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外忧(1 / 1)

秦国,咸阳城,秦王宫,结束了早朝,嬴政并未急于去处理政务,而是去了芷兰宫,找到了赵姬。

“母后万福, 政儿来给母后请安了,政儿有一事相求。”嬴政对着红色纱布后的赵姬行礼一语道明了来意。

已经二十岁的嬴政早已没了以往的稚嫩,一身黑衣,帝王之气侧漏,也就面对熟悉之人才会露出相对温和的一面。

“说吧。”

帘布后的赵姬声音平静,心情似乎并不很好, 声音很平静, 要是以前嬴政退朝就来看她,自然是欣喜万分, 但今天却很反常。

“我想去一趟韩国,见一个人。”嬴政说道。

见一个……

赵姬听了这句话有些失神,她派玄翦去过韩国,但可惜还是没能把那人带回来,只传回一封信,让她等等……

“先生,妾身已经等你几年了。”

赵姬心中叹息,她也想去找安阳,但她是一国太后,出宫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也没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所以一忍再忍。

“你去见何人?”赵姬沉声问道,她从来没向外人透露过安阳的位置,哪怕是嬴政。

嬴政虽然掌权了,但也只是吕不韦手中一部分政治权力,兵权也只有一小部分, 想要查到一个人下落还是要经过赵姬之手。

而安阳被赵姬藏的很深,哪怕是吕不韦也查不到对方的下落, 何况嬴政。

“韩国九公子,韩非。”嬴政回答道,正如赵姬所想,他还不知道安阳也在韩国。

“就是写《五蠹》那个?一国公子你去找他干嘛?”

赵姬对韩非有印象,前些时间算得上名扬七国了,荀子学生,写出法家的书,回国后还解决了鬼兵劫响这种鬼神的案子。

得到的关注度很高,但赵姬想不通一国君王去秘密会见一国公子干嘛?邀请对方入秦为官吗?

“政儿……”

嬴政也犹豫了,他去见韩非只是觉得对方和自己有些相同的地方:“韩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想邀他入秦,助我秦国。”

赵姬听后笑了笑,虽然她的政治不行,甚至可以算的上差了,但还不会白日做梦,韩非入秦为官,除非韩王安答应,或者韩非卖国,否则绝不可能。

“我知道母后对此并不相信,但我想试试,韩非的才华堪比商君。”(两个都是法家代表人物。)

嬴政语气坚决,他也知道,想要韩非入秦无异于想让信陵君叛变一样几乎不可能。

但他想试试,就算不行,也就当散散心了。

韩国七国中最弱小的一个国家却出现了一个法家思想之集大成者,这种天才怎能不令人向往。

“你对他的评价竟如此之高。”赵姬虽然赞叹,但声音依然慵懒,管你天不天才,心中只有安阳一人。

“你去吧。”赵姬答应了下来,顺便可以让嬴政去见见安阳。

“多谢母后。”

“但你一人前去本宫不放心。”赵姬话锋一转,轻声道:“惊鲵。”

隐藏在暗处的惊鲵瞬间来到赵姬身旁,脸上带着冰冷的铁面具,手中拿着她那边惊鲵剑,向着赵姬微微行礼道:

“太后。”

“你保护政儿去一趟韩国,顺便代我去见一个人。”

……

自胡美人见了胡夫人后已经是第五天了,天泽已经稳稳的给安阳当上了背锅侠。

当然这一切天泽自然是不知道的,他知道也不会说出口,韩国人越恐惧他,他就越开心。

而白亦非在去过雪衣堡,并未找到雪衣侯和两把剑时也寻找起来了雪衣侯的踪迹。

本来这种事可以去找明珠夫人的,但自己现在是偷跑回来了,要是找明珠夫人被发现那就说不清了。

但令白亦非不解的是,他几乎找遍了整个新郑城,但都没有找到雪衣侯,她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难道母亲不想见我?”白亦非回到了雪衣堡静下心来想到。

似乎也只有这个答案了,但白亦非搞不懂,为什么,但很显然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白亦非缓缓起身,今日便是他回都述职的日子,潜伏在新郑城外的白甲军也要回来了。

“今日秦国使臣就要来了,呵,看来计划也该开始了。”

白亦非决定将雪衣侯的事情放了放,毕竟他对雪衣侯极为信任,韩国境内谁能让母亲受伤?

