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掀桌子(1 / 1)

王镇海接到三秃子小弟打来的电话时,气得肺都炸了,一点都不带犹豫地跟对方说道:“你告诉三秃子,现在谈,还有得谈,别等到真把事儿闹大了,再想谈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

小弟把王镇海的话转告给唐三发。

三秃子当即大怒。

青七劝他冷静一下,说:“三爷,说到底,咱们是求财,闹得太过火了对双方都没好处。”

唐三秃子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理儿,忍着怒气说道:“你,再去给王老大打电话,告诉他,明天上午中兴茶楼,三爷候着他。”

那人又跑去打电话了。

两台空调安装完毕,试了下,运行良好。

夏晨买了条烟塞给老邱,客客气气把人送走。

先打好关系,将来说不定就用到这二位了。

回到店里,见杨六郎对街霸很感兴趣,夏晨问他道:“玩儿过没?”

杨六郎一撇嘴,说道:“看不起谁呢这是?我们混过的,怎么可能没玩儿过游戏机。”

“那就玩儿两局?”夏晨笑着说道。

“玩儿两局就玩儿两局,我还怕你不成。”杨六郎有点儿兴奋了,问道:“赌点儿啥?”

哟呵,还想玩儿带彩的,看来水平不错啊。

夏晨一琢磨,指着墙角边的那堆海报说道:“你输了,把海报贴墙上,今后认我当老大,给我打工。我输了,我这店里今后对你免费开放。”

杨六郎琢磨琢磨,觉得不吃亏,便说道:“成交。”

“老梁,过来杀鸡了。”夏晨喊了一嗓子。

正坐在椅子上发呆的梁映红闻言立马火烧屁股似的站了起来,举目四顾道:“鸡在哪儿呢?谁家鸡跑咱店里来了?”

见夏晨笑嘻嘻望着自己,梁映红大步流星走过来,拧着他的耳朵说道:“捣什么乱啊捣乱?不知道眼下都火烧眉毛了么?这店要是开不成了,撒出去的钱就全打水漂了,你个狗东西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呢?”

“哎哟,您先放手,先放手……听我跟您说,没您想象的那么严重……儿子会处理好的,保证不会让花出去的钱打了水漂。”夏晨果断求饶。

梁映红松了手,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夏晨搓着耳朵宽她的心:“老梁,你把心放肚子里,解决这事儿,不难,实在不行,我去找一趟建军哥,我就不信了,他们再牛逼,还敢明抢明夺不成?”

听他这么一说,梁映红倒是放下心来了,笑道:“对啊,跟你建军哥打声招呼,准保没问题。你叫我干啥?杀什么鸡?”

安抚住了梁映红的暴躁情绪,夏晨方才指着杨六郎说道:“这小子不服,想跟你较量较量。”

杨六郎一听就炸了:“你别胡说八道啊,我是不服你,啥时候说过不服这位大妈的?自个儿打不过我就认怂呗,请大妈来帮忙算什么本事?”

夏晨笑着不说话。

梁映红不干了,瞪着眼说道:“小子,你不服他就等于不服我,知道我俩啥关系不?”

“姐弟?”

“我这么显年轻吗?”

“不是,是夏晨太显老了。”

母子二人脸都黑了。

“你这孩子会不会说话啊?不会说就闭上你的乌鸦嘴!”梁映红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游戏币,分给杨六郎一半后说道:“你不是不服气么,想挑战我儿子,先过了老娘这关再说。”

“来就来,谁怕谁?”杨六郎塞了个游戏币进去,选了个红人。

梁映红塞了个游戏币进去,不出意外地选了苏联大汉。

战斗开始……

战斗结束……

战斗又开始了……

战斗又结束了……

五局过后,尝试了五个不同角色都败下阵来的杨六郎哭丧着脸一言不发走到角落里,一手拿着海报一手拎着糨子桶,埋头开始干活儿。

把梁映红给得意得不行了,哈哈笑着对夏晨说:“看到没,又打服一个。”

此时的她,像是找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幼稚得让人害怕。

夏晨忙点头,马屁如潮:“您就是这条街上最靓的妈。”

“哈哈哈哈……”梁映红发出爽朗的笑声。

夏晨走到杨六郎跟前,戏谑着对他说道:“你是不是忘了点儿什么?”

杨六郎回过头来,叹息一声,倒也爽快,一鞠躬,喊道:“晨哥。”

“嗯,好好干吧。”拍了拍杨六郎的肩膀,夏晨往外面走去,“老梁,我去办点事儿,你别忘了回家做饭。”

“知道了,忙你的去吧。”

掏出呼机来看看时间,已经快四点钟了。

夏晨溜达着去崇文门11号店铺,他到了后差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长长的队伍快排到马路中间去了,并且人还在不断增加中。

在排队的大多数是男同胞们,姑娘们则三五一群聚在阴凉地儿里吃冰棍儿。

两个推着自行车,后座上放着泡沫箱子的老阿姨忙得不可开交,边收钱边从箱子里往外拿冰棍儿,脸上都笑开花了。

这热度蹭的,让夏晨都想喊声好。

不用上前看也知道屋里肯定忙碌得不行了,夏晨预料到生意会不错,却没想到会火爆成这个样子。

得,也别去打扰李磊他们了,夏晨转身回了家。

吃过晚饭,他跟爹妈打过招呼,又出了门,奔南城一处工厂倒闭后闲置下来的仓库里。

到了后见仓库里亮着两盏灯,推门进去,一阵汽油的浓烈味道呛得夏晨直咳嗽。

人聚得倒是挺齐,加王家两兄弟一起拢共二十多号。

年龄都不大,最大的看样子也就二十出头儿。

见夏晨走过来,脚步略显的凌乱,大家都有些嗤之以鼻了。

海哥忽悠我们过来,说要带领我们走一条光明大道,要重新认个大哥,认的就是这么个货?

