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生气(1 / 1)

夜晚,很快降临,胡夫人与弄玉谈了几个时辰,两人就像有着说不完的话一般,直至一个侍女在门外汇报老爷回来了,这才停了下来。

刘意脚步虚晃,被两个侍卫扶着才能正常行走,浑身散发着酒味, 似乎喝了不少的酒。

很快,他便被架到自己屋前,刘意停下了脚步,扭头看了看胡夫人的房间,见对方的灯已熄灭,嘴中低声骂了一句:“这个贱货。”

想它刘意虽然杀了火雨公一家,害死了李开,但对胡夫人的情谊是真的,天可怜见,为了讨好胡夫人,他可是一直抑制着自己的欲望。

当初胡夫人和李开的孩子他都是选择让胡夫人自己了结,连监督都没监督,谁知道,近日他居然发现紫兰轩中有了少女也有当年的火雨玛瑙。

旋即他便调查了一番,发现弄玉的年龄和当年那个女婴极为相似,长相也有几分和胡夫人相同。

顿时刘意大发雷霆,当天就去紫兰轩要求这个孽种陪酒,但奈何他没想到, 这个孽种在紫兰轩还有些地位。

紫兰轩老板娘紫女居然亲自出马,刘意为了不招惹到紫兰轩背后之人也就没再坚持, 准备回去好好教育一下胡夫人。

但还没到家就被姬无夜叫走了,姬无夜怒斥了他一番, 太子被抓危在旦夕你居然还有心情去青楼?

刘意也只能赔笑道歉,答应拿出黄金数千两孝敬姬无夜,对方这才不再追究。

今日得到太子身死的消息,姬无夜又是大发雷霆,将刘意叫去一顿斥责,最后两人才商量起来继续扶持了一个傀儡太子,两人一拍即合,刘意陪姬无夜喝到了夜晚才算完。

“要不是老子今天没这个精力,否则一定让你好看。”

刘意心中恶狠狠的想着,十几年的忍让也该到头了,现在又出现这档子事,心中白月光早就变脏污了。

“下去吧。”刘意一只手搭在腰带上,另一只手朝着两名护卫挥了挥,吩咐道。

“是大人。”

两人连忙抱拳开溜,刚才的话他们可听的清清楚楚,心中却对胡夫人有些怜悯,用不了多久这胡夫人就该遭些罪了, 倒是苦了这心善的夫人了,居然嫁给了刘意这个老毕登。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刘意扶着腰带进入屋子, 屋内油灯一直是燃的,刘意脱下自己衣物,只剩下了白色的睡袍,将油灯熄灭,准备摸黑上床睡觉。

但他刚一转头就被一道声音吓的毛骨悚然,就连酒都信了。

黑漆漆的屋子内有一道明晃晃的身影,原本刘意这种实力不高的是看不清的,但对方手中却握着一把闪着寒光的长剑。

“你……你是何人?”刘意虽然身居高官,但怎么说也上过几次战场,强忍下心中恐惧,沉声问道。

“一个……”安阳思索片刻,说道:“曹贼。”

“曹贼?”刘意一脸懵逼,谁起名字都叫贼的,这个癖好。

但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刘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挺直了腰杆,装作一副淡定的样子,问道:

“不知曹贼你来找我何事?你可知道我是谁?”

“这是自然,刘意大人,我来这只有一事想问。”

刘意见安阳好说话,以为是在畏惧自己的地位,但碍于对方手里有剑,旋即冷哼一声,沉声道:

“说来听听,若是你敢拿我当乐子,我定让你不得好死。”

“这是自然,我来找刘意大人只为一件事。”安阳将剑架在刘意脖子上,淡淡的说道:“不知司马大人可曾听闻,火雨公宝藏。”

“火雨公宝藏!?”闻言,刘意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脸色巨变,目光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人。

“你是何人?”刘意声音颤抖的问道,同时脑子飞速运转起来,思考着这人究竟是谁。

火雨公宝藏在他手里这件事他敢确信无人不知,当初谋和断发三狼突袭火雨山庄,死伤无数,整个火雨山庄只有胡夫人和胡美人活下来。

哪怕是断发三狼也被他杀死,所以除了他不可能有人知道火雨公宝藏一事,除非说……

“你难道是断发三狼中的一人?”

刘意想到一种可能,当初杀完断发三狼后见三人都中了数箭,只是派人检查了一下就没再理会,现在看来当初没有补刀简直是人生中最大的错误!

刘意紧握双拳,他不甘心,明明一切做的完美无缺,偏偏在三个杀手上出了差错。

但好在刘意手中还有一些东西可以保住性命,他沉声说道:

“你想要火雨公宝藏?那你可杀不了我,宝藏的地图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当初他的确拿到火雨公宝藏的地图,但可惜地图里的东西不是他能懂的,钻研了数年依然无济于事。

刘意还不敢请别人来看,万一要是泄密,他的顶头上司姬无夜可不会放过这笔飞来横财。

所以宝藏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只能当个秘密埋进自己心里。

“哦?看来刘意大人对当年屠了火雨公满门的事情还记得啊。”

安阳微微一笑,宝藏的事情可有可无,主要是要让门外偷听的胡夫人和弄玉明白当年的事情。

“当年之事可也有着你们的参与!我是屠了火雨公满门,但若是没有你们我的计划可不会这么顺利!”

刘意口中低声怒吼着,当年的事也是他心中的一块心病,倒不是对火雨公等人的愧疚,而是胡夫人当初的选择。

当初刘意与李开一起追求胡夫人,但奈何当时的刘意样样比不过李开,比颜值没颜值,比地位比不过,讨女孩欢心也不行。

就连火雨公也对李开颇为看好,每每想起这些刘意心中就一阵酸痛,嘴一急便道出了当年的秘辛。

“呵,当初要不是你背信忘义杀了断发三狼,哪有今天这种事?”安阳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终究是人性的贪婪才导致了这件事的发生,要是刘意当初能忍下自己的贪欲,何至于此?

不过说来在某方面安阳还需要感谢刘意,要不是他哪能和弄玉还有胡夫人结下这个缘?

“呸,明明是宝藏的缘,我安阳只爱钱。”安阳心中嘀咕着,在这方面,他可以拿着湛卢剑来发誓。

刘意听完安阳的话却愣住了,皱眉问道:“所以你不是断发三狼的人?”

“我什么时候说我是断发三狼了?就他們三个废物和我比?妈的,你怎么想的,你老大姬无夜都不敢这么说话。”

安阳越想越气,我这等惊才绝艳之辈岂是断发三狼能比的?

最新小说: 咬上你指尖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炼狱亡灵法师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天庭武王 诡秘复苏 江瑟瑟夜无烟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叶晨吴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