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韩王(1 / 1)

韩国都城新郑,韩王宫。

张开地闭目养神站在文臣到左侧,姬无夜则站在武将的首位面带讥讽是看着张开地,冷哼一声。

老东西。

姬无夜上前一步,对着王位上的胖子抱拳,略带骄傲的说道:

“本将军想为王上引荐一人。”

人?引荐?

韩王安看向姬无夜,张开地也睁开了眼睛,心中暗自松了口气,看来白玉还没死。

“不知将军想要为寡人引荐何人啊?”韩王安问道。

“他叫白玉,是儒家孟子的徒弟,近日周游列国时被本将军发现。”

白玉?孟子的徒弟?

韩王安皱了皱眉,孟子他知道,继孔子之后儒家的又一位圣人,但他不是死了吗?怎么收徒弟了?

“这么久了,寡人怎么还不知道这件事?你们这是何意?张开地你告诉寡人!”

韩王安沉声问道,丝毫不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最近不就是和几位爱妃日日笙歌吗?

姬无夜冷笑,看来那位的计划很顺利啊,他冷冷的看向张开地,想看看这老东西怎么回答。

张开地叹了口气,他汇报过吗?当然,当初刚得到消息他就找过韩王安,不过可惜,对方是一点没听下去啊。

嘴里还总念叨着没这夫人紧,没那夫人润。

但张开地能说是韩王安的错吗?当然不行,只能将责任全部揽入自己的怀里:

“微臣知错,未实时给汇报给王上,请王上责罚。”

韩王安冷哼一声,要的就是这个台阶:“罚你半年俸禄,如有再犯斩立决!”

“臣多谢王上,王上仁慈。”

张开地嘴中说着夸奖韩王安的话,心中却早已经将这货骂了千百遍。

韩王安满意的点点头,看向姬无夜问道:“不知道那白玉在何处?寡人可否一见?”

“自然可以。”

姬无夜说完一挥手,安阳一身黑色儒家长袍从殿外走了进来,瞬间吸引了朝堂上大多数人的目光,但安阳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面对了儒家大佬,现在怎么可能会慌张。

安阳在殿中间作揖行礼:“见过韩王,在下白玉。”

同时安阳打量起韩非的父亲,第一眼就有一种感觉,这货好虚,好胖,的确胖比起动漫有过之而无不及,韩王安脸上肥肉推在一起,满脸笑容:

“白玉先生快快请起,没想到白玉先生居然如此年轻,寡人佩服!”

“王上说笑了,在下只是一介书生,哪里比的上一国君王,这君王可比在下强的太多了。”

白玉笑的天真无邪,加上一系列的彩虹屁,让韩王安提升了很大的好感。

逐渐的韩王安笑容收敛,接下来就是谈正事的时候了:“不知先生来韩国有何打算?”

安阳简明扼要的回答道:

“本来只是路过韩国,但奈何姬将军热情好客,我决定留在韩国一段日子,若是王上给个官当当更好。”

这些自然是姬无夜来时吩咐过的,既说明了来意,又提到了这都是姬无夜的功劳,一石二鸟。

“谋职?”

韩王安微微蹙眉,又是以前他肯定满口答应,但现在安阳是姬无夜推荐过来的,想要干什么不言而喻。

虽然韩王安是半傀儡的状态,但不代表他没脑子,权衡之术玩的还是很好的。

张开地与姬无夜两边不多不少,刚好可以抗衡,现在若是加上了安阳,局势恐怕会慢慢倾斜。

心中虽然知道这是姬无夜下的套,但韩王安也没证据,不能多说什么,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拖。

“可否与先生详谈一二?”

这话一出,张开地松了口气,韩王安能想到的他自然也可以,他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好在韩王安还是有点脑子的。

不过姬无夜倒是有些不爽了,这是不给的意思?老子辛辛苦苦找来的贤能就这?

