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抗住(1 / 1)

从大将军府邸出来,安阳伸了个懒腰,低声自语道:“演戏是真的累啊。”

将韩国贵族抛给姬无夜,安阳并不觉得愧疚,也没什么负罪感,那些贵族和姬无夜一样,为了自己的利益让韩国上下民不聊生。

“韩国还有好人吗?”

安阳不禁想道,似乎有,但很少,以他的标准鉴定好人的标准就两点,无非就是为了平民百姓和国家做了什么。

韩非一列的做的事的确算好人,张开地为了韩国尽心竭力也算好人吧,但他有些固执,站队一直模糊不清。

还有半个……韩宇,也算。

有城府,有才华,会用人,为了王位不惜一切代价,他也是韩国最适合当王的人,敢于和姬无夜正面对抗,就是不知道对民众怎么样。

安阳摇摇头,韩国已经被姬无夜腐蚀完了,韩非能救活才是奇迹,他看向一座比较高的山,说道:

“先去看看我的好师侄吧。”

安阳走后不到一刻钟,大将军府邸就有一队人骑马跑了出去,不用想,这自然姬无夜依然不相信韩非的话,想去看看军饷是否还在。

山峰之上韩非,紫女,卫庄和张良四人喝着酒,韩非看向跑出的一队骑兵,笑了笑说道:

“卫庄兄这戏演的如何啊?”

“将军府的亲卫轻骑出动了,看来公子登门拜访的诚意,让姬无夜动心了。”

紫女站在山崖前看着脚下的士兵并未惊讶,余光瞥见右侧有道身影慢慢悠悠的向上走来。

“白玉先生也来了。”

“紫女姑娘好久不见。”安阳也注视到了紫女,面带笑容说道。

“好久不见?先生记性有些不太好,这才分开不到一个时辰,就好久不见了?”紫女也笑着反问。

“有句话说的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一个时辰不见怎么着也隔了三个月吗?”(三秋是三年。)

紫女脸上笑容不减,她自然不会因为安阳几句话就沦陷,也没有愣神什么的,为人处世这方面她可比安阳好的多。

她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这话和先生讲的故事一样生动,可惜都是假的。”

安阳摆出一副我不会骗人的模样,说道:

“怎么可能,我白玉又怎么可能说假话?在下说的都是真心实意想要表达的东西。”

紫女带着笑意就这么看着安阳,也没继续说话。

“紫女姑娘你这样说话可是伤害到了我。”安阳摸着自己的心脏,呲牙咧嘴的样子似乎真的被紫女伤到了心。

这时,酒桌那边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传来,卫庄也用着拽拽的步伐走下了山。

“我知道他一向爱耍酷,但用得着用我心爱的酒杯吗?”韩非也摸着心脏一只手指着已经看不见背影的卫庄苦笑道。

“师叔,你来了。”韩非也注意到了安阳起身作揖。

张良也学着韩非的样子作揖叫了声:“见过,白玉先生。”

“嗯。”

安阳朝着两人挥了挥手示意可以坐下了,随后看了看紫女,穿的还是在紫兰轩的那件,衣着很少,这“大冷天”的容易冻感冒!

很快,安阳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件外套,在紫女惊讶的表情下不由分说的给对方套上:

“紫女姑娘,晚上就不要穿这么少了,容易生病。”

“这不……”

紫女拉了拉外套,想拒绝,她是习武之人这点温度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再说她和安阳关系虽然不错,但还没到这个程度。

但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安阳率先说道:

“姑娘要是生病了紫兰轩的人怎么办?我知道姑娘会武功,但以防万一吧,再说了,我会也心疼的。”

前面几句还好,但最后一句话一出,紫女瞬间白了安阳一眼,将衣服取了下来,还给安阳说道:

“先生好意小女子心领了,衣服还是还给先生吧。”

说完紫女便快步走下了山,韩非邀请看的戏也完了,卫庄那边还有危险,她要去看看才能放心。

“紫女姑娘……”

安阳抬手想叫住紫女,不过对方速度有些快,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哎,女孩子有些难追啊,也不知道那些后宫佳丽三千的大哥都是怎么做到的。”

安阳将衣服放回空间戒指,摇摇头也来到了酒桌旁坐下叹息道。

“师叔也失手了?我还以为师叔很厉害呢。”韩非凑了过来幸灾乐祸的说道。

“去去去,你这个母胎单身不要多说话,我好歹是有夫人的!”安阳喝着酒不满的说道。

“师叔,单身怎么了,单身我自豪,单身我乐意。”韩非酸溜溜的说道。

见卫庄和紫女都离开了,张良也缓缓站了起来,向二人作揖道:

“九公子,白玉先生,良先走一步。”

“子房,相国大人那就交给了。”韩非换上笑容说道。

“祖父那边我会劝说,公子等良的好消息吧。”

张良谦逊有礼,一副玉面公子的样子,很讨喜,但要是把他和公孙玲珑放在一起……

望着张良的背影,安阳不由得想起秦时明月和天行九歌三大遗憾中的女主角之一,公孙玲珑。

“咦?”

