我。

但罗网这操作明显是重大事情发生,他沉声问道,“这罗网是由谁掌管。”

“似乎是吕不韦,秦庄襄王走后吕不韦独揽朝政,同时掌控了罗网,安阳,你对吕不韦怎么看。”

信陵君思索一会后回答道。

对于吕不韦,信陵君其实是很佩服的,从一介地位极低的商贾做到一国权力封天的丞相,可谓是世间再难寻了。

最新小说: 咬上你指尖 诡秘复苏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炼狱亡灵法师 天庭武王 叶晨吴通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