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天才(1 / 1)

两人一番卿卿我我过后,回到了信陵君府邸,安阳也被告知信陵君找他。

信陵君手里拿着一卷竹简,时不时发出一声感叹:“啧,也不知道谁写的,居然这么厉害,可称天下之翘楚了。”

坐在他对面的安阳一脸的嫌弃,不咸不淡的讽刺了一句:

“你的自恋和我有一拼了,但我自恋都是有根本的,而你……写个兵书还称天下第一。”

“切,本君就是这么自信。”

信陵君傲然一笑,将自己所写的《魏公子兵法》放在一旁,脸色郑重起来,显然等会谈论是内容不简单:

“安阳你……可知道苍龙七宿。”

安阳一愣,这玩意问我干嘛?他也沉声回答:“这自然知道,传闻只要得到七个铜盒就可以获得无上的力量。”

苍龙七宿,七个王国,七个传人,七个铜盒,传承千年,也是秦时中最大的谜团。

据说得到七个铜盒就能得到极为强大的力量,阴阳家掌门人东皇太一似乎就在找这个东西,非常很神秘。

安阳对这东西是半信半疑的,虽然这个传闻很不靠谱,但东皇太一那种老怪物都在找的东西岂非凡物?

信陵君微微点头,知道就好办了,“那你对这个传说什么看待。”

安阳敲了敲桌子被了模棱两可的回答:

“我自然是抱有怀疑态度的,毕竟拥有这股力量的周王朝已经被灭了。”

他现在还不敢去涉及那玩意,毕竟拿到也是块烫手山芋,但……要是有机会接触到,他还是愿意一探究竟的。

信陵君点头,他不知道东皇太一也在寻找,所以他相信了对方的话,当然他也是这么想的,“力量还是自己获得的比较好。”

“所以你提这玩意干嘛?”

安阳一脸的好奇,提出这个肯定不会闲的没事做,按照信陵君之前的作风又要麻烦他一件事了。

正如安阳所料,信陵君很快道出自己的意思:“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靠,该不会……

安阳心中有了些猜测,但他表现的毫不在意:“说来听听。”

信陵君抬手一挥,书架上一个黑色的木盒被他吸入手中,他在木盒上连点数下,木盒盖子变换几次后开了。

看着盒子里的物品,信陵君面露几分追忆,有些感慨的说:

“这东西本来不应该归我保管,但父王却把他交给了我,想来是想让我重振魏国雄风,但我却被一个流言蜚语弄了台,实在是辜负了父王。”

安阳却是深吸一口气,那东西难不成真的在信陵君手里?

信陵君顿了顿,继续说着:“这东西本应该是给魏国王室的,但……王室那些废物……不提也罢。”

信陵君说着愤怒已经到达顶点,有些无力吐槽了,王室那些王子王孙一个个好吃懒做,吃喝玩乐,没有一个像样的。

随后信陵君将盒子递给了安阳。

安阳接过盒子,里面只有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准确的来说是个铜盒,他已经不怎么惊讶了,信陵君说了那么多,他早已经猜出来了。

“这就是苍龙七宿?”

信陵君一笑,点点头,伸手抚摸着铜盒,“对啊,我研究了十几年却什么都没发现,想来是我和此物无缘吧。”

“所以……你是想把这东西给我?”

安阳有些疑惑,这东西虽然有些玄幻吧,但那个传说可以说是影响极大了,说不定还真有什么大秘密,不留着自己研究,给他干嘛?

“我恐怕活不了多久了。”信陵君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的摇摇头。

“这是为何?”

安阳心中一惊,虽然按照原著来说信陵君应该就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被刺杀,但对方是如何得知的?难不成会算命?

“魏庸离开了大梁,去了韩魏边境的一个小村子。”

信陵君解开了安阳心中的疑惑,同时他看向对方,问了一句:“安阳,你说他放着大司空不做跑那么远干嘛?”

“难不成是罗网寻仇?”

信陵君猛地点点头,将自己掌握的消息告诉了安阳:

“肯定是,我得到消息,魏庸所处的村子叫魏家庄,庄内一百多号人被杀了十几个,还是一天一天的杀下去的。”

“你说,这不是复仇这是什么?”

“的确像。”

安阳点点头,看来计划一切顺利啊,想来两大装逼王者也该下山接受考验了,要不要去见一面呢?

安阳思考一会还是决定去看看,现在的玄翦可是巅峰状态,万一鬼谷派两人打不过怎么办?

