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我曾(1 / 1)

我曾一指短江流,也曾双指泄洪流,世人都称我为神,但我不这么认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直努力伺候夫人的普通人。

翌日清晨,信陵君府邸前的马车上,安阳躺在惊鲵的大长腿上,享受着惊鲵愈发成熟的按摩,心中美滋滋。

不管惊鲵以后会怎么样,但现在她是我的人,不管什么都会听我的。

对此,安阳心中满是骄傲,昨天给惊鲵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实力,惊鲵也不负他望的给他露了一手,两人旗鼓相当,打的你来我往,未曾分出胜负。

忽然安阳皱了皱眉,豁然起身,掀开窗帘看向不远处的空地,但却没发现什么,不禁喃喃自语:“错觉吗?”

刚才他感受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很微弱,若非对方释放他也不可能感受到,那是鬼谷剑法的气息。

“难道也是鬼谷的学生?”

安阳心中猜测着,盖聂与卫庄已经走了,所以不可能是同辈之人,那就只有前辈了,但鬼谷子收了多少学生都是个问题……

光靠猜测是猜不到了。

这时,惊鲵带着疑惑的声音传来:“怎么了先生?”

安阳摇摇头,正要收回目光时,又被街道旁卖菜的几个人影吸引了,几个老头老太太卖菜很正常,但安阳总感觉这几人有些不对劲。

观察了一会后心,安阳发现了问题所在。

其中一人虽然驮着背但动作却很麻利,还时不时看向自己,虽然很隐蔽但还是被安阳发现了。

他一笑,罗网的人吗?还是混进来了,但可惜没什么用,信陵君马上就要走了。

信陵君不知何时进来,坐在安阳对面,笑着说道:“那个人有问题。”

“哦?你也发现了?”安阳收回目光,重新惊鲵的腿上,微眯着眼反问。

惊鲵很自觉的开始按摩,没去看信陵君,眼睛盯着安阳看,似乎对接下来的话不感兴趣。

“是啊,罗网的人终究还是来了,还不止一个。”

信陵君感叹,目光却一直意味不明的看着惊鲵,没看一会又摇摇头,叹息一声,不管怎样终究是兄弟爱的人,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安阳眼睛微张的看着信陵君的表情,心中嘀咕着还是发现了吗?

动漫中从信陵君的表现来看他是知道惊鲵是罗网杀手的,现在看来虽然惊鲵没与信陵君有太多接触,但还是被发现了。

惊鲵的演技也就能骗骗安阳这种老实孩子~

“看来你很收欢迎啊,居然派出了好几个杀手。”安阳惬意的低声道。

“这么夸我就没意思了。”信陵君苦笑着点点头,被罗网盯上的确受欢迎,但可不是一件好事。

倒是惊鲵心中一喜,终于来人了吗?但她很快又是微微皱眉,来人为何没与我联系?

惊鲵低着头两人并未发现她的微表情,二人继续交谈着。

“要不要杀了他们。”安阳提议道。

但信陵君却摇摇头,拒绝了:“不必,杀了反而会打草惊蛇,引一波大的出来岂不更好?”

安阳点点头不再多语,杀不杀都一样,信陵君依然会死,这件事没有人能改变。

而安阳刚才看的地方突兀的出现两个人,一个中年人牵着一个小孩遥望着信陵君的马车。

中年人有一股儒雅的风气,身着一身淡色长袍,目光平静的看着马车,沉声说道:“果然是她。”

而他手里的小孩长的也是极为乖巧,面若玉琢,像个瓷娃娃,他抬头看向中间人,问道:

“师父你说谁啊?”

“一个刺客和一个天赋异禀的天才,和我有点渊源,或许以后还会遇到。”中年人解释道,随后拉着小孩的手向城门走去:“好了,路,我们该赶路。”

“哦~”小孩点点头,跟着小跑几步,继续问道:“师父接下来去哪啊?”

“燕,赵,秦,韩都去过了,等游历完魏国就该去楚国了,那里山川水秀,文化深远,是个好去处。”

“楚国吗?是,师父。”

中年人忽然回头看向那个卖菜的老婆婆,皱了皱眉,低声喃喃自语:“阴阳家的人也来了?”

而那卖菜是老婆婆见信陵君的马车走了,也离开了卖菜摊子,来到一个幽静的巷子了,巷子内已经汇聚了一些人。

老婆婆在几人面前停下,奇异的是她刚刚停下了脚步,身上就一阵红色光芒闪过。

那老婆婆再见时却早以换了副样子,巷子中总共七个人,四个妙龄女子,和两个男人,其他几人都看向那个紫色头发是少女。

“月神大人何不跟上去直接之上杀了他们。”

老婆婆变身成了女人,一身黑红衣,妖娆的站在那里,晃动着她的那双小手。

她的那双手也是奇异无比,手掌与手指全是深红色,而指甲也漆黑如墨,让人看上一眼就记住了它。

月神微微摇头,粉色的嘴唇轻启,说道:

“不可打草惊蛇,这是信陵君的地界,若是对那人下手我们也走不了。”

“我们七人又岂会怕区区一个信陵君?我换容接近他,我就不信他能躲过六魂恐咒,到时候那个孩子岂不是待宰的羔羊?”