“自然可以。”

安阳也答应了下来,他也想拖,当官就代表有事做,他可不愿意忙着忙那,还要参与无聊的政治争斗。

“那寡人等着先生。”

韩王安挥了挥袖袍,表示众人可以退下了,随后拖着肥胖的身躯往殿深处走去。

姬无夜瞥了安阳一眼,沉声提醒道:“先生还不快跟上?面见王上的机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先生莫非是怕了?”

“哈哈,将军说笑了,在下只有有些许激动罢了。”

安阳笑着回答,心中却是有些郁闷,妈的,这次系统给我了个什么玩意?这东西有什么用?前世随处可见的东西给我有什么用?

安阳摇摇头,对着张开地与姬无夜作揖,“那在下先进去了。”

……

韩王宫很大,比小圣贤庄大上不少,比起外面的民不聊生,宫殿倒是尽显大国风范,高高的黑灰色城墙,给人一种别样的压抑感,让人不自觉的望而生畏。

但安阳却没有这个感觉,他跟着一个领路的内侍身后,肆意的打量着韩王宫,虽然韩国民不聊生,但不得不说王宫很不错。

很快,内侍将安阳带到了韩王安面前。

韩王安有多胖,安阳不知道,但他只是走了一会路就气喘吁吁,足以见得对方的身体已经不怎么样了。

后宫之处的亭子内,韩王安跪坐着一只手轻抚自己的胡须,看着行礼的安阳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白玉先生快快请起,过来与寡人共饮。”

安阳与韩王安相对而坐,眼前热气飘升,两人的品着韩国香茗,相互交谈着,两人像无话不说的知己。

韩王安想要错开安阳要在韩国为官的想法,安阳也不想现在入朝为官,所以两人自然全是东扯西扯。

当谈到了韩非时,安阳直接打开话匣子,大肆宣扬着韩非有多天才,有多厉害,就差直接说一句:

得你儿者得天下了。

这真的是寡人生的儿子?

韩王安也是被安阳骗的一愣一愣的,他咽了咽口水,有些不敢相信,沙哑的声音缓慢响起:

“寡人那个不孝子当真有先生说的如此有才华?”

“这是自然,韩非师侄的才华在下也是相当佩服。”

安阳一脸正色的说着,既然答应了荀子要给韩非铺路自然要信守承诺,当然其中也有为了自己的成分在,韩非因此会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

得到肯定的回答,韩王安一拍石桌,肥胖的身躯站了起来,大笑几声道:“哈哈哈,寡人就知道,寡人的儿子,又岂会是废物,这才是寡人的儿子。”

韩非在外求学多年一直没有传回消息,韩王安虽然很想念他,但依然给他挂了个不孝子的名头。

但今日得到韩非学成的消息,韩王安欣喜万分,不过哪怕只有这点运动,让他也是气喘吁吁,有点上气不接下气,面色苍白的缓缓坐下,脸上笑意却是不减。

看着韩王安如此高兴,安阳也是露出微笑,韩非,你还未回来我就帮了你这么多,你该怎么谢谢我呢?

待韩王安缓过神来,略带歉意的说道:“抱歉,白玉先生寡人失态了。”

安阳摇摇头,表示并无大碍,观察了一会韩王安后说道:

“我见大王身体有些不好,恰好儒家《易经》有治疗的功效,我刚好会一点,大王若不嫌弃,我可以试试能否治疗。”

还有这等好事?这次可是捡到大便宜了!

闻言,韩王又是一喜,大笑道:“白玉先生还真是博才多艺,连上古奇经都会,还真是得先生者得天下啊。”

同时,韩王安心中叹气,若这白玉是张开地推荐的该多好,姬无夜你尽坏寡人好事。

韩王安摇摇头,半真半假的说道:

“先生这般让寡人如何是好啊,韩国只有相国之位才配的上先生,其他位置交给先生也只是屈才啊。”

安阳眼神怪异的看了韩王安一眼,果然啊能坐稳王位的没一个废物啊,这是想让我知难而退吗?

都是些老狐狸,都教坏我了。

(早点睡吧,晚安。)

最新小说: 咬上你指尖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 江瑟瑟夜无烟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天庭武王 炼狱亡灵法师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诡秘复苏 叶晨吴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