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匆匆(1 / 1)

等燕秦两国人走后,安阳骑着小黑来到李牧身旁,看着那团红色的虚影,问道:“师父,这是何物?”

李牧微微一笑,甩了甩手,玄鸟化作一团烟雾消失不见了,“这是玄鸟的残魂。”

安阳骑着马跟在李牧身后,向着阴山走去,“师父抓这个干嘛?”

“对你有用,说不定可以住你突破境界。”

安阳一挑眉,他也不傻,想起李牧之前说的话,明白了过来,问道:“难不成师父想要让我炼化它?”

李牧点点头,说道:

“对,可以算是炼化吧,炼化它后,你会有东胡的气运,还会提升境界,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师父不自己炼化吗?”安阳问道。

他已经到了一流境,距离下一个境界也只是时间问题,这不会“揠苗助长”的帮助?

倒是李牧在超一流境已经多年,境界也就夯实,若是炼化了玄鸟,说不定还能突破境界。

达到那极少数的宗师境。

但李牧摇摇头说道:

“这东西对为师不有太大用,兵家宗师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入的,让为师慢慢找自己的道。”

顿了顿看向安阳,也看出了他的顾虑,一笑:“阳儿不必担心,炼化玄鸟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必担心境界虚浮。”

安阳点头,既然李牧这样说了,他也不会担心什么了,李牧是不可能害他的。

“那徒儿就多谢师父。”

“师徒之间何来谢字。”

。。。。。。。。

帐篷中,安阳与李牧相对打坐着,李牧手中拿着赤红色的玄鸟,玄鸟已经被李牧弄成了球形。

玄鸟自知在劫难逃,但依然放着狠话:“李牧,就算我身死道消,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那我等着。”这威胁李牧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一笑了之,看向安阳说道:“阳儿入定吧。”

安阳点点头,闭眼入定。

李牧手上微微用力,一股内力包裹住玄鸟,球形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小,似乎在消融。

玄鸟发出一声悲鸣,大声怒吼:“不!!!”

待圆形只有拇指大小后,李牧手一挥玄鸟被送入安阳体内,随后就重重的咳嗽两声,面色变得苍白,他没有休息,起身来到安阳身后。

丹田外围,空间突然一亮,安阳内视着被送进体内的玄鸟,皱了皱眉。

身体似乎热了很多,这东西死了还这么强,还能发出这么强的热量?

“不亏是玄鸟,不知道你能否让我增强境界,我很期待。”安阳感叹了一句,随后目光变得坚定起来,一定要成功啊。

安阳释放出一道白色的光柱牵引这玄鸟来到丹田内,炼化也正式开始了。

但进行的似乎不是那么顺利,玄鸟在丹田中突然睁开眼睛,开始剧烈抖动起来。

玄鸟一边反抗着,一边怪叫道:

“李牧我说了,就算死也会拉着你一起,就拿你这宝贝徒弟开刀了。”

安阳内力疯狂涌入丹田,想要镇压住作怪的玄鸟,但效果并不显著,后者依然叫嚣着。

这样僵持了半个多时辰,安阳有些坚持不住了,额头渗出一层汗水,身体也慢慢的颤抖起来。

玄鸟似乎也有些力竭了,虽然不停,但很明显行动慢了下来,但还是依然不忘口嗨:

“就这?李牧你这弟子也不行啊,眼光越来越差了,连我的残魂都对付不了。”

安阳有些不满,说什么都行唯独这个不行,他手诀一变,想要将刚恢复一点的内力全部释放,直接炼化玄鸟。

但这时一只温热的手搭在安阳肩头,紧接着李牧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接下来交给我吧。”

安阳略微松了口气,身体放松,让李牧的内力进入内里,心中有些感慨,

有师父在真好。

李牧出手没用一刻钟就拿下了玄鸟,一股热流从丹田流出,李牧也是赶紧说道:“阳儿,抓紧吸收吧。”

安阳连忙回过神来,开始吸收。

实力也在慢慢上升着,一流前期……中期……后期……

但有些遗憾的是,并没有越过那层障碍,在超一流境前缓缓停下了脚步。

安阳缓缓睁开眼睛,伸出手空握了握后,又摇了摇头,“还是没有达到吗?”

自从那几场大战后,安阳严重意识到了自己的弱小,也发现了超一流境的强大,和一流境那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本以为能凭借着玄鸟一步登天,看来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李牧在其身后缓缓起身,来到桌前跪坐下,面色苍白的看着安阳,沉声道:

“阳儿,你太大意了,若非为师在你身边,早让玄鸟那厮钻了空子!”

