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感情(1 / 1)

院子距离房间本就不远,安阳刚扶着走了几步就到了,胡夫人正想着收回手告退时,安阳却轻声开口:

“嫂嫂明日我或许可以将弄玉妹妹带过来。”

胡夫人微微点点头,想到要不了多久就能再次见到女儿,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她强装淡定, 微笑的说道:

“多谢先生了,先生的恩情我会记住一辈子的。”

恩情?为什么不能是感情?

安阳心中嘀咕着,但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个就能改变一下了,但最多只能改变一半。

毕竟胡夫人心中一直还有一个人,但那又如何,李开现在已经“死”了, 安阳就不信以他的实力无法征服一个人的心。

这一点他还是比较自信的,我有枪我自信, 我枪杆子硬, 我就可以自信。

“嫂嫂这是什么话,这些都是应该的,但弄玉妹妹过来恐怕无法和嫂嫂多说,她还要跟着我学剑。”

弄玉和安阳学剑?

胡夫人看着面前这个体贴热情的男子,心中五味杂陈的,虽然安阳看上去有些不着调,还喜欢吃豆腐。

但帮了胡夫人和弄玉这么多,热心肠的人总能获得人的好感,尤其是胡夫人这种缺乏安全感的女人。

“不碍事的先生,弄玉能和先生学剑是她的福分。”胡夫人一脸正色的说道。

从弄玉口中已经了解了不少,紫兰轩以后会和姬无夜为敌,这很危险,胡夫人也劝过弄玉,但弄玉却没有答应。

这也在胡夫人意料之中,紫女养了弄玉这么多年弄玉和紫女关系好也正常,胡夫人也只能让弄玉小心点。

现在有安阳教导,说不定会多一些保命的技能。

这时胡夫人看向安阳,对方模样俊朗, 风度翩翩,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有才有颜有官职,又贴心,会有几个女人会不爱?

要是她再年轻几岁或许真的会为安阳倾心,但她现在已经是当母亲的人了,颜值什么的皆是身外之物,她在意的只有弄玉。

在乱世中保证弄玉才是关键,至于她自己?人老珠黄,为了女儿什么不能做?

或许这安阳真的可以成为依靠吧。

“嫂嫂好好休息。”

就在胡夫人胡思乱想之际,安阳却没有继续扶着胡夫人,松开了对方,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胡夫人看着安阳的背影,又看了看焰灵姬,两人恩爱的样子,胡夫人摇了摇头,为刚才的想法很是自责:

“想什么呢,他都有夫人了,我又怎么能做这插足他人爱情之事。”

胡夫人又叹了一口气,一方面自己的女儿弄玉与夜幕作对会有危险,她想找一个靠山,安阳就很不错年纪轻轻得到了韩王安的赏识,前途不可限量。

但另一方面,毕竟是大家闺秀,礼义廉耻这些还是学习过的,插足别人的感情成何体统?

“也不知道妹妹怎么样了,希望她能在后宫站稳脚步吧。”

胡夫人心中期盼着,她是不想依靠胡美人的,毕竟后宫之中的明争暗斗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被打入冷宫。

何况胡美人在后宫还有对手,明珠夫人那可是胡美人无法逾越的的大山。

“偌大的韩国竟没有我们母女的容身之地。”

安阳并未继续和焰灵姬缠绵,而是去到了府外,跟着一道色的身影来到一处巷子里,这里还有一道人影,一身骚气的黑,正是墨鸦。

“先生。”墨鸦受了伤,手臂处绑着一些绑带,看见安阳过来起身行礼。

“受伤了?”安阳关心着自己的手下,颇有些做大哥的范。

“多谢先生关心,只是没想到那天泽实力还是很强的。”墨鸦摇摇头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没事就好,没回去述职?小心我那大哥起了疑心。”安阳看了一眼一旁高傲的白凤,刚才便是他引自己到这来的。

“现在回去没法交差啊,想着看看先生可有办法。”

