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害我(1 / 1)

“听说了吗,今天李牧将军的弟子要上司马大哥论剑。”

“听说了,你们觉得他们谁会赢?”

“我虽然不懂剑,但司马大哥可是能打我们十几个人呢,你们又不是没听说,前段时间传来的消息,谁赢不是一目了然吗?”

“李牧将军可是赵国第一高手,教出来的弟子能弱?我到认为司马大哥要小心了。”

“对对对,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公子堰的习性,就他那样的人能那么厉害?我看八成是给他面子,才故意输的。”

清晨,天边刚泛起一抹鱼肚白,也到了军营换岗的时候,一处人群中响起一阵讨论声,昨夜司马尚给安阳下的战书早已传开。

最后一句话是一个刚来边疆不到半年的新兵说的,他之前是给公子堰当护卫的,因为一件小事惹到了郭开,所以被换到了这来“受苦”。

他的话说完好久周围几人都被吓住了,私下谈论王室之人可是重罪,许久都没人敢回话,而那新兵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有些慌乱,他不想再被处罚。

幸好一个队长模样的老兵替他解了围:

“够了,谈论将军与公子殿下你们是不想活了吗?此事若是传出去,都得掉脑袋!好好站岗!都不准说出去,我可不想和你们一起死!”

“是!”

其他几名士兵也是有眼力见的,看得出来队长是在给新兵开解,没多说什么,连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新兵看了一眼队长,眼中有些感激,他向着队长抱拳道:“多谢,王队长。”

王队长拍了拍新兵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这几个都是老战友了,不会出卖你的,但你要小心啊,军营里面王上的耳目也不少。”

“多谢队长指点。”

“好了,回去站岗吧。”

。。。。。。

中午,吃完午饭的士兵们齐聚,一团又一团的士卒围坐着,中间特意留出空地,组成了个临时演武场。

士卒之间相互交谈着,时不时发出愉快的大笑声,这种欢乐在军营中是很少见的。

这种演练很少见,不少士兵站在远处远远的观望着,能看个大概,凑个热闹就不错了,好几万士兵,位置有限,有的是人没位置。

当然其中也有较真的人,相互分析起输赢,意见不合者挣得面红耳赤,喋喋不休,就差起来干一仗了。

有人还特意开了个赌盘,压输赢,赌一把,运气好点,说不定还能赚点小钱。

当然买司马尚的人居大多数,原因无他,司马尚实力很强,在军营中地位也不小,李牧走的这些日子,他也指挥过不少抵御匈奴的战争,效果很不错。

所以在这些兵卒中,司马尚也算的上有了一批粉丝。

没等多久,他们口中的两位主角分别从两侧登场,两人口中拿着各自的佩剑,走到占地中央,看着对方。

“来了,来了,司马大哥还是那么帅。”

“这就是李牧将军的弟子?这么小?够十二岁了吗?规定不是说未满十二不能上战场吗?”

“听说这安阳实力不弱,普通人自然比不了,但怎么感觉他有些俊美?”

“对,他长的的确有些秀气,感觉像个姑娘家家的,没有一点男子气魄。”

“应该是还小的缘故,面对我们这么多人居然不慌,倒是勇气可嘉。”

随着两人的上场,周围的气氛来到了顶点,交谈声也越来越大,其中几位有些看不起这个年仅十一岁的安阳。

安阳揉了揉耳朵,不得不说,还是不习惯这吼叫声,振的耳膜生疼。

待声音逐渐平静下去,司马尚抱拳笑道:

“安阳小兄弟,我们传统功法,点到为止,可好?”

正合我意!

安阳一挑眉,心中一喜,不要暴露实力?岂不是好事?虽然昨日李牧说了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保险一点终究是好事:

“好说,好说,我们点到为止,还请司马尚将军手下留情。”

但,很快,站在高台的李牧大声打破了安阳的幻想:

“不可!阳儿,你放心用全力便好,虽说只是比武,但也要有比武的样子,全力出手,一切有老夫在。”

师父你又害我~

安阳摇摇头,李牧都这么说了,还能怎么办?