安阳府邸,清晨正准备去上早朝的安阳被黑寡妇带回来的人惊住了:

“你怎么把尸体也抢回来了!这尸体还这么奇特?”

雪衣侯死了,依然是年轻时的模样,但奇怪的是,她被一层厚厚的冰包裹着,透过冰面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安详入睡的身体。

“他们太弱了,没人拦住我,所以将尸体也带了回来,玄翦大人让我来交给先生。”

黑寡妇面色如常的回答,心中其实是有点小兴奋的,毕竟这位雪衣侯生前可是一位超一流后期的高手,就这么被自己杀了。

换谁谁不激动?

“行吧,这人没被天泽怎么样吧?”安阳点了点头,带着疑惑问道。

黑寡妇犹豫了一会才点了点头,说道:

“遭了些罪,被喂了些毒和蛊虫,天泽还动用了刑罚,他们准备砍去这女人双手双腿时我才找到了机会出了手。”

“啧还挺狠。”

安阳虽然在感叹,但要是直接遇到这事要比天泽还要狠,哪怕是被关一天也是如此。

“先生这个女人怎么处理。”黑寡妇倒没想这些,谁敢对罗网的人下手?就算真下手了,自杀不就行了。

“你送去韩王宫吧,尸体让我替我们处理。”安阳挥了挥手,一国侯爷的葬礼可是很隆重的,顺便还可以吓唬一下朝堂上那些官员。

年过百岁的女侯爷居然还保持容颜不老!?现在还被人杀害放入了韩王宫中!?

“明白先生。”

……

不出意外,当众人看见大殿内多了一个冰棺时都震惊了,白亦非先预感到了不妙,连忙上前几步,来到尸体旁边,瞬间怒目圆睁。

“母亲!”

白亦非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寒冷瞬间席卷了整个大殿,幸好一旁的姬无夜连忙出声提醒:“侯爷冷静点!”

白亦非深吸一口气,身体被气到发抖,虽然对雪衣侯畏惧,但他心中很敬佩自己的母亲,没想到现在就这么死了?

还将尸体放在了韩王宫中,用意何在!赤裸裸的羞辱!

“血衣侯这是何物?”韩王安坐在王位上,俯视着雪衣侯的尸体,觉得有些眼熟,心中顿感不妙。

白亦非收起了气愤,向着韩王安微微拱手,平静的说道:“这位是臣的母亲,上一代雪衣侯。”

众人一听,除了安阳外,包括姬无夜,韩王安,韩非等人都是一惊,雪衣侯?百年前的人物现在出现在了这?

韩王安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微变,摇了摇头:“雪衣侯这是死了?”

他是韩王,自然知道雪衣堡的功法,只要吸血就能保持长生不老,这种东西历代韩王都很羡慕,但却没有一个敢去尝试。

毕竟当王的人首要目标就是开枝散叶,而雪衣堡的功法要求必须是干净的身体,所以为了权利没有君王选择修炼这种邪术。

这可能便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吧……

“对,她曾追杀天泽,但不知为何被对方杀掉了,天泽的实力臣是知道的,绝不可能是他杀了母亲。”

白亦非已经冷静了下来,就天泽那种废物连他都打不过,何谈雪衣侯?

文臣武将见韩王安也没多问,自己压下了心中的好奇与恐惧,逐渐接受雪衣侯还活着的这个事实。

但雪衣侯可不是什么软柿子,她可是凭借着一己之力被封为侯爷,现在就被天泽“杀”了?

