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齐国(1 / 1)

秦国,咸阳,一个阴暗的地下室内,断了一臂的断水对着头戴高帽的赵高汇报着刺杀情况。

“确定死了?”赵高摩挲着手指,语气淡然问道。

“死了,当时魏无忌的状况绝撑不过两个时辰。”断水很肯定的回答。

赵高微微点头,死没死派人去魏国看看就行了,他死鱼眼往上一翻,看着断水的断臂,问道:

“伤怎么来的。”

“是信陵君的门客所伤,他的名字……’”

断水犹豫的说着,临走前自然听到了信陵君的话,当时被追杀所以并未多想,但现在回想起来,安阳不正是太后要找的人吗?

“怎么了?”赵高并未着急平淡的问着。

“他的名字叫安阳。”

“哦?安阳?”赵高惊疑一声,太后找到人在魏国?还是信陵君的门客?面对这种大事,他的语气终于变的重了些:

“你确定吗?”

“属下看不见他的脸,这要靠大人去证实了,而且他用的剑是掩日。”

说完,断水脚步很有先见之明的往后退了退,果不其然,听到这话赵高眼睛微眯,杀气直冲断水,后者连退几步才堪堪站稳。

“你确定吗?”

赵高声音很是沉重,掩日与惊鲵是罗网从小培养的,掩日天赋虽不济惊鲵,但两个大招爆发之下不输超一流境后期。

两个最不可能背叛的罗网干将就……就这么死了一个?

“属下确定,那人用的正是掩日剑。”断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连忙回答道。

赵高深呼吸几口,这还是他第一次算漏一件事,但这可能是赵姬要找到人,他也不敢乱来,只能选择从长计议。

“你实力落下了很大。”赵高看着断水,将对方是剑吸入手中,眼神幽幽的说道。

“属下愿交出断水,等实力重回巅峰再取回。”

“不必,一流境正好,你可以和他们组成罗网最强的凶器……刚好有个任务就当磨练你们了。”

……

芷兰宫,一身刺客装的惊鲵被赵姬召到了宫里,显然是给惊鲵下达所谓的任务。

惊鲵剑也就被赵姬拿在手里把玩了,虽然没用过剑但她很喜欢惊鲵剑,样式很好看,粉嫩粉嫩的,还是鱼尾的形状,像条娃娃鱼。

比起黑白玄翦不知道好看多少倍。

“惊鲵是吧?”赵姬将剑插回剑鞘中,立在地上,看着跪在不远处的惊鲵问道。

“是。”惊鲵言简意赅的回答。

“你可见过安阳先生?”赵姬忽然声音极冷的问道。

惊鲵身体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被发现了吗?要不要实话实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并希望安阳被赵姬找到。

犹豫之间,赵姬似乎看出了端倪,继续追问:“你如实说就好,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属下不敢,不知此次任务是什么?”惊鲵不想说,也不敢欺骗赵姬,只能错开话题。

赵姬看着惊鲵突然有些想笑,怎么感觉这个刺客像坠入爱河了一般,有些不现实。

虽然想笑,但面对属下应当表现出强势,赵姬冷声说道:“你如实说就好,本宫还不会去找他,本宫会等他来找我。”

惊鲵心中叹了口气,也松了口气,不说不行,但有赵姬口头答应,一诺千金,想来一国太后不会食言。

“见过,属下曾经见过一个叫安阳的人,他是信陵君的门客,属下接近信陵君与他相识,但属下试探过他,并不会内力,所以……”

惊鲵半真半假的回答的,也不算假,只能算选择性回答,的确相识,也试探过,只不过没有回答后面的而已。

“小家伙真的在魏国吗?”

赵姬低声喃喃自语,当初在吕不韦口中得知其他几国都没有安阳的消息后,她就将重心放在魏国身上。

又从魏芊芊那里套出一些还算实用的消息后,赵姬就有些怀疑安阳是不是跑到魏国信陵君那去了,这才将正在做任务的惊鲵叫了回来。

对,就是这么霸道无脑,也幸好任务做到了最后,只不过伤亡人数要比预计多了一些。

但好在罗网现在并不缺这种小喽喽,背靠秦国经过了几年的发展刺客组织越来越多了。

“你该不会爱上他了吧?”赵姬眼神幽幽的看向惊鲵。

“属下不敢,属下与他并未交集。”

“呵。”赵姬轻哼一声,对于惊鲵的说法不置可否,“任务?你以后的任务就是保护本宫。”

……

安阳与魏慕儿将信陵君埋葬在一个湖泊旁,是魏慕儿的建议,堂堂一国公子陪葬的只有一把剑,一个单一的墓碑立在那。

要是以后有盗墓贼来,恐怕要怀疑人生,这特么是一国公子的墓地?骗鬼呢?

