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数风流人物 > 壬字卷 第一百六十七节 超级渣男

壬字卷 第一百六十七节 超级渣男(1 / 1)

史湘云听见冯紫英来了,便赶紧起身了。

特别是听见是从后门廊桥过来的,史湘云就明白了对方多半是先去了探春那里,再来自己这里。

来的目的不问可知。

心中感动,但是更多却还是感触唏嘘。

想当年自己陪他一道下扬州,一同陪伴宽慰林丫头,在船上也是相谈甚欢, 再后来又谈及了自己的婚事,对方也是颇为自己考虑,再后来却因为订亲林丫头,娶妻宝姐姐,似乎就有些淡了下来的味道。

到最后却因为最早原本是二姐姐和孙家有意联姻,到最后却阴差阳错成了自己。

这场姻缘从一开始她就不愿意, 甚至为了此事还去求过老祖宗,只是婚姻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自己无父无母, 就只能是叔叔婶婶们做主,便是老祖宗也插手不得。

前程往事点点滴滴在湘云心中浮荡,卷起万般愁绪,现在自己这场婚姻却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灾难。

叔叔倒向了南京伪朝,在史湘云看来倒也无可厚非,她不像其他人那样浅薄狭隘,南京和朝廷之间的纷争说到底就是张家人自己的争夺,伯父和侄子之间的帝位之争罢了,南京未必就真的会输给朝廷。

只不过像她这样的弱女子却无辜被卷入其中,自己的一辈子就这样被随意的毁于一旦,甚至根本就没有人在意。

到这个时候,湘云才发现,自己叔叔婶婶们早就做了安排,在孙绍祖返京, 也就是铁网山秋狝之前两日, 便悄悄地离京南下了,只丢下孤零零的自己,而孙家也从未考虑过自己。

或者说, 自己本来就是作为他们的一个弃子和幌子留在京中迷惑人罢了。

这种被遗弃抛弃的感觉一直萦绕在湘云心中,以至于这一段时间里她都是郁郁寡欢而又彷徨无助,人都清减了许多。。

让她感到惊讶的是,这两日她发现前段时间一直和自己一样多愁善感甚至以泪洗面的珠大嫂子似乎一下子恢复了正常,甚至活泛了许多,言谈举止间也是镇静平和了许多。

和自己说话时也多是鼓舞激励的口吻语气,什么车到山前自有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车轱辘话也不断从她嘴里蹦出来,让湘云很是惊异不解。

前几日还在自怨自怜,要不就是为兰哥儿的未来彷徨,怎么才两日就变得这般乐观了,难道突然间就看淡想开了?

可以湘云对珠大嫂子的了解,她不像是能看开的人啊,尤其是涉及到兰哥儿。

李纨的变化让史湘云很是困惑,她也怀疑李纨是不是得到了其父李守中从南京那边的消息。

是觉得这场劫难也许很快就会随着南京对朝廷的胜利而消解,贾家就可以重新恢复昔日荣光?这就不得而知了。

冯紫英看到史湘云时也有些讶异于对方瘦了不少,但是气质看上去却更沉静。

或许是这段时间的煎熬让这个丫头迅速成熟起来了,这种宁静淡泊的气息冯紫英以前只在沈宜修身上见到过,不过沈宜修是宁静淡泊中蕴藏着几分活泼,而此时的史湘云却是有几分郁郁。

“云妹妹身子不大好?”见到史湘云,冯紫英展颜一笑,史湘云却是福了一福,“见过冯大哥,也没有什么不适,就是精神有些不济,昨晚没睡好。”

史湘云把冯紫英让了进屋,径直把冯紫英引到了自己屋里花厅坐下。

翠缕把茶奉上,顺带还带了几份茶点。

“可还是因为家里的事儿?”冯紫英看着史湘云,正色道:“愚兄刚从三妹妹那边过来,也和三妹妹说了,三妹妹也是愁眉不展,但是经过愚兄一番开导,心情已经好了许多,云妹妹和四妹妹这边,愚兄也要一一说到,否则愚兄难以安心。”

史湘云眉宇间的郁郁被冯紫英这番话消减去不少,俏眸圆睁:“不知道冯大哥是怎么劝说探丫头的,之前她还在我面前长吁短叹呢。”

谷鶔

“黎明前的黑暗固然骇人,但是终将过去,……”冯紫英有些俏皮地来了一句,然后才又道:“那云妹妹又担心什么呢?”

“冯大哥,小妹的担心难道还不够么?”史湘云脸色多了几分阴霾,眉目间愁绪笼罩,“像小妹这样和朝廷叛逆订亲,叔叔一家也是叛逆,便是托身的贾家亦被牵扯进去,也许小妹能摆脱厄难的唯一可能就是南京伪朝获胜吧?”

冯紫英有些惊讶于史湘云的大胆放肆,认真看了看史湘云的眼睛:“云妹妹真的这么想?”