“天泽实力居然如此强大,韩国危矣……”

“的确,雪衣侯的实力在七国中都能排得上名号,天泽此贼出现在我韩国地界实属不幸。”

“我大韩还未一展雄风就要灭亡了吗?”

不知何人起了头,文臣武将也都开始激烈讨论起来,嘴里都说着什么韩国要亡之类的话。

“这群人是敌国派来的暗子吧?”韩非不由得想到,但说这些话的只是存在了片刻便闭嘴了,韩非也没抓到。

韩王安也回过神来,怒视着扫过下面一群人,眉头微皱正要发话时姬无夜率先开口嘲讽道:

“闭嘴!区区一个天泽就把你们吓成这样?废物!”

韩王安瞥了姬无夜一眼,他要是没记错的话姬无夜曾经秘密派人围剿过天泽一伙人,但却铩羽而归,现在怎么有脸说别人的?

但现在显然不是说这个时候,要是让他们知道姬无夜也拿天泽没办法,这无异于给自家人施加压力,助天泽气焰。

“姬无夜大将军,捉拿天泽一事就给你了,七日内天泽必须死!”

“本将军自会全力出手,只希望有些人不要狼狈为奸才是。”姬无夜余光瞥了一眼韩非,意有所指的说道。

韩王安与韩非注意到了这一细节,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一头雾水,狼狈为奸你看我干嘛?

“这是自然,若是有人帮助天泽,不管是谁,寡人定将严惩不贷!”虽然疑惑,但韩王安还是放下了狠话。

“本将军定当将天泽捉拿归案!”姬无夜嘴角勾起,有了韩王安的话现在韩非和韩宇还敢和天泽合作?

正当韩王安准备派人将雪衣侯安葬时,一个侍卫慌忙跑了进来,连礼都没行就开口道:

“禀王上,秦国使臣在新郑城外遇刺,先已身亡!”

“什么!?”韩王安目光猛地收缩一下,瞬间站了起来,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颤颤巍巍的问了一遍:“你再说一次!”

“秦国使臣在新郑城外遇刺,行凶者为百越天泽一行人。”侍卫这才拱手说道。

“秦国使臣遇刺了……”韩王安瘫倒在王位上,强秦的使臣死在自家地界这不就是给对面硬生生的给了个攻打自己的理由吗?

“秦国使臣遇刺!?”

下面的文臣武将也炸开了锅,姬无夜和白亦非也对视了一眼,他们万万没想到天泽居然把目光放在了秦国使臣身上。

倒是韩非似乎并不意外,天泽想要毁灭韩国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强国来攻打,让韩国陷入内乱。

韩王安面如死灰,似乎已经看到了秦国铁骑踏破韩国的场景。

张开地先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几步说道:

“王上,现在必须抓住天泽团队,给秦国方面一个交代,以求原谅。”

“对,对,对。”

韩王安强打起几分精神坐了起来,看向姬无夜一咬牙,语气中带着些许恳求:

“姬大将军天泽的事就靠你了,完成此事寡人……给你封侯爵!”

“末将定当万死不辞!”

姬无夜一听一股热血直冲天灵盖,他一生不就是为了这个爵位吗?马上就要实现岂能不高兴?

当然哪怕韩王安不给这个承诺姬无夜也会全力出手,秦国使臣就表达秦国很有可能以此为借口攻打韩国。

要是韩国没了他怎么办?叛逃秦国?那时候能做什么官?在韩国当个土霸主不好吗?

封侯?

文臣武将听了眼睛都闪过一抹炽热,侯爵可是作为非宗室人员可封的最高爵位,那代表的可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谁不想要?