墨鸦一摊手很是无奈,带了接近两百人的队伍,还有两个一流境,现在居然全军覆没了,对方还是一个没死。

就算姬无夜不起疑心,一顿处罚是免不了的,但即便这样也不划算,墨鸦自己没什么事,处罚无非就是上个刑罚什么的,但主要白凤怕痛啊~

“这倒也是……”安阳点点头,也思考起来,随后他摆了摆手说道:

“不用怕,你回去就说无双鬼,百毒王两人死了就行,我让天泽把他们藏好,不用担心。”

“多谢先生,墨鸦告退。”

墨鸦松了口气,正欲离开时,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先生,算算时间翡翠虎恐怕已经回来了。”

“翡翠虎?”

安阳一挑眉,夜幕每年都有一次聚会,到时候四凶将会出现两个,翡翠虎和血衣侯,前者已经到了,想来血衣侯也快回来了。

“真期待他看见自己母亲死的时候,那样子。”

安阳微微一笑,不管从哪看,安阳与血衣侯二人只会是敌人。

“你可要小心了,那个胖子可不简单。”一旁从未开口的白凤高傲的说道。

“你也会关心我了?”安阳笑着看向白凤打趣道。

“关心你?想多了,只希望你不要这么轻易的死去,免得墨鸦又得找靠山。”

白凤依然扬起高傲的头颅,的的确确像一只白凤凰。

墨鸦听到这话脸色微变,给了安阳一个抱歉的眼神,快步走到白凤面前,一把将白凤勾入怀中,低声说道:

“小子,我还是不是为了你!”

“切,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还不是自己怕死,跟了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屁孩?”

白凤显然没有见过社会的残酷,自己的顶头上司在这呢,依然高傲的一批。

不愧是后面跟着卫庄的。

安阳心中嘀咕着,白凤的话充满了天真无邪,想当初自己少年的锐气还没被女同学打磨平时也是这样。

天不怕地不怕。

墨鸦脸色一变,前面说着玩玩还行,老板还在这呢你居然看不起老板?

“先生,白凤不懂事我回去定好好教育教育他。”

墨鸦连忙向安阳说道,想着给白凤求求情。

“没事回去吧。”安阳是一个随和的人,这种话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但他还是对白凤说道:

“小白凤,总有一天你会见识到我的强大的。”

“你居然还敢说我小,要不……”白凤话还没说完就被墨鸦捂住了嘴巴,带着白凤离开了这。

但空中白凤还是挣脱了出来,对着安阳说道:“有种你和我比比!”

和我比?

安阳被逗乐了,你知道我有多大?能吓死你!

这么和你说吧,像焰灵姬那种身体比较娇小的,有时候能不能进去都是问题!

当然这是没什么好炫耀的,安阳也羞于说出口,他准备现在去和天泽商量一下,随便看看雪衣侯的情况。

……

大将军府,看见一身伤痕的墨鸦和白凤回来,姬无夜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该不会失败了吧?

哪怕是姬无夜也受不了这种程度的创伤,他试探性的问道:“天泽怎么样了。”

“大将军任务失败了,天泽没死。”墨鸦汇报道。

听到这,姬无夜勃然大怒,但还没等他发火,墨鸦继续开口:

“天泽实力极强,并未杀死,但属下杀死了无双鬼和百毒王。”

还好还好。

姬无夜松了口气,杀死两个就好,有总比没有强,但他依然生气,怒声问道:

“老子给你这么多人你居然两个天泽都没杀死?”

“这……”

墨鸦没有思索,毫不犹豫的将罪过全部推给了没有一个存活的毒蝎门身上:

“这个事实怪不了属下,是毒蝎门贪功冒进,属下给将军送药时便被天泽发现,一个未留,这也上天泽警惕了,埋下了毒雾。”

“毒蝎门尽坏我好事……!”

