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新的开始(1 / 1)

孙友林心里更加惶恐了,连刘洁都呜呜哭了起来。

两人都明白王小波的落网意味着什么。

那些事情藏不住了呀。

孙友林垂下了脑袋,满脸颓丧起来,“我说,我都交代……”

心理防线一旦被瓦解,案情的突破是非常迅速的。

刘建军却不能在出租屋里对孙友林和刘洁进行审问,这不是个适合审讯的地儿,他一挥手,对俩民警说道:“把人带走吧!”

两人把枪收起来,走上前,给孙友林和刘洁分别上了手铐,拽下床后就要带走。

夏晨跨上前一步,挡在孙友林面前,面容冷峻地问道:“存折呢?”

孙友林耷拉着脑袋回答道:“在床头柜里。”

夏晨急忙走过去,拉开床头柜抽屉,一张存折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他连忙拿起来打开,看到数字后鼻子都气歪了,又折返回来一把掐住孙友林的脖子,怒声说道:“他妈的怎么只剩五块万钱了?其他钱呢?”

他听老爸说过,账面上钱也不多了,大概还有个十多万的样子,但还账是绰绰有余。

孙友林被夏晨掐得脸色涨红,眼珠子往外凸,艰难地说道:“我……我……都让我花完了……”

民警使劲掰开夏晨的手,对他说道:“有话好好说,再动手,我可真对你不客气了。”

夏晨冷哼一声,甩甩手,劲儿还挺大,怒视着老孙,“孙友林,今儿我看在警察大哥的面子上不会再对你动手了,但你也甭觉得黑不提白不提这事儿就能糊弄过去。

这才几天啊,五万多块钱就被你挥霍一空了,你骗鬼呢?今儿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哥们儿光脚不怕穿鞋的,你好好想想你老婆孩子的安全!”

“小晨,你给我住口!”刘建军急了,连忙阻止夏晨继续往下说,当着警察的面公然威胁他人的生命安全,这小子不想好了啊。

孙友林心里也咯噔一下子,他知道夏晨的秉性,这家伙打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脑袋一充血,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想到妻子和儿子的生命安全,孙友林胆战心惊,双腿一软,噗通给夏晨跪下了,紧接着声泪俱下,“小晨,我不是人啊,我真不是人啊,但我真没骗你,钱我确实花了,这个,刘洁可以给我作证……

我……我前几天花五万七买了套一进的院子,本来想着,想着……刘洁,你快跟小晨说说啊,要不是你个臭婊子怂恿着,老子能花那么多钱买那破房子么?你倒是帮老子说句话啊。”

见夏晨冰冷的目光望过来,刘洁也吓坏了,哆嗦着嘴唇说道:“他……他说得没错,是买房子了。”

“房契和地契呢?”夏晨快要气疯了,这俩人挺懂享受啊,不消说,买这房就是为了方便约会滚床单的。

“有,有,在床底下的木头箱子里。”孙友林连声说道。

夏晨又走到床前,趴下,从床底下拉出一个木头箱子来,扭头一伸手,“钥匙!”

“床……床头柜里呢。”

夏晨找出钥匙,将锁打开,发现箱子里的东西还不少,有账本、衣服、存单、金银首饰之类的,在箱子最底层,一个牛皮纸包吸引了他的目光,他拿起来解开麻绳,房契地契浮现在他眼前。

?了一眼,他发现房契地契都已经更换成了刘洁的名字,他心说孙友林个老王八蛋挺舍得往这个女人身上下本钱啊,房子都过户到她名下了,老东西还是个情种。

又把房契地契用牛皮纸包好,夏晨对刘建军说道:“建军哥,走吧。”

“晨子,这些东西呢,严格说起来都属于证物,我们是要带回局里去的,将来给孙友林和刘洁、王小波定罪,会被呈上法庭,结案后才会返还给你。”

刘建军一挥手,先让人把孙友林和刘洁带出去,然后才对夏晨说道。

办案程序夏晨当然清楚了,但他又想先把老爸的欠款还清了,毕竟已经跟债主们有了一个礼拜之约,总不能失信于人。

“有五万多债务需要马上解决啊我的哥。”夏晨苦着脸说道。

刘建军搂着他的肩膀往外走,他也在思考这事儿怎么处理最妥当,走到门口,见小张正把孙友亮怼在墙上,孙友亮一脸惊恐的样子。

小张问刘建军道:“刘队,这人怎么处理?”