白亦非也是如此,他眼神微变,各方面和姬无夜相比,本就只有地位对对方高,要是此事过后恐怕这点优势将不复存在。

“都……退下吧。”韩王安又瘫倒在王位上,一手捂着心口,嘴里喘着粗气,面色难看。

韩非回来后可谓是坏事连连,先是鬼兵劫饷,天泽逃出,雪衣堡被毁,后是天子被杀,左司马刘意惨死,到现在的秦国使臣被刺……

坏事一件接着一件来,韩王安已经疲倦了,他发现当君王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韩王安目光呆滞,这韩国也太难管理了!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定娶了明珠夫人和胡美人安安心心当个王爷。

……

百香殿,明珠夫人手中拿着一个石碗,磨着胭脂粉,身后忽然袭来一阵寒风。

“表哥,你来了?”

明珠夫人声音和周围气温一样寒冷,当初便是白亦非将她送入宫中的,她自然对这位表哥没什么好感。

“母亲死了。”白亦非站在明珠夫人后面,两人相距数米,沉声开口道。

闻言,明珠显然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嘴角勾起,反问道:“天泽杀的?”

“应该不是他。”

白亦非摇了摇头,打死他他都不相信是天泽杀了雪衣侯,“蛊母还在你手上吧?”

“还在,你要吗?”

明珠夫人缓缓起身,白花花的大长腿明晃晃的挪动了两步,来到白亦非面前,冷笑着问道。

白亦非闻了闻明珠夫人身上的味道,脸色一变,看着明珠夫人叹了口气没说什么,摇了摇头:

“你拿着吧,我要去将天泽抓回来。”

“你行吗?”明珠夫人不屑的问道。

不行也得行。

白亦非心中暗道,他绝不可能让姬无夜被封侯,所以天泽也只能由他来抓,但他没有说出来,反而退后一步说道:

“味道有问题,你脏了。”

“这不是脏了,而是找到快乐了。”明珠夫人分寸把握的很好,没有继续挑衅白亦非,退了回去。

“玩可以,但别把自己玩进去了,把他杀了换个人。”

白亦非沉声提醒,他对女子有一种特殊的感受,很敏感,闻一下便知道干不干净,有过几个。

而明珠夫人身上的味道已经变了,虽然只有一人,但那人味道很浓郁,显然不是一次两次了。

“杀了?凭什么?他是我的人。”明珠夫人脸色阴沉,手掌一挥,几根微不可查的银针飞出。

但银针却在白亦非面前变成了几个冰锥,落在地上,他面色不变,眉头一挑:

“表妹虽然你实力变强了,但和表哥动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练几年再说吧。”

“我的事不用你管。”明珠夫人见攻击无用也不意外,坐下继续弄她的胭脂粉,语气冷漠无情。

“别忘记我的计划继续,要是出了差错,表哥不建议替你杀了那个男人。”白亦非的声音回荡在宫殿内,身影却早已消失不见。

躲在暗处看戏的安阳砸吧砸吧嘴,这白亦非有点太自信了,杀了我?你娘都被我杀了凭你能起什么浪?

“使臣来了,看来嬴政也不远了,不知道赵姬会派谁来抓我。”安阳心中嘀咕着,以他对赵姬的了解她肯定会派人来找他……

“赵高?罗网内也就这货能抓我了。”

安阳想到了那个阴森的死太监,赵高的实力似乎比无名还要强一点,六剑奴也一直跟着他,要是赵高来,他只能束手就擒了。

当然就算赵高不来安阳也会跟着去秦国,韩国这边已经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了,他有些想念惊鲵了。

“相隔数年,也不知道她的剑进步大不大。”

安阳轻声自语,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身影一晃也来到了明珠夫人身后,一把搂着了那妩媚的倩影。

“夫人,要不要杀了我换一个男人玩玩?”

“主人这是什么话,奴家只爱主人一人,其他男人都是贪恋奴家的身体罢了,那些男人就该割了那赃物。”

“夫人还挺狠~啧,手感还是这么好。”

最新小说: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炼狱亡灵法师 我靠种田成顶流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咬上你指尖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