这人也太怂了吧?

夏晨怂吗?

他其实一点都不怂,他只是还没习惯这个场面,他这会儿只想唱首歌: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我不爱冰冷的床沿,不要逼我想念不要逼我流泪我会翻脸……

这重生之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歪的?

貌似一直就没走正过。

夏晨很苦恼。

终于走到人群中间了,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夏晨喊道:“六郎,你过来。”

呼啦一下,杨六郎感觉自个儿被大家用目光奸淫了,他嘟囔着叫我干嘛,低着头走过去,跟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喊了声:“晨哥。”

声音不大,却足够兄弟们听到,紧接着,大家震惊了。

杨六郎的莽众人皆知,这货只服王镇海,见了王镇江都不带喊声哥的,如今却在这个还没得到大家认可的新大哥面前低头认怂了,颠覆认知了啊六郎。

夏晨笑了,对自己创造的这个效果很满意。

他肯定是知道大家伙儿不服自己的,想要驯服这群混混,得拿出点儿真本事来。

夏晨冲旁边的王镇海点点头。

王镇海心领神会,说道:“这位就是我要给大家介绍的新当家人夏晨,大家今后喊晨哥。”

没人说话,郊外的黑夜静悄悄。

王镇海尴尬了。

夏晨接茬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服气,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们服气的。我只说四点,第一、前阵子风靡街头的亚运文化衫是我弄出来的,挣了60万。”

大家呼吸急促了下。

“第二、崇文门销售火爆的熊猫盼盼玩具和钥匙扣也是我弄出来的,今天卖了一万块。”

大家倒吸一口凉气。

“第三,下一步我打算开五家游戏厅和一家家用电器销售门市,预计年利润不低于200万。”

大家下巴快惊掉了。

“第四、大哥还是你们的老大,但是你们老大现在给我打工,每月工资两百元加提成,另外我们俩还有个合伙的买卖,一间小小的录像厅,不过也挺挣钱的。我的话说完了,你们继续聊。”

夏晨摆完数据装完逼抬腿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大家面面相觑,皆感到震撼人心,这年头儿,还有比钱更能让人心悦诚服的吗?

有,就是更多的钱。

见大家一个个面露惊讶,王镇海忙说道:“都他娘的想啥呢?还不赶紧把人留下来。”

大家这才醒过神来,齐齐转身,无比真诚地喊道:“晨哥!”

瞧,服了吧。

夏晨转过身来,笑容满面对大家说道:“乖。”

大家绝倒!

次日上午,西四中兴茶楼二楼包厢里。

穿一件黑色对襟短袖衫,底下一条亚麻裤,脚蹬内联升老布鞋的唐三发半闭着眼揉核桃。

这货右手大拇指套着个扳指,食指上还戴着个鎏金大戒指,往官帽椅上一坐,江湖大佬气势十足。

他左右两边站着青龙白虎两条大汉,看上去挺唬人的。

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唐三发有点儿不耐烦了,皱着眉头问道:“王老大还没来么?”

右边的壮汉嘁了一声,不屑道:“不会是吓得不敢来了吧?”

唐三发心情大好,哈哈大笑,一副吃定了王家兄弟的样子。

这时候,从楼梯口传来蹬蹬的声音。

唐三秃子一努嘴,一个人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王镇海的身影出现在唐三秃子视线内。

“三哥你好,别来无恙?”进来后,王镇海做足了江湖礼节,冲唐三秃子抱拳问安。

“哟呵,大海你这是单刀赴会啊,胆量不错。”唐三秃子心里已经不悦乎了,以他现在的身份,谁见了不会尊称一声“三爷”,王镇海却喊他“三哥”,这让他觉得没面子,所以小小的刺了王镇江一句。

单刀赴会?

不存在的。

按照晨子昨晚的布置,我的人早就埋伏在周围了。

但这话王镇海不能透露分毫,只是笑笑说道:“我来跟您见面,还怕您不能确保我的安全吗,要是防备着您,带人过来赴约,那不是太不给三哥您面子了?”

摸着不剩几根毛的大秃头,唐三发哈哈大笑起来,“这话我爱听,大海你可以的,识时务。好了,闲话少说吧,我的意思,青七都跟你们兄弟俩说过了吧,你要是没什么意见的话,咱今天就把事儿办了吧。发财,把钱给你海哥点出来,你带人过去把游戏厅接过来。”

右边那位叫发财的汉子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递给王镇海,轻蔑地笑着说道:“这是三千块,海哥要不要数一数?”

王镇海都不带看他一眼的,直接对唐三发说道:“不好意思啊三哥,我今天过来呢,不是来跟你做买卖的,是来告诉你一声儿,我们老板说了,游戏厅不卖,还请你高抬贵手,别没事找事干。”

唐三发的眼睛眯缝了起来,“这么说,你是来掀桌子的?”

最新小说: 乡村美人 我在梦里为所欲为 小妖精[快穿]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秦枫沈若冰 大道玄浑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 不及你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