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云激荡90年代 > 第84章 这套路我熟

第84章 这套路我熟(1 / 1)

其实,这个阶段应该是公司最忙碌的时候,因为大家都在为电器商行开业做最后的准备。

开业日期定下来了,8月8号,上午8点08分。

很俗的一个日子。

李磊还无情嘲讽夏晨说:“你得有多无聊才会选了这么个破日子开业啊。”

吴凯也毫不留情打击夏晨说:“老板,你想发财都想魔怔了吧?”

夏晨哈哈一笑,是有些恶俗,但坚决不会改期。

重生一回不就该肆意妄为吗?

管他别人什么想法呢。

“小璐啊,当哥的劝你一句,别在老夏身上浪费时间了,你这道菜不合他的胃口。”何正斌语重心长地对崔璐说道。

横他一眼,崔璐又呸了一声,说道:“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我压根儿就没那心思,我找夏总是有工作要汇报。”

何正斌坏笑一声,说道:“自古多情空余恨,好自为之吧姑娘。”

说完,问赵雪凝道:“凝姐,知道附近哪里有房子对外出租吗?”

崔璐像只骄傲的孔雀,昂首挺胸向总经办走去。

认真打量一眼她的背影,赵雪凝叹息一声,扭过头来对何正斌说道:“你要租房啊?要不跟姐合租呗,姐现在租的那房子还空着一间呢。”

何正斌来精神了,凑过去问道:“方不方便啊?我睡觉可打呼。”

赵雪凝笑笑,说道:“那咱俩就比比谁打得响亮呗。”

“同道中人啊,那就这么说定了,走吧姐,带我看房去。”何正斌拉着赵雪凝就往外走去。

夏晨基本上把老黄这个人琢磨明白了,心里也有了计较,正准备给小钰姐打个电话约个局,崔璐进来了。

“有事儿?”把烟头丢进烟灰缸里,夏晨望着打扮得跟花蝴蝶一样的崔璐,问。

崔璐今天穿了一件色彩斑斓的吊带衫,底下是洗得发白的牛仔短裤,两条大白腿肆无忌惮暴露在空气中,嫣然一笑,点头说道:“我跟卖厢货的厂家联系了一下,还是觉得他们的开价有点高,就过来请示您一下,咱还要不要购买?”

买厢货是为了送货和售后,这是夏晨早就确定下来的。

闻言,他皱了皱眉,问道:“他们开价多少钱一辆啊?”

崔璐回答道:“不带货厢的平板车六万三,带货厢的八万块,销售经理说这已经是优惠价了。”

价格是高了些。

斟酌了一下,夏晨还是决定要买两辆,这钱不能省,要不然直接影响的是开业后对全城顾客们的承诺。

“买!就买平板的,你明天上午就跟晴姐一起去下单,再从王老大那边调两个会开车的过来,跟你俩一起去。”夏晨一锤定音。

“好的,我这就去跟晴姐和王大哥说一声。”说完,崔璐没急着走,目光闪烁望着夏晨,轻声道:“那个,夏总,我今晚能不能请你吃个饭啊?”

夏晨乐了,这是忍不住要对我出手了吗?

先吃饭,再看电影,最后滚床单?

这套路我熟啊。

“好好的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饭了?”这货先破一下套路。

“来公司上班后,你挺照顾我的,给我开的工资也不低,我就想感谢你一下。”崔璐落落大方的说道。

你可别污蔑人啊,我什么时候照顾过你啊?

你这个秘书怎么来的自个儿心里没数吗?

至于说工资,你跟宋文杰、梁非凡都是一个档次,每月150底薪,这工资水平不算高的。

馋身子就馋身子,你睁着眼说瞎话可就不好了。

“你也看到了,最近我很忙啊,忙得连发型都顾不上打理了,哪有时间跟你一起吃饭啊,再说我今天晚上已经有约了,要不,等门店开业后咱们再约?”夏晨拿捏出一脸郁闷,说道。

小样儿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

想绑定哥们儿,你就不怕哥们儿把你给反绑了?

崔璐小脸一红,把散落在额前的刘海归拢到耳后,举手投足间自带魅惑bgm,装作很懂事的亚子说道:“嗯,最近是有些忙,是我考虑不周了,那就说好啊,等门店开业后你一定要给我个请客的机会。”

“好。没别的事儿你先出去吧,我还要打个电话。”夏晨说着,已经把话筒提了起来。

崔璐点头,出门,把门关好,人没着急走,把耳朵贴在门上,静静听着里面的通话内容。

“间谍!”

尤胜晴低声嘟囔了一句后又补了一句:“贱货!”

“小钰姐,我晨子,哎呀您就别埋怨我啦,不是不给您打电话,这段时间我忙得都快飞起来了,真的,骗你我就是小狗子。给你打电话肯定是请你吃饭啊,瞧您这话说的,什么叫无事献殷勤啊,我第一不想奸第二不想盗的……啊哈哈哈哈。

主要是想麻烦您帮忙引荐一下您那位同学,就古桥厂那位副厂长,叫张安民来着是吧?没打什么坏主意,人家帮了我这么大忙,我不得谢谢人家么。好了,那就这么说定了,大栅栏白魁老号,那地儿我熟,六点钟不见不散。”

电话挂断。

夏晨又给王镇海打了个传呼。

五分钟后,王镇海回了电话,“我听继波说过了,已经让老二去打听那帮人的来路了,后面你打算怎么办?”