安阳起身,回想着自己炼化的过程,似乎没做错什么吧?除了被玄鸟激怒,有些激动……

等等,内力……若是内力没了恐怕我就是待宰的羔羊了,中计了还不自知,真是废物。

安阳暗骂一声后连忙对着李牧作揖道:“抱歉师父,是我大意了。”

“你还知道你大意了,若是让那玄鸟……”李牧也是毫不犹豫的教育起安阳,但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形容,卡壳了。

安阳弱弱的开口提醒:“夺舍。”

夺舍这词还不错……

李牧扫了一眼安阳,继续说道:“若是让那玄鸟夺舍,你可知后果是什么?”

“知道。”

安阳弱弱的点点头,他自然知道被夺舍的后果,比如某三,夺了前主的身体,连前主他爹唐昊都没发现端倪,某三也在某大陆混的风生水起。

李牧一拍桌子,大声说道:“那你还胡闹!”

“下次不敢了,不,没有下次!”安阳身体缩了缩,出声保证道。

李牧看着安阳,突然叹了口气,说道:

“阳儿,你要记住,你是老夫的徒弟,不管你是什么样,你都是,不必在意他人的看法。”

安阳沉默不语,这东西能改变吗?对别人来说或许比较简单,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儿子都没当好……那是不可原谅的。

李牧见安阳不说话,继续劝导道:

“就算你是个废物,你也是我徒弟,你要记住,若是我出什么事,要先保护好自己,为师还不需要你给我出头,莫要着急将自己置于险地。

为师现在可比你强太多了。”

安阳微微点头,只有变强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着急暴躁是没有用的,他抬头看向李牧,开口道:

“师父,哪有人说自己徒弟是废物的?”

“咳咳,打个比方嘛,打个比方。”李牧咳嗽几声,见安阳恢复往日的顽皮,挥了挥手,“你看看自己丹田吧。”

闻言,安阳内视丹田,这才发现丹田处多了些东西,似乎是颗粒,里面充满了狂暴的能量。

他睁开眼睛,发出疑问:“这?”

李牧解释道:

“这是玄鸟的内力,你一次性吸收不了,我便将它凝聚成了颗粒,每天炼化一点吧。

只不过效果要比之前小很多,只有之前的三成左右,但想来助你达到超一流境应该不难。”

安阳深吸一口气,看着李牧,深深的作揖道:“多谢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去吧,去吧,巩固一下境界吧,免得太过于虚浮。”

。。。。。。。。。

大抵是安阳最近有些忙了吧,之前山上为数不多的树还是白色的,如今却已经变得深黄色的了。

“时间过真快啊,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了,我也算有些作为了。”

安阳怀中抱着一些竹简走在去往李牧营帐的路上,途中,停在一处空地看着远处的小山,不经感叹道。

想起这大半年来的作为,安阳会心一笑,竹简往上提了提,哼着小曲欢快的走着。

“哐当。”

安阳将竹简一股脑的放下,十几个竹简堆满了李牧的小矮桌,后者有些惊讶看着安阳。

这大清晨的干嘛这是?不知道我很忙吗?

“搞什么玩意,今天炼化了没?练剑了没,扎马步没,读书了没?要不要为师考验考验你?”

李牧一口气问出一堆问题。

安阳挠挠头,完蛋,李牧是个自律的人……忘了这茬了,但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咳咳,师父,你先看看,我收集了些东西,想要贡献于世。”

李牧不屑的撇撇嘴,说道:

“就你?儒,法两家典学都没学完,还出书?真以为自己是中原五白?”

话虽这样说着,但李牧还是随便拿起一个竹简打开,漂亮的字体映入眼帘,他轻声念道:

“《横渠语录》,作者:张载

言有教,动有法,昼有为,宵有得,息有养,瞬有存。

在可疑而不疑者,不曾学,学则须疑。

于无疑处有疑,方是进矣。

天资美不足为功,惟矫恶为善。

……

为天地立心,为万民立言,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此天地之仁也。仁人则须索做,始则须勉勉,终则复自然。”

念完后,李牧艰难的合上竹简,看向安阳,沉声问道:

“这张载是何人?”

没等安阳回答,李牧摆摆手,说道:

“罢了,不管是谁,离他远点,口气如此之大,所承受因果太大,你着不住。”

“咳咳……”

安阳尴尬的咳嗽两声,为数不多记得前世的一些东西,准备拿横渠四句在李牧面前装装逼,居然是这效果?

因果太大?张载也是躺着也中枪啊~

最新小说: 叶晨吴通 我靠种田成顶流 江瑟瑟夜无烟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炼狱亡灵法师 咬上你指尖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