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杠精(1 / 1)

安阳把焰灵姬带来了紫兰轩,有个女人在自然不能走正门,所以直接用轻功跳到了四楼。

此时的四楼一个房间内,韩非,紫女,卫庄,张良四人都在,韩非正举杯对着天上的明月,说出了那句至理名言:

“七国的天下我要九十九。”

张良反应比较大,这话说出口韩非的逼格都提高了不少,“不愧是韩兄。”

卫庄和紫女淡然的看着韩非,这种话说出来就很可笑,现在的韩非连韩国都不一定能救活,何谈九十九。

但奈何现在韩国也只有韩非一个人能和他们合作,卫庄高傲的说道:“自大可不是一件好事。”

“自大的确容易让人迷失自我,但我有信心,只要卫庄兄和紫女姑娘愿意帮忙,这何谈拿不下九十九的天下?”

韩非转过头来,脸皮很厚的邀请两人加入刚才才创立的流沙。

“我只谈利益,你能带给我什么?”卫庄端起了架子沉声问道。

他想毁掉韩国创建出一个新国,但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并不能对韩国造成什么影响,所以他要进军朝堂,从内部瓦解韩国。

“我可以想你取代姬无夜。”韩非也正色道。

“取代他?然后参加你的权力游戏?”

卫庄冷笑着反问,在他看来,韩国人一向不信守承诺,韩非的话虽然有些可信度,但还不够,为了王位,做出什么都是合理的。

“不,我们要创造的是一个更强的韩国。”

韩非摇摇头说道,他不知道卫庄为什么不信任他,按理说现在应该是携手共进的时候啊。

难不成和他的身世有关。

韩非心中暗道,他也查过卫庄的来历,可惜知晓不多,年幼时就被鬼谷子抓去当学生,之前的事迹很模糊,像是被刻意抹去了一般。

卫庄忽然想笑,看来自己这演戏演的很不错,骗过了一个天才。

“更强的韩国。”倒是紫女率先开口问道。

“嗯,以后的韩国不会有像姬无夜这种人,不会再有面对国威胁的时候。”

韩非一脸郑重,看向紫女邀请道:“紫女姑娘可有兴趣加入?”

紫女微笑着没有回答,倒是窗外安阳的声音传了过来:

“师侄啊师侄,你拉去卫庄就行了,你邀请紫女姑娘作甚?不知道师叔和紫女姑娘的关系吗?”

韩非听见这声音异常的欣喜,又来一个,他相信凭借着他三寸不烂之舌定能说服安阳加入流沙!

“师叔?”

韩非正疑惑安阳在哪时,却发现对方已经到了紫女身旁,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和明珠夫人平分秋色的那种女人。

“什么什么关系?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紫女白了安阳一眼,看着对方端起自己的酒杯就喝,想要阻止,却为时已晚,酒水被安阳一口下肚。

“关系?我们的关系还用我说吗?”安阳笑着问道。

“切,敢占我便宜,就不怕吗?”紫女一把夺回酒杯,同样笑着反问。

“怕什么?我们关系这么好。”安阳随意的将酒壶和酒杯递给焰灵姬,买醉是最好的解忧方法。

“先生来逛青楼还带家眷?就不怕吗?”

紫女对于安阳这种口头上爱占便宜的男人已经司空见惯了,也没理会,看向拿着酒壶,却有些不知所措的焰灵姬问道。

“她可不是家眷,在下的心已经全部交给紫女姑娘了,家里也只容得下姑娘一人。”

安阳摆摆手一本正经的说着情话。

当然这情话在紫女耳中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开青楼的什么没见过?

这话在紫兰轩不知道有多少人信誓旦旦的对姑娘们保证过,不过可惜还没坚持多久就被其他姐妹勾去了魂。

这不,刚才就有一个长的白净的小伙说要赎走弄玉,刚才就和同伴叫了五个陪酒的姑娘。

“先生说笑了,小女子只是一个开青楼的配不上先生尊贵的身份。”紫女笑着婉拒了。

“尊贵?尊贵个屁,我向来是主张人人平等的,紫女姑娘养活了这么多人有什么可耻的?”

安阳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丝毫不带脸红的,这脸皮厚的就连韩非都要俯首称臣。

毕竟主张和实践可是两码事,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人人平等的时候,那时候岂不是乱了套?

你爹和别人打起来了,你爹有些错,打架你爹又处于劣势,到时候你帮谁?

你叫嚣着和统治者打一架,你看明天统治者会不会处理你。

所以说,这种思想很美好,但不分贵贱的人人平等根本不可能实现,人生来不平等。

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有人就出生在罗马。

不平等,但可以对等,也就是你和我关系好,我对你的爱就多一点,你和关系不行,你该干嘛干嘛去。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要有规矩。

“先生的思想到和墨家差不多,但怎么就拜入了儒家?”

紫女笑道,她对安阳的话并没有丝毫的反驳之心,毕竟安阳对青楼内其他姐妹没有其他客官的那种玩心。

至少对这些姐妹还不错,表现出来有种发自内心的尊重,从来没有命令的语气要求如何如何。

“哎,其实我一直对墨家的和平非常向往,所以也学习了对方的文化,哪怕是墨子一直抨击儒家,我也非常尊重他,就像我老师孟子一样尊重。”

安阳摇摇头,叹息道。

“呵。”

卫庄忍不住笑出来了声,这话分明是说墨子不尊师重道,自立门户不会还要回来踩母校两脚,明明是骂墨子。

但从安阳嘴里出来却是我儒家大气,不和你计较。

“你们儒墨两家斗来斗去的真有意思,最后落得个两败俱伤可不好了,到时候成了其他几家的笑话。”

卫庄带着嘲讽的意味说道,儒墨两家都可以称的上世纪大战了,墨子喷孔子,孟子喷墨子,谁能想到死后几十年还有人骂你?

(这三个相差年纪很大,墨子的老师好像是孔子孙子的一个学生还是同门来着,孟子和墨子年纪也差了很大。)

安阳摇摇头,卫怼怼又开始了,不过也是,百家争鸣不就是互怼出来的吗?

“是啊,两败俱伤总比废了强吧?也不知道是哪家号称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现在……啧啧,一个在秦国当起了保镖,另一个……”

最新小说: 咬上你指尖 诡秘复苏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炼狱亡灵法师 天庭武王 叶晨吴通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