夏晨笑道:“大哥,既然人家不仁,咱也别义气当先了,我琢磨着,能不能往果美里面渗透两个人进去,有句话说得好,再坚固的堡垒也是从内部攻破的。”

王镇海一听这话就笑了起来,止住笑声后他说道:“你丫还是那么坏,不过对哥的胃口。晨子,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的,你想啊,等把人渗透进去了,咱们的人再摸清楚情况,怕是对方的第二拨进攻都要打过来了。”

“那依大哥看应该怎么弄呢?”夏晨问道。

“要我说,先等老二那边的消息,等他把那帮混混的底子摸清楚了,咱花些钱摆平一个混子头,不就什么都清楚了么。”王镇海给出了建议。

“可以啊大哥,就按你说的办吧。”

“交给我了。”

电话再次挂断。

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快五点了,夏晨决定提前溜号。

起身走到门口,一开门,崔璐嗖地没影了。

没看出来啊小璐,你还有当间谍的潜质。

夏晨觉得好笑,考虑着要不要让小崔同学打入到果美内部去侦查一番。

转念一想还是别了,这姑娘长得太惹眼,并且牙尖嘴利的,万一引起老黄的怀疑可就坏了大事了。

出门,拦车,奔大栅栏。

到了后正好有个包厢,夏晨上二楼进了包厢,让服务员上了一壶日照绿喝着,见旁边的矮几上放有报纸,拿过一张来慢慢浏览着。

最近的热点肯定是亚运会,报纸上全是有关亚运会的消息。

什么刘欢、田震、毛阿敏等人组织了一场为亚运筹款的晚会,现场募捐到多少款项云云。

夏晨笑了,继续往下翻,在第三版上居然看到了一篇豆腐块文章,这篇文章中说,嘉悦贸易公司为了让亚运会联络员们能够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在每卖出一件商品后捐出一盒盒饭,赢得广大市民朋友的称赞与支持。

目前已经累计捐出三万多份盒饭了,这个数字还在快速的突破中。

这位记者还现场采访了一位顾客,该顾客对嘉悦贸易的善举深表敬佩,为了支持嘉悦贸易的无私援助,她一个人就购买了三件熊猫盼盼的毛绒玩具,也算间接为亚运会做出贡献了。

一篇几百个字的报道,配上一张模糊不清的图片,看上去不起眼,夏晨却知道,这里面的意义大了去了。

能够得到官媒的认可,意味着夏晨今后的经商道路都会顺畅很多。

起码现在有了个好名声。

他今后要做的就是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一点点的赢得关注,为自己的小公司寻找一个合适的大后方。

老王有句话说得对,要亲近政府,远离政治。

这句话一直被夏晨铭记在心。

一份报纸翻完后,萧钰和张安民也到了。

夏晨忙起身迎接。

小钰姐给两人做着介绍:“晨子,这就是我的同学张安民,老张,这是我弟弟夏晨。”

她用了“弟弟”这个称呼,张安民就了然了,笑着跟夏晨握手说道:“我也别叫你夏总了,虚,忒虚,我年长你几岁,喊你声小老弟没问题吧?”

张安民个子不算高,一米76、77的样子,但长得很帅气,完全看不出来是个快30岁的人。

握住他的手,夏晨也微笑着说道:“我求之不得啊,张哥您可是大厂长,我喊哥就算高攀了。”

张安民爽朗一笑,扭脸儿对萧钰说道:“老情人,你这个兄弟了不得,这嘴皮子溜的,两头戳舌献勤,出尖儿,外合里差。”

“去,说什么胡话呢在这儿?”萧钰瞪他一眼,自个儿先笑了。

夏晨眸光登时大亮,请二位上座后也挨着张安民坐下了,笑着问张安民道:“张哥也看《金瓶梅》啊?”

给两人分别倒了茶。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张安民露出个男人都懂的笑容来,说道:“看,没事儿就翻翻。”

“这话可不怎么中听啊哥,我没记错的话,这句话出自《金瓶梅词话》第64回,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你说你恁行动,两边都献殷勤,出尖儿,说的和做的相违背。没错儿吧?”夏晨笑嘻嘻说道。

一拍这货的大腿,张安民乐了,“可以啊兄弟,你这记忆力哥哥服气了,一点错儿都不带有的,不过我可不是讽刺你啊,我只是借用了这么一句话而已,你别代入人物哈。”

夏晨笑出了后槽牙,“那自然是不会的,我对张哥您也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没错儿,相见恨晚。”张安民立刻跟上一句。

“行了行了,你俩互相吹捧起来还没完了是吧?晨子,你点菜了没?”萧钰笑骂了一句后问起了正事儿。

“没呢,这不是不清楚张哥的口味么,就等着二位过来后问过你们的意见再点。”

“嗐,我没啥忌口的,既然来了白魁老号,那自然吃他们家烧羊肉了,其他的兄弟你看着安排就成。”

夏晨点头说好,把服务员喊进来点了六菜一汤,征求下张安民的意见,又要了两瓶西凤。

等菜的工夫,三个人闲聊起来。

话题自然是夏晨起的头,他问张安民道:“张哥,刚才我听你喊我姐老情人,这里面有啥故事吗?”

没等张安民解释,萧钰先白了这货一眼,说:“就你好奇心强是吧?不该你问的少打听。”

夏晨咬着下嘴唇瑟瑟发抖作野生鹌鹑状。

张安民哈哈大笑起来,笑过后说道:“老萧啊老萧,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就是个外号而已。我跟你说啊兄弟,你姐在学校那会儿比现在还漂亮,是我们全班所有男生心中的梦中情人,所以就有了个‘老情人’的绰号。不过现在知道她这外号的人已经不多了,大家天南海北的飘着,几年也见不到一次面。”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俩上学那会儿处过一段儿呢。”夏晨笑着说。

“惦记过,但是你张哥我有点自知之明,咱高攀不起啊。”张安民也挺逗的,初次见面就跟夏晨很交心。

最新小说: 乡村美人 我在梦里为所欲为 小妖精[快穿]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秦枫沈若冰 大道玄浑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 不及你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