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云激荡90年代 > 第83章 硝烟的味道

第83章 硝烟的味道(1 / 1)

周培明灰头土脸回到家的时候,那位传说中的泼妇已经等候他很久了。

见他推门走进来,泼妇飞快地从沙发上起身,操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就迎了上来。

“我特么剁了你个管不住裤裆的狗东西!”泼妇气势汹汹的说道。

周培明吓傻了,猛地反应过来,转身就往外面跑。

被眼疾手快的泼妇一把擒住手腕子,狠狠往后一扯,砰,他摔了个屁股墩儿。

接着就是东京大乱斗……

哭爹喊娘的声音,泼妇骂街的声音,讨好求饶的声音在教职工宿舍楼里久久回荡起来……

“何正斌!夏晨!我草你俩十八辈祖宗!”周培明大声怒骂着。

同样的一幕也在老祁家上演着。

祁大鹏更狠,把刘萌揍得都没人样了。

刘萌也豪横,利落干脆地认下了她跟老周的奸情,还嘲讽祁大鹏说,你个没用的东西,一二三就完事儿了,还不如一个四十出头的半老头子耐力好,老娘跟你过相当于守活寡,老娘不受这个活罪了,离!坚决离!

被羞辱了。

受了刺激的祁大鹏蹦跶得更加气急败坏,连续对刘萌使出灵蛇出洞、毒蛇吐信、天外摘星、猴子偷桃等大招,把刘萌打得哀嚎不已。

旁边的祁老太太根本拦不住,急得直跺脚,随后,嘎嘣一下,晕了过去。

两家人正闹得不可开交时,夏晨和行长已经回到了公司。

在办公室坐下后,夏晨对何正斌说道:“老何,你还是买张票回家看看吧,把事情跟家里人说说,就算不回家工作了,也得跟老人们打声招呼不是。”

何正斌点了根烟抽着,苦笑着说:“我倒是想回去,就怕这一到家再想回来可就难了。”

老何家的情况夏晨多少知道些,他老家是山东东营的,这个地级市面积不算大,人口不算多,支柱产业是胜利油田。

何家在东营市广饶县下面的一个乡镇,何老爸就是个地道的农民,何妈在镇上小学当民办教师,两人生育了四个孩子,何正斌是家里的老三,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还有个妹妹。

俩哥哥都成家了,妹妹在读高一,家里的日子只能说还过得下去,却也不怎么宽裕。

见他没有要回家的意思,夏晨也不打算多劝,就说道:“不回去也行,不过你得给何叔打个电话解释一下,把事儿说清楚了,也免得老两口担心。”

何正斌点头说:“嗯,我知道,等下了班我就给家里打个电话。老夏,其实我不愿意回家还有一个原因,你不知道啊,我那俩嫂子一个比一个不是东西,我爸辛苦了半辈子,盖了四间大瓦房,俩嫂子进门后就惦记上了,时不常挑唆着我那俩哥闹分家,为此没少跟我爹妈起争执。

不怕你笑话,她俩也提防着我呢,别看我哥给我打电话把我一顿臭骂,但是他心里怎么想的老子门儿清,他们巴不得我不回去跟他们争家产呢,我也想开了,等我将来混好了,就把我爹妈和小妹从老家接出来,眼不见为净吧。”

夏晨也点着头,只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知道上辈子何行长是怎么把这本经念通顺的。

“好了,不聊这些糟心事儿了。今儿很爽啊,老周彻底歇菜了,你小子够心狠手辣的。对了,来的路上你往邮筒里塞的那封信上面写了啥?”何正斌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想起这茬来,问夏晨道。

“天机不可泄露。”夏晨笑眯眯卖起了关子。

何行长冲他竖起了中指,鄙夷道:“丫还真把自个儿当神棍了,戏真足。”

夏晨哈哈笑,也不反驳他,刚想开口说说下一阶段的工作安排,刘继波敲门进来了。

“正好两位都在,我说个事儿。”

“坐下说。”

刘继波坐了,喘口气儿后说道:“咱们在珠市口的那家店不是正对着果美么,这两天我发现,果美的售货员时不时就出现在咱们店门口,跟装修工人们打听咱这家店是做什么生意的。

几个工人也实诚,就跟果美的售货员说了咱们是卖家电的。估计售货员也跟他们老板汇报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咱们店门口就出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据工人们说,看打扮,那些红头发绿衣服的家伙貌似是小混混,他们也不进店,就跟门口待着,出来一个工人就冲人家挥棒球棍,很嚣张啊。”

夏晨一听就不困了。

哟呵,这是挑衅啊。

这些手段,像是老黄的手笔。

他本来就是个带有江湖气息的草莽式人物。

“咱的工人们没吓坏吧?”夏晨笑嘻嘻问道。

刘继波有点懵,你还能笑得出来啊?

“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壮劳力,倒不至于吓坏了,就是觉得被人盯着不太自在,再说也没多少活儿了,明天上午再清理清理垃圾就能交工了。不过带工的大哥跟我说,让咱们防备着点儿,那些人都不是善茬儿。”刘继波说道。

夏晨俩眼珠子眯成了一条线,笑笑说道:“小混混嘛,咱也有啊,还能怕了他不成?”

