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娶你(1 / 1)

安阳一笑,虽然没得到想要的答案但他也不气馁,和李牧一样,这只是一颗种子,虽不确定是否会发芽,但到了一定时候可能会有奇效。

他又给自己猛灌了口酒,说道:

“罢了罢了,这事全凭你自己做主,我是一个心善之人,只是不忍心你这样的女孩子一辈子呆在青楼,孤独终老。”

“不过你想想,要是你老了以后,这还会用你吗?你连个给你养老的都没有,孤苦伶仃的,看着都让人可怜。”

安阳一脸正色的给惊鲵讲着利弊关系,罗网也是如此,现在你实力高,我用你,等你老了,实力变弱了,那你就去死吧。

当然也不全是,天字一等说不定还有点好待遇,毕竟动漫里黑白玄翦被鬼谷纵横两人弄死后,好像还是被罗网用秘法什么的给复活了。

看来这罗网还算有点人性,但倒是在产妇都不放假这件事上,倒是有些冷血了,是不是中途换领导者了?

安阳心中嘀咕着,又给自己倒了一口后颠了颠,一滴不剩,这还是他前世今生第一次喝这么多酒,在没有用内力护体的情况下,不得不说:

有些上头~

“嗝~”

安阳打个了酒嗝,一股难闻的酒气扑向惊鲵,安阳似乎有些不胜酒力,脸也变得通红。

惊鲵嗅着难闻的酒气,鼻子皱了皱,看了看迷迷糊糊的安阳,将手中的琴放到一边后,便跑过去扶着对方。

“先生,先生。”在惊鲵一声声轻唤中,安阳一头栽倒在惊鲵怀里。

惊鲵扶着死沉死沉的安阳坐在地上,让他躺在自己腿上,惊鲵摸着安阳的头发,心中想着这小子刚才说的话。

孤独终老吗?

或许吧,罗网本身就是残酷的,我也是从无数尸体上翻过来的,若是我老了,实力变弱了,恐怕依然会被抛弃吧。

惊鲵眉头紧锁,听说到了那个境界寿命会有一个显著的提升,实力也不会随着年龄变弱,可以一直保持。

惊鲵清亮的眼睛盯着安阳,心中做了一个决定:一定要达到宗师境。

那样就可以不被罗网抛弃,可以更好的为组织效力。

安阳:……合着我白说了呗。

呜呜呜,恋爱脑果然少见……

没过多久,信陵君便推门而入,脚步有些虚浮的走了进来,看着安阳躺在惊鲵怀里,嘴角勾起。

进展的这么快?不输于当年的我啊。

很快他也闻到了满屋子的酒气,连忙走了过去,说道:

“鲵儿姑娘,抱歉抱歉,这混小子不会喝酒还喝这么多,我回去肯定好好教育教育,给姑娘添麻烦了,照顾他这么久。”

说话间,信陵君已经提起了安阳,惊鲵也站了起来,对着信陵君行礼,“不碍事的,安阳先生也很有趣呢。”

相互谈笑着,两人都没发现,在离开惊鲵前,安阳鼻子动了动。

“是吗?”信陵君有些意外的看了安阳一眼,这还说自己是洁白好男儿?

“行吧,那我先走了,真是抱歉了姑娘。”

很快,信陵君便扶着安阳离开了屋子。

惊鲵站在窗边,这里刚好能看到信陵君的马车,后者扶着安阳刚出门,几个精壮的男子就跑了上来,将安阳抬上了马车。

“应该是五个一流境后期的,这魏无忌的门客果然很在意自家的主子,在自家地界都有大量人马暗中保护。”

凭借着惊人的阅历,惊鲵很快判断出了这几人的实力,看来直接刺杀是机会不大了,就算成功自己也大概率会交代在这。

就在惊鲵思索若何才能最简单,有效的刺杀掉信陵君时,老板娘也走了进来。

老板娘换了身衣服,风韵犹存的脸上有些微红,额头还有些汗水,眼神微散的对着惊鲵行礼。

“惊鲵大人。”

老板娘带来浓重但不刺鼻的胭脂味和酒味混合在一起,让惊鲵这个闻久了血腥味的刺客有些不适应。

但好在可以忍受,惊鲵清冷的声音响起,“问出什么了吗?”

