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梦幻(1 / 1)

说罢,雀杀双手一挥,火海瞬间让出一条道,他带领着六人离开了这片火海,临走前还回头看了一眼李牧,自言自语道:“李牧,我们会再见的。”

安阳也起身来到李牧身旁,看着远去的七人,问道:“师父,不用管他们吗?”

李牧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突然一笑,说道:

“今日来杀东胡的又不止我们一家,收尾工作就交给他们吧,说起来这次燕国派来的将军也算一个良将了。”

安阳皱了皱问道:“燕国还有良将?”

燕国现在应该是雁春君当道,燕国大将军晏懿也是他扶持的,同样是个草包。

安阳属实找不到有什么良将,没办法,燕国存在感太低了,比起他的好兄弟韩国还低了很多,怎么说韩国还有个明珠……呸,姬无夜大将军,燕国有什么?

“也勉强算的上吧,他曾在东胡做过人质,对匈奴的风土人情个习性都很了解。

好了,我们也下山支援,匈奴人数还远超燕国派来的人。”

。。。。。。

“轰”的一声巨响,石头被雀杀一矛击破,但面前的一幕令他与身后的匈奴有些崩溃。

之间黑压压的士卒挡住了他们,数面旗子上面写着一个大字“燕”证明了来者是哪国的部队。

队伍中,一个身着甲胄的老者骑着马向前走去,对着匈奴高层说道:

“燕国大将秦开在此,小小东胡还不束手就擒,说不定本将还能饶你们一命。”

肃慎王本就看此人有些眼熟,听了此言,似乎想起了什么牙呲欲裂:“秦开!居然是他!”

雀杀连忙问道:“肃慎王你认识此人?”

肃慎王点点头,看向秦开满眼愤怒,“没错,他曾是燕国放在我族的质子,当时他还小,又有才华,我很信任他,但没想到他运气好趁乱逃走,而且还杀了我儿子!”

“质子?”雀杀没有在乎肃慎王的愤怒,反而有些焦急的问:“那他岂不是及其了解我们?”

肃慎王点点头,回道:“的确,我做什么都从未刻意避着他,连下山去找燕国借点东西都带过他几次。”

雀杀虎躯一震,倒吸一口凉气,居然和他猜想的一样,老子刚当上首领,家没了?

肃慎王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不好!家里只有五万人马,大部分还是老头,那岂不是……”

出门一趟家没了是一种什么体验,今天东胡带你体验体验。

愤怒过后,雀杀也很快恢复过来,看向秦开,沉声说道:

“别想那些了,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吧。”

“看来你们是不降了!”

秦开看向几人,微微一笑,不投降岂不更好,他年幼是曾跟随匈奴下山烧杀抢掠,自然知道匈奴的习性。

每到一城,物资全抢,男性全杀,女性打包带走,临走前还要放一把火。

被带走的女性活的也是不如狗,大部分都是早上接受无数次抽离感,晚上就在锅里躺着,少部分被养成奴隶活着匈奴人的妾身。

他自己也是恨极了匈奴,想着有一天大破匈奴,秦开回头,看向面色严肃的燕军,自言自语道:

“倒是苦了兄弟们,这一战恐怕要死很多人。”

三万对接近八万,就算能赢也是惨胜,他摇摇头,既然王上有令,那就杀,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他拔出佩剑,直指前方,声音包涵着内力,大声说道:

“弟兄们,随我杀敌,杀敌过十者,封百夫长,杀敌过百者,封千夫长!”

雀杀感受着内力的波动,眉头紧锁,现在中原人都这么强的吗?匈奴连一个超一流都没有,今天遇到两个。

“娘的,又是超一流境,看来又要用玄鸟之力了。”

说罢,他也挥舞着大砍刀指向秦开,“勇士们,能否活着就看这次了!”

就在双方严阵以待时,地面又发出一阵振动,两方都谨慎起来,看向左侧。

黑压压的骑兵向他们袭来,黑色的旗帜上写着“蒙”字,少说有两万之多,秦开眼睛微眯,他们怎么也来了?

一次性能派出两万骑兵的国家也就三个,秦,赵,楚,加上“蒙”字,这支军队来历不言而喻了。

秦开到不认为秦军是来打他,毕竟异族在这,若是还来添乱,秦国那就不只是群起而攻之了,恐怕还会遗臭万年。

这样想着,秦开也放松了许多。

秦国蒙家军,可以说是响彻七国了,蒙骜老将军的名头虽不如白起,但带出来的兵也是极强,有了他们的帮助,拿下东胡岂不是手到擒来?

