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被宰(1 / 1)

从嬴政家出来,安阳便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赵国最大的马市,这也是李牧吩咐的,上战场岂能没马?当然李牧自己也有几匹马,但安阳一个都没瞧上,所以才让他出来买。

按照李牧的话来说便是,好马有灵,择主而生,一匹适合自己的好马,能提升战场上的存活率,只要看中,不管多少钱都要拿下。

正值夏天,马市的人还是挺多,白,黑,褐,红各式各样的马被拴在木桩上供人挑选。

逛了接近一刻钟,安阳终于忍不住吐槽道:“怎么都是这种没什么特点的马啊!我要的千里马呢?别人家主角一出门不是武器宠物,就是功法秘籍,一大箩筐的送。”

他都感觉,他这个穿越者太失败了,除了天赋还算可以外,就只剩下一张长的还算不错的脸了。

就在安阳感叹天道不公时,耳边的一句话却叫住了他:“客官,来看看我家马,又壮又健美,骑上我家的马,日行千里不是梦。”

安阳转头看去,一个马夫正在朝他招手,带着那种应付客人的假笑。

“唉唉,对就是这,客官来看看马。”马夫看见安阳看来,又吆喝了两声,同时心中暗道:鱼儿上钩了。

他还从没见过一个孩子出来买马,这孩子穿的虽然不算锦衣玉袍但也不差,看他气质一看就是那种富贵人家。

而且刚才这小孩左顾右盼,看一眼就略过了不少健马,一看就是不懂行的主,可以好好捞上一笔。

这不会就是来给我送马的吧?感谢老天啊!

安阳一挑眉,心中一喜,没拒接,走了过去问道:“你家有好马?”

“是的,客官,我家马不仅好,还便宜,客官要去看看吗?”马夫笑意更盛,搓了搓手,连忙问道。

“走吧,带我看看去。”安阳扬了扬头说道,显得很是高傲。

见此情景,马夫不但不生气反而愈发高兴,这不就是府上那些公子哥的表现吗,眼高于天,他也显得愈发卑躬屈膝:

“嘿嘿,客官跟我来。”

马夫将安阳领到马厩里,继续搓着手,一脸期待的看着安阳。

马厩里有二十几匹马,毛发各不相同,都是成年骏马,安阳一眼拂过这个马儿,目光锁定在角落处的白马身上。

马儿的白毛打理的很整齐,安阳之所以一眼看中它,便是因为这马好其他的不一样,它是趴在地上的,无精打采的低着头,特殊的是,白马的尾巴是黑色的,还时不时甩一下。

马儿似乎察觉到有人看它,抬头看了一眼安阳,“哼”了一声,低下头继续打起了盹。

“客官,你看看我这……”

马夫正准备用起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诱导一下安阳,却发现后者的目光已经被那条已经绝食了三天的白马吸引。

靠,怎么就看上了这匹。

马夫心中暗骂一句,这马是这群马中最便宜的,因为整天无精打采的没人瞧的上,所以一直搁置着,最近又开始闹绝食,前两天马夫就想宰了马儿吃肉。

虽然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介绍那匹马,但马夫看安阳对白马似乎独有情中,便硬着头皮介绍道:

“这白马可是匹好马,不仅可以日行千里,还可以三天不用吃饭,买回家可能能让客官满意,饭量小,跑的远!”

安阳点点头,师父的那句,看中了就买,这话他一直牢记着,便问道:“就这匹马了,多少钱?”

马夫一脸奸计得逞,缓缓的伸出手,比出两个五数,说道:“一百刀币。”

一百刀币!?这货把我当肥羊宰呢?

安阳撇了一眼马夫,心中嘀咕着,同时又看了看自己,也没那么像肥羊啊。

一百刀币对安阳来说虽然不多,但就这么被当成冤大头,他心中有些不爽,他淡淡的说道:“老板,贵了。”

马夫见安阳不上当,有些着急,连忙说道:

“客官,这马可是上等马啊,不知道有多少客官抢着要买,我都没卖,就是等着有缘人啊。”

“我说贵了,最多给你五十。”安阳拍了拍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说道。

马夫也知道,这小屁孩虽然小,但也不好骗,但他还是做出一脸心痛的样子,随后一咬牙便答应了下来:

“行吧,五十就五十吧,看你是个有缘人,便宜卖你了,你要好好对待我的宝马啊!”