“一心为国落得如此下场,魏安釐王啊魏安釐王,你很该死的。”

安阳拉着马车,心情很沉重,算算前世,这已经是他第三个亲手埋葬是亲人了。

虽然骂着魏安釐王,但安阳知道就算把他家谱骂个遍,他也杀不了对方,现在的自己倒是有些无能的狂怒的样子。

先不说一个平民杀了一国君王会造成多大影响,就魏王宫的重兵,加上龙阳君那个宗师境高手安阳怎么可能打的过?

拿着鸡蛋碰石头?

“抱歉了信陵君,魏安釐王我是杀不了,但断水不会活着,至于你兄长,有机会杀死我自然不会放过。”

既然现在没能力杀魏安釐王,安阳将目光放在断水身上了,要是放在前世,保准会被网友喷:

你可真是那个啊!可谓是欺软怕硬的领军人物了。

“断水断了一臂实力恐怕回降低许多,断水等死吧。”安阳眼中杀气一闪而过。

这时魏慕儿从马车内出来,坐在车沿上,轻声问道:“安阳叔,你知道儒家是怎么样的吗?”

“嗯。”安阳杀意收敛,温和的笑着,向魏慕儿介绍起来:

“儒家小圣贤庄是天下文人的向往之处,也是百家争鸣的标志,从里面走出了无数影响各国的人物……”

听着安阳的讲解,魏慕儿对儒家有了些向往,就连诸子百家的代表之一:墨家,它的创始人墨子也是儒家学子,只不过后面脱离了而已。

小圣贤庄一个神奇的地方。

……

魏国与齐国相聚很远,一路上走走停停,足足赶路了十多天的路才到。

的确是个神奇的地方,齐鲁之地桑海之滨,这里有着不输赵国都城邯\郸的热闹。

虽是刚入春季不久但大街上人来人往,魏慕儿解开窗帘看着外面的景色,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心情也好了许多。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玉佩低声道:“父亲,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安阳听力很好,自然听的见魏慕儿的声音,他有些好奇,信陵君将他打发走给魏慕儿说了什么。

好奇但没问,这是父女两的秘密,再好奇也得忍住。

安阳突然拉了拉缰绳,眉头一皱,他有种被注视的感觉,还查不到对方的具体位置。

“高手。”

安阳轻轻吐出一口,刚一进城就被高手盯上可不是一件好事,距安阳所知,整个桑海似乎也只有荀子一人有这个实力,那老人实力成谜。

安阳知道自己能察觉对方只是对方想让他察觉,也就是说对方想见他,至于是哪,那就是安阳所定了。

安阳轻声说道:“慕儿等会可能有危险,你小心一点。”

说完手一挥,缰绳抽在小黑身上,小黑也会意的朝着人烟稀少的地方跑去。

一个巷子内,这里人迹罕至,小黑缓缓停下脚步,安阳跳下坐车,他依然能感受到那股气息的存在。

“前辈,还请出来一见。”安阳对着空地作揖道。

“起来吧。”安阳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

安阳连忙转身,来者一大一小两个人,中年人一直手牵着小孩,另一只手拿着一个……

“剑柄?”安阳惊讶的问道。

观察了许久才隐隐发现似乎还有剑身,这是含光剑?那这人岂不是无名?

“见过剑圣。”

安阳微微行礼,语气有些敬佩,能被成为剑圣的人那实力可比自己强的太多,对强者应有恭敬之心。

“嗯,我来找你有件事想要拜托你。”无名点点头,一副淡然的样子,丝毫没有请人办事的样子。

“请说。”

“你要去儒家吧?把这个孩子也带上。”无名松开徒弟的手,说道:“作为汇报我可以教你一招。”

“那你呢?”

安阳皱眉,算算时间惊鲵也应该来抢剑啊,现在把颜路交给我,难不成要去私会我夫人?

动漫里无名也不是那种人啊,你高手风范呢?

不管如何安阳都会跟上,若是对方有不轨之心,他也会尽力组织,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好还配当男人吗?

无名摇摇头,说了句让安阳不是很明白的话:“他们要来了。”

“他们?”安阳抓了重点,连忙问道。

无名点点头,并未选择回答安阳的话,反而面露沉思,一会后才笑着说道:

“说起来我们还有些渊源,十几年前游历赵国时有人送了我一本兵书,觉得无趣便又送给了一个外族人。”

“在魏国时我也见过你,你和她在一起,你是个天才,或许可以成为剿灭那个组织的天才。”

无名继续说着。

安阳却回忆起了刚初出发去大梁时的那股气息,仔细对比才发现和这个一模一样,也是无名的。

“安阳,不要小觑任何一个对手,对手很可怕。”

无名声音变得郑重起来,同时将含光剑横于胸前,对着周围墙壁,浓烈的内力疯狂聚集着,几秒钟后似乎到了某个临界点,大喝一声:

“横贯八方。”

随着声音落下,含光剑也一剑砍出,凶猛的剑气怦然爆发,像海啸怒吼一声,撕咬着前面的猎物,“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墙壁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痕。

(求月票,推荐票~)

最新小说: 我靠种田成顶流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江瑟瑟夜无烟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诡秘复苏 咬上你指尖 炼狱亡灵法师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