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联动(1 / 1)

老将秦开一马飞跃到雀杀面前,大声喝道:“雀杀,那就由老夫来会会你!”

“正有此意!”

雀杀舔了舔嘴唇,有了玄鸟的力量他还没真正体验过,他也想知道他有多强。

秦开看着手中的配剑,似乎在回忆,他说道:“这剑是我专门为你们这些蛮夷打造的,那日……”

雀杀这时候可没闲工夫听秦开介绍来历,他提着砍刀直接劈下,“老子可不想你讲故事!”

秦开虽然看着自己的配剑,但注意力大部分都在雀杀身上,见对方劈来,秦开腰往后一弯,剑也向上一提,挡住了砍刀。

随后刀背向上挑开砍刀,直刺雀杀胸膛,不出意外,被雀杀轻松挡下。

“叮”的一声脆响,碰撞过后,两人拉开位置,对视一眼,雀杀眼中有些着急,而秦开则是意犹未尽。

雀杀着急自然是因为东胡现在本就弱于秦燕联军,若是有个超一流境的帮助说不定还能逆转战局。

他以为他比秦开境界高一点,打个秦开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没想到,两人差距居然这么小,没有半个时辰根本解决不了。

“秦开,你若再敢拦我,就算死,我也会拉你垫背!”

雀杀着急,秦开很是淡定,他的副将虽不如他,但指挥个战斗还不成问题,他豪迈一笑:

“老夫学习兵道,唯一的愿望就是一扫蛮夷,来,雀杀,让我战个痛快。”

说完身下马儿跑向雀杀。

另一边,李牧指挥完水车灭了火,这才带着一万兵马冲向战场,远远的,李牧便看见了黑色的旗帜,那个“秦”字让他心中一惊。

“秦军怎么来了。”

安阳顺着李牧的眼睛看过去,也是一惊,秦国这时候派兵来难不成是来帮忙的?

突然,李牧一挥手,“停!”

一万士卒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看向李牧,后者调转马头,看着士卒,开口道:

“秦国也派兵来支援了。”

话音刚落,士卒们瞬间炸开了锅,要说他们最痛恨的是谁,并不是匈奴,而是秦国,秦国屠了赵军整整四十多万士卒。

这其中不乏有这些士卒的兄弟,父亲,家人,可以说是秦国让他们本来完整的家破碎了。

“秦国那些狗儿现在来帮忙做甚!”

“老子今日要让秦狗血债血偿,让他们也尝尝家破人亡的感觉。”

“对,将军,带我们杀了那些秦狗,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一万士卒吼出来十万人的气势,全部请命让李牧带着他们杀死那些秦国狗贼。

李牧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后艰难的摇摇头,“不可。”

李牧虽然也很愤怒,但他知道,秦国这时候派兵支援不管是为了什么,他都不能对秦军出手,否则赵国将沦为不仁不义之国,在中原将难以生存。

再说……杀了这些又有何用,秦军已经一年为对六国动手,现在养精蓄锐,若是偷袭……就现在的赵国能保住自己的国家吗?

“这是为何,将军,弟兄们不是不怕死!”

“对,带我们杀了秦狗,杀一个不亏,杀两个稳赚。”

“将军,我们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看见被拒接,士卒们更加激烈,他们大多没读过书,自然想不到李牧这一层,他们心中只有复仇

面对士卒的请求,李牧只能摇头拒接,微张的嘴不知该说些什么,不知怎么样才能平复手下心中的怒火。

这一刻他突然有些无助,还有对王上的失望,若是当初没换将,若是死守,秦国又怎么可能坑杀四十万大军。

当初得到这个军情时他脑子都嗡嗡作响的,四十多万大军其中有不少都是他一手带出去的,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他的兄弟。

他也很想和秦国打一架,但他知道他不能,他要对赵国负责,赵国几年内连经三次大战,国力只有区区二十万,怎么可能是强秦的对手?

好在安阳上前一步,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闭嘴,随后说道:

“秦国现在派兵支援,若是我们对他出手,我们将会成为世人所耻笑的对象,这难道是你们想看到的场面吗?”

“这……”

士卒们犹豫了,秦国派兵支援,我们却杀了秦军,岂不是忘恩负义?若是日后,秦军大肆进攻谁还会来帮忙?

但依然有许多人不甘心:

“少将军,难道我们就这样咽下这口气吗?要不然我们趁他们返回途中全歼了,嫁祸着月氏?”

安阳开口道:

“要是想报仇,可以,就在战场上打过秦军,而不是在背后捅刀子,为将者当有浩然之气,你们可明白?”

司马尚也是开口道:“少将军说的对,我赵国又不是蛮夷,要打就在战场上与秦国好好干一架。”

李牧看了一眼安阳,松了口气,说道:“记住,不能对秦军动手,违令者,斩!我希望你们是战死沙场,而不是死在我刀下。”

军令如山,李牧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下面的士卒虽不情愿,但也明白了不能对秦国出手,纷纷回复道:“是,将军。”

。。。。。。。。

战场上,战斗还在继续,可以很明显的看出,秦燕联军已经有了胜过东胡的趋势。

这无疑让雀杀越发着急,着急就会露出破绽,本来被压制的秦开抓住机会在对方胳膊上留下一道伤痕。

雀杀也很快回过神来,忍着疼痛一刀劈出,在秦开身上也留下一刀,两人打了一刻钟才相互挂彩,算得上是势均力敌了。

“秦开,你确定要做的这么绝吗?”雀杀愤怒的问道。

看样子其实有些像无能狂怒,还好不容易被玄鸟选中,没过上当东胡首领的好日子,就要死在这里了?

雀杀心中问道:“玄鸟,能不能一击杀死他?”

玄鸟犹豫片刻,回答道:“可以一击击败,不能一击毙命,而且还需要动东胡气运……”

听到可以,雀杀勾起一抹笑容,也不管后果,回答道:

“用,用,用,娘的,人都快死了要气运有何用。”

“放松,让我来控制身体。”玄鸟也不犹豫,吩咐道,但还没等它控制到身体,突然说道:

“不好,李牧他们也杀过来了。”

“什么!”雀杀瞬间怒气值拉满,牙呲欲裂,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雀杀做错了什么,不就是吃了几个女人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他仰天怒吼:“啊!天要亡我胡人啊!”

但玄鸟的话提醒了他:“逃吧,活命要紧,我带你走,放松,我来掌控身体。”

拓跋怕死,他也怕死,要是能活,他做什么都愿意,他轻吐出一口气:“好。”

最新小说: 叶晨吴通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江瑟瑟夜无烟 咬上你指尖 炼狱亡灵法师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我靠种田成顶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