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换人(1 / 1)

“五年。”

罗网杀手低声喃喃着,杀手本来就是把头别在裤腰带上生活,能活一天是一天的那种,说不定连五年都不用就会身死。

但若是任务完成不了,那可不只是死这么简单了,受尽折磨的那种。

权衡利弊之下,罗网杀手猛然一抬头,沉声说道:“好,我答应你们。”

月神手一挥,一道蓝色的光晕闪烁,她手指轻点罗网杀手额头,罗网杀手只觉得体内的疼痛瞬间消失了不少。

他连忙拉开袖子,观察起手臂上的纹路,果然已经短了许多,他松了口气,他沉声问道:“你们想要怎么合作?”

“你们罗网在魏国有多少人,实力如何?”月神依然是那副语气,丝毫不急。

“三十人,实力和我差不多。”罗网杀手先是横了一眼给他下咒的大司命,才回答道。

“三十人!?”月神语气终于出现了些波澜,眼睛冷冷的看向罗网杀手,想要看看对方是不是在骗自己。

毕竟这人的实力也只有二流境,罗网怎么可能在魏国只有三十个二流境?罗网这么瞧不起信陵君的吗?

面对月神的质问,罗网杀手丝毫不虚,一摊手,恶狠狠的说道:

“这也不能怪我们啊,前段时间不知道哪个蠢货杀了我们罗网几个一流境高手,现在罗网在魏国实力少的可怜。”

月神闭上眼睛,身体气的有些发抖,她现在有些怀疑寻找罗网合作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了,不是说是七国第一杀手组织吗?就这点东西?

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三十个二流境还是有点用的,但还不够,想到这,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又看向罗网杀手:

“这可是在大梁,刺杀信陵君岂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的门客会内力的不在少数,罗网必须加派人手,明白了吗?”

“哼。”

罗网杀手轻哼一声,若非玄翦大人回去复命,惊鲵大人在潜伏,难能容得你们在这里嚣张跋扈。

但他知道现在可不是嘴炮的时候,也是答应了下来:“好,我等会回传信于秦国,罗网内部会派高手过来了的。”

罗网杀手将高手咬的很重,他准备好好给总部诉诉苦,同为秦国阵营,你居然敢对我对手?

“不要想着威胁我,别人怕你罗网,但我阴阳家可不害怕。”月神也是风轻云淡的说道。

五大长老联手实力就不比罗网天字差,加上月神更是不容小觑,想要对他们下手需要两个天字一等才有可能,何况罗网……它有这个胆子吗?

“那我们走着瞧吧。”罗网杀手撂下狠话,离开前还看了一眼高冷御姐大司命。

待罗网杀手走后,月神看向大司命说道:“大司命这次你冒失了,东皇阁下曾经说过现在还不是与罗网为敌的时候。”

“那要不要……”

对于自己的错误大司命自然是知道的,她眼露凶光,她是一个喜欢嗜血的人,隔一段时间不杀人心中就痒痒的,所以才下了个六魂恐咒玩玩,满足了自己不安的心。

“不用,罗网还会为了一个地字级杀手与我们为敌,留着他还有用。”

月神摇摇头,正如她自己所说,阴阳家还真没有把罗网放在眼里,神秘?那也只是相对而言,强大?同样只是相对而言。

“是月神大人。”大司命微微行礼,表示明白。

“接下来就是等罗网的人汇集了。”月神抬头望天,声音冰冷的说道。

这是她第一个任务,她的姐姐还在阴阳家并未入世,所以这个让任务她必须完成,还要漂亮的完成,压姐姐一头。

……

寒冬到了末尾,天气更加的冷了,天空也落下鹅毛般的大雪,给大地覆盖上了一层银白色的素装。

这天信陵君整天都待在家中,有点不同寻常,安阳也有些疑惑,但很快他就被叫到了书房。

“信陵君这又是怎么了,不上朝了?还是说又被魏安釐王……”

一进门,安阳就准备调侃两句信陵君,但还说说完就住嘴了,看着信陵君沉声问道:

“你怎么了。”

现在的信陵君没有了往日的违威风,脸色惨白,身体也有点浮肿,嘴唇都是发白的,一副快不行了的样子。

“你来了?咳咳咳……”听见安阳的声音信陵君放下手中的笔,勉强露出一个微笑,但很快又剧烈咳嗽起来。

“你身体……”

安阳试探性的问道。惊鲵一直在他跟前,不可能有时间去刺杀,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信陵君身体出了问题。

“如你所见,身体纵欲过度饮酒过度,操劳过度,太医说活不过这个冬天了。”

信陵君一摊收,依然一副笑脸,对生死毫不畏惧,侃侃说着自己快死了。

“没别的办法了吗?”安阳走到信陵君面前,一只手按在他的手腕处,一股内力进入对方体内,开始探寻。

让他人的内力入体是一件很危险的行为,对方可能在瞬间就破坏了自己的经脉,自己还毫无反抗之力。

但信陵君并未阻止,微笑着看着有些焦急的安阳,轻声道:“真的没办法了。”

安阳眉头紧锁,不多久就叹了口气,果然正如信陵君所说,他的身体早已破败不堪,若非有着内力滋养,恐怕早已一命呜呼了。

“都快死了还笑的出来!”安阳看着依然是一脸无所谓的信陵君,不满的说道。

“死有什么好怕的。”

信陵君反问,他怕死吗?没人不怕,他也怕,但他想到自己是为了国家而死,就有种荣誉感,到时候给个为国捐躯的名头岂不快哉?

