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真的(1 / 1)

安阳看着残局出神时,韩宇咳嗽声传了过来:

“咳咳,在下身体不便,让先生久等了。”

“四公子请起。”

安阳抬头看去,韩宇长相和韩非有些相同,但气质完全不同,韩非不拘小节,洒脱,有点道家的样子。

而韩宇面容严肃,行礼规规矩矩,比韩非更像是儒法两家的结合体。

韩宇脸色惨白,就连嘴唇都没有一丝血红,一只手轻捂肚子,面容都有些狰狞。

“先生我这病就靠你了,我已经请了无数医师但依然这副样子。”韩宇来到矮桌前慢慢跪坐下。

“我尽力而为。”

安阳手搭在韩宇手腕上,没病,只是受了伤,肚子不知道被哪个憨货一拳打出了问题,力道不小,恐怕把早上的饭菜都吐了出来。

拿我当乐子玩?

安阳微微一皱眉,他很不爽,所以一个邪恶的想法油然而生。

一刻钟的时间,韩宇见安阳脸色变了数次,心中也疑惑,难道真的出了问题?还是说这货根本是个江湖骗子?

“公子的病很严重。”安阳缓缓拿开手,沉声说道。

“严重?”韩宇连忙追问。

“嗯,公子的病是在下所见不弱于王上的怪病,抱歉公子,在下恐怕也……”

安阳点点头,说话间,就连称呼都变了,似乎在说,这病我也无从下手,公子还是另请高明吧。

“怎么可能?”韩宇第一时间想到,也惊呼了出来。

“没什么不可能的哪怕是大将军那样的高手也得了一个不可逆的大病,但公子你才二十多岁啊。”

安阳摇摇头说道,似乎在惋惜韩宇英年早病。

“就大将军也?”

韩宇并未在意自己,因为他现在的身体倍棒,就算真的有病也能靠药物续命个十几年,现在重点是姬无夜能活多久,能不能为自己所用。

“嗯,大将军的病只能靠我从圣女求来的特殊药物才能治疗,那药物极其难求,我耗费了无数精力才换来八十枚药品。”

安阳脸色凝重的点点头说道。

“不知大将军得的是什么病,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想让我韩国痛失一位爱将。”

韩宇试探性的问道,至于圣女是谁他没去管,无非就是天上下来个神仙什么的。

这种故事年年都有,也不知道真假,但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就当他是真的吧。

“大将军的病名在下也不知道,但大将军用上药物活个十年不成问题。”

韩宇点点头,十年还行,在此期间若是杀了太子加上剩下两个公子,那位太子之位就是他的了,到时候便可以压制姬无夜,然后一展宏图了。

压制姬无夜他确信他能做到!

正当韩宇想要继续开口时,安阳又将手搭在他脉搏处,同时惋惜的说道:

“但公子这病,恐怕也只能靠神药医治一二了,要是神药也不行,在下也无能为力了。”

韩宇也皱起眉头,想完姬无夜也该为自己考虑考虑了,整个韩国医术最好的应该就属安阳了,要是对方没办法治好,何谈后面的雄图霸业?

又是一刻钟,安阳松开了了手,这次他没有说话,不停的叹息着,看向韩宇眼中多了些怜悯。

韩宇心中一紧,连忙作揖说道:“还请先生为我治病!宇自当感激不尽!”

安阳幽幽叹了口气,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明珠夫人给他的药丸,拿出来三十颗,递给韩宇,摇摇头说道:

“大将军要走了五十枚,只剩下三十枚,能不能治好就看这些了。”

“多谢先生!”韩宇小心翼翼接过药丸,随手从桌子上拿去个盒子装了进去。

“其实还有可能可以治疗好公子的病情,只不过……”安阳摸着下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先生请说,宇自当竭尽全力帮助先生。”韩宇连忙开口,同时心中默念:我并不怕死,但为了国家我不能死!

“在下祖传一套功法配合上这神药,就有奇效!”

“还望先生告知!”韩宇作揖请求道。

“嗯,那套功法王上也在用,效果俱佳!”安阳点点头说道。

“父王也在用?多谢先生了!”

韩宇心中微微一惊,他自然知道自己父王的身体是个什么鸟样,也就这几年变好了许多,看来都是这白玉所治疗的。

“白玉先生当是神医!难怪父王会让先生当太医!”

“都是虚名罢了!”安阳摆摆手谦虚的说道。

韩宇拍了拍手,韩千乘从亭子顶部跳下,出去了几分钟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些竹简。

“先生麻烦你了。”韩宇目光灼灼的看着安阳。

安阳点点头,拿起毛笔,蘸了蘸墨水,开启了自己的绘画之旅。(毛笔这东西是秦朝就有的,还是蒙恬发明的,虽然但是,这可是秦时哎。)

这几年的时间安阳天天看着韩王安练广播体操,自然早就熟记于心,没用一刻钟就全部画出来了。

“公子请看,这便是王上也练习的功法。”安阳将竹简递了过去说道。

韩宇仔细看了看,也没多怀疑,放下了竹简,看向安阳,说起了正事:“先生,宇还有一事相问。”

按耐不住了吗?

安阳心中暗道,他自然知道对方找他是另有目的,他一伸手说道:“公子请讲。”

“先生觉得这韩国如何?相比其他国家如何?”韩宇死死的盯着安阳,沉声问道。

“很不错,这里的人对我掏心掏肺,王上也拿我当亲兄弟,哪里会比这里自在呢?”

安阳笑一笑说道。

“先生,我问的是您对七国的看法,对韩国的看法。”韩宇不急不缓的说道。

闻言,安阳脸色变了变,也看上了韩宇,两人对视,开口说道:“公子,这是何意?”

“我曾经调查过先生,先生与九弟关系匪浅,这次智破军饷之案,恐怕有先生帮忙。”

韩宇一副我已经知掌控了你生平的样子,傲视着安阳。

“公子可不要乱说,此次军饷之案,全是我那师侄所破。”

安阳回答道,其实他说的也是事实,他的确没帮上什么忙,韩非的脑子可比他强太多了。

哪怕是穿越者也玩不过他,当然有些地方的玩还是能玩过的,众所周知安阳玩的很花,整个七国恐怕也没能玩过他。

还要装吗?

韩宇摇摇头,也没再去多说,反而自己跳过了话题:“先生,我想请你助我兴国!”

你可真自信。

安阳心中嘀咕着。

韩宇是不错,城府很深,看人也很准,想把张良收入麾下,能在韩非和姬无夜两方势力周旋,在众多公子是最有威望的,能力最强的。

坦白了说,韩宇很适合当君王,但那又如何,他的实力整体还没韩非那边强大,夜幕派点人来过来凉凉了。

(想了一下,居然有人说我短,好吧也就三四个,所以我做了一个重大决定!

过几天六千字,或者更多,一万也不是不行,毕竟我们这边来了几个密接,说不定要停课,呜呜呜……开学不到一个月又回家呆着,我无语啊……)

(日万其实有些说大了,但肯定会加更,至于坚持几天就不好说了。

看成绩吧,最近日收离了个大普,少的可怜,还不给我给量了,我跳读不高啊,你给一天一千的量也行啊,连续七天不给量,我都无语啊~

我能坚持这么久,也是我牛逼好吧。)

最新小说: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炼狱亡灵法师 诡秘复苏 天庭武王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咬上你指尖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江瑟瑟夜无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