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战起(1 / 1)

hd城,天还一片灰蒙,城门打开,一辆马车慢慢跑出。

车厢内,一名长相妖艳的女子怀中抱着一个小男孩。女子看上去二十多岁,身着虽不华贵,但从气质可以看的出来曾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正是嬴政与赵姬,嬴政被赵姬抱在怀里,掀起帘子看着外面的场景,但其心思完全没放在景色上,他转头看向赵姬:

“阿母,大哥究竟去哪了,这么久他没见他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先生他……”赵姬抿抿嘴,犹豫了一会,觉得瞒着也不是件事,轻声说道:“先生去边境了,现在恐怕已经在战场了上。”

嬴政一惊,挣脱了怀抱,站在马车中:“战场?那岂不是有危险?”

赵姬点点头,轻声回答道:“战场都是有危险的,但政儿放心,先生他实力高超,还有李牧将军在其左右,定会无事的。”

嬴政点点头,并未说出什么狠话,只是在心中默默祈祷着,大哥千万不要出事。

赵姬也是轻声说道:“先生他会没事吧。”

许久后,嬴政坐到赵姬对面,问道:“阿母,父亲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自己的父亲已经当上了太子,不出意外以后就是秦国的王了。

自己若是表现好点,下一任太子的位子就是自己的,也就是未来的秦国国君,那时候将大哥接入秦国……

到时候就不用担惊受怕了,大哥等我。

听见儿子的问题,赵姬陷入沉思,想起了那段悲惨的日子,生下嬴政两年后,赢异人就在吕不韦的帮助下逃离了赵国。

留下他们母子在异国孤苦伶仃,每日过着被人打骂的生活,

若非秦国实力强大,赵国有了忌惮,他们早已成为了赵国人的刀下亡魂。

到后来,赢异人回国,起兵灭周,来赵国谈判,本有机会救回母子二人,赢异人为了国家,忍心抛弃。这一直是赵姬心中的一根刺。

“他是一个英雄……为了国家什么都愿意做的英雄。”赵姬不忍心在儿子面前诋毁他的父亲,只好昧着良心说话。

“英雄吗?我也要当英雄,保护好阿母和大哥。”嬴政握着拳头,出声立下誓言。

“阿母等着,相信先生也很期待。”赵姬微微一笑,又一次想起了安阳,不知道先生在干嘛……

安阳在干嘛,他穿着甲胄,站在城墙上,看着下面按照一字排列骑着骏马的几千精兵。

又看了看远处尘土飞扬的平原,那是匈奴放出的奴隶,也就是用来消耗物资的。

“战争开始了,又要死人了。”

安阳轻声道,他是一个热爱和平的人,不得不拿起武器保家卫国。

一旁的李牧揭穿了安阳,“笑容都快溢出来了,还感叹个什么劲?”

以前期盼着战争,却总弄出这种我是被迫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

“这是真的,我热爱和平,师父你这样说我,我会难过的。”

安阳叹了口气,看着李牧,一副你不懂我,我很伤心的眼神。

“去去去。”

李牧很是嫌弃的挥了挥手,旋即不理会安阳,看向来势汹汹的奴隶,看着距离差不多了,一声令下:“准备!”

下方的司马尚听见李牧的命令,拉了拉缰绳,控制住身下有些慌乱的战马,走在大军面前,回头看了看规整的队伍,大声喝道:“全军!”

“在!”

随着挥舞着军旗,整齐铿锵有力的声音传来,飘荡在空中久久不散去。

“穿甲!”

骑在马上精兵带上头盔,紧了紧身上的甲胄。

他们知道,保家卫国的时候到了,此战只能胜不能败,否则赵国又将受到重创,这是第一战,要打出士气,他们需全力以赴。

此刻几千奴隶已经跑到距离他们百米的地方,已经到了弓箭覆盖内,李牧大声吼道:“放箭!”