姬无夜并未往其他方面想,这种做事风格也的确和毒蝎子相似,以为背靠姬无夜就无敌了。

每天绑架的人都在三个往上,见谁都敢绑,姬无夜已经替他擦了一次屁股了。

当然这脏活姬无夜也不是白干的,钱成车的往大将军府里送。

“和本将军仔细说说。”姬无夜沉声说道。

“天泽手下的驱尸魔召唤出来的尸魔震慑到了将军的军队,加上天泽实力强大,还有无双鬼的横练功夫令百鸟死伤惨重

要是有毒蝎门帮助说不定还能击杀天泽,但奈何……”

反正队友都被墨鸦和白凤卖完了,人都死了,现在墨鸦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姬无夜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

“这毒蝎门……”姬无夜深吸一口气,要是毒蝎门现在还有人存活,他定不会放过。

姬无夜看了看墨鸦和白凤,想要训斥几句,但还是收了回去,毕竟还是杀了两个人的,这事也是因为毒蝎门才坏事的。

“你们好好养伤,以后的事情从长计议。”姬无夜挥了挥手说道。

这次失败,连处罚都没有。

“老虎你怎么看?”

姬无夜又将目光放在了翡翠虎身上,榨取利益是姬无夜最大的一个喜好,而翡翠虎的利益无非就是脑子了。

“我认为将军不应该把天泽逼那么急。”翡翠虎摸着胡子说道。

“哦?说说看。”

“天泽的目的是韩国,但这个目的他是不可能达成的,所以他会往下看。”

翡翠虎意有所指的提醒着姬无夜,就算聪明自己也不能全说出来,引导着让自己上司说出来岂不更好?

“你说是我们?”姬无夜不屑的冷哼一声,我夜幕又岂是你们这些小虾米能撼动的?

“将军可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若是天泽选择合作,那我们可就难办了。”翡翠虎提醒道。

姬无夜目光微变,也重视起来:“你是说韩非和韩宇?”

翡翠虎微微一笑,说道:

“韩宇倒是没什么,他手里没什么实权,手下高手也不多,但韩非……”

姬无夜深吸一口气,他越来越觉得最近运气太差了,现是黄金丢了,朝堂中又多了一个与自己作对的人。

那就是韩非,本来想着用武力威胁一下他,但是总有人保护着他,纵横派的一位就足以令姬无夜忌惮。

若是天泽选择合作……

那还玩个屁,韩宇也是个墙头草,现在太子死了,太子之位落入韩宇手中只是时间问题,加上张开地的一系的力量……

越玩越难受。

“你的意思是先饶天泽一命?”姬无夜将害怕改成了饶天泽一鸣他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怕了。

“等将军收拾了韩非,天泽又算什么东西,将军的实力又岂是蚂蚁能够撼动的?”

翡翠虎点点头,还不忘再阿谀奉承一句。

“很好,韩非这事老虎你一定要完成,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将军等我好消息就行,侯爷也快回来了,到时候将军的胜率又会大上几分。”

“哼,本将军需要他?”

“这自然不需要,将军英勇无比,实力非凡…………”

……

安阳与天泽商量完已经到了夜晚,有焰灵姬这么个磨人的小妖精在,即便安阳一而再再而三的婉拒,依然还是没让对方放下增加感情的心思。

“主人~你说话不算话哦~”

焰灵姬给安阳脱着衣物,语气有些不满的说道,但即便是这样,她的声音依然有着丝丝媚意。

“哪说话不算话了?”安阳笑着问道。

“主人不是说好不和那个女人有关系吗?~”焰灵姬修长的手指划过安阳胸膛,问道。

焰灵姬并没有特别生气,毕竟自己也不是安阳明媒正娶的女人,安阳这种做官的家里没几个小妾说出去都丢人。

但焰灵姬也是有小脾气的,就算不计较也要过过嘴瘾,是我不够好看吗?是我不够黏人吗?是我不够水灵吗?

你居然在外面找别的女人?

