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谣言(1 / 1)

秦国都城,咸阳。

这里显然比韩国还要危险,朝堂上下暗流涌动,一个阴暗的地下密道,寒风呼呼的从外吹入,幽长的密道只有一盏灯,显得有些诡异。

灯下跪坐着一个人,一名中年人,他紧绷着脸,竖起的眉毛下,一双被怒火灼红的眼睛中射出两道寒光。

有些干裂的嘴不停地动着,裹着一身貂皮大衣,对着黑暗处发出低沉的声音:

“查到是谁了吗?”

“这……”

黑暗处有一道人影若隐若现,犹豫了一会,在中年人的注视下才回答道:“君上,已经有些眉目了,应该是相国吕不韦动的手。”

中年人闭上眼睛,深呼吸几口,说道:“果然是他,也对,他出手也没什么意外,这次是我害了农家的几位,抱歉了。”

黑夜中的人连忙说道:“没有君上就没有现在的农家,整个农家都是君上的,农家全体上下甘愿为君上赴死。”

中年人摇摇头,语气依旧有些自责:

“这个法子是我提出来,谣言传播两年多了,起初只是小规模暗杀,没想到这次吕不韦突然出手,让我们完全没有防备,白白牺牲这么多人,早知道就让他们先走了。”

“君上……”

黑暗中的人还想说些什么劝解他,不过还没说完就中年人出声打断了他:

“秦国已经没有机会,你先去燕国吧,燕国太子燕丹也算有雄心,也有智谋,但无用武之地,可以尝试拉拢。”

闻言,黑暗中的人恭敬的说道:“一切听君上吩咐。”

“去吧,去吧。”

中年人说完话,仿佛失去了很多力气,叹息着缓步一个人离开了密道。

刚出密道,中年人上了不远处的马车,马车内,他眼中凶光闪烁:

“吕不韦啊吕不韦,这丞相之位迟早是我的,你已经老了,我可还年轻呢,我们慢慢斗。”

……

吕不韦府邸,屋子没有被外面的寒冷影响,屋子内依然很暖和。

吕不韦还在处理着一天的事务,其两鬓比起几月前又多了许多白发,耳朵一动,听见门口处传来细微的声响,似乎知道是谁,他没有抬头,沙哑的声音响起:

“吕叔,事办的怎么样了。”

玄关处凭空出现一道身影,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老人头发花白,一身麻布,走路颤颤巍巍的来到屋内,对着吕不韦恭敬的说:

“老爷,二十几人全部处理了,其中官职最大的是郎中令。”

“查到幕后之人了吗?”

吕不韦没有反应的问道,他可不相信区区一个九卿之中掌管侍卫的敢对权倾朝野的一国丞相动手。

吕叔犹豫了一下,说道:“证据不足,但大部分都指向昌平君熊启。”

昌平君……

听到这个名字吕不韦微微皱眉,昌平君父亲是楚考烈王,母亲则是秦昭襄王的女儿。

他的侄女,也就是扶苏他母亲还嫁给了嬴政,论辈分算起来还是嬴政堂叔,若无真凭实据恐怕无法对他下手。

“证据是什么?”

“散布谣言中有两位郡守是昌平君提拔上来的。”

吕不韦摇摇头,沉声说道:

“还不够,继续……罢了,不用了,想来他也收好了自己的狐狸尾巴,吕叔你先下去吧。”

“对了,罗网……吕叔还是不要乱来了,那边实力已经不比您老人家弱了。”

“明白了老爷,不会给老爷添麻烦了。”吕叔愣了一会后点点头,不再多言,身影一晃,鬼魅一般消失不见。

“多少年没人敢这么对付我了,昌平君,隐忍蛰伏了这么久终于忍耐不住了吗?那便来的,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敢对我出手。”

吕不韦放下手中的笔,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语气极为平淡,似乎并未将昌平君放在眼里。

两只老狐狸要交手了,这也意味着秦国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

秦赵边境,两国撤兵了,应该说是赵国撤兵了,秦军六万大军还在边境虎视眈眈呢,赵国为何撤兵?这就不得而知了。

另一边,太子燕丹顺利回到了燕国,但等待他的居然是入秦为质,至于为什么?

秦赵两国大打出手时,燕国脑子不对劲,不去攻打与自己积怨已久的赵国,反而大军压到秦国边境,让秦国不得不派兵增援秦燕边境。

(别说我不懂历史哈,燕国为什么不打赵国,反而对强秦出手后面我会写……前提是我能记住的话。)

秦国收拾完赵国后,自然是将矛头对准了弱鸡燕国,燕王喜连忙投降,又是割地又是赔款,还同意将太子燕丹送到秦国历练。

燕王宫,大殿内,燕丹对着王位上的燕王喜作揖,语气中充满了无奈:“是,父王,儿臣同意入秦为质。”

燕丹心情是不好的,前几天刚少了个墨家这样的大助力,荆轲也出去历练了,现在又要去当质子,还是去秦国……

老子这是摊了个什么爹?把儿子往火坑里送?