“嗖,嗖,嗖。”

随着李牧的一声令下,数千只箭,形成箭雨,全部射向奴隶军队。

匈奴都没有盔甲配备,何况奴隶呢,在绝对实力面前,数千人奴隶只是瞬间就已死伤大半。

惨叫与血腥味蔓延到安阳面前,他轻声叹了口气,这里面也有不少中原人啊,可惜了。

幸存下来的人也被吓到了,也不管之前单于的威胁,转身就跑,像是商量好似的四散而逃。

但还没跑两步下一轮的射击又出击了,又是上百支箭射出,场上没有一人活着,全部倒地不起。

李牧看着远方,几千米处,那里驻扎者营帐,立着几支旗帜,那是单于的部队,他不屑的说道:“还是那么怂。”

安阳却是皱了皱眉,看向李牧问道:“师父,这好像没什么消耗吧?箭也可以二次利用啊。”

李牧摇摇头,解释道:

“箭头在的确可以二次利用,但那是保证在箭杆不能断的前提下,所以加上损耗,到最后能用的不足五成,这次亏损在两千左右。”

“再说,那是奴隶!你又不是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在之前,中原的奴隶连上战场的机会都没有,在后方端茶送水都是给他们的恩惠。”

“单于拿奴隶来试水也算是给他们一个一个痛快,否则依然得受折磨。”

安阳点头,对着李牧作揖道:“请师父让他们如土为安。”

李牧摆摆手,看着安阳语重心长的说道: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那么做,但阳儿你要记住,心善固然是好事,但决不能意气用事自己安危才是重中之重。”

“徒儿谨记,让师父担心了。”

李牧对着司马尚下达命令:“收拾尸体,全部拉的山上埋了。”

司马尚一挥手,城门打开几辆战车跑出,战车后面跟着几百名普通士兵,他们将尸体扔上战车上,将能用的箭羽收好。

李牧撇了一眼安阳,说道:“遇到你这个好人也算他们的福气了,死后还有人收尸”

哪怕是死,后事有人处理总比曝尸荒野的强。

安阳摇摇头,好人吗?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只不过前世的思想让他这样做的而已,加上亲手埋过几位亲人,这一思想越来越深刻,人需要入土为安。

。。。。。。

远在千米的帐篷内,单于怀中抱着一个身体娇小的美人,一边把玩着,一边听着属下的汇报。

待属下停口后,单于不禁一喜:“你确定只有五千人?”

属下不是很肯定,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是,但出战的是五千精兵,城内还有多少兵力就无从得知了。”

“精兵?”单于眼中闪过一抹凝重,显然是知道李牧所训精兵的可怕。

倒是单于怀中的异域美人,不屑的说道:“大王何必担心呢?区区五千人罢了,十多万勇士齐上他们挡得住吗?”

单于有些犹豫,但不愿在女人面前丢了面子:“但城内不知有多少兵啊,若是中了埋伏。”

美人显然有些头脑,继续说道:

“那一战赵国损失四十几万,元气大伤,现在还能有什么人,大王前几次(李牧回hd那段时间)进攻

赵国只有不到两万人罢了,现在最多也只有三万,说不定还会更少。”(这和李牧作战方案有关,只守不攻。)

单于眉头紧锁,他也属实被李牧那种猥琐发育的打法打的有些难受,攻又攻不进去,但若是有埋伏他也得死……

美人见单于还在犹豫,准备从另一个方向切入:“大王,不如我们打个赌吧?”

“什么赌?”

“我们就赌李牧会不会扎营,他若是做出准备攻击的样子,这不正和他谨慎的样子有所反差吗?”

“说的对!”

单于想了一会后点点头,放下怀中美人,对着属下下达命令,“把那些奴隶都放出去,若是李牧在平原扎营速速来报。”

待属下离开后,美人来到单于面前抱住他,柔声说道:“大王这次定能拿下云中城。”

“好,美人就等我好消息吧!”

最新小说: 我靠种田成顶流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江瑟瑟夜无烟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诡秘复苏 咬上你指尖 炼狱亡灵法师 叶晨吴通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