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云激荡90年代 > 第7章 抓捕行动(下)

第7章 抓捕行动(下)(1 / 1)

夏晨刚走出院儿门,刘建军和民警小张就到了。

俩人开了辆跨斗偏三轮过来的,刘建军招呼夏晨上车。

坐进跨斗里,夏晨问道:“建军哥,把人抓到后,这三轮车能装得下吗?”

刘建军一踩档位一拧油门儿,偏三轮蹭就窜了出去,他边驾驶边说道:“我们刑警队也不富裕,拢共就两辆吉普车,常规值班留下一辆,另一辆已经开过去了。”

夏晨了然,点头后笑道:“那就好。”

这会儿京城的夜晚,没有灯红酒绿,更没有纸醉金迷,有的只是一片宁静祥和。

沿着东四大街往南走,十分钟的路程就到了长安街,白天繁华的长安街上此时人迹罕至,宽阔笔直的马路被两旁新安装的路灯照射得亮如白昼。

夏晨这才想起来,第11届亚运会马上就要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中开幕了。

京城到处都在大搞基础建设,运动场馆、大型商场、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一届运动盛会里孕育着多少商机夏晨心里非常清楚。

这真是一个火红的年代啊。

他的思维又开始发散,似乎看到无数的小钱钱向他飞奔而来。

夏明宇的红星低压电器厂坐落在南城,土地是租赁的,厂房是租赁的,除了两套生产线是自己投资的之外,任嘛儿都是租来的。

偏三轮在小路上停了下来,三人下了车。

夏晨环顾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工厂院子里的两盏灯泡发出昏暗的光。

工厂大院正对面就是家属区,据说这是宣武区轧钢厂的职工家属院,院子不大,孤零零伫立着两栋老砖楼。

拍下夏晨的肩膀,刘建军一努嘴,夏晨会意,跟随两人进了家属院。

已经提前来侦查情况的俩民警见刘建军过来了,忙走上前。

其中一人低声说道:“刘队,消息很准确,傍晚的时候孙友亮出来买饭,提了一网兜吃食回了家,我悄悄跟过去瞧了瞧,他上楼后敲开了家对面的房门,开门的是个男人,我没看清相貌,不过从声音上能够判断出,那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里头貌似还有个女人,男人很警惕,跟孙友亮说了两句话,接过网兜就把门给关上了,应该是孙友林无疑了。”

闻言,夏晨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上辈子虽然没抓住孙友林,但警察却把孙友亮抓了起来,据他供述,正是他把堂兄藏了起来,地点就是自个儿家对面。

一直到夏明宇死亡后的第三天,得到消息的孙友林和刘洁才在他的掩护下趁着夜色逃往了云南,至此彻底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意味深长看了眼夏晨,刘建军点头,又问那民警道:“没打草惊蛇吧?”

那民警咧嘴笑了,“我业务水平刘队应该心知肚明啊。”

“你小子。”刘建军捶了他一下,严肃地说道:“好了,行动吧,早把活儿干利索了早回去歇着。”

民警说好,一行人火速进了楼,据那民警介绍说,孙友亮住在三楼东户,西户就是孙友林在居住。

三人悄默声上到三楼。

楼道里黑灯瞎火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有点瘆人。

刘建军掏出手电筒打开开关,顺便示意大家散开。

两名民警迅速占据了房门两侧,从腰间把配枪解了下来。

民警小张堵在楼梯口,这是为了预防孙友林狗急跳墙撒丫子逃窜。

夏晨跟在小张身后,身子贴着墙面往楼上观瞧着。

别说这辈子,上辈子也没经历过这场面啊,想想还有那么点儿小刺激。

房门是木头的,刘建军见大家伙儿都准备好了,后撤两步,抬脚咣地踹过去,一脚就把房门踹开了。

他率先冲了进去,门两侧的俩民警也迅速跟上,小张则蹬蹬两个大步迈上了台阶,手拿54对准了孙友亮的家门。

夏晨也急忙跑进了屋里。

此时,屋里灯光大亮,刘建军已经带人冲进了卧室。

卧室里,搂着刘洁睡得正香的孙友林被惊天动地的破门声惊醒了,腾地坐起来,满脸惊惧看着手拿武器闯进来的四个不速之客。

“你……你们是什么人,这是要……要干什么?”他已经预感到事情不妙了,也不傻,很快就判断出率先进来的三位是警察。

再往后瞧一眼,卧槽夏晨!

