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围攻(1 / 1)

匈奴本是热血的,刚被雀杀激起了些反抗的意志,就被拓跋的表现干的稀碎。

几个高层将领怒斥着跪在地上拓跋:

“拓跋你在干什么!”

“拓跋居然如此怕死?亏我还那么崇拜他。”

有第一个投降者自然会有第二个,毕竟怕死的人也不在少数,只是一盏茶的功夫,跪在地上的投降者已到半百。

东胡高层自然是不愿意投降的,只要冲出去就有大鱼大肉,有这好日子不过去当奴隶?

投降去过着那惨无人道的生活?

当然不乐意了,一个高层将领手拿着刀慢慢的走向拓跋,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匈奴还是明白些的,只要杀了拓跋,投降的人自然会减少。

但还没等他动手,李牧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一句话给他们下了最后的通碟:“既然你们不等投降,那我就打到你服为止!”

“放箭!”

随着声音落下,一个山头五千军,数以万计的箭雨带着破空声冲向下面的匈奴大军。

惨叫声又一次充满整个山谷,东胡也很穷,大部分连武器都没有,只能在箭雨中躲避。

当然有武器用处也不大,在一轮接着一轮的攻击下,不少有这内力的将领也饮恨西北,带着满腔的愤怒消亡在世间。

看着努力反抗,想要活下去的拓跋与雀杀,安阳看向李牧,“师父,你说你能在这种攻击下活下去吗?”

李牧没有犹豫,摇摇头说道:

“不可能,一个人内力再强也不能面对如此多的弓箭,若是横练功夫达到一定境界才有可能挡住。”

连师父也不行吗?

安阳点头,继续问道:“那要是达到宗师境呢?”

“这……”

李牧犹豫了,他只见过一名可能是是宗师境的强者,那就是鬼谷子,但鬼谷子从未出过手,他也不知道宗师境有多强,他有些犹豫的回答:

“应该也不行吧,就算宗师境遇到这种场面应该也只有跑的份,距你师祖所说,达到宗师境就可以感受不少天地的变化,甚至还能飞。”

飞?难不成是御剑?要是我……

安阳一挑眉,敢问那个大男孩不想飞行?尤其是单手附在身后,一只手控制着飞剑,那时候再喊一句:“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

那场面帅爆了好吗?

就在安阳臆想时,下面的匈奴可都惨了,不知是谁“一不小心”扔下了一个火把。

火碰到油瞬间起火,火势瞬间蔓延到匈奴身上,这可比起之前被一箭毙命的人惨,这可是持续伤害,痛不欲生的那种。

李牧见此情景,也下达命令停止射击,火已经开始蔓延,在射就是浪费了。

没有内力修为的匈奴朝着火没有侵蚀到的地方跑去,有内力的几人正在火堆中对峙着。

有这内力的保护,虽然火接近不了他们,但他们依然能感受到热度,头上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滴落。

几个将领将拓跋包围,都拿着大砍刀对着拓跋,虽然满眼愤怒,但没有一人冲上去。

因为他们都受伤不轻,拓跋只是断了条手臂,实力依然在,但他们可是体内受伤,围攻也打不过。

东胡是一个统称,是一个部落的联盟,其中就包涵了东胡,濊貊,肃慎三个民族。

由于拓跋展现出的“高智慧”与心狠手辣,所以才听了拓跋的话来进攻赵国,但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便宜没占到,还捞的一身腥。

濊貊的王提着刀指向拓跋,舔了舔嘴唇,一脸的阴森:

“拓跋,今日就是老子死,也会拉你垫背。”

肃慎王同样如此,一脸的悲愤,“拓跋小儿,老子的手下死了大半,你不死都对不起我的弟兄!”

拓跋被两个曾经的下属吼叫,有些后怕的退了几步,他也只是个刚入一流境的,面对六个二流境也是有些力不从心啊。

拓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想要再做反抗,他说道:

“诸位,诸位,听我一句劝,咱们先逃出去,若是现在不逃等火势越来越大,我们根本没有机会。

我向你们保证!待我学会中原最强兵法,我们再杀回来,在下定不会亏待诸位。”

见拓跋还是这副嘴脸,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肃慎王提着砍刀就上,“去你娘的,还想活着离开?”

见有人带头其他五个也没闲着,也提刀冲了上去,战场上七人混战在一起。

火影一闪,火焰处缓缓浮现出一个人影,正是下线了许久的雀杀,和他们几人不同的是,雀杀脸上没有汗水,反而一脸享受的感受着周围的环境。

雀杀看向混战的几人,见六人久久不能拿下拓跋,反而自己受了伤,他摇摇头,身影一闪,瞬间就出现在拓跋面前。

拓跋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人影,心中一惊,正要退后时,肚子突然一痛,他顾不得疼痛,连忙后退几步。

自认为到了安全的位置,拓跋捂着伤口,才低头看向肚子,肚子上有一道狰狞的伤口,还不停的往外滋着血。

拓跋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在雀杀面前他没有一点反抗的可能,他仰天长啸:

“马大师,我没有继承你的兵法,我真是个废物!哈哈哈,待我来世……噗”

还没等他立下誓言,一柄长刀就洞穿了他的身体,拓跋回头看去,肃慎王的脸映入眼帘,只见后者嘴唇微动:

“去下面记得我和弟兄认个错,要不然,等我下去,定让你不得好活。”

随着拓跋跪倒在地,几人才重重的出了口气,终于杀了这个壁崽子了。

但没给他们高兴的时间,周围的热度又让他们有些力不从心,拓跋有句话没错,火势越大他们逃出的机会越小。

刚刚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并未听劝,现在有些后悔莫及了,而这时,雀杀开口道:

“诸位,恭喜你们,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你们不用死了。”

六人看向雀杀,发现他跟没事人一样,心中一喜,难道这家伙有办法?

濊貊王问道:“雀杀,难不成你有办法?”

雀杀之前是濊貊王的亲信,后者自然了解这个人,天赋很不错,年纪轻轻就得到二流境,虽然不能与拓跋相比,但也算天才了。

但濊貊王也没听说过雀杀有什么办法能逃过火势。

“这是自然,玄鸟可是火属性的,在火海里算的上如鱼得水了。”

雀杀展开双臂,似乎想要拥抱火焰,看着几人有些迷茫的眼神,恍然大悟的说道:

“哦,对了,你们还不知道玄鸟的属性。”

“罢了,走吧,我带你们冲出去。”

最新小说: 咬上你指尖 诡秘复苏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江瑟瑟夜无烟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炼狱亡灵法师 天庭武王 叶晨吴通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