“你死了魏慕儿怎么办。”安阳问道。

信陵君笑容逐渐收敛,对于女儿他一直很重视,他微微叹了口气,“我想送她去小圣贤庄。”

(历史上儒家是不收女徒弟的,但动漫也却出现过……)

“小圣贤庄……”安阳低声喃喃,没思考多久就开口道:“我也要去趟齐国可以带她一起。”

“哦?要去看看天下文人的圣地?”

信陵君又带上了他的微笑,他也正愁派谁去才好呢,现在安阳主动请缨自然最好不过。

“算是吧。”

安阳点点头,小圣贤庄对他来说可去可不去,但想要去齐王宫还需要一个引荐者,还可以去看看韩非怎么样了。

信陵君点点头,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看向安阳脸色郑重起来,轻声道:“若是我被杀,你不必替我报仇。”

“什么意思?”安阳沉声反问。

信陵君摇摇头,还是决定不将残酷的事实告诉安阳:

“你不必明白,不管那个组织会不会动手我都会死,所以你不必替我报仇,照顾好慕儿就好。”

“……”

安阳沉默不语,不报仇……他能做到吗?他不知道,人总是要有感情的,每个人都有,他也不例外,信陵君这个朋友他是真心的。

但这次任务的刺客是惊鲵,他对惊鲵也是真心的……他该怎么办?他不知道,杀了惊鲵给信陵君陪葬?似乎也做不到,终究是自己的老婆。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为什么要让我做这样的选择?”安阳仰天长叹,人生有很多抉择,抉择很难……

信陵君不知道安阳在感叹什么,他也不多想,但他知道罗网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动手,安阳呆在惊鲵身边会有危险。

“最近你就和我呆在一起吧,临死之前我们聊聊天。”信陵君缓缓起身,给书房上锁,又回到自己的位置。

“你这是想困住我啊。”安阳苦笑着吐槽。

“这也是为了你好。”信陵君微笑着说道,也没给安阳解释。

……

夜里,惊鲵见安阳还未归来,准备去信陵君书房找找,但刚出门她就看向屋顶,眼睛闪烁着寒光。

观察周围没人后才跳上屋顶,朝着那团黑影追了过去,途中还将自己的惊鲵剑拿了出来。

一个钟楼,一道黑影被惊鲵拦在了这,惊鲵定眼看了看来者和他的配剑,沉声问道:“断水?你来干什么?”

来人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须发皆白,略有驼背,蒙着眼睛,手持一把剑身有裂痕的宝剑,剑柄为银白色一条紫色丝带飘扬着。

“是太后派我来的。”

断水发出嘶哑的声音,虽然看不见惊鲵,但他已达心眼境界,不需要用眼睛就可以得到外面的情况。

“那你叫我过来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这样我可能会暴露吗?”惊鲵沉声问道。

断水隐藏气息的能力极强,就连掩日也比不了,被赵高赐予“隐者”的称呼,若不是他自己散发自己的气息,惊鲵是不可能察觉的。

“太后让你回去,有新的命令交给你。”断水解释道。

“不可,我好不容易得到了信陵君的信任,现在回去岂不是前功尽弃?罗网可没有临时换人的举动。”

惊鲵拒接了,搬出了罗网,但连她自己都没发现,不知不觉间心中早已多了一个人身影。

她只是不想离开,能多相处一会是一会,完成这个任务就要将他带回太后了。

“这是太后的命令。”断水淡淡的说道,罗网的确没有在这种大事上换人,但领导者的命令大于一切。

“……”

惊鲵沉默了,赵姬的命令她不得不听,但安阳……她摇摇头,开始讨价还价:“给我最后一天时间,后日我就离开。”

“好。”

断水同意了,罗网调动还没到位,离动手之日也还有两天,至于赵姬那边就让惊鲵自己去解释,与他无关。

(信陵君自然不可能被惊鲵杀,要不然太狗血了,至于为什么回去,后面会有解释,无非就是……)

(求月票,推荐票~各位看官去浏览器那边给个评分呗,爱你们~求求了~)

最新小说: 炼狱亡灵法师 咬上你指尖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 天庭武王 叶晨吴通 诡秘复苏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江瑟瑟夜无烟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