把这两人放在一起,安阳打了个寒颤,要真在一起了就张良那个小身板能扛的住吗?就算是习了武也着不住吧?

“师叔觉得子房如何?”韩非倒没发现安阳的异常,自顾自的问道。

“很好,不可一世的大才。”安阳回过神来,听见韩非的问题,没有过多思索的回答道。

“我也觉得,可惜年纪还是有些小。”韩非点点头,认同了安阳的说法,不过依然叹息道。

打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救国也差不多,只不过要把这些换成:时间地理用人。

回国前韩非自认为有六成左右的机会救国,不过可惜现实给韩非狠狠的一棒。

韩非现在能用的时间越来越少了,韩国的位置也是一大隐患,还有可用的人才越来越少,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天才可以被韩非用。

安阳摇摇头,意有所指的说道:

“一个国家是否强盛主要有三个标准,统治者是否严明,国家的地理位置如何,国家经济如何。”

闻言,韩非面容一僵,随后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这三点韩国是一点没沾边啊。

“师叔,我想试试。”韩非正色道。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打击你,你和我一个朋友很像,你们都想救国。”

安阳不由得想起来信陵君,他和韩非一样,有才但不被重用,但韩非比起信陵君还要惨些,信陵君好得有些权力,魏国也可以全倚仗着他,而韩非除了后来的流沙,其他几乎都是和他作对的。

韩非笑容重新回到脸上,对安阳口中的朋友起了兴趣:“师叔的朋友?救国?”

“嗯,他死了,被君王猜忌,被他国刺杀而死。”安阳点点头说道。

“他是一个英雄。”韩非笑容收敛,正色道:“一切为了国家而死的都是英雄,他们应该被尊重。”

“是吗?但我不觉得他是英雄,一个自大狂而已,最后还把自己害死了。”安阳叹息道。

“师叔这样说不好吧。”韩非咧了咧嘴,他有种感觉安阳在指桑骂槐,但苦于没有证据。

安阳看向韩非,选择跳过了这个话题:“要是你和商君是一个时代的人说不定还能救国。”

商鞅,也就是韩昭侯时期吗?的确很强。

韩非目光平静的想着,那是韩国实力最为巅峰的时候,秦国也是在那时候由弱转盛的,要是韩非出生在那个时期说不定还真能拯救韩国。

“可惜你遇到的秦国,六代明君,你来不及了。”安阳继续说道。

韩非是人杰,但是秦国的商君也是人杰,后面六代秦王都是明君,还有尉缭子,白起,王翦,蒙骜,吕不韦等等都是人杰。

秦国努力六世才达到这个高度,现在的韩国已经腐败成这个样子了,怎么可能追的上来,来不及了。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嘛,师叔你说是吧?”韩非笑着反问道。

“梦想不是空想,罢了,我和你打个赌吧。”安阳摇摇头也不再劝了,准备换一个方法顺便还能套路一下韩非。

“打赌?”韩非一挑眉显然来了兴趣。

“嗯,我离开韩国前可以替你除去一大障碍,到时候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安阳沉声道,说实话,他也想看看要是夜幕死伤大半韩非能不能救活这破烂不堪的韩国。

“除去?师叔你是知道的,我未来可是司寇,乱杀人可是不对的。”韩非摇摇头,严词拒绝了。

“救国还需要在意这么多吗?非常时期非常手段,你虽是儒家,但骨子里是法家,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

韩非沉默了,申不害变法失败的原因有一部分就是因为无法做到一视同仁。

他不想这样,做错事还被抓到惩罚是应该的,但要是安阳杀的要是一个没露出马脚的,他有些过意不去。

“罢了,到时候你会明白这个道理的,我先走了。”

“师叔慢走。”

最新小说: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叶晨吴通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咬上你指尖 江瑟瑟夜无烟 炼狱亡灵法师 天庭武王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