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云激荡90年代 > 第49章 贪心的顾依依

第49章 贪心的顾依依(1 / 1)

一周时间转瞬而逝。

天气越发炎热起来。

这天一早,二狗子先爬了起来,顺便把狗东西弄醒。

夏晨看着肝火旺盛,一脸青春美丽鸡皮疙瘩痘的兄弟,不住叹气道:“大清早的,你这又发什么疯?”

夏阳很熟练地挤出一个痘痘来,放鼻子底下闻了闻,往亲哥跨栏背心上一抹,咧着嘴说道:“今天要考试啊,上午语文物理,下午数学历史,明天还有英语啥的,考完就彻底解放了,兴奋得我半宿没怎么睡着。”

真杰宝恶心!

夏晨把背心脱下来,团巴团巴扔二狗子脑袋上了,瞪着眼说道:“你要是考砸了你就完了我跟你说!”

二狗子一缩脑袋,贱巴嗖嗖地笑道:“一准儿考不砸,顶多考糊了。”

换了个背心,夏晨抓着二狗子的脖子往外走。

洗脸刷牙吃早饭。

梁映红把一根油条摆在夏阳面前,油条后面还有俩煮熟的鸡蛋。

夏阳咬着下嘴唇说:“幼不幼稚啊您?”

夏晨则哈哈大笑起来。

想当初他上考场的时候,也是这待遇。

梁映红翻着白眼儿说道:“这叫寓意懂不?赶紧吃了,吃完后麻溜儿给老娘滚蛋!”

夏晨玩心大起,偷了个鸡蛋,又把一根油条放在偷来鸡蛋的那个位置上,对二狗子说道:“吃吧,这叫双肠捣蛋。”

夏阳笑得都双肩抖动了。

梁映红一巴掌就扇到了狗东西后脑勺上,“老娘看是你小子故意捣蛋!”

夏明宇喝到嘴里的一口粥一扭头儿全喷出来了。

梁映红怒瞪老夏一眼,大声道:“把米粒子捡起来给老娘塞嘴里去!”

夏明宇立马照办,俯身把米粒划拉到手心里,然后,全塞到梁映红嘴里去了。

夏晨、夏阳:“哈哈哈哈……”

瞧,多么和谐友爱的一家人呐。

吃完饭后,该上班的上班,该去店里的去店里了。

夏晨跟二狗子并肩走出胡同。

二狗子问亲哥:“我啥时候能去咱家开的游戏机厅?一眼啊?”

瞥他一眼,夏晨说道:“等你考完试的。”

夏阳立马乐了,搓着手说:“哎呀,有点心急了呢。”

“你要是把锅底考糊了,急的就不是心,该是屁股了。”夏晨毫不留情地打击他。

“哥,你还信不过我么,我什么水平啊,放心,一准儿糊不了。”夏阳大言不惭、信心满满道。

这货有自大的成本,他学习成绩非常不错。

兄弟俩搭咯两句,一个往南,一个往北,分道扬镳。

昨天顾依依疯狂呼叫夏晨,这货一个电话都没回过,傍黑天儿了才给高媛打了个电话打探情况。

憨姐姐说,顾总从杭州回来了,这次又带回来两万件儿文化衫,但是去几个销售点看过之后就有点灰心丧气了,说销售点上卖得并不怎么好,她担心带回来的这两万件文化衫砸在手里,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所以才会隔段时间就给你打个传呼。

夏晨了然,嗅觉灵敏之商人们进场的时间跟自个儿预料的丝毫不差,已经有商家瞄准了这块儿市场。

顾依依在没了解过京城市场的行情下擅自多生产了两万件儿衣服,这下有赔钱的风险了。

之前夏晨就提醒过她要适可而止,一周多时间,两万两千件文化衫的销量可以了,最多甩甩尾货就能够收摊子了。

没成想顾依依人心不足蛇吞象,又多加了两万件儿。

其实这都在夏晨的预料之中,他也看清了顾依依这女人的性格,就知道她一定不会放过这波机会的。

再次预判了顾依依的预判,夏晨却不是很得意。

两人是合作关系,这批货若是砸在顾依依手里,也就相当于夏晨跟着一起赔钱。

一个礼拜没露面的夏晨这才决定去公司一趟。

在公交车上挤出一身臭汗后,夏晨下了车。

走进办公室,见几个货都臊眉耷眼的,大气儿都不敢吭一声。

“哟,咋的了这是?杜姐,老大哥不给力啊?逼哥,嫂子来亲戚了?”夏晨一进门嘴就没停过。

杜菊花翻个白眼儿,嘴往里间屋一努。

毕明达叹息一声,看夏晨的目光居然有一丝幸灾乐祸。

韩东这小子居然不在。

高媛咬着嘴唇欲言又止的,还频频给夏晨使眼色。

夏晨心说,不就是女魔头回来了么,你们至于这么怕她?

“夏晨,你给我进来!”顾依依门都没出,就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哦,来喽。”夏晨往她办公室走。

高媛紧张地看着他。

拍拍憨姐姐光滑的香肩,夏晨低声道:“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高媛脸一红,笑了。

进了屋,夏晨发现顾依依今儿打扮得有点丧啊,黑衣黑裙黑皮鞋,你爹没了吗?啥时候的事儿啊?