“你这叫什么话?”

安阳忽然脸色一板,似乎生气了,一把抓起焰灵姬的手,又往前走了几步,焰灵姬也顺势直接躺在床上。

安阳居高临下的看着焰灵姬,两人对视,他缓缓开口说道:

“她可是我嫂嫂,我大哥将他交给我,我要是照顾不好成何体统?”

“照顾也不能直接上手吧?主人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焰灵姬柔声反驳道。

这么明显吗?

安阳心中嘀咕着,他不是扶了一下胡夫人吗?宣扬了一下我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和前世扶柔弱女子过马路有什么区别?

当然没有区别!

“怎么可能,胡夫人可是我大哥的女人,所谓朋友妻不客……不可欺,我对嫂嫂有想法天地可容!”

安阳低沉宣誓着,说完便对着焰灵姬的红唇吻了下去,让焰灵姬没有反问的机会。

吻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安阳的手也闲着,让焰灵姬和自己一样,两人坦诚相待着。

焰灵姬眼神迷离,显然是已经进入了状态,安阳却没有着急,继续问道:“你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主人你快快点。”

焰灵姬一个劲的点头,催促着安阳,但她总感觉安阳刚才的话有问题,但焰灵姬又说不出来。

“吱嘎吱嘎吱嘎。”

似乎有人锯木头吧,声音总能传到隔壁的胡夫人耳中,但她这次并没有唉声叹气,反而有些紧张。

手指慢慢的慢慢的进入了一个甬道,速度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逐渐的和隔壁焰灵姬的声音遥相呼应起来。

……

翌日,安阳让焰灵姬去将胡夫人的姐姐胡美人请来,而自己则是去了紫兰轩,接弄玉。

大摇大摆的走正门,对于安阳的到来小姐姐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安阳给紫女打好招呼后,也顺利的带走了弄玉,马车上。

“安阳大哥,我母亲还好吧?”弄玉明显激动了许多,也活泼了不少,一上车便开始咨询起来胡夫人的情况。

“很好,今天精神还好了不少。”

安阳笑着说道,这次倒没撒谎,今天胡夫人的精神的确好了不少,之前虽然不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但依然看上去有些憔悴,但今天好了许多。

“看来安阳大哥把母亲照顾的很好。”弄玉心中暗道,对安阳的感激之情越盛,只不过弄玉不知如何感激……

钱财?安阳似乎并不缺,武力保护什么的就更不需要了,对方可是自己的老师。

“拿的出手的似乎只有弹琴了,但安阳大哥这样的人怎么会缺琴女呢?”

想到这,弄玉看向安阳,心中叹了口气,自己连报恩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安阳脸上挂着谈谈的笑容,配上他剑眉星目的脸蛋,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弄玉也正直情窦初开之际,一时间便看愣了神,人好心善,还对自己寻母之恩,这个恩一定要报。

“弄玉妹妹到了。”安阳轻声唤醒了出神的弄玉。

弄玉回过神来,马车不知何时停了,看着安阳弄玉道谢的话脱口而出:“多谢安阳大哥了。”

说完便下了马车,安阳也紧随其后。

后院之中,胡夫人与弄玉坐在一起,胡夫人手中拿着一件衣服在弄玉身上比对着,尺码还算可以,但袖口似乎有点小了,她秀眉微皱。

“等我再改改吧。”

胡夫人收起衣服,叹了口气,哪怕对女儿再喜爱,短暂的相处胡夫人能记住大概的尺码很多人都无法做到。

“多谢母亲。”

安阳静静的站在不远处,并没有立刻打扰这母女相处的美好时刻。

一刻钟后,见时间差不多了,安阳才缓缓开口道:“弄玉妹妹准备练剑了。”

胡夫人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弄玉的手。

(托着重伤之躯码了几千字。)

最新小说: 叶晨吴通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江瑟瑟夜无烟 咬上你指尖 炼狱亡灵法师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我靠种田成顶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