孙友林对夏晨一点都不陌生,夏晨经常去厂里玩儿,跟他这个当叔叔的没少吹牛逼。

这小子怎么来了?

他是怎么知道老子藏到这里的?

孙友林一脑袋黑人问号,身子也不由自主打起了摆子。

他身边的女人也被突如其来的陌生人吓得瑟瑟发抖,哆哆嗦嗦扯了条毛毯盖在身上,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锐喊叫。

“别嚎了!”没等刘建军有什么动作,夏晨先两个大步窜到床前,一个大脚踹在孙友林胸口上,揪住他的头发大巴掌就扇了过去。

夏晨对这王八蛋恨急了眼,出手就没打算留情。

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把孙友林都扇懵了,抱着脑袋嗷嗷叫唤。

刘建军苦笑不已,冲上前来抱住夏晨的胳膊,说道:“晨子,冷静!你打死他又能怎么样?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当务之急是把人带回去审明白了,好还你父亲一个清白。”

夏晨这会儿根本听不进劝去,但被建军哥锁死了胳膊没法动弹,却瞄到了躲在孙友林背后的刘洁,抬脚咣地踹在这女人的肩膀上,直接把她踹飞。

他可没有不打女人的规矩,况且这女人如此恶毒,居然跟孙友林这个人渣联合起来侵吞转移自家的财产,是可忍孰不可忍!

刘洁被踹了个结结实实,柔弱的身子撞到墙面上又反弹回来,浑身只穿一件白色丝绸睡衣的她门户大开,披头散发发出惊天动地的喊叫声。

身上也跟散了架似的,骨头缝都疼。

见夏晨发疯了,刘建军无可奈何,心里也清楚,亲爹被害得这么惨,差点就身陷囹圄了,这口气要是不出彻底了,夏晨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刘建军索性放开了夏晨的胳膊,低声说道:“悠着点儿啊。”

夏晨差点没笑出声儿来,建军哥,你是我的贴心人啊。

他点点头,手底下还是很有分寸的,揪住孙友林的头发把他提起来,右手握拳照着他的小肚子就狠狠砸下去。

孙友林被打得又嗷了一嗓子,脸色涨红惊恐万分道:“小晨,小晨,你别打了,叔儿求你别打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砰!

又是结结实实的一拳砸下去,夏晨根本就不听狗放屁,他铆足了力气,把这个上辈子害得他家破人亡的腌臜货打得鬼哭狼嚎。

今天不管别的,先打痛快了再说!

孙友林毕竟上了年纪,四十多岁的人,怎么可能跟夏晨这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相抗衡,别说抗衡了,他连抵挡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会儿心里只剩下恐惧和绝望,他自个儿做了什么事情心里太明白了,人家能找上门来,就说明掌握了确凿证据,哎呀,我命休矣……

刘建军和俩民警磨着后槽牙,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

这家伙,太凶残了,手段也专业,倒是不打脸了,可专往下三路招呼,一拳比一拳凶猛,要是再这么打下去,孙友林可就废了。

“刘队,差不多了,让这小子住手吧,真打坏了咱也没法跟上面交代。”一民警皱着眉头说道。

其实已经算是违反纪律了,要不是看在刘建军的面子上,给夏晨扣一个故意伤人罪的大帽子一点问题都没有。

刘建军点点头,对夏晨说道:“晨子住手吧。”

胳膊有点儿酸,夏晨心里这口气算是释放出来了些,闻言,他停止对孙友林的暴烈打击,双目炯炯望着如死狗般的孙友林,冷声问道:“存折呢?”

被揍得肠子转筋的孙友林呼吸都困难了,看着夏晨不带一丝温度的目光,他一颗心如坠冰窟,但还是死鸭子嘴硬道:“存折?什么存折?小晨你在说什么啊?”

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夏晨举拳又要对他展开新一轮的攻击,被刘建军及时阻止了。

“孙友林,我们公安机关已经掌握了你勾结不法商贩王小波为获取不正当利益给红星厂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以及非法转移、侵吞、占有工厂资金的证据,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抱有侥幸心理了,向公安机关如实坦白交代你的罪行,才是你目前唯一的出路!”刘建军掷地有声地说道。

最新小说: 岂言不相思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天价萌妻 都市医仙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势不可挡 我自地狱来 重生之心动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望眼欲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