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舔犬(1 / 1)

“吕不韦控制吗?”

安阳思考起来,按照他的猜想能让吕不韦这么重视的人应该只有信陵君了啊,现在连信陵君都不管了?

究竟谁这么大面子?

但想了很久,他依然想不到还有谁能比现在的信陵君重要,只能摇摇头,将这些归咎到应该是罗网内部出了问题里。

“吕不韦很强,但还不够。”

安阳也回答信陵君的问题,对于吕不韦这种老狐狸级别的,安阳的心洁白的像张怎么可能比得过,但他可是有着穿越者的加持。

“不够?”信陵君有些惊讶,权利无人可及怎么可能不够?他连忙问道:“这是为何。”

“和你一样。”

安阳看向信陵君,吕不韦其实和信陵君差不多,只不过信陵君还没开始提拔自己的门客就被赶了回去。

信陵君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苦笑起来,摇摇头:“是啊,这个世界终究是兵权说话,权利再大也是虚无的。”

“但吕不韦却比你会做人。”安阳继续说道,吕不韦在位期间提拔的人不在少数,还经常示好蒙骜等大将。

只不过可惜,蒙骜不会轻易战队,就算战队也是战王上一边,不会与丞相在一起。

当然,若是吕不韦被迫下台,蒙骜说不定还会求求情,毕竟吕不韦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治理秦国的水平很好。

信陵君点点头,虽然他自傲,但也有自知之明,人情世故这方面他的确不行,他大方承认了下来:

“是啊,我……的确不如他,但……他要来我也不惧之。”

说话间也是及其自傲,颇有种天下人都不及我气势。

“真帅,和我有一拼了。”安阳不咸不淡的赞了一句。

“哼。”信陵君轻哼一声,不再言语,一个人喝起了闷酒。

“时间过的真快啊。”

安阳也喝了口酒,感叹道,来到这个世界快八年了。

……

云烟阁,老板娘的屋子,信陵君躺在床上,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一眼蜷缩在自己怀里的老板娘。

老板娘一只手按在自己肚子上,一只手撩拨着自己的头发,眼神有些散乱,呼吸也有些急促。

信陵君一把拉起老板娘的手,看着对方手里的黑色木块,调笑道:“给我生个孩子不好吗?干嘛又用这东西。”

“冤家,不折腾奴家了,奴家都三十多了,现在怀孩子要我半条命。”老板娘想要挣扎开来,但力气早已用尽,只能柔柔弱弱的说道。

“给我生个孩子我保你荣华富贵。”但信陵君就是不放开手,说道。

“君上,奴家还有姐妹要照顾呢。”老板娘眼神变了变,还是婉拒了。

“不就是一百多人吗,本君虽然没有权,但还养的起。”信陵君故作不满,说道。

“不必了君上,姐妹都只是想在乱世求个生存之地,跟着君上……”老板娘犹犹豫豫,还是说了出来。

“也对。”

信陵君点点头,也没纠缠,跟着他的确有危险,再说他也不想白养一百多张嘴,紧接着他便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不知鲵儿姑娘多少钱啊。”

说话间,信陵君已经松开了对方的手。

“公子原来在打我家鲵儿的主意啊。”

见松开了手,老板娘连忙将麝香按在自己肚脐上,听见信陵君的话,白了对方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信陵君笑了笑,不说话,就这样看着对方。

“鲵儿姑娘可是我云烟阁的头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别人要想买少说要一千金。”

老板娘眼睛一转,毫不顾忌现在是信陵君的主场,伸出一只手在对方胸膛上画起了圈圈,说道。

一千金在这个女人入草芥的时代,的确很贵,应该说贵的离谱,毕竟一千金都可以养活一千个女人整整一年了。

“那我呢?”信陵君并不意外,一千金他还是拿的出来的,同时,他也听出了对方的言外之意。

“信陵君要买,就打对折吧,五百金。”老板娘笑着说道。

这算是毫不犹豫的狠宰了老雇主一笔。

“五百金。”

信陵君点点头,看来安阳这小子看上的女人很金贵啊,罢了,还是我出钱吧,谁叫是我兄弟呢。

“怎么,公子要把鲵儿妹妹买回家?”

老板娘问道,语气中似乎有些吃味,但心里还是兴奋居多,潜伏了这么久终于要完成任务了吗?

他看向信陵君又有些不舍,看来要不了多久就要少一个大主顾了,一定要时间还够,多玩几次。

“这倒不是,买也是我那兄弟来买,他可对鲵儿姑娘可喜欢的紧啊。”信陵君大手拂过对方玉背,往自己方向拢了拢,说道。

“安阳先生?也是他可来了一个月。”老板娘想起了惊鲵最近的情况,又问道:“最近都不见安阳先生了,他去哪了。”

“没去哪,只是被你家鲵儿姑娘伤透了心,连饭都不怎么吃了。”信陵君嘴角勾起,随口说着谎话。

“被鲵儿妹妹伤了?”