只能给诸位漏一手了~

他有些不情愿的向着司马尚抱拳道:“那就全力出手,司马尚将军,小心了!”

“我自然奉陪!”

司马尚手中之剑瞬间出鞘,大笑一声,先下手为强,直接冲向安阳,一剑劈出。

面对来势汹汹的司马尚,安阳眼睛微眯,拔出剑,抬剑抵挡。

“碰”

一声巨响,两把宝剑向撞,瞬间,一股劲风从两人身体产生,激起一阵尘土,吹向周围的兵卒。

“次奥,手麻了!”

感受最深刻的自然是安阳这个被攻击之人,司马尚这一劈,少说也有接近千斤的巨力,若非安阳步入一流境,还真不一定接的下。

而司马尚见自己的全力一击居然被安阳接了下来,也是一惊,心中暗道:

狮子搏兔,亦需全力,果然不可小看如何一人,这安阳果然是装的,将军的弟子,不容小觑。

想法都只在一瞬间就收回,安阳手腕一翻,弹起上方的宝剑后,手中剑一转,刺向司马尚的肩膀处。

“挡”

千钧一发之际,一把剑立于身前,挡住了安阳的攻势。

之前的碰撞可以算的上是钝器的攻击,产生劲气,而这次的刺剑则是锐气,发出刺耳嗡鸣声,似乎震动着空气扩散向四周。

坐在靠前的士兵只感受到耳膜一阵发痛,连忙捂住耳朵。

安阳见自己的攻势被挡住,丝毫不意外,微微一笑,身影一闪,来到司马尚身后,剑柄抵住其后腰处,同时说道:

“司马尚将军,你输了。”

“嘶……”

待周围的士兵反应过来,都发出感叹,只是片刻没注意战场,就分出胜负了?

假的吧……

司马尚手中的剑微微颤动着,自己的剑身都有些弯曲,他不敢相信,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居然一招拿下了他,这若是敌人……

他不敢想象。

司马尚的额头渗出冷汗,那一刻他仿佛已经死了一次,如同面临地狱一般。

他自己都有些握不住自己手中的剑,刚刚那一击的力气早已超过了他,小小年纪居然有千斤的力道。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被一个小孩打败,但他也是输的起的男人,大声向四周的士卒宣布道:“少将军实力强大,是我输了。”

士卒们先是一愣,随手都开始鼓掌,大声呼喊着,“少将军!少将军!”

李牧嘴角挂起一抹笑容,撇向一旁,那是几位与他年纪相仿的老兵,那是他过命之交的老友们。

“怎么样,我徒儿还不错吧?”

老友几人皆是扶着胡须,没有互损,给了李牧装逼的机会,“的确不错,小小年纪实力就入一流,可比我们这些老东西强太多了。”

“哈哈哈,那是。”

李牧大笑一声,嘴角上扬弧度越来越大,看向安阳,毫无顾忌的向着几人炫耀道:

“我徒安阳天纵之姿,傲骨凌今,你们须知,我徒有宗师之姿。”

好大的口气……

几人心中嘀咕着,嘴上也是“奉承”道:“是是是,你徒弟有宗师之姿,行了吧。”

“那是~”

李牧显得很是得意,能在老朋友面前炫耀自己收了个好徒弟,那是好事,只不过……

他们口中的安阳却在大热天,打了个寒颤,不自主的看向司马尚:

“靠,怎么感觉背后凉飕飕的,身上好像也多了些什么,是谁想害我?不会是司马尚吧……不应该啊,他也不是那种人啊。”

左想右思,安阳“不得不”将怀疑挪到匈奴人身上,“对,一定是那些蛮夷害怕我,想要害我。”

别让我逮到机会,一定多杀两个,看我对蛮夷多好~

最新小说: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叶晨吴通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诡秘复苏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咬上你指尖 江瑟瑟夜无烟 炼狱亡灵法师 天庭武王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