她冷着一张脸怒视着夏晨,一张嘴更是一股寒潮冲夏晨袭来:“昨儿个我给你打了一天传呼,你为什么不给我回?”

夏晨拉开椅子坐下来,松松垮垮的样子,满脸无所谓地怼回去:“你是我啥人啊?我什为什么要给你回?”

“你!”顾依依脸上布满了寒霜,几欲拍案而起,转念一想,确实是啊,自己又不是夏晨的什么人,人家凭什么给自己回电话?

“咱俩起码现在是合作伙伴吧?你就不怕货砸在手里大家一起赔钱吗?”顾依依咬牙切齿地说道,她认为,现在也只有这点能拿捏住夏晨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小高已经给你通过信儿了。”

夏晨仍旧摆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来,眼皮子一翻,说道:“没错,媛姐是跟我说过了。不过你这么说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一周前我就提醒过你吧,要适可而止,要见好就收,你不听啊,招呼都不跟我打一个,就自作主张又生产了两万件儿文化衫弄回来了。

回来后你发现市场上消化不了了,才想起来给我打传呼,我不回你就要拉着我一起赔钱,想什么呢你?合着便宜都你占,风险都我担,凭什么啊?”

听了夏晨的话,顾依依气得牙根子都冒火了,听他这意思,明显不想跟自个儿风雨同舟了。

双目中喷射出愤怒的小火苗,顾依依沉声说道:“怎么,难不成你还想着撤摊子走人吗?你就不怕我不支付给你销售分成?”

夏晨哈哈一笑,战术后仰,肯定地说道:“你不会的,除非你希望咱俩把官司打到法院里去。还有一点,你觉得我能把那五个销售点搞定,文化衫卖了一个多礼拜了都没有相关职能单位的人过去掀摊子是白来的?”

直视着夏晨,顾依依心惊了。

是啊,夏晨在京城主持大局,这一个多礼拜时间文化衫卖得风生水起的,按照规定来说,开卖之前起码要向职能单位缴纳一些管理费、摊位费之类的吧?

他连提都没提过。

那些大盖帽们也没去管。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在相关单位是有关系的。

难不成,这就是他留的后手?

他预料到我会下这步棋了?

看着夏晨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顾依依吃不准了。

头很疼!

这事儿夏晨是怎么操作的呢?

屁的操作。

他只给小钰姐打了声招呼,小钰姐心领神会,事情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不过他想着,也不能让小钰姐白搭人情,打算完事后给小钰姐发笔奖金,让她请各单位领导吃个饭,这么一来,小钰姐里子面子都有了。

顾依依叹息一声,败下阵来,双手撑着桌面,主动靠近夏晨,说道:“当然没必要闹到那种程度了,我也不是个不讲信用的人,该给你的,一分不少都会给你,只不过,算我求你了成不?想想办法吧,这两万件儿文化衫到底怎么处理啊?”

夏晨提鼻子一闻,是圣罗兰香水的味道。

这款香水轻轻一闻就会让男人感到迷醉,有品味有逼格高贵典雅,闻起来就让人知道,这个女人品味不凡。

没想到啊没想到,顾依依居然是个香水品鉴的高手。

现如今这个年代,知道这款香水的女人可着实不多见。

“这才对嘛,求人就要有个求人的样子。”夏晨稍稍往后挪了下椅子,笑眯眯看着顾依依。

“你是不是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办法?”顾依依忙问道。

夏晨摇头道:“没有,我也是昨晚才听媛姐说的,一晚上时间,哪那么容易想到办法啊。”

顾依依泄气了,右掌心抚在额头上,说道:“那可怎么办才好啊?”

“你容我考虑考虑。”夏晨伸手掏裤兜。

顾依依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包未拆封的中华来推给他,还有一个精致的打火机。

夏晨乐了。

瞧,从在她办公室里抽烟她使劲皱眉头,到不再反对主动帮忙拿杯子接烟灰,再到把烟都给预备好了,这一步步的,都是哥们儿用实力换来的。

夏晨也不跟她客气,撕开包装抽出一支,叼在嘴上点着了,抽了一口后故作沉思状。

对他来说,把这额外多出的两万件文化衫卖出去难吗?

肯定是不难的。

n多种办法可以办到。

他在思考一种最简便,还能让利益最大化的方法。

两根烟抽完,他也没想出来什么办法最合适。

因为衣服的价格太透明了,成本最多6块钱,售价一件25,靠这种零售的方式去卖,卖到亚运会结束后都不见得能销售完。

再者说,随着进场的商家越来越多,打价格战就会成为必然。

为了促进销量,大家都降价销售,搞不好到最后7块钱一件就有人愿意往外卖。

夏晨肯定不会加入到降价销售的行列中去的。

除非有团单出现。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呼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来一看,是小钰姐打过来的,留言说让他尽快回电话,有要事相商。

夏晨感到奇怪了,要事?小钰姐莫非想要了?

最新小说: 不及你甜 我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协议离婚前我失忆了 乡村美人 秦枫沈若冰 大道玄浑 我在梦里为所欲为 小妖精[快穿]