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前因(1 / 1)

看着面具下的容貌,玄翦和安阳都愣住了,玄翦率先看了眼安阳,犹犹豫豫的问道:

“……那啥,先生,他和你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我和他很像吗?”

安阳瞥了一眼玄翦,不再理会这个不着调的杀手,看向掩日那白白净净的脸庞,皱了皱:

“这家伙怎么跟我差不多,有点像……”

到后面他吧唧了几下嘴,有点不忍心继续说下去,倒是玄翦这个大直男接过了话题:

“对……你们都像小白脸。”

“胡说!”安阳怒喝一声,随后有些底气不足的嘀咕着:“我可是猛男,你的同事惊鲵就可以证明。”

他再次看向掩日,不得不说,的确是长相清秀,皮肤白净,和安阳有一拼,只不过现在的安阳肤色比他黄一些。

很难想象这个小白脸内型的居然是罗网天字一等的老大哥,果然啊,人不可貌相。

“玄翦,你认识他吗?”

安阳心中闪过一些画面,对这个人有了大概的猜测,在战国时期长这样的本来就不多,但还不能确定。

“没见过,不认识。”玄翦摇摇头,如实回答着。

“这该怎么办呢?”

安阳摸着下巴,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尸体下方看去,紧接着嘴角勾起,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看看这不就知道了。

“先生你要干什么?”

玄翦注意到安阳的目光,也顺着看了过去,似乎想到了些什么打了个寒颤,身体往后退了退。

“去去去,乱想什么呢。”安阳笑意一僵,朝着玄翦挥了挥手,他安阳又岂会有那种癖好。

玄翦嘿嘿笑了笑,不再说话。

安阳也脸色一正,满足好奇心的时候到了,湛卢剑出现在手中,正准备对着裤子挑一挑时,目光突然看向树林。

玄翦也是如此,他起身来到安阳身前,一挥双剑,淡淡的问道:“来了还不出来?”

树林中一前一后出现两道身影,一人手持一把剑,面容严肃的看着玄翦与安阳,另一人也是一把剑,邪笑着看着两人。

安阳也是抬头看了过去,瞬间看中了像把梳子的剑,出声问道:“鲨齿?”

正准备说台词的卫庄一愣,这种妖剑不应该是极少数人才能认识的吗?怎么随随便便一个考验居然有人认了出来。

他看向安阳,对方与自己差不多大,没想到居然如此见多识广,他微微点头:

“正是!”

安阳点头,看来刚才的打斗还是被别人发现了,对于两个活人,安阳对尸体失去了心情:

“鬼谷纵横的弟子?不错,实力还行。”

安阳来到玄翦左则,看着这两个和自己有点师兄弟关系的二人,点评起来。

虽然嘴上说着两人实力只能算不错,但其实他知道,自己似乎还没这个资格。

毕竟盖聂与卫庄才学剑五年,就达到了一流境前,中期,这等天赋七国难寻,要是在给他们几年恐怕就会突破一流境,打通奇经八脉晋级超一流境。

在看看自己,刚穿越就打通了奇经八脉,有着这个大挂的存在,还耗费了几年外加玄鸟的灵魂才突破。

“我好废物,实力居然这么差,哎~”他低声叹息后又仰天长叹。

说者有意,听者更有意,玄翦嘴角一列,目光“不善”的看向安阳,妈的,你实力弱我算什么?

算垃圾吗?

而对面的沉默不语的盖聂也是如此,他一上来就注意到了地上的尸体,与那边造型奇特的剑,他眼中忌惮不已,一直防备着对方两人。

虽然久居山里,但外面的事情他一直是知道的,那剑他也认识。

越王八剑的老大哥,掩日!

刚才的战斗明显是这三人在激战,而现在死了一人,战斗也停止了,也就是说,两人在这个半个时辰内杀死了一个同等级的高手。

虽然有着联手的嫌疑,但要知道,两个同等级的打起来只要体力够,打几个时辰不分胜负也是有可能的。

就算两人联手想要弄死一个同级别对手,那也是及其困难的,对方很有可能逃掉,或者临死反扑换掉一个。

而现在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实力居然已经达到了超一流境,他还在感慨着自己实力太弱?

谦虚也不是这么谦虚的吧?

似乎只有卫庄还没明白其中意思,他还双手抱胸,站在那摆着poss,目光灼灼的看着玄翦的双剑。

他喜欢强大的对手,玄翦就很不错。

盖聂犹豫片刻,上前一步,将卫庄挡在身后,防止这货突然动手,他对着安阳与玄翦作揖:

“先生,在下鬼谷盖聂,我等无意冒犯,只是为了寻求一些答案而已。”

“寻求答案?”

玄翦冷笑一声。

他理解的答案就是对方两人要护着魏庸,任何想要阻拦自己报仇的人都得死,若非看在对方是鬼谷弟子的面子上他早就动手杀掉了。

或许是有些欺软怕硬吧。

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哪怕你是个废物,只有你背后的靠山够强,强大到哪怕只是一个名字就能震慑各路诸侯。

那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盖聂点点头,既然已经搬出了鬼谷,想必对方也会有所顾虑,他看向玄翦,问道:

“玄翦,你为何要屠杀魏家庄之人。”

“为什么,你凭什么……”玄翦冷笑,并不想将秘密告诉这两个自视过高的小孩。

但他话还没说完,安阳就抬手打断了他,“好了,我来告诉你们吧。”

随后他看向盖聂与卫庄,一笑,“说起这前因后果那就说来话长了,那就从盘古开天地说起吧,话说这天地还是一片混沌之时……”

“咳咳。”

玄翦皱眉,看向安阳一脸懵逼,干咳两声打断了对方,才低声问道:

“先生,这盘古是谁。”

安阳看了看玄翦,又看了看盖聂与卫庄,也干咳几声,一拍额头,忘了盘古开天滴的故事是在三国时期才出现的了。

他面色一正,不再开玩笑,将魏庸做的事又说了一遍。

期间盖聂脸色连变,一国大司空居然为了权力利用自己的女儿?他及其讨厌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

而卫庄倒是很平静,这事发生的多了就不足为奇了,他也见过不少为了权力供妻献女的人渣。

但他很喜欢这种性格,为了一件事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求月票,推荐票~)

最新小说: 诡秘复苏 咬上你指尖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天庭武王 炼狱亡灵法师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