何正斌也兴奋起来,“老夏,你是说,确定是果美那老板在挑衅咱?”

屈指敲打着沙发扶手,一下下的节奏感还挺强,夏晨点头说:“除了他还能有谁?这是见咱们要进场了,给咱来个下马威呢。”

何正斌眼珠子一转,说道:“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儿激动呢,丫又憋着坏呢吧?”

俩眼一翻,夏晨心说,行长是真了解我啊,但他坚决不承认,“我一个立志要为四化建设贡献力量的有为青年能有什么坏心思?咱俩关系好你也不能胡说八道啊。”

何正斌太了解这货了,他眼珠子一转何行长就能把他的心思猜个八九不离十。

嘿嘿一笑,行长靠近他,说道:“少来这套,你猜我信不信。”

嫌弃地推开老何的大脑袋,夏晨无奈了,在老何面前真装不下去,彼此间太了解了。

“你是我亲哥。”夏晨说了这么一句后,决定向老何坦白,“还记得我说过的那句话么,只有同行才是赤裸裸的仇恨,咱这是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啊,人家摆明是要吓退咱们呢。”

“你的意思是说,他派小混混们围而不打,就是想让咱们知难而退?”何正斌很聪明的,从夏晨的只言片语中就领会到了深意。

夏晨点点头,说道:“没错儿,据我了解,果美老板是潮汕人,以做事情不择手段著称,是个狠角色。他这是看到咱们进入他的领域了,起了防备心,所以才雇佣一帮小混混展示肌肉,试图把咱们吓跑的。”

“这手段有点儿小儿科了,咱先不管他哪里人,狠不狠,你这个地头蛇总不能被他吓唬住吧?说说呗,这把你打算怎么坑?”何正斌又点了一根烟,挑着眉毛问道。

“不着急,观察观察形势再说。”夏晨胸有成竹地笑道。

一看他这样儿,老何心里就有数了,他太了解夏晨了,每当他露出这个笑容来的时候,就意味着他要坑人了。

“那啥,给我安排个角色啊,我不能闲着。”何正斌搓着手说道。

咋还给自己安排上戏了呢?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货是个戏精呢?

夏晨苦笑一声,说道:“看吧,有合适的角色就给你安排一个。”

何正斌猛点头,表示很期待。

本质上,他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刘继波都晕菜了,什么情况啊这是?剧情不应该是大战将起,硝烟渐浓,我方将领点兵点将准备迎接敌方的猛烈攻势吗?

为什么场景一转,从战争片变成了悬疑片啊?

咳嗽一声,刘继波问道:“夏总,我们要不要派几个兄弟去店里守夜?”

这话的意思夏晨听明白了,小继波是担心那帮小混混们晚上使坏,比如说砸个玻璃之类的。

笑了笑,夏晨说道:“没那个必要,他们愿意搞破坏让他们搞就是了,这玩意儿根本就防不胜防,不过倒是可以让大哥暗地里查一下,那些小混混都是什么来路,弄清楚后也不要动他们,我得好好考虑考虑怎么跟老黄过招。”

刘继波点头说道:“那行,我去跟王大哥说一声。”

他站起来,转身往外走。

夏晨又喊住了他,交代道:“明天让工人们把招牌挂上去吧,既然他想玩儿,咱就跟他玩儿把大的。”

刘继波说道:“好。”

他走后,夏晨点了根烟,琢磨起老黄这个人来。

就像他说过的,老黄是个狠角色,16岁就北上内蒙谋生,17岁就在珠市口东大街盘下了一间百十平米的店面做服装生意,随后不久就把服装店改行卖进口电器。

所谓“进口电器”,大家都懂。

这个人无疑是有魄力的,手腕也阴狠毒辣,无论做啥,都带有非常强烈的目的性,说他是个枭雄,应该没人反对。

夏晨心里非常清楚,自从决定要进入到家电连锁这个行业后,跟老黄的一战就无法避免。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战会来得这么快。

老黄率先出招了,他骨子里的傲气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在还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世背景之前就迫不及待地发难,这点倒是让夏晨挺欣赏的。

那么,接下来自己要怎么应对他的招数呢?

夏晨心里有点眉目了,但是在出招之前还要多做几手准备。

何正斌是个挺有眼色的家伙,见夏晨沉默不语,抽烟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就知道他在酝酿什么,也不打扰他,默默起身拎着包出了门。

今晚得先找个能睡觉的地方才行,总不能睡在办公室里吧。

崔璐迎上来,问何正斌道:“夏总在忙什么呢?”

看她一眼,何正斌嘿嘿笑道:“你觉得,我是个被女特务一勾引就会出卖自己同志的人吗?”

崔璐翻了个白眼儿,说道:“呸!想什么好事儿呢,我勾引你?你还不够格!”

最新小说: 不及你甜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 乡村美人 秦枫沈若冰 大道玄浑 我在梦里为所欲为 小妖精[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