秦开能想到,雀杀自然也可以,他心中万马奔腾,与玄鸟对话,“你不是很能算吗?为什么没算到这些!”

玄鸟不满的冷哼一声:

“我能算到这些已经很是勉强,秦国那是什么样的存在,超越其他六国的存在,我若是能算到,早就飞升了!”

虽然不理解“飞升”是什么意思,但雀杀也没时间去管了,他看向秦军问道:“秦军这次有没有超过超一流境的。”

玄鸟回答道:“没有,最强只是二流境。”

“呼!”

雀杀松了口气,二流境那还能打,总算是遇到一件还算好事的事了,他回头看向身后的山谷,并未看见赵军追击,又松了口气。

五万打八万,虽说人数有有优势,但装备差了很多,虽说能打,但要拼命的打,否则只有等死的份。

雀杀调转马头,看着有些慌乱的匈奴,沉声说道:

“勇士们,这次冲出去,老子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玩最美的女人,你们有没信心?”

“有!”听见问话,匈奴似乎找回了胆量,大声回应,当然就算没有又能怎样呢?总不能给中原当奴隶去吧?

还不如博了博,万一梦想成真呢?他们对中原的绝色美人可是向往已久啊。

这是秦军也赶到了战场,领头者是一位中年人,在距离燕君几十米处停下,身后的军队也立刻列成了方队。

中年人对着秦开供了供手,询问道:

“在下秦国蒙武,不知燕国派来的是哪位大将?”

秦开听见蒙武的话,也是礼貌的回礼,还顺带吹嘘了一波他:

“大将不敢当,在下秦开,久仰蒙武将军大名。”

秦开,还算不错,还好不是晏懿那个废物,否则……

蒙武也暗自松了口气,秦开随便说扬名七国的名将,但在边境名声也很大,有他在打东胡也比较放心了。

“哈哈,原来是秦开将军,久仰将军大名了。”

“不不不,你可以秦国名将之子……”

“不不不……”

经过了一波的商业互吹后,两人看向雀杀,蒙武显然也不愿让将士们有损伤,依然是那套劝降词:

“在下蒙武,见过诸位,今日来……罢了,我就直说了,你们投不投降,我秦国可是出了名的优待俘虏。”

看着一脸正色的蒙武,秦开嘴角抽了抽,你管杀四十万降卒叫优待?

当然秦开也知道,白起也是不愿意杀那么多人的,但不杀又怎么办?首先四十万人的粮食是个问题,再者万一降卒突然发难,死的还不是秦国人。

听说秦国军爵好像是人头制,看来这白起也算个爱兵的好将啊,只是我没机会对上一场。

听说白起很强?我也不赖吧?至少可以比赵括强点吧?说不定还能抵挡的住……

就在秦开有些出神之际,雀杀也是带起了匈奴大军的热血,他看向蒙武,眼中有些忌惮。

蒙骜的大名他也听过,听说蒙武是一个不弱于蒙骜的将才,此战难度系数极大,后方还有可能遭到赵军夹击。

这时,似乎是感受到了雀杀的忌惮,玄鸟打起了包票:

“你放心吧,赵军绝不可能帮助秦军,他们的恩怨可是不死不休的。”

还有恩怨?我居然不知道?什么恩怨能做到不死不休的局面?

“是吗?那就好!”

雀杀一挑眉,这么大个事,他居然不知道,但依然是个好事,好事连连,注定能赢,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

雀杀一拍马,大声怒吼道:“勇士们,随我杀敌!”

说完一马当先冲了上去,匈奴大军也带着满腔热血,与怒吼向前冲去。

蒙武与秦开一挥剑,同时吼道:“全军!杀敌!\列阵!”

蒙武带来的全是精锐骑兵,全军配备长矛与甲胄,战马都是一等一养出来的,随着蒙武的一声令下,面无表情的秦军开始冲锋杀敌。

而秦开带来的则是步兵与弓弩兵,少部分骑兵,随着秦开的下令,箭雨也射向匈奴,盾牌也搭建了起来,保护着后方输出的射手位。

一时间战场秦军,燕军,匈奴战的难解难分,无他,两军都是来帮忙的。

各家大王自然说过以自家将士为重,少伤亡才是重中之中,所以自然是且战且退的那种形式。

但还是有被匈奴抓住机会拉下马的秦军,不幸惨死于战场上。

看着像疯狗一样厮杀的雀杀,秦开一皱眉,这家伙很奇怪,周围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墙,箭无法攻击到他。

秦开正了正头盔,说道:

“看来还是需要我亲自出手啊,老孙,这里交给你了,我去会会那个小子。”

最新小说: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炼狱亡灵法师 我靠种田成顶流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咬上你指尖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