“冯大哥面前,小妹难道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再说了,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小妹还有什么不敢说?难道对朝廷歌功颂德一番,朝廷就能免除施加于小妹身上的种种厄难?小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然后就变成了这样,我甚至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叔叔就把婚约和孙家定下来了,可我有反对反抗的机会么?”

史湘云话语里已经多了几分愤懑,脸颊也慢慢红了起来,眼眸也浮起一层水雾,连话语都有些哽咽起来,显然是情绪有些激动。

对于史湘云的激愤冯紫英倒是很能理解,一個孤女原本已经在贾家这边寄居几年了,若是换到现代社会,几乎就是和史家没多少关系了,却还是被史鼐史鼎这两个不争气的叔叔给祸害了,而且还祸害得如此惨,而云丫头却又是一个爽直脾性,自然是愤愤不平。

这种不满和怨气甚至也都针对朝廷而去,这换了其他姑娘们可是不会甚至是不敢往那边想的,便是探春都做不到,但这丫头却敢。

见冯紫英不做声,史湘云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掠了掠自己额际散乱的发梢,“冯大哥怎么不说话了,您不是要来给小妹鼓舞打气么?”

冯紫英苦笑,“云妹妹巾帼不让须眉,愚兄发现竟然没什么好说的了。”

史湘云忍不住破泣为笑,眼睫毛上的露珠颤栗欲滴,嘴角却向上翘起,“冯大哥,是不是小妹的话太过愤世嫉俗离经叛道,把冯大哥吓住了?这可不像小妹心目中的冯大哥啊。”

冯紫英身子微微后仰,剑眉扬起,“那愚兄在云妹妹心目中本该是什么样的呢?”

史湘云脸颊微微一烫,深吸了一口气,直勾勾地看着冯紫英:“在小妹心目中,冯大哥既是重情重义的谦谦君子,又是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大英雄大豪杰,还是知情达意的如意郎君,……”

这最后一句话声音已经小下来,如同蚊蚋,而湘云的脸颊也是红如夕阳照耀下的晚霞,一双妙目也已经转向一边,不敢再看冯紫英。

冯紫英心中剧震,他没想到自己这不经意地一问居然迎来了这样一个回答,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甚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花厅内一阵寂静,只有厅外萧索秋风掠过溪畔带来的风声,还有那悬挂在飞檐角下的风铃发出的叮当声。

“承蒙云妹妹看得起,倒是让愚兄有点儿惶恐不安了,……”

冯紫英琢磨了好一阵才算是挤出两句话来,望向已经转过头看着窗外故作镇静的史湘云。

他慢慢感受到了了史湘云此时的心境。

也许是意识到这一生二人再无复有交织的可能,意识到她自己即将沦为犯妇,甚至她的境况可能比探春、惜春他们都更糟糕,或许探春惜春她们还不至于被打入教坊司,而她史湘云却是极有可能的,因为她的未婚夫君是伪朝叛将,她的两个叔父一样是,这种最恶劣的典型不用来杀一儆百,盖等何时?

既然后半生不复有交织可能,自家可能变成人尽可夫的教坊司娼妓,那这等情形下原本就是个爽直大胆的心性,又有什么不敢说的呢?

“冯大哥,小妹只问一句,从那一日下江南到现在,你可曾对小妹有过一丝动心?小妹不想要听任何同情怜悯的话,那只会让小妹更难受,小妹只想要听您一句实话。”

看着史湘云直勾勾的目光盯着自己,冯紫英心里倒是十分坦然,他无需隐瞒或者撒谎,本来就对史湘云动过心,只不过囿于种种缘故而从未表露出来罢了,现在既然史湘云逼宫,他又何须遮掩?

“当然。”冯紫英清亮的目光里没有半点回避:“妹妹的爽直英武,不输男儿的豪迈仗义,都让愚兄怦然心动,去江南时愚兄就在遗憾未能早遇上妹妹,后来回京之后,愚兄也有过一丝奢望幻想,但都因为诸多束缚,只能藏于心中,……”

史湘云脸庞越红,目光却是越发晶亮,“冯大哥此番话可是出自真心?”

“字字真金,绝无虚言。”冯紫英毫不犹豫地回应。

“那小妹此生亦无憾了。”史湘云站起身来,似乎要做出某种决定,看了一眼门外,最后才走向门口,曼声道:“翠缕,我要和冯大哥说一会子话,这会子便是什么人来,都不要让他们进来,……”

最新小说: 报告教练,我想打辅助 短跑冠军:开局站在奥运赛场 明泽学园高校生 星际:奖金够多,人皇打爆 全球游戏:开局加冕锻造之王 网游之我有百倍奖励 我真想有个好辅助 网游:开局SSS天赋无限强化 网游:我能无限释放大招 从契约御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