红衣女人表示很的很不屑,眼中凶光闪烁着,深红色的手狠狠一握,她很喜欢掌控人的生死,尤其是年轻人。

六魂恐咒很容易辨认,但对于没见过,听说过的人来说却是一大杀招,很容易中招。

“你真的以为他不会内力吗?”月神没有丝毫生气,语气依然自如的反问。

而一旁穿着人字拖的男人站了出来,一脸阴森,说话也是阴恻恻的:“再强能与我们七人相比吗?区区一个娃娃罢了。”

红衣女子也点点头,他们这里可全是一流境的高手,几人联手甚至可以比肩超一流境,他们自认为实力强大,抓拿一个孩子还不容易?

倒是他们有些疑惑,一个小孩还需要派出月神这种现在本不应该出世的大人物吗?

“他的天赋就连东皇阁下也要称一声天才,实力还在我之上,你们说现在是动手的时候吗?”

月神转身看向几人,问道。

“那小孩的实力居然还在月神大人之上?”

几人皆是一惊,他们当中最强者就是月神了,一流境后期,岂不是说那个小孩年纪轻轻就是超一流境高手了?

此等天赋恐怖如斯啊,难怪东皇阁下派出了月神大人。

不等几人说话,月神看向红衣女子,吩咐道:

“信陵君是秦国大敌,罗网之人肯定也在这里派了人手,大司命你去寻找一下,寻求合作,我们替他们拖住目标和信陵君的门客,他们刺杀信陵君。”

面对这种天才,大司命也知道轻重,不敢怠慢,连忙行礼告退。

大司命走后月神看向一黑一白的两个少女,继续说道:

“少司命你们二人也去吧,免得出什么意外,找到罗网之人立刻前往大梁,我们在那汇合。”

……

魏庸的死彻底压的整个大梁喘不过气来,魏秦边境,秦军更是几次挑衅魏国,显然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魏庸一死朝堂上隐藏的主和派立刻站了出来,以相国为首的众多文臣武将全部劝魏安釐王投降于秦。

这里面之前很多都是支持魏庸的,只不过现在老大都死了,还硬撑的有什么用,都连忙倒戈了。

用好听的话来说就是眼光独特,善于改变,难听的话来说:墙头草两边倒。

有合就战,以典庆为首的几人也是劝解魏安釐王要死战到底,以振魏武雄风。

魏安釐王也在正面硬战和割城求和两边徘徊不定,他也是个软弱的人,也想着求和,毕竟魏庸都死了,下一个说不定就是自己……

但他又不想赔付老祖宗留下的疆土,若是求和指不定秦国那边要多少……

就在魏安釐王两难的时候,信陵君出现在了朝堂,先是怒斥了几十个主合派,为了活命居然这么窝囊。

随后表示魏武卒以后由他来接管,魏安釐王虽然不知道信陵君怎么得知消息的,但也没傻到问出来,勉强松了口气。

想着能抵挡一会是一会吧,准备再次封信陵君为上将军时,新任相国站了出来,只听他厉声质问信陵君:

“不知信陵君如何得知消息的?该不会……”

后面的话虽然没说完,但朝堂上众人也都明白了,一个公子被打压回封地,理应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但信陵君这么早就知道了消息?

岂不是你一直在朝堂都有眼线?这次事件是不是你自导自演的?

魏安釐王闭上眼睛,这都什么大臣,重要的时候你是一点用没有,光想着投降,现在有了点希望你特么事情还这么多?

信陵君外面有眼线这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一国的王连这点事都不知道?还不如找块豆腐碰死算了。

对此,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办法,信陵君还有用,可以当后背隐藏能源。

魏安釐王与典庆同时看向信陵君,想看看他有什么好的解释。

信陵君一挥袖袍,傲然的看向相国,沉声道:“是鬼谷派两位弟子告知我此事,几位可还有疑惑?”

鬼谷纵横下山了?

众人皆是一惊,这话无异于今年头条大新闻,无数的战争将要来临。

魏安釐王与典庆也是松了口气,这个理由够用,鬼谷派本就是游历于七国,做事也是随性而做。

魏安釐王看向相国,目光里杀意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沉声问道:“李相国你还有疑问?”

(求月票,推荐票~)

(另外推本书,圣祖l,给我个面子!点个收藏!给个评论更好不过!这是我大哥!求求了~)

最新小说: 诡秘复苏 咬上你指尖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天庭武王 炼狱亡灵法师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