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造孽啊(1 / 1)

老夏装迷糊,问道:“你是哪位啊?”

嗖!

一个烟盒丢过来。

何正斌怒了,“丫这是在找死!”

夏晨防备着他呢,隔空取物,把烟盒稳稳接住,哈哈一笑,说道:“暴露了吧?开不起玩笑了吧?瞧你那揍性!得了,交代吧,来找我除了送毕业证之外,还有啥事。”

何正斌嘿嘿一笑,说道:“也没啥其他事儿,就是来看看你这公司到底是干啥的。”

见他目光闪烁,笑容狡黠,夏晨就知道这货没说实话,同窗三年,也在一个屋住了三年,夏晨太了解这货的品性了。

“不说是吧?那我就不留你了啊,你也看到了,我这儿很忙的。”夏晨下逐客令。

“别,老夏,我其实……”何正斌看一眼吴凯。

吴凯会意,笑着起身:“你们聊,我也去忙了。”

说完离开。

递给他一根烟,夏晨问道:“遇到什么难事了?”

把烟接过来点了,狠狠抽一口,何正斌叹声气,说道:“快别提了,还不都是因为你么,我去找周培明那孙子给你要毕业证,老东西劈头盖脸把我一顿臭骂,说你的毕业证就该自个儿去拿,老子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还觍个逼脸说像你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学生,就不该发给你毕业证。老子一看他摆明就是故意为难你,立马就急了,跟他吵吵起来。”

何正斌讲义气夏晨是深有体会的,记得刚入学那会儿,自个儿被高年级的同学欺负,这货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跟人家干了起来,结果闹了个两败俱伤,都挂花了,不过高年级那位再也没敢找两人的茬。

但是要说跟老师支棱,夏晨印象中三年中专读下来,他这是第一次。

有点儿被感动到了。

也有些为他担心。

夏晨问道:“那后来呢?”

“明摆着他就是想拿你展示权威,我肯定不能忍啊,几个老师劝也没用,哥们儿抄起桌子上的一瓶红墨水就泼了过去,泼的那老东西脸上跟撒了狗血似的,麻痹的,真特么解恨!”

何正斌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卧槽,你真猛!

不过这面临的结果也不难想象,夏晨无奈了,别不会因为你跟老周这么一闹把你前程给耽误了吧?

那可就造孽了!

上辈子也没发生这事儿啊。

夏晨的记忆在一点点的恢复,他想起来了,上辈子这会儿,老爸已经没了,自个儿正处在极度消沉时期,学校领导听说了自家发生的事情后,或许是出于同情的缘故,并没有为难自个儿,一直给自个儿保留着毕业证。

等家事处理完毕后,派人把毕业证给送了过来。

这辈子重生后,哥们儿力挽狂澜,老爸也还活蹦乱跳的,家庭危机顺利解除后把所有心思都放到怎么挣钱上面去了,也就没顾得上理会毕业这茬事儿。

结果好嘛,蝴蝶的翅膀一扇动,把老何扇乎地跟周培明干起来了。

“之后怎么样了?老周没跟你急?”夏晨忧心忡忡地问道。

你可是未来的何行长啊,都毕业了,马上就面临派遣证的分配,然后就是提档案走人了,又弄出来这么一出儿事儿,万一耽误了前程,造孽啊!

果不其然,何正斌又叹口气,狠狠抽着烟,突出一团烟雾后说道:“怎么可能没急,老周是个啥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是个眼里只有校领导的小人,对我们这些贫困生从来不放在眼里。

他当场就气急败坏了,威胁我说要在我的派遣证上注上一笔,写上该学生向来目无师长,不遵守学校纪律,请接收单位谨慎考虑该生的工作分配问题。

我恁他娘的,他以为这样就能够拿捏老子了?大不了老子不回去了,留在京城跟你干!哪里的黄土不埋人?”

夏晨又叹息一声。

点了根烟。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

蝴蝶翅膀猛地一扇,把老何的人生直接给扇歪了。

这是黄土埋不埋人的问题么?

这分明是事关你一辈子前途命运的问题啊亲。

别看何正斌义正言辞浑然不当回事儿的样子,他眼里的虚夏晨很轻易就捕捉到了,夏晨知道,这家伙也担惊受怕的,只是他硬扛着而已。

这事儿得操作一下。

夏晨很了解好兄弟的性格,让他主动去找老周承认错误是绝无可能的,那就只能从其他人身上下手了。

“这事儿因我而起,倒让你受连累了。你丫也别赌气,为了这么点儿破事儿影响到毕业分配真就不划算了。行了,这事儿你甭管了,我找人给老周递话,实在不行,我找关系看看能不能走通校长的门路,总之不能影响到你分配工作。”夏晨说道。

“至于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人么?我还真不信了,他要是敢在我的派遣证上动手脚,老子干他全家!”何正斌咬牙切齿地说道,他是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兄弟向人低头。

这时候,杨六郎拿着几根冰棍走了进来,递给夏晨一根,“晨哥,吃冰棍。”

夏晨接过来,冲六郎笑了笑。

一看沙发上还坐着一位,杨六郎想了想,又递给何正斌一根,说道:“你也来一根吧。”

望一眼这个小平头,满脸憨厚的家伙,何正斌也接过去,笑着说道:“谢谢啊。”

“甭客气,你俩聊啥呢?”杨六郎坐下了。

夏晨一乐,把何正斌的事儿跟六郎简单说了一下。

六郎听得神采奕奕,接着摩拳擦掌道:“这么说来,那个叫周培明的什么主任是故意为难何哥?”

夏晨点头说:“也不能说故意为难,毕竟是你何哥先用墨水泼的人家。”

“那他也不该故意扣下晨哥你的毕业证不给是吧?何哥之所以跟姓周的呛呛起来,是为了给晨哥你打抱不平对吧?”见夏晨点头,六郎又说道:“那不就结了?对付这种人很简单的。”

何正斌乐了,问他道:“六郎你说,这事儿怎么解决合适?”

杨六郎兴奋道:“打,打不死就往死里打!打到他不敢为难你为止,让他写保证书,用他老婆孩子的名义起誓,要是敢在你那什么证上动手脚,死一户口本!”

最新小说: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岂言不相思 望眼欲穿 势不可挡 重生之心动 天价萌妻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医仙 我自地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