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通缉(1 / 1)

“你是怎么知道的!”

玄翦沉声问道,他自知自己的保密工作做的有多好,除了魏庸,哪怕是罗网中任何人都不知道魏芊芊的存在。

“不要急,我不会对魏芊芊怎么样。”安阳一笑,“魏庸给了你一份死亡名单?”

“是又怎么样。”玄翦沉声问道。

魏庸的确给了他一份名单,刺杀的都是些主和派,足足有十五人,已经全部被他杀死了。

安阳点点头,继续问:

“魏庸是不是还承诺你,只要你做完任务就可以把女儿嫁给你?”

玄翦深吸一口气,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安阳,这等隐秘都知道?我是不是在他面前没有秘密?

见玄翦没有说话,安阳也没在意,继续开口:“但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问题?”

“对,有问题,魏庸为何要多杀一个人?还是主战派的上将军?”安阳继续发问。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一旁的上将军心中早已理清了一切,罗网之人爱上了魏庸的女儿,魏庸利用玄翦刺杀与他思想相反的懦夫。

事是好事,只不过魏庸没忍住自己的内心的贪婪,现在想要得到兵权,更加稳固自己的位置。

玄翦眼神一变,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问道:“这似乎和我没关系吧?”

“你是罗网杀手,你应该知道,人多贪婪是没有底线的。”

安阳摇摇头,人性难测,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利益,魏庸就是在为了自己的利益,一次次利用自己的女儿与罗网。

“你想说什么?”玄翦也明白这一点,没了动手的心思,连忙问。

“魏芊芊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你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能保护好将要出生的孩子吗?”

安阳阴恻恻的笑着,当然这个阴恻恻是在玄翦看来,这话无异于给玄翦当头一棒。

芊芊!

玄翦心中猛然惊醒,魏庸已经利用自己这么久,怎么可能会放自己离开,只会无限榨干自己的价值。

想到这,玄翦不再犹豫,立刻转身准备离开,去救回魏芊芊。

但,安阳似乎并不打算放他离开,“等等!”

“先生还有什么提醒吗?”玄翦回头,对于“救”夫者,语气已经好了许多。

“不必着急,魏芊芊现在还没事,再说你能将她带到哪去?罗网吗?还是就此隐居?”

安阳说完后,吹了声口哨,没多久,小黑慢慢悠悠的跑了过来,安阳跳上马背,对着两人说道:

“先离开这吧,魏庸用不了多久就会派人过来。”

玄翦与上将军对视一眼,后者也骑上拉车的马跟了上去,玄翦闭着眼睛,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

是啊,能把芊芊带到哪去,罗网?再带着芊芊杀人吗?根本不可能!

隐居吗?隐居代表背叛罗网,背叛罗网就等于死!

片刻后,玄翦睁开眼睛,顺着安阳两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几人离开没多久,一身红色官服的魏庸带着几百士兵来到了几人交战的地方。

看着空荡荡的场地,魏庸眉头紧锁,看着四处,剑留下的伤痕,和倒塌的大树,心中才微微松了口气。

他手一挥,几名士兵跑到马车上将军亲兵拉了下来,叫醒后,魏庸沉声问道:

“上将军呢?”

亲兵连忙跪地:

“大司空,小的不知,我不知怎么的就晕倒了,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了打斗的声音,上将军恐怕是遇袭了。”

“上将军恐怕已经……”大司空眼中笑意收敛,叹了口气,摇摇头,很是惋惜。

“什么!”亲兵瞳孔收缩了一下。

周围的士卒也是如此,上将军也死了?这已经不是第一个朝堂官员遇害了,这一次居然还是和相国权利相差不大的上将军!?

难不成,天要亡我魏国吗?

……

一处密林中,三人停下来脚步,上将军对着安阳抱拳问道:“不知先生是何人?今日救命之恩,老夫定然铭记于心。”

“我?我是信陵君的朋友,名叫安阳。”安阳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随后又很是无奈的说道:“但我恐怕救不了你的命。”

解药……安阳想搞到很简单,拿着把剑架在魏庸脖子上,敢说不给?

但这是魏安釐王要杀上将军,安阳总不可能去逼着魏安釐王放过对方吧?

威胁一国君王,这就不单单是魏国一国之事,其他几国都会要求弄死安阳。

毕竟那可是王!

凌驾于众生的王,若是人人都像安阳一样,有点实力,就拿着把破剑,去威胁君王,天下岂不是乱套了。

就算抛开这些不谈,那龙阳君也不是吃素的~

安阳想起那个妖艳的男子,就忍不住是打了个寒颤,差点就弯了,还好我意志坚定,遇到了我的鲵儿。

“信陵君!”上将军心中一惊,他对信陵君极为佩服,没想到偶像居然派人来救他?

他心中有股自豪感,仿佛被信陵君看重,有这无上荣耀一般:

“信陵君能派人救我已经是在下的荣幸了,死又有何惧。”

老夫变在下?信陵君面子果然大。

安阳心中嘀咕着,也看向沉默不语的玄翦。

玄翦自然也听到了安阳的话,安阳这个名字……好耳熟,似乎在哪听过,太后的画像!

信陵君,那是惊鲵的任务!

玄翦看向安阳,观察起来,的确有几分相似,但还不能确定,他直言不讳的问:“安阳先生可是赵国李牧的弟子?”

“李牧将军?似乎的确有个徒弟。”上将军也是微微点头,这消息他也是偶然得知的,七国知道的人很少。

为什么罗网的人,这么在乎我的身世?

安阳沉默了,惊鲵一直试探着问,现在玄翦也是如此,我该不会被通缉了吧?

同时,他在思考要不要告诉玄翦,玄翦是一个比较重情义的人,对于妻子也是极为忠诚,应该可以说……

“不是,李牧将军?我可不是兵家的人。”

安阳一脸的义正言辞,他性格小心谨慎,这个世界真正相信的人只有李牧与信陵君两人……司马尚算半个。

至于其他,嬴政只是利用,或许嬴政会信任他,但不确定嬴政的心思之前,安阳不会乱来,他赌不起。

赵姬,那就更不说了,以为满足自己,连儿子都能抛弃,他不敢相信,毕竟自己也只是过客而已,两人相处也没几年时间。

最新小说: 叶晨吴通 我靠种田成顶流 江瑟瑟夜无烟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炼狱亡灵法师 咬上你指尖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