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怕死(1 / 1)

闻言,明珠夫人看着安阳愣了愣,中了我的迷烟这么久,居然还不倒下?难道意志这么坚定吗?

明珠夫人也没多想,紧跟着上前一步,声音极为妩媚:“自重?没想到先生这么清高啊~读书人就是不一样~”

知道还这样?贱不贱呐!

安阳又是退一步,皱了皱眉,问道:“夫人,这病?”

他虽然是个sp头子,但却没有曹贼的喜好,对于那些惦记着别人家妻子之人,他一直是不齿的!

至少得等着成寡妇再惦记也不迟啊,有些人……真急!

明珠夫人嘴角上扬,看惯了朝堂和后宫的勾心斗角,她发现她越来越喜欢这个儒家小生了,心中生出一股征服欲。

用什么好呢?蛊还是毒,又或者用自己?

想到这明珠夫人低下头,看着自己身姿,满意的点点头。

世上只有三种女人,一种是看不到脚尖的,另一种能看到脚尖的,最后一种只能看到肚子。

又扁肚子还大的最难受。

明珠夫人自然属于第一种,她对自己的“微胖“”极为满意,正想着如何将安阳变为自己的玩物时,却瞥见对方正撇开头,根本没正眼看自己。

明珠夫人顿时玩心大起,玉手搭上安阳的胸膛画起了圈圈,同时问道:“先生为何不敢看本宫~难道是怕了?”

香味配上迷人的声音,哪怕是安阳这种意志力极高的人,现在已经搭起了小帐篷,他退后一步,声音大了几分:

“夫人请自重!”

明珠夫人愈发觉得安阳有趣,每日在宫中除了调香,就给白亦非送侍女。

除了还有个胡美人与小红莲,能给她提供点乐趣外,其他时间都是无聊至极的。

现在有个这么好玩的儒家小生,她很满意,影后体质瞬间附体,一手扶着额头,另一手捂着胸口,说道:

“先生这是怎么了,治病难道不应该看看病情吗?我头晕,胸口发闷啊,先生快来帮帮我啊!”

说着明珠夫人身体倒向安阳,被后者抬手接住,明珠夫人嘴角勾起,看来也不是什么清高的儒生啊,不一样倒在了本宫裙摆之下?

“先生,我好难受啊~”明珠夫人的手也不老实了,扯起了衣服。

太嚣张了,这能忍?

安阳心中怒吼,手一挥,控心蛊出现在手中,再轻轻一弹,蛊虫瞬间从毫无防备的明珠夫人嘴里滑入,同时他手一抬,让对方闭上了嘴。

刚开始明珠夫人见安阳有些失控,认为自己的魅力越发强大了,正要乘胜追击时,却发现有东西进入自己体内,内视丹田后,才发现丹田处早已多了一些东西。

明珠夫人可是玩蛊方面的专家,少说也有十来年了,自然一眼便认出了此物,蛊虫!?

明珠夫人一惊,她从未想过此人居然会功夫,连忙退后几步,声音冷了几分,厉声问道:“你对本宫做了什么!”

“夫人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安阳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但这笑容在明珠夫人眼里可比恶魔还恶魔了,蛊虫有很多种,想要解开特殊的蛊虫更难,也就是说她要是找不到解药或者蛊母,这辈子就要受对方驱使了。

“我可是韩国的夫人!”明珠夫人寒声说道。

“呵。”

安阳笑着摇摇头,没有多说,心中已经有了些判断,蛊虫只能对实力或者地位比他低的使用,也就是说他的地位比明珠夫人要高上许多。

这东西也太好用了吧~

安阳心中贱贱的想着,他上前一步,一手擒住明珠夫人皓腕,另一只手勾起明珠夫人的下巴,说道:

“夫人不必多费力气了,除非你的实力超过超一流境才能解除这个东西,现在夫人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地位这方面有着韩国这个大山在明珠夫人除非当上韩王,否则不可能超过他。

所以只有实力了,但明珠夫人现在只是一个一流境中期,想要超过他?可谓是天方夜谭。

安阳往下看了看,轻声说了一句:“还真的条大鲨鱼啊~”

明珠夫人冷冷的看着他,没想到平时只有她玩弄别人的份,这次居然栽到这个男人手里。

见明珠夫人不说话,安阳也不在意,继续介绍道:

“对了,忘了提醒夫人,我可是能控制你身体的蛊虫,你可以想想,若是这个虫子进去五脏六腑,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虽然明珠夫人自己没经历过撕心裂肺的痛,但她处理过的侍女和内侍可不在少数,那种惨叫想想都内心发毛。

但身居高位的她可不会就这么去求别人,最主要是对方刚刚还是自己猎物,这种身份差让她不适。

她冷声的警告道:“你就不怕死吗?若是我去韩王那里控诉你,恐怕你也不会好过。”

“韩王安?你觉得我会怕那种废物?真以为我会白白给他治疗两年病?”