老板娘有些疑惑,按照惊鲵所说,不就是攻势猛了些吗?这就被伤了?那也太脆弱了吧?

“这你得问鲵儿姑娘了。”信陵君并未回答,神秘兮兮的。

“切。”

老板娘轻哼一声,也不在多问,扔了麝香,往上移了移,手捧着信陵君的脸,说道:“我还以为君上移情别恋了。”

“怎么可能,我只爱你一个。”信陵君脸皮厚,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我们继续。”老板娘眼中闪过凶光,似乎要吃了信陵君一般。

“啊?别了吧,今天不行了。”

……

惊鲵的屋内,惊鲵有些焦急的在屋内踱步,原因无它,安阳已经有半个月没来了,倒是信陵君偶尔还会来几次。

惊鲵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在意一个普通人,自己的目标一直是魏无忌。

难道就因为他的名字和太后找的人是一样的吗?

惊鲵问自己,似乎并不是,似乎还有其他,其他是什么,她同样不知道,难道我真的……

不这不可能,我可是刺客!

“咚,咚,咚。”一阵平缓的敲门声响起,惊鲵连忙去开门。

看着老板娘,惊鲵冷声问道:“安阳来了?”

“惊鲵大人。”老板娘微微躬身,行礼后才说道:“没有,魏无忌告诉我是惊鲵大人将安阳……”

“我?我把他怎么了。”惊鲵清冷的声音中有些疑惑。

老板娘犹豫了一会,才回答道:“魏无忌说是惊鲵大人把安阳伤了。”

“我把他伤了?”惊鲵心中疑惑,不就问了一下来历吗?就受伤了?

“他还说什么了?”

老板娘看了看,惊鲵说道:“魏无忌还说过几天安阳要将惊鲵大人买回去。”

惊鲵微微点头,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有些恼火,要把我买回去就不来找我了?

被安阳买回去,就能接触到魏无忌,惊鲵心情也好了很多,她看着老板娘似笑非笑的问道:

“话说,你把我多少卖了?”

“五百金。”老板娘如实回答。

“太多了,他可没这么多钱,就三百金吧。”

“呃……是,惊鲵大人。”

……

时间再次飞逝~

信陵君府邸,天色暗淡,信陵君看着正装待发的安阳,调侃一句:

“怎么,今天就忍不住了?要去找鲵儿姑娘了?”

安阳一身白袍,手中拿着个麻绳束着头发,听见信陵君的话不由得白了他一眼:

“都快一个月了,按你的话说不就是晾够了吗?还有你这方法到底行不行啊,别到时候鲵儿姑娘生气了。”

“咳咳。”

信陵君干咳几声,说实话,教给安阳的是下策,但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这小子追了一个月连点起色都没有,只能反其道反其道而行之了。

但他却笑着打起了包票,“放心吧,据我这些年的经验,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两个月时间,你放心去吧。”

“两个月?”

安阳撇撇嘴,想起了前世的室友,追了个女孩,用尽浑身解数,但整整两年都没点回应,这种人也被网友统称为,舔犬。

“我可不要当那玩样,最后一次,这一定是最后一次。”

安阳内心暗自发誓,虽然贪恋惊鲵的颜值和实力,但还没到非她不可的程度。

再说秦时也不止一个美人……什么焱妃,什么紫女之类的,不都是一等一的吗?

“你要相信为兄,我又不会害你。”信陵君笑了笑,同时掏出一个钱袋子扔了过去。

“干嘛?我虽然和你比不了,但去个青楼也不至于用这么多钱吧?我有钱的。”

安阳接过钱袋,打开一看,是一个玉色手镯,他有些惊讶,这成色,镯子少说也有五百金吧,把整个青楼包两圈都够了。

“这是我给你的份子钱,纳妾总得有个流程吧?买人也是要花钱的。”

信陵君起身伸了个懒腰,言语中已经将惊鲵视为自己的弟妹了,看的出来他对自己的办法也是比较信任的。

“那就多谢了,等你女儿出嫁我这个做叔叔的也不会吝啬。”安阳点头,将镯子装进空间戒指中,同时一脸正色的说道。

“去,去,去,找不痛快是吧?赶紧找你鲵儿姑娘去。”信陵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

“得嘞。”

安阳走后,信陵君心中嘀咕起来,女儿的终身大事他也没忘:

“现在魏国还有谁配得上慕儿?一群酒酿饭袋,身在帝王家连点上进心都没有。”

最新小说: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炼狱亡灵法师 我靠种田成顶流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咬上你指尖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