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不值(1 / 1)

说实话,安阳自己也没有把握,倒不是实力的问题,他的实力在天字一等里应该也算上流了。

若是自己想救机会会很大,黑白玄翦就算再厉害也就是超一流后期,安阳配合横练功夫到达顶峰的披甲门掌门人,打他一人还是轻轻松松的。

但就怕披甲门掌门人自己求死换取披甲门存活去喝毒酒,到那时候,没有解药,神仙来了救的可能性也不大。

“多谢你了,我会记住你这个人情了。”信陵君松了口气,他对魏国终究还是有感情的,不想看着国家被破坏。

“什么人情不人情的,我们是兄弟,谈这个多伤感情。”

安阳随意的挥了挥手,虽然两人认识不久,但安阳的确把他当兄弟~

只是可惜,安阳救不了他的命。

说起来信陵君和白起有点相同,七国都很惧怕,除了魏国一部分人不希望他死,其他人都多多少少都有点这个盼头。

其他六国都怕信陵君得到魏王重用,魏安釐王自己也怕自己压不住信陵君,所以落得了这么个地步。

“兄弟吗?”信陵君低声喃喃着,幼年时王兄也说过这句话,只是可惜……

信陵君猛的摇摇头,大声说道:“对我们是兄弟。”

……

由于出了这种大事,信陵君没了兴趣再去云烟阁,整天呆在家里,等待着近日有没有将军遇害的消息。

事业心猛涨是好事,但这可苦了安阳,你知道整天抱着娇躯入睡,但不能动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吗?

慢慢的过了数天,信陵君终于等到了一个消息,披甲门掌门人率数万魏武卒回都城述职。

安阳这些日子很不容易,得到消息立刻和惊鲵来了个吻别,骑着自己的小黑策马离开了信陵。

一路未停,用了几个时辰便来到了大梁,趁着夜色,他偷偷摸摸的来到魏王宫。

一处大殿内魏安釐王大摆筵席,为上将军“接风洗尘”,但实际上是受了大司空魏庸的蛊惑,想要赐死披甲门掌门人。

上将军从侍从那边接过赏赐下来的毒酒,看着这些人的假笑心中也是明白了许多,心中叹息:难道天真的要亡我魏国吗?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信陵君是受到魏安釐王忌惮,才被发配回封地,有了前者的案例,他已经够谨慎了,一回来就是马不停蹄的上交兵权。

但没想到还是被盯上了,但他还不敢乱来,就像纸条上所写:自己若是反,披甲门也是叛乱者,会被剿灭。

“上将军为何不喝呢?难不成是寡人赏赐的酒不喝胃口?”

这时,坐着主位的魏安釐王带着冷笑催促着。

左侧一红袍老者也站了出来,一举杯子,向着魏安釐王说道:

“我国抵御秦国进攻,全靠王上英明神武,重用魏武卒,臣仿佛看到了我国重回巅峰之时,臣先干为敬。”

魏安釐王摸着下巴,笑意更甚,他心中早已认定抵御他国是魏武卒的功劳,给狗,狗都能赢的那种,不是哪个将军带领的好。

上将军叹了口气,一双虎目死死的看着魏庸,他虽然满身肌肉块子,但脑子也不傻。

虽然之前魏安釐王管兵权,但只要按时上交,其他也没什么大事。

但自从这个魏庸在朝堂上混的风生水起后,魏王慢慢的将矛头指向了自己。

他自知逃不过这一劫。

“末将拜谢王上赐酒。”

说罢,上将军一口饮下毒酒,毒酒经过喉咙,流到胃里,只是片刻他便感受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慢慢的痛起来。

慢性毒药吗?看来魏庸这个东西还是有所忌惮的。

上将军心中暗道,同时开口道:“在下该做的已经做了,还请大司空不要食言。”

“在下自会以君子之行。”

大司空虽然被看的有些发毛,但可没丝毫畏惧对方,反而有些自傲:我马上就要手握重兵了。

做到那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程度。

魏安釐王看到上将军喝了毒酒,心情越来越好,大笑一声,说道:

“好好好,来来,吃饭吃饭。”

屋顶,靠着缝隙观察着下面情况的安阳心中也颇有感慨,大司空是掌水利,管营建之事,这魏庸能做到堪比丞相,不得不说,很有头脑。

“但可惜,要是有这脑子,把信陵……”安阳摇摇头,低声叹息着,但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温柔的声音打破了:

“不知先生在可惜什么啊?”

安阳心中一惊,居然有人无声无息的靠近自己?哪怕是师父都做不到啊。

宗师境!

只是瞬间,安阳豁然起身,拉开数米距离的同时湛卢剑出现在手中,低喝一声:“谁!”

来人安阳见过,就是那个长的很漂亮但是的男人的龙阳君,他正微笑的看着自己,及其的妖娆妩媚。

“龙阳君。”

安阳心中松了口气,对方能无声无息的接近自己就证明有机会一击必杀,没动手就是还不会杀自己。

但安阳依然没有放松警惕,盯着龙阳君,防备着对方出手偷袭。

但龙阳君似乎并不是来杀人的,他双手叠在腹部,微笑的问道:“安阳你可知道偷闯王宫是什么罪吗?哪怕是信陵君也保不住你。”

“在下自然知道,我就是奉信陵君之命来办件事的,还请龙阳君不要干扰。”

安阳说话间,手一翻,一个令牌出现在手中,朝龙阳君扔了过去。

龙阳君并未出手去接,但令牌仿佛是被控制了一般,被吸入了对方手中,他并未去看令牌,笑着问道:

“你是来救上将军的?”

“是,但可惜似乎来迟了点。”安阳点点头,虽然到了,但他也不可能直接下去抢人,只能看着对方饮下毒酒。

“的确来迟了,魏庸这家伙被权利蒙蔽了双眼,居然利用罗网的人。”

龙阳君摇摇头,言语中似乎已经知道了魏庸的恶行。

“龙阳君知道这事?”安阳心中有些疑惑,既然知道为何不劝劝魏安釐王那个傻货。

“知道啊,等你到了我这个境界自然会明白,可惜那个门槛可是很难的。”

龙阳君眨巴了两下大眼睛,有种调笑的感觉,他欣赏天才,尤其是安阳这种绝世的天才。

宗师吗?我一直很向往。

安阳心中已经确定了,魏国,有一位宗师境强者,在见识过对方的强大后,心中对那个境界更加向往了。

“那龙阳君为何不出手阻止?”

龙阳君摇摇头,凤眼中有几分忌惮,沉声说道:“不值得,为了一个将军和罗网对上,一点也不值得。”

(给我票票,给我票票)

最新小说: 叶晨吴通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江瑟瑟夜无烟 咬上你指尖 炼狱亡灵法师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我靠种田成顶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