安阳轻笑一声,正视着明珠夫人,露出恶魔般的笑容,他可从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当然这个恶魔的笑是明珠夫人认为的,同时她心中暗道:

难怪每次迷烟的效果都会下降,但我却始终发现不了原因,原来你不是治病……

“你就不怕死吗?控制一国君王可是死罪,七国都会要求你死。”

明珠夫人的话的确不是危言耸听,无论控制哪国君王,其他几国的王都会害怕,当有平民危害到王的利益,各国君王都不会放过他,到时候……

但安阳可不怕。

只见他松开挑着小巴的手,来到明珠夫人调制香料的桌子上,拿起一盒,闻了闻,说道:

“那你呢?岂不是要被五马分尸?”

明珠夫人的香料的确不错,比紫兰轩用的高出了很多个档次,不愧是王室专用。

安阳只是随口一说,但让明珠夫人心中一惊,难道被发现了?这不可能啊!

“你什么意思?”明珠夫人沉声问道。

安阳将香料收起来,这种名贵的东西送人还不错,重要的是这东西没毒。

随后安阳缓缓道出了明珠夫人的身份:

“要说这韩王宫里谁最应该罪该万死,恐怕没人比的上你吧?夜幕四凶将,潮女妖。”

闻言,明珠夫人心一沉,潮女妖这个身份在夜幕中也只有少数人知道,哪怕墨鸦那个统领也只有一点点消息。

而现在却有人知道了她的身份,她有些后怕,难道夜幕中出了叛徒?不可能是白亦非与姬无夜,那么无非是翡翠虎?还是蓑衣客?

“你应该很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这层身份吧?”安阳又走到明珠夫面前,问道。

明珠夫人点点头,她的确想知道。

“那我便勉为其难的告诉你,其实吧,我会算命。”安阳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不,是天花板,一副修仙高人的样子,高深莫测的说道。

算命?那是何物?

明珠夫人皱眉,虽然没听过,但字面意思也差不多能明白,但这东西有什么用?无非就是知道嫁什么人,后面命好不好。

“算命,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一样东西,只要与我见过一面,我便会知道那人的一切秘密,包括那人以后的命运。”

安阳单手附在身后,一只手想要学着前世电视里高人的样子去轻抚胡须,但发现自己连胡子都没有,只好去整理一下衣物,弹了弹身上的胭脂粉。

“这怎么可能?”

明珠夫人显然有些不信,同时心中有些我是个傻子的感觉,也就是说老娘在这尬演了半天?你也搁这装了半天?

安阳一笑,你不是喜欢玩吗?那我就陪你玩,他幽幽开口说道:

“你是夜幕四凶将之一,代号潮女妖,任务就是控制韩王,但技术不怎么样,只能实现浅度控制。

你与另一位四凶将之一的白亦非是表兄妹关系,这两年来一直在给白亦非少女,以供他提升功力,保持容颜。

而且我还知道,你虽然与白亦非是表兄妹,但白亦非的年纪可比你大了二十多岁。”

(度娘来的,白亦非比卫庄的年纪辈分大~因为功法原因容貌保持不变~其实是个老大叔……

突然有点可怜白亦非,毕竟我这本设定白亦非也是个雏,若是破了,一身功力也会消失,哈哈哈哈……四五十岁的人了……嗝~)

明珠夫人的表情从愕然慢慢恢复正常,听完这些她已经相信了安阳的话,她的接受能力本来就强。

当年白亦非送她入宫,两天便适应了宫里的环境,仅仅一个月便将韩王安迷的神魂颠倒。

可惜韩王安碰都没碰到……

咳咳,有点跑题了,总揭韩王安老底干嘛?他可是七雄之一!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那你要怎么样?”明珠夫人问道。

安阳一脸笑意的回答:“这不是夫人让我来给你治病吗?夫人头疼,胸口发闷?来,我给你看看。”

说着狗爪子已经伸到了半空中。

明珠夫人虽然前面一直调戏着安阳,但她终究也是个雏,哪见过这场面,连忙后退两步,同时厉声喝道:

“就算你不怕韩王,难道就不怕夜幕的报复吗?”

夜幕?一个废物组织怕什么?

安阳这样想着,但还是收回了手,他现在对明珠夫人除了有些好奇,其它没有丝毫想法,再说他也不是那种只要身子不要灵魂的渣男。

在没有爱上一个人之前,绝不动她。

最新小说: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叶晨吴通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咬上你指尖 江瑟瑟夜无烟 炼狱亡灵法师 天庭武王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