老板娘恭声回答道:

“抱歉惊鲵大人,属下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撬开魏无忌的嘴,他始终不肯提这安阳究竟是谁,但……”

“但什么?”惊鲵淡淡的追问道。

老板娘有些犹豫的回答道:

“但,属下察觉,魏无忌的内力恐怕不会太弱,至少有一流境。”

“至少一流境,他果然会功夫,幸好我没有出手,否则又得浪费不少时间。”

惊鲵没有意外,一个领兵打仗的将军不会武功倒是有些说不过去。

她也有些庆幸,庆幸自从遇到那人以后她就谨慎了许多。

一个看上去文弱的书生实力居然那么强大,三十多个罗网杀手多没有丝毫效果。

每每回想起那人,惊鲵心中就一阵不甘,那是自己第一次失败。

……

罗网最忌讳的就是浪费时间,你可以耗费几年来潜伏,刺杀一个目标,但决不能做无用功。

惊鲵思索一会,继续问道:“现在信陵有多少杀手。”

“只有十三人,两位杀字级,四位地字级,七个绝字级。”老板娘对于这些情报早已熟记于心,回答道。

“你们情报组织呢?”

惊鲵继续问道,杀手不算多,但也算可以了,信陵在信陵君的控制下,很严格,能潜入这些人已经算不错了,当初她自己也是费了些功夫才进来。

“这……”老板娘抬头,与惊鲵平静的眼睛对视,“只有两人。”

“两人?其他人呢?”

惊鲵蹙眉,冷声道。

罗网的情报组织人数是最多的,向信陵君这种大人物的封地,不说五十,至少也得有二三十吧?

老板娘连忙低头,紧张的回答道:

“其他人都被相国大人调回了秦国,说是要去找一个极为重要的人。”

重要之人?不会是安阳吧,为何我一点消息都没有,太后要求保密?也对,寻找李牧的弟子不能张扬。

很快,惊鲵就将事情理的清楚了,她也有些惊讶太后的举动,放着信陵君不杀去找个孩子。

这孩子真的这么重要吗?

惊鲵心中暗道,考虑着要不要把安阳的事情报告给赵姬,但很快,她便否定了。

从太后的举动和命令来看,太后是及其在意这个孩子的,若是这个安阳非安阳,倒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恐怕以太后的脾气……

惊鲵决定再探探口风在说,毕竟今日安阳表现出来的样子,明显是爱上了自己,以后再接触接触,指不定会说漏嘴。

虽然不懂什么是爱,但安阳那纯碎没有一丝杂志的目光确实令她有些吃惊,这种眼神是绝不可能装出来的。

信陵君的马车已经走了,惊鲵也没看的必要再看了,她向门外走去,来到老板娘身边时却停下来脚步。

她似乎想起了些什么,有些疑惑的问道:“你的实力在三流境吧?最高只能探查到二流境的人,你是怎么知道魏无忌是一流境的?”

老板娘眼神变了变,脸红的有些发烫,踌躇的回答道:“他比寻常人厉害很多。”

“厉害?你们交手了?这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

马车上,原本喝的烂醉如泥,正在酣睡的安阳早已醒来,没有了迷迷糊糊,一脸精神的伸了个懒腰。

看着有些错愕的信陵君,笑道:“怎么不会真以为我喝醉了吧?”

信陵君笑着摇摇头,对啊,就这点酒想要喝醉一个习武之人?哪怕是把安阳摁倒酒缸里也不会喝醉。

“好啊你,把我都骗过了,还让我拖着你走了这么远的路累死我了,亏我还吩咐他们回去煮醒酒汤了,”

信陵君拍了拍安阳,调侃道。

“嗨,追女孩子嘛,哪能没点手段,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安阳依靠在墙上,向着信陵君挑了挑眉。

看见没,学着点,不用总拿持久征服\女人,那只是身体上的,要从心灵上拿下她们。

“可以啊,有我当年几分风采。”

信陵君没看出安阳的弦外之意,眼睛闪过几抹追忆,似乎回忆到了十多年前意气风发的时候。

脸上笑容更加灿烂了,低头看了看现在的自己,又苦笑的摇摇头,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回不来了,似乎只有一个整天沉迷在酒色中的废人。

“哎,辜负了这些门客啊。”信陵君叹了口气,说道。

“这也并非你所意。”

安阳出声劝解道,眼睛闪过精光,如果劝信陵君现在造反会怎样?那些门客好像还没提过这一点,或者说不敢提。

我倒是可以试试~

说干就干,安阳笑容收敛,看着信陵君沉声说道:“我倒是有个方法。”

“办法?”信陵君看向安阳,发现其一脸正经,心中一喜,难道真有什么妙招?

他连忙追问,“不知你有何法?”

“起兵造反!”

安阳的话震惊到了信陵君,后者呆呆的看着前者,居然还真有人敢劝我造反?

虽然震惊,但很快信陵君便摇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事,也不可能成功。”

“不试试怎么行。”安阳继续蛊惑着。

“说实话,我曾经想过要起兵造反。”信陵君笑着看向安阳,看着对方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继续说道:

“我知道我现在对其他几国很重要,我不能死,不能废,所以当初拿到王令的那一刻,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造反两字。”

最新小说: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我靠种田成顶流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江瑟瑟夜无烟 咬上你指尖 炼狱亡灵法师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叶晨吴通 诡秘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