鬼谷子那老东西不会看着自己徒弟死吧,老东西不讲武德出手就不好了,他还是比较喜欢玄翦这种为了爱什么都能做出的男人的。

“所以啊,等他死了我就该出山了,魏武卒可不能落在他人手中,但那时候……”

信陵君起身伸了个懒腰,来到窗户旁看着外面的大好天气,心情也好了很多:“怎么要不要和我去趟云烟阁?”

安阳摇头,表示自己不去,但他很快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信陵君问:“你他娘现在去青楼!?合适吗!?”

“切,人都快死了,不去逍遥快活一把怎么行?”

信陵君洒然一笑,他对于死并不看重,为了国家做些牺牲而已。

他朝门外走去,背对着安阳挥了挥手,像是在留着遗言一般:

“铜盒就交给你了,记得若是魏国王室有个不错苗子就把这东西交给他,算是我为魏国做的最后一个贡献了。”

“行吧,看来这烫手山芋归我了。”安阳拿起铜盒抛向空中,感慨着。

他知道若是让他人知道这东西在他手中,恐怕又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但他还是收下了,为了朋友做些牺牲不算什么,再说藏好秘密不就行了,他就不信还有第三个人知道此事!

安阳很自信,除了对待感情上,他一直这般自信,当然自信不代表自负,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连忙将盒子放入戒指中,随后四处打量了一下:

“妈的,信陵君居然把这东西摆书架上,就不怕别人发现吗?靠,总感觉有人要害我。”

……

咸阳城,骊山,阴阳家,观星楼。

空旷的大殿内只有一个全身被黑袍包裹着人影,他就是阴阳家掌门人,也是秦时明月中最神秘的人——东皇太一。

“咦?苍龙七宿?在信陵?苍龙七宿在魏无忌手上?但他为什么给别人了?”

东皇太一忽然抬起头,看着满屋顶的星空,发出一声疑惑。

“月神。”

东皇太一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着,他的声音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但同时又让人止不住想要去聆听,神秘莫测。

不到一刻钟,沉重石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着蓝色长裙的女子走了进来。

女子一头紫发,眼睛被纱布遮挡着,透露着神秘感,她的额头中间有个蓝色的水晶宝石,头的后方有个蓝色的弯月,代表着她在阴阳家的地位——护法月神。

“东皇阁下。”月神来到殿中间,对着东皇太一行礼。

“月神有个任务需要你去做。”东皇太一的身体岿然不动,淡淡的说着。

“任务?”

月神秀眉一挑,按照她这个年纪还不应该出世才对,至少还要等两年才行,但她依然恭敬的回答:“东皇阁下请讲。”

“你去信陵,找一个人,把他带回来。”东皇太一说道。

“人?什么样的人?”

月神略微有些惊讶,单单只是找一个人,就要让她去?

要知道她的地位在阴阳家属于顶级的那种,除了东皇太一和她的姐姐,还有星魂能压过她一头外,其他没有一个能与她相提并论。

这人究竟是谁。

月神心中思考起来,信陵地界似乎只有一个信陵君出名吧,难不成是他?

“不知道,但他并非信陵君。”

东皇太一似乎知道对方的猜想,“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是个天才,几个月前到的信陵,与信陵君关系不错。”

“就连东皇阁下也不知道?”

月神心中再一次震惊了,她从小就在阴阳家,虽然不是特别了解东皇太一,但也知道他的一些秘密。

自从加入秦国后,除了七国的君王和王室贵族,与朝中大臣,东皇太一都能用占星律算出个大概,或者全部。

这其中还包括了一些国运极为弱小的国家,比如燕韩齐三国,哪怕是一国太子,东皇太一也知道一些秘密。

当然前提是这两人身边没有宗师境或以上的强者护道。

也就是说这所谓的天才至少也是与魏国太子相同地位,或者更高,月神无法相信,究竟是谁这么强大。

同时她对这么素未谋面的天才有点畏惧,一个人去带回这种人,怎么可能?

虽然她高傲,但还不是自负,她一直以为能超越她的只有姐姐,现在看来还是她太年轻了。

而这时,东皇太一突然开口道:“你去吧,带上五大长老,将他带回来。”

月神心中松了口气,五大长老单个实力都不比她弱多少,五人联手战斗力更是成倍增加,有了他们,机会很多。

神秘的天才等着我。

最新小说: 叶晨吴通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诡秘复苏 逆天萌兽:绝世妖女倾天下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炼狱亡灵法师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天庭武王 江瑟瑟夜无烟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