“藏匿犯罪嫌疑人,属于从犯,一起带走吧。”刘建军一点都不带含糊的。

小张点着头,把孙友亮押下了楼。

刘建军和夏晨也走到楼下,见院子里已经人满为患了,顿时苦笑不已。

老楼房普遍不隔音,稍微有点动静就人尽皆知,虽然是深更半夜,跑出来看热闹的居民照样乌泱乌泱的。

这年头儿,老百姓们的业余文化生活很匮乏啊。

大家对三个犯罪嫌疑人指指点点的。

有人还在交头接耳,说我认识孙友亮。

那个说,呀,这不是对面厂子里那副厂长孙友林么,这是犯生活作风问题了?

民警们干脆利落,把三人塞进212里,关上车门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小张留了下来,现场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毕,比如说,那些证物都得弄回去,再比如说,还得现场取证、采集指纹等等,总之很复杂。

见三人被带走了,大家也没热闹可看了,便三三两两地各回各家。

刘建军掏出烟盒来,抽出一根点燃了。

夏晨一把将烟盒抢了过来,也叼在嘴上点了一根。

看着他娴熟的动作,刘建军乐了,“哟,老烟民了啊。”

夏晨嘿嘿笑道:“闲的蛋疼时就抽一根解解闷儿。”

“你也别蛋疼了,不管咋说,这事儿算是有了个初步的结论,等我们把人给审明白后就会上报给工作组的。”

“那这存折和房契啥的……”

刘建军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先把东西给我,供货商那边呢,我去跟他们说明情况,他们知道折子里有钱,也不会再为难你们一家的。

我这边也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孙友林等人的犯罪证据给坐实了,尽快移交检察院进行起诉,等案子一结,该是你的一分钱都少不了。”

也只能这么办了。

夏晨无奈地把存折和房契地契一并交给刘建军,“那就麻烦建军哥帮忙跟大家伙儿说项说项了。”

“咱们哥们儿就不用客气了。”

等小张扛着木头箱子下来时,已经过去大半个小时了。

夏晨帮着小张把木头箱子塞车斗里面,他跟小张在后座上挤了挤,三人打道回府。

回到胡同时,天光已然大亮。

夏明宇一晚上没怎么休息好,大早上的就蹲在台阶上等夏晨回来。

见偏三停在家门口,他迫不及待站了起来,想张嘴问一句,又觉得心太急了,不好,就笑得有些尴尬。

夏晨走过来,冲老爸比画个ok的手势,笑着说:“人抓住了,钱也追回来一部分,您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夏明宇一下就激动了,但最起码的礼数他还是懂的,先不跟儿砸多交流,上前握住刘建军的手,笑容满面道:“建军,辛苦了啊。”

又对民警小张道辛苦。

刘建军笑道:“明宇叔儿您客气了,您跟我爸多年老交情了,我帮点忙是应该的。”

夏明宇点头微笑,“来家里坐坐吧,吃点早饭再回去。”

“不了叔儿,孙友林和刘洁已经被我同事带回了分局,我回去,先把这案子处理明白了,对您也有个交代,等回头有时间我再来看您。”刘建军笑着说道。

夏明宇也不强留,把两人送走。

爷儿俩回到家后,夏明宇才问夏晨道:“小晨,你刚才说追回来一部分钱是怎么个意思啊?”

后妈也早早起来了,待在屋里等着夏晨,见他全须全尾地回来了,遂松了口气。

夏晨点了根烟,在老爸目瞪口呆和后妈嬉皮笑脸的注视下把孙友林转移公款用来买房享受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气的夏明宇吹胡子瞪眼的,拍着大腿大骂孙友林卑鄙无耻下三滥,说自个儿有眼无珠识错了人,养了一只白眼狼。

梁映红就开始劝他,不管咋说,起码找回来一半,再者说了,不还弄了套房子么。

后妈想得开,说她早就在这破杂院儿里住够了,整个院子里就没几个好人,既然孙友林帮咱们把院子买了,干脆等到结案后一起搬过去吧。

这提议得到了夏晨的高度认可。

最新小说: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 权色征途 小妖精[快穿] 荒野玫瑰 不及你甜 乡村美人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贪酒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