而王位旁的雁春君微微一笑,侄子啊,不要和长辈作对,这可是常识,今天见识到本君的厉害了吧?

燕丹一脸郁闷的回到府邸,一个人喝着闷酒,这时耳边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太子殿下,出什么事了?”

燕丹微微抬头,大殿内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中年人,他这是燕丹半个月前收的门客,实力极强,达到了超一流境,已经不弱于他的老师六指黑侠了。

“没什么大事,只是父王让我去秦国当质子。”

燕丹幽幽开口道,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心,小时候,他与嬴政可是一起在赵国为质的,现在十几年过去,嬴政已经当上了王,而且已经亲征了。

而燕丹呢?还要入他国为质,而且还是儿时好友的国家。

不知不觉间燕丹对自己的父王有了些恨意,当你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一个人时,那个人将被你贬的一无是处,而燕王喜就是这么巧,撞枪口上了。

这还不算大事?

田光扯了扯嘴,心中默默感叹一句:你心态真好,但现在可是个表忠心的大好机会,旋即他立刻单膝跪地,抱拳道:

“太子殿下,不管在哪里,属下誓死效忠殿下。”

闻言,燕丹这才露出笑容,连续几件坏事让他有些颓废,现在可算是遇到一件高兴的事。

一名高手的效忠,加上他自己的实力,足以保他在秦国安全,至少不用怕雁春君的暗杀。

“好,光恬(这名字起的好废),日后我燕丹坐上王位,定不会亏待于你,放心便好。”

“多谢太子殿下。”

……

翌日,给韩王安治疗完后,安阳借着治疗的借口,又来到了百香殿,依然是那股香味。

明珠夫人身着黑色纱衣,坐在桌前,调制着自己的物品,察觉到身后来人,放下手中物品,很是乖巧的转身对安阳微微躬身,道:

“主人。”

安阳一挑眉,没想到久居高位的明珠夫人这么快就适应了,但不管是不是真的,这都是好事,明珠夫人不乱搞什么幺蛾子就好。

“我要的东西呢?”

明珠夫人拿起桌子上早已制好的胭脂,递给安阳的同时说道:“这是主人要的两盒胭脂粉。”

安阳接过盒子打开闻了闻,虽然自己不懂,但的确比外面店铺里卖的好闻许多,香味虽然不浓,却是有股花香。

安阳将胭脂收入空间戒指中,看向明珠夫人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会下毒呢。”

“奴婢不敢。”明珠夫人又是一躬身,像极了个做错事的孩子。

要是让韩国他人看见明珠夫人这样,恐怕会觉得自己眼睛出问题了吧?

毕竟放平时哪怕对韩王安,明珠夫人都不会摆出顺从的的模样,现在却对一个儒生如此毕恭毕敬。

安阳坐到明珠夫人桌前,随口吩咐着:“好了,今天还有个需要你帮我一下。”

“主人请说。”明珠夫人站在安阳身后,恭敬的说道。

“找一个女子,来自百越,以前是百越废太子天泽的部下,会使用火魅术,大概十八岁左右吧,长的很好看,比你小一点。”

安阳努力的回想着焰灵姬的特点,不自觉的看向明珠夫人,这个女人是真的大,也不知道比起焰灵姬如何。

明珠夫人认真听着安阳的描述,当听到是个女人时,不知为什么心中空落落的,就像是个被主人抛弃的宠物。

难道是我不够美吗?是我不够有魅力吗?你居然出去找别的野猫!

感受到明珠夫人心中的不满,安阳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什么鬼,这女人变化这么快?该不会有什么大病吧?

“是主人,妾身会努力的。”

明珠夫人想起安阳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想法,但这次她并没有慌张,反而语气妩媚的回答道。

有着具体体貌特征的人对于明珠夫人来说很好找,尤其还是天泽的部下,白亦非可是囚禁了那个二货接近十年呢。

安阳微微点头,问道:“对了,你体内的蛊虫对你的修炼会有好处,相信你已经体验到了吧?”

“体验过了,主人的蛊虫能让妾身的修炼快很多,多谢主人。”明珠夫人如实回答道。

丹田内的蛊虫可以加快她内力的流通,她实力的进步比以前快了不少。

“那就好,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这个灵力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明白吗?”

安阳起身来到明珠夫人面前,挑起对方下巴说道。

其实对蛊虫的上限在哪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东西和秦时明月不是一个纬度的东西,能控制人心,还能共享视觉,又能加快修炼……

但不得不说,明珠夫人身上的香味的确很好闻,要不是自己实力高超,就上头了。

“是主人。”

安阳松开手准备离开时,身后又传来明珠夫人的声音,语气带着请求:

“主人……能不能再用蛊虫惩罚奴婢一次。”

??????

最新小说: 诡秘复苏 咬上你指尖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天庭武王 炼狱亡灵法师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