安阳从空间戒指中取出钱袋,扔给马夫,随后便去牵白马的缰绳,但发现被却拉不起来,白马跪在那一动不动。

安阳低头一看,白马也看着他,眼中有一种……挑衅的感觉。

这马成精了?

安阳心中嘀咕着,自己不用内力的一双手少说也有百斤,但却拉不起一匹马?

一匹马上安阳起了些胜负欲,内力附在手上用力一拉,白马才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不情不愿的跟着这个新主人离开马厩。

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马夫一脸笑意,拍了拍钱袋,“可算把这货卖出去了,还赚了不少。”

。。。。。。

太阳已经西斜,路上人很少,街道也被染成了黄色,店铺都在收拾东西关门。

“哒,哒,哒”

街道的一头,一个人牵着一匹马缓缓的走着,白马时不时扭动一下脖子似乎在表示抗议,但也没用力挣扎。

“要不是小爷我看上你,你说不定就得饿死,你还给我耍脾气?”

安阳回头看了看这个比自己高了不少的大白马,拍了拍它的脖颈,说道。

白马似乎听懂了安阳的话,眼睛不屑的看了看安阳,“哼”的一声打了响鼻,脚蹄用力踏了踏地面,黑色的尾巴用力的甩了甩。

安阳也毫不在意这匹死傲娇,继续说道:“看你全身发白,那就……

叫你小黑好了。”

“哼”又是一个响鼻。

“我就当你你接受了,小黑真乖~”

李牧府邸,李牧看着安阳牵回来的马,抬手拍了拍马背,问道:“这就是你买的马?多少钱?”

同时李牧心中暗道:这马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他看向马的尾巴,便什么都明白了,这傻徒弟……

“五十刀币,那马贩子居然想卖我一百刀币,被我砍了一半,

对了,我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黑,怎么样师父厉害吧?”

安阳一脸得意的看向李牧,像个想要得到表扬的小宝宝。

李牧看了看安阳,有些不忍心打破安阳的幻想,说道:“小黑……名字不错,你自己看上的马,多少钱都值。”

师父这话里有话啊,怎么感觉我又当了回冤大头,难不成买贵了?

安阳心中嘀咕着,说道:“师父,告诉我实话吧,这马值多少钱,我能承受住。”

李牧又回到屋檐下扎起马步,犹豫了一会,说道:“这马是我们训练淘汰下来的马,当时卖给马贩子二十刀币。”

“二十刀币卖我五十?靠,那我岂不是被宰了?”

李牧淡淡的回答道:“自己上当能怪谁?”

随后看了看被打击到的安阳,又说道:“这马其实和你有缘,当时它可不愿意被人牵着,你应该是头一个。”

“是吗,看来我选马还是不错的!”安阳拍了拍马背,安慰着自己脆弱的心灵,同时感叹一句:

这万恶的资本家,看来我还是太年轻了。

“阳儿,好好准备一下吧,明日就该出发了。”

……

翌日,卯时,

hd城外汇聚着打量的人,大将军廉颇,公子堰,伴读郭开,还有一众文臣武将,平民百姓,他们都是来为李牧送行的,当然勉强算上安阳吧……

廉颇上前一步,抱拳沉声说道:“李牧将军,北疆战事吃紧,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愿我军旗开得胜,抵御匈奴。”

“那就借上将军吉言了。”坐在马上的李牧也是抱拳回道。

“安阳,希望你不要死在战场上。”赵偃双手环抱着,看了看骑着马,但不怎么熟练的安阳,说道。

他虽然很希望安阳死,但让安阳死在对抗匈奴的战场上,那也不是赵偃不愿意看到的。

万一安阳出事影响到李牧战败了,那才是对赵国毁灭性的打击,这点利弊关系他还是看得清的,再说半年前已经教育过安阳了,赵偃心中怒火早已退去大半。

他也是很大度的。

安阳控制好乱动的小黑,抱拳回道:“多谢公子祝福了。”

这是众多文臣武将也是作揖的作揖,抱拳的抱拳,对着李牧说道:“恭送李牧将军!”

平民百姓也是纷纷行礼说道:“恭送李牧将军!”

安阳被这送行送的有些热血沸腾,不经意的看向人群后面,被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赵姬!

最新小说: 叶晨吴通 我的28岁女房东韩东白雪 诡秘复苏 逆天萌兽:绝世妖女倾天下 我被吹捧就变强顶点 炼狱亡灵法师 黄小鱼的幸福生活 天庭武王 江瑟瑟夜无烟 气运:开局化身吕布,队友白月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