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父爱(1 / 1)

“真是你说的,这地方的确令人着迷啊,就是贵了点,你说是吧?老板娘。”

跪坐在左侧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唇红齿白,一头乌黑的长发很严谨地用银带束了武士髻,末端如黑缎披下。

看着恣意潇洒,一身青衫似乎有几分仙人的意境,很像一个贵公子。

少年正笑容满满的看着青楼的老板娘。

老板娘年过三十,属于风韵犹存的那种,慢慢将酒倒满,才说道:

“安阳先生说笑了,我们这的姑娘培养可废了我不少精力呢。

先生若是不嫌弃可以买回家一个,可比天天来这看便宜多了。”

安阳笑容一僵,怎么又提这茬,我安阳岂是……好吧还真是,只不过他想把自己第一次留给爱人而已……

毕竟农村小伙,实在!

一旁的信陵君丝毫不留情面的笑道:

“哈哈哈,安阳,芊儿姑娘说的对,要不要考虑考虑?你都十六岁了,还是个雏儿,我都看不下去了。”

随后带着八卦的意味,低声问道:“怎么?是给哪家姑娘保留清白呢?”

安阳白了一眼信陵君,居然敢调侃我了,他一笑,也反怼道:“哎……实不相瞒,在下对令爱爱慕已久,不知信陵君大人是否同意。”

最后还装模作样的作了个揖,似乎是在真心请教。

这下轮到信陵君笑容僵住了,就连一旁的老板娘也捂住了小嘴,惊讶的看着安阳。

虽然知道这两人关系不错,但她没想到这个看似老实的安阳居然打着信陵君女儿的主意。

“咳咳。”

信陵君干咳几声。

说实话,他也想过给他女儿找个归宿,首先想到的便是安阳,两人年龄相仿,安阳各方面他都很满意。

但今天安阳提出来,他又有点不放心,好家伙,我拿你当兄弟,你想泡我女儿?

信陵君自然是不愿意了,“别开玩笑了,你若娶了我女儿,我以后叫你什么?阳儿?”

“噗……”安阳刚入嘴的酒一口喷了出去,幸好及时调转了方向,否则对面的老板娘就要遭殃了。

他擦了擦嘴,问道:“你还真信了?”

虽然信陵君的女儿长不错,但他们都没相处过,怎么可能会有感情?信陵君你的智慧呢?看不出来我是开玩笑的吗?

信陵君轻哼一声,很是严肃的说道:“不要打我女儿的主意。”

作为一个父亲,自然是要物色一个自认为最完美的夫婿,之前安阳算的上一个,现在……他是最差的。

“知道了知道了。”

安阳挥了挥手,前世也看了不少爱情剧,对于信陵君这个老父亲的担忧他还算明白。

“最好知道了,要不然我揍你。”信陵君满意的点点头,还不忘威胁一句。

琴声缓缓进入尾声,舞姬也不再跳了,信陵君酒也喝完了,两人在老板娘的带领下准备离开青楼。

走到楼梯处时,一个抱着古琴,一身白色长裙,一脸清冷的女子正朝楼上走去。

这惊鸿一瞥也瞬间吸引了安阳的注意力,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去,这个女人好眼熟,应该就是她了,果然在这遇到了。

这时,信陵君发现安阳没跟上来,走了回去,发现他正盯着一个女子背影出神,信陵君嘴角勾起,终于有看对眼的了?

他打趣道:“怎么?看上了?买回家呗,我掏钱。”

安阳收回目光,瞥了一眼信陵君,没理会他,转身看向老板娘问道:“不知那位女子是何人?之前为何没见过她?”

老板娘眼神微微一动,怎么就看上这个了,看来计划有变啊,她满脸笑荣的说道:

“她叫鲵儿,从小就跟在我身边,这段时间染了风寒,所以并未接客,抱歉了先生。”

鲵儿?果然是她。

安阳心中的确了猜测,同时深深的看了一眼老板娘,没想到啊,罗网居然在魏国开了一家这么大的青楼。

很快,安阳便收回了目光,罗网实力深不可测,不是他现在能招惹的起的,还是要小心为上。

信陵君似乎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凑了过来,拍了拍安阳的肩膀,笑道:

“哦?怎么,安阳你不会真看上了吧?也对,人之常情嘛,我偷偷告诉你追女孩子,最重要便是才华,你又不缺那东西。

加油,我相信你。”

随后他看向老板娘说道:“明天就让那个姑娘来吧,我得好好替安阳把把关。”

老板娘扯扯嘴,这也算任务达成一半了吧?虽然是信陵君为他兄弟邀请的。

“是,信陵君。”

……

走出了云烟阁,安阳眉头紧锁的看着信陵君,不出意外,用不了两年时间,这个战国四公子之首就要永远的闭上眼睛。

安阳心中有些不舍,虽然起初是带有目的性接近信陵君的,但随着相处,他发现信陵君的确是个好人。

为人处世都极好,礼贤下士,哪怕对普通百姓也是以礼相待,可惜这种人……

在乱世活的都不长久。

这世道好人难当,不,应该说任何世道好人都很难做,安阳摇摇头,也不再去理会这些,他改变不了这些,罗网实力太强了。

他问道:“信陵君,你知道罗网吗?”

信陵君明显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安阳后才说道:“怎么?你也听说过那个组织?”

安阳点点头,半真半假的回答道:

“偶然听师父提起过,但他不肯多说,只说过那是一个可怕的刺组织。”

信陵君也是颔首,表示认同李牧的话,他继续补充道:

“对于罗网我也知之甚少,只知道它的背靠秦国,组织内等级划分及其严密,专门刺杀一些对秦国东出有碍的人,想来我已经上了罗网的死亡名单了。”

“它似乎在织一只巨大的网,整个七国都在那张巨网内,怎么安阳,你问这些干什么?”

安阳摇摇头,叹了口气,继续半真半假的回答:

“没怎么,只是在想,若是我哪天碰上罗网该怎么办,听说他们的天字一等实力很强,还不止一位。”

“你?”信陵君一笑,“你又没做什么对秦国不利的事,怕什么?”

“哎~”安阳狠狠的叹了口气,同时摇摇头,很是自恋的说道:“就我这才华,若是被秦国发现,可不就被盯上了嘛?”

最后还一副天不生我的样子,仰天长叹,怨天尤人~

最新小说: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炼狱亡灵法师 诡秘复苏 天庭武王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咬上